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83章 不该救你这个白眼狼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乔伊沫,你看看你自己,再看看我,你有什么资格跟我章心桐抢男人?!”章心桐咬牙切齿道。

    “看来章姐是闲得发慌,所以才巴巴的跑到这里来破坏我的面试,给我这个在章姐眼里没资格的人下马威!”乔伊沫冷笑。

    “我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我破坏你面试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看不惯你,看不惯你没有自知之明,死皮赖脸的缠着莫霄蘭,看不惯你这副穷酸样,更看不惯你明明没什么底气还装出一副自己胜券在握的样子。真的非常让人讨厌!”章心桐低吼。

    “那正好,因为我也很讨厌章姐你!”乔伊沫轻笑看着章心桐。

    章心桐脸一阵青一阵白,“乔伊沫,我章心桐看上的男人还没有得不到的!我不妨坦白告诉你,让你面试不成还仅仅只是个开始!你若是继续厚着脸皮缠着莫霄蘭,我章心桐有的是法子对付你!咱们走着瞧。”

    乔伊沫冷冷眯眸。

    ……

    从医院出来,三十几度的日照打在乔伊沫身上,乔伊沫只觉得通体发寒。

    她回头看了看中医院的办公大楼,头一次真切体会到现实社会的残酷和人心的阴暗。

    她在烈日下怔怔站了几分钟,方伸手叫了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司机从后视镜看坐在后车座,面色发白的乔伊沫,“姐,去哪儿?”

    “半岛花园。”乔伊沫声音沙哑回。

    司机盯着她看了两秒,才收回视线,“诶。”

    车子启动。

    乔伊沫便闭上了双眼,放在膝盖上的双手,非常用力的揪着裤子。

    ……

    四十分钟后,车子停在区门口,乔伊沫付了车资,抓着包刚下车,身形还未完全站稳,一道人影忽地从一侧冲了过来,手腕被大力扣住,狠狠往一边拽了把。

    乔伊沫没有任何防备,腿往下弯了弯,险些跪到地上。

    身体又被粗鲁的往前拖拽了一把,乔伊沫苍白的脸绷紧,两片唇紧紧抿着,眼角蔓延过一缕红,压着心口的气息,抬眸看向拽着她的人。

    “乔伊沫,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狠的对我们莫家,我们莫家哪儿对不起你,啊?你竟然唆使霄蘭离家出走,跟辛辛苦苦养育了他二十多年的亲生父母作对!你太狠了!”柴娉孜劈头盖脸的怒斥。

    乔伊沫深呼吸,看着柴娉孜,努力让自己平静道,“阿姨……”

    “别叫我阿姨!我担不起你这声阿姨!”柴娉孜恼怒道。

    乔伊沫双唇抿合的地方隐约透着丝红,她张了张唇,“不管您信不信,我没有唆使阿蘭离家出走,更没有让他跟家里作对!您了解阿蘭,他的性格就是不受人约束摆布,除了他自己,没人能强迫他做什么事!”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霄蘭只喜欢你,只想跟你在一起,我们再想他与你分手也不可能是么?”柴娉孜怒问。

    乔伊沫盯着柴娉孜,内心被巨大的阴影和无力覆盖着,让她不想在此时与柴娉孜继续纠缠下去。

    所以乔伊沫微微咽了咽喉咙,道,“很抱歉阿姨,我现在有点不舒服,想回家休息。”

    “不行!”柴娉孜干脆用双手握住乔伊沫的胳膊,紧紧的拖着她不让她走,瞪着她道,“我在区门口等了你三天才等到你,在你没告诉我霄蘭在哪儿前,我不可能就这么让你离开!”

    乔伊沫望着柴娉孜坚持愤恨的脸,心口像是被一口大石头压着般,喘不上气来,声线哑了分,“阿姨,除非阿蘭自己告诉您他的位置,否则我是不会告诉您的!您就算把我拉着在这里站一天,也没有用。”

    “乔伊沫!”

    柴娉孜忿然盯着乔伊沫,“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害霄蘭!?你这样会毁了他的!”

    乔伊沫瞳眸快速闪了下,双唇紧抿着,模样倔犟坚持。

    柴娉孜对乔伊沫的性子还是有所了解,见她这般,便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从她嘴里得知莫霄蘭的下落。

    双眼里的愤怒慢慢的如数转变为冷意,柴娉孜松开乔伊沫的胳膊。

    乔伊沫看到柴娉孜眼眸里的寒意,眉心轻跳,抿唇,“抱歉。”

    话落,乔伊沫没有犹豫,转身朝区大门走。

    “沫沫。”

    柴娉孜叫住她。

    乔伊沫身形微滞,停下,侧身看柴娉孜。

    柴娉孜亦盯着她,眼神里的冷漠和坚毅,让乔伊沫的嘴唇越抿越紧。

    “霄蘭的肩上担负着将我们莫家发扬光大,走上巅峰的责任。而你对霄蘭来,便是阻碍他通往更上一个阶层的绊脚石。因为除了你,没人能让霄蘭失控、鲁莽、不计后果!你跟我都明白,以霄蘭的能力,若是再加上一个得力的助手,我们莫家在他手上,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四大家族之一!”

    柴娉孜这些时,声音十分冷淡,“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的这些。但是我接下来的话,你一定能听懂!沫沫,我们莫家的所有人,从今天开始,都会不遗余力不计手段的分开你跟霄蘭!我念在你是乔岸的女儿,念在过去的情分上,本不想做到这一步。”

    柴娉孜微停,眸光直直盯着乔伊沫,“可是你非要逼我!”

    终于,终于乔伊沫还是等来了这句“都是你逼我”的话!

    乔伊沫视线恍惚看着柴娉孜转身上车的冷硬背影,一缕苦笑,缓缓从她嘴角淡出。

    其实她早该看清的。

    从莫啟与柴娉孜疏远乔家的那天开始,她就该知道,自己和莫霄蘭在一起并不是莫啟和柴娉孜愿意看到的。

    以前之所以没有插手逼迫他们分手,不过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契机,以及非要这么做不可的理由。

    并非莫霄蘭二十五岁,而乔伊沫大学毕业,他们担心再不阻止他们就来不及了。

    而是这个契机,恰好的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章心桐,便是契机!

    也许是她闭目塞听吧。

    乔伊沫不愿去想横在她与莫霄蘭之间的阻碍和困难,她只是坚定,她绝不会跟莫霄蘭分开!

    ……

    乔伊沫从来没觉得八楼这么难爬过,她感觉像爬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站在门口,乔伊沫仿佛没了力气般,蹲在地上,双手缓缓抱住自己的胳膊。

    她只是想歇歇,歇歇而已。

    咣——

    房门却在此时打开。

    乔伊沫身子明显的抖了两抖,但她还是低垂着头,没有抬头去看。

    约四五秒的样子。

    一道清冽低柔的男音从头顶洒下,“回来了。”

    回来了……

    乔伊沫心尖战栗,时间在一瞬间好似回到了七年前。

    每次她回家,乔岸和乔伊沫的母亲便像与她有心电感应般,她有钥匙也不用,敲门。

    这时,乔爸乔妈便会打开门,笑盈盈的看着乔伊沫,一面着“回来了”,一面温柔的拉着她进屋。

    乔伊沫垂掩在眼帘下的,根根分明的睫毛微微颤抖,一滴珍珠般大的泪珠,猝然从她眼眶坠落,亮得像星子,啪的砸在地上,碎了。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看着地上湿润的痕迹,舒展的眉宇缓缓拧起,菲薄的唇微微抿紧,弯下身,直接把人打横抱起。

    乔伊沫轻吓,惶然抬眸看着男人俊美的脸,抗拒的在他怀里挣扎,“你,你干么?”

    乔伊沫的声音沙哑又可怜,裹着浓浓的委屈和不甘。

    而因为男人突然“蛮横”的动作,乔伊沫还算隐忍的泪珠,大滴大滴滚落。

    男人盯着她红红的眼睛和鼻尖,清透的眼眸迅速掠过一抹阴翳,什么都没,抱着乔伊沫进了屋,用脚带上了房门。

    “你干什么?放开我!你疯了!”乔伊沫又是推搡又是摆腾着双腿,腮帮子鼓得老高,委屈生气到不行。

    只是不管乔伊沫如何“折腾”,男人搂着她的双臂比钢筋铁壁还稳,乔伊沫一寸都没能挪开!

    乔伊沫心里本就难受,如此一来,悲伤和委屈的情绪更是攀上了顶峰,她哭着哭着就猛烈抽噎了起来,眼泪仿佛永远都掉不完般,成串成串的从她眼角滑落。

    “混,混蛋……我,我当时就不该,不该,呜唔……不该多管闲事救你。白,白眼狼……欺,欺负我……嗝……”

    乔伊沫哭到打嗝,眼睛和嘴都瘪弯了起来,偏她张着一张娃娃圆脸,这般看着倒真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怪让人不落忍的!

    慕卿窨看着她顿了几秒,也闷着不话,只是抱着她慢慢转了九十度,一只大手托着她的腰臀,一只手从后笨拙而清柔的抚她战栗的背脊,在电视机和茶几之前的空间,步的来回踱。

    乔伊沫被迫趴在他肩上,叫他按着背又起不来,悲伤简直逆流成河。

    这个臭男人干什么呢?把她当孩子哄呢!

    难为此刻乔伊沫还能想到这样自己很没面子,抽着嗝忿忿道,“不用你假惺惺,放我下去!”

    “放你下去干什么?坐在地上哭?”慕卿窨嗓音很清,却也分明克制着什么。

    乔伊沫脸本就哭得通红,听话,更红了,捂着眼睛哭得“绝望”,他才坐在地上哭,他全家都坐在地上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