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680章 沫沫,我好难受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乔伊沫拧眉,但没话,她不想在这个时候与莫霄婳起冲突。

    只是莫霄婳并没有就此作罢的打算,继续道,“沫沫,以前你与霄蘭年纪,在一起打打闹闹也就算了,我们没有过多干涉。但是现在不同了,霄蘭二十五,你也大学毕业,你们不再是孩子。你们无法认清的现实差距,我们只好做这个坏人,让你们尽早认清。”

    “沫沫,你从出生开始,我们便认识了,在我心里,你一直是妹妹一样的存在。所以有些话尽管听上去有些刻薄,为了你,也为了霄蘭,我不得不。”

    “霄蘭是注定要继承莫氏,带领莫氏走上行业巅峰。因此他的伴侣,要么是能在事业上帮助他,与他同舟共济。要么就是在财力上能做他有力的后盾,让他无后顾之忧。沫沫,你学的是中医,所以我们便指望不上你能在事业上帮助到霄蘭,至于钱,就更不必了。”

    “沫沫,我爸妈以及我,都是看着你长大的,在我们心里,你就是我们的亲人,一家人。最终决定让你与霄蘭分手,我爸妈和我,心里的难受不比你少。沫沫,我希望你明白,如果今天是其他女人跟霄蘭在一起,我不会跟她这么多。正因为对方是你,所以我才愿意平心静气的与你这些。”

    莫霄婳不歇气的一番话得情真意切,诚诚恳恳,好像真的把乔伊沫当成他们莫家十分重视的亲人。

    但乔伊沫心里无比清楚,这是莫霄婳一贯的做事风格,先是怀柔政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倘若乔伊沫答应与莫霄蘭分手,那便一切好。倘若乔伊沫依旧固执已见不愿分手,不仅是莫霄婳,恐怕莫啟和柴娉孜都要采取强制措施。

    到最后,乔伊沫还要背上一句“都是你逼我”的责任。

    论心计,论城府,乔伊沫不是莫霄婳的对手,更不是莫啟和柴娉孜的对手!

    她也不想跟他们耍心计玩谋略。

    她只知道,她答应过莫霄蘭,不论发生什么,他们都要在一起,永不分开!

    所以前方不管是刀山火海,还是毒蛇猛兽,她都不会退缩。

    乔伊沫轻吐口气,语气清淡,“婳姐,叔叔阿姨也不是一开始就会经商,如果阿蘭需要我帮他,我可以放弃中医,去学经商。钱我是没有,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爸,阿蘭是我最在乎最重要的人,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

    乔伊沫酷爱中医,研究中药典籍是她最大的兴趣所在。

    而她为了莫霄蘭,甘愿放弃她的兴趣和梦想,足够证明莫霄蘭对她而言的重要性。

    听到乔伊沫的话,莫霄婳沉默了几秒,道,“沫沫,你这么我很感动。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沫沫,为了一个男人,连自己都可以放弃的女人,通常到最后都没有什么好结果。沫沫,该的话,今晚我都跟你了。以后,好自为之。”

    莫霄婳挂了电话。

    乔伊沫从耳边拿下手机,绵密的睫羽轻轻垂在她白皙的眼帘下,捏着手机的拇指指腹一下,一下扣着手机壳。

    他们不是乔伊沫,所以并不知道莫霄蘭对乔伊沫意味着什么。

    乔伊沫初二那年,乔妈突然检查出胃癌晚期,从确诊到乔妈离世前后不过半年。

    对乔伊沫和乔岸而言,一切像一场噩梦,他们都以为梦醒了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恢复原样。可是这不是梦,而是现实。

    乔伊沫清醒了,但乔岸没有。乔岸为了逃避现实,又或者是躲避现实的悲痛,离开了家,离开了潼市。

    乔岸离开时,乔伊沫刚上初三。

    乔妈去世,乔岸随即离开,乔伊沫一夕之间变成了“孤儿”。

    难的,不是周围的环境,而是乔伊沫的心。

    她不想她连续哭了半学期,也不想她每晚要抱着乔妈的衣服才能勉强入睡,更不想,是莫霄蘭整晚整晚的坐在她家门口,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让她知道,他始终都在,她才挺了过来……

    乔妈去世后的七年,乔岸离开的七年,是莫霄蘭陪着乔伊沫这个“孤儿”,是他一遍一遍霸道热烈的表白和坚守,让她内心踏实而温暖。

    因为她明白,乔妈会离开她,乔岸也会,但莫霄蘭不会!

    所以她,为了莫霄蘭,她什么都可以放弃,也什么都愿意。

    没有什么好结果,又如何呢?

    砰砰砰……

    拍门声蓦地传来。

    乔伊沫垂掩的睫毛动了下,抬眼看向门口。

    砰——

    “乔伊沫,开门!”

    伴随着拍门声,男人带着几分迫切和狠劲的沙哑嗓音飘来。

    喵。

    巨星从窝里坐起,盯着乔伊沫。

    乔伊沫吸气,看了眼巨星,赶紧放下手机,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

    男人抬起的手掌一瞬朝她落了下来。

    乔伊沫吓得微微闭眼。

    “沫沫……”

    男人的手及时打住,改而放到乔伊沫的肩上,他手掌不同寻常的热度隔着乔伊沫的睡衣渗进皮肤,烫得乔伊沫下意识的抖了下,睁开眼讶异的看向男人。

    莫霄蘭依旧是早上见的那身商务装扮,只是没穿外套,白色衬衣和黑色西裤包裹着他精壮的身体,除了有些微的皱褶,看不出异样。

    但是他的脸却泛着奇异的红,两片唇抿得紧紧的,隐隐有血丝从唇缝间渗出,而他望凝着她的双眼,红得像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烈火。

    乔伊沫心头微凸,担心而又疑惑的看着他,声道,“阿蘭,你,没事吧?”

    “有事,有很大的事!”

    莫霄蘭着,挺拔的身姿一瞬朝乔伊沫压了过来。

    乔伊沫哪承受得住,接住他时,腰杆直打颤,喘气,“阿蘭……”

    “沫沫,我好难受。”

    莫霄蘭委屈的蹭着她,大掌从她肩头,沿着她的手臂滑下,用力捏住她柔软的手。

    而他的手掌滑过的地方,皆留下一阵阵的炙热。

    乔伊沫感觉自己的手都要在他掌心里融化了,而且他身体的温度也大弧度的穿透而来……

    乔伊沫凌乱的眨眨眼,抬手在他后背上轻轻拍了拍,柔声安抚,“阿蘭,你是不是喝酒了?”

    乔伊沫其实能从他身上嗅到红酒的香气,但不浓。

    “……”莫霄蘭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薄唇贴着乔伊沫的耳朵,心翼翼,“沫沫,那个女人丑死了,我一点都不喜欢她,很烦她。但是莫霄婳只要我跟那个丑不拉几的女人喝一杯,我就可以离开,过来找你。”

    女人?

    乔伊沫皱眉,推开他。

    莫霄蘭高高大大的站在乔伊沫面前,俊脸潮红,委委屈屈的盯着她,“沫沫,我心里只有你,我要是对别的女人有二心,我出门被车撞死!”

    “莫霄蘭,你再胡!”乔伊沫心口一揪,愠怒的瞪他。

    谁让他发这种誓的?!

    莫霄蘭看着乔伊沫,眼神已是极度隐忍。

    “你先进来!”乔伊沫道。

    “噢。”

    莫霄蘭乖乖走了进来,在乔伊沫关门时,赖上来从后抱住她,脸埋在她发丝里,不停的嗅。

    乔伊沫回头瞥了他一眼,“放手。”

    “沫沫,沫沫,我们结婚吧,好不好,好不好……”

    莫霄蘭从后贴紧乔伊沫,环在她细腰上的大手也不安分的轻捏慢揉。

    他贴得她这样紧,乔伊沫自然感觉到了他身体强烈的变化。

    乔伊沫脸红得厉害,心跳和身子皆微微的战抖,深呼吸一口,道,“莫霄蘭,你快放手,再不放手我要生气了。”

    “沫沫……”

    “放手啊!”

    莫霄蘭恋恋不舍的松开她,双拳也随即攥紧了,眼瞳里的火焰仿佛一瞬间也涨高了两寸。

    乔伊沫赶紧从他面前走开,快步朝客厅走。

    莫霄蘭寸步不离的跟上,乔伊沫刚在沙发里坐下,莫霄蘭便也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看着她的目光,就像要把她烤熟了吃掉般!

    乔伊沫呼吸不稳,抿唇看他。

    莫霄蘭见她看过来,又要伸手抱她。

    乔伊沫脸一拉。

    莫霄蘭手一僵,无辜的收了回去,巴巴看着她。

    乔伊沫又有些不忍,主动伸手拉住他一只手。

    他手掌的温度沁来,让乔伊沫倍觉奇怪的眯了眯眼,盯着他,“那杯酒……”

    不会下药了吧!?

    莫霄蘭眼廓敛紧,反手握住她的手放到唇边,密密麻麻的亲吻。

    乔伊沫看到,双眸震惊。

    不用莫霄蘭再回答,因为莫霄蘭的行为就已经明了一切。

    乔伊沫喘口气,紧张到声音发颤,“阿蘭,我们,我们去医院吧,啊?”

    莫霄蘭摇头,嘴唇沿着乔伊沫的手背往下移,亲吻她皓白的手腕。

    乔伊沫浑身发麻,嗓子眼微微发干。

    “沫沫……”

    不知道莫霄蘭在她手腕处停留了多久,他倏而欺身而来,将乔伊沫困在沙发和他的手臂之间。

    乔伊沫不得不躺到沙发里,喘息紧密,望着莫霄蘭的双瞳莹着丝丝恐惧和不安,但没有退缩。

    她想。

    如果他需要她,她可以的!

    没有犹豫,莫霄蘭的唇落了下来,热气烘烘的罩住乔伊沫娇嫩如玫瑰花瓣的樱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