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72章 只爱你乔伊沫一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慕卿窨淡定看着,脸上写着“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的乔伊沫,清勾唇,抓着她的手把她往自己身边扯了扯,低声,“现在已经这样,要不我跟你道歉?”

    乔伊沫极度无语,冷漠脸甩给慕卿窨一句现在依旧活跃网络的“经典台词”,“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

    慕卿窨嘴角挽着不深不浅的弧,瞳眸深邃温柔的盯着乔伊沫。

    乔伊沫被他看得脸禁不住发热,双眼不自然的闪动,“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乔乔,你生气的是我没有征求你的同意,而不是与我有了肌肤之亲,对么?”慕卿窨缓慢道。

    乔伊沫颧骨处像突然抹上了两团高原红,瞪大眼哑口看着慕卿窨。

    见状,慕卿窨眼角多了抹愉悦的弧线,一根长指在乔伊沫洁白的下巴肉上挠痒痒似的挠了挠,惹得乔伊沫呼吸密了好几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

    “郭教授稍后会到封园给你检查,在这之前,你想回房继续休息,还是跟我去书房待会儿。”

    吃完饭,慕卿窨单臂搭在乔伊沫肩上,把她当拐杖使。

    乔伊沫嫌重的盯他一眼,表情不满,但忍着不的样子,令慕卿窨心情大好,便更将身体的重量往她肩上压了压,“嗯,要回房休息,还是陪我去书房?”

    乔伊沫身体本就不适,他这样一压下来,只觉踩在地板上的脚飘得厉害,整个身体都在往下坠般,“阿卿,你,你把胳膊拿开。”

    乔伊沫扛不住,娇声哼唧。

    慕卿窨垂眸看她,眸光里晕染着星辉,看上去是真的心情很好的样子。

    他没有拿开,而是松了力道,大掌握住她不断往下塌的肩头,微用力,便轻松将她搂到了怀里,低头就在她发顶吻了下,“算了,还是跟我去书房吧。“

    谁要跟你去书房啊?

    乔伊沫掀起眼睫一角瞄他一眼,在心里哼哼。

    随后,两人位置互换,改由乔伊沫把三分之二的重量皆压到慕卿窨身上,心安理得的让他搂着自己朝楼上走。

    慕卿窨瞧着她这样儿,无奈和宠溺的摇摇头,“懒猫。”

    ……

    到书房,慕卿窨摸摸她的头,“无聊就找本书看。”

    乔伊沫点头,朝书架走了去。

    慕卿窨柔和看着乔伊沫,见她站在书架前,开始认真挑选书籍,便才走到大班椅坐下。

    只是刚坐定,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慕卿窨拿出手机看了眼,面色并无波动,拿到耳边接听时,目光投向乔伊沫。

    乔伊沫手里拿了很厚的中医古籍,站在书架前翻阅。

    慕卿窨眸光在乔伊沫手里的古籍上定格了两三秒,移到乔伊沫的脸上。

    乔伊沫神情认真,眼眸里跳闪着薄光,似对手里的中医古籍很感兴趣。

    慕卿窨敛眸,对着手机道,“郑伯晁是父亲手下的老人,他既然是父亲推荐的人选,不看僧面看佛面,留下吧。至于任职,你看着办。“

    整个通话过程,慕卿窨只了这一句。

    结束通话,慕卿窨随手将手机放到书桌上,目光清薄看乔伊沫,“那上面都是些繁复的古文字,看得懂?”

    “当然。”乔伊沫望了眼慕卿窨,捧着书走到沙发,盘腿坐了上去,将书放在她膝盖上,聚精会神的看。

    慕卿窨抿唇,看着乔伊沫的眼眸,深邃如海。

    ……

    大约一个半时后,郭记闳到了封园,乔伊沫便与他去了三楼房间。

    房间里,乔伊沫如常躺在按摩椅上。

    而郭记闳也总是在习惯性与她闲聊两句后,便从他口袋里掏出那只怀表。

    乔伊沫看着郭记闳手里的怀表,不知为何,心里突然生出比之前更深更浓的抗拒来。

    但她面上没表现出丝毫的排斥,配合郭记闳的要求。

    半时过去,郭记闳看了眼陷入沉睡的乔伊沫,将手里的怀表收了起来,转身走出了房间。

    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传来,按摩椅上的乔伊沫,微微吐出一口气,缓慢睁开了双眼。

    ……

    夜里九点,乔伊沫在慕卿窨的卧室“醒”来,她甩甩头,从床上坐起。

    环顾了眼昏暗的房间,乔伊沫下床,去洗浴室简单冲了把脸,便离开卧室,打算去楼下找吃的。

    不想刚走出卧室门口,就看见塍殷如木头桩子般杵在一侧,乔伊沫微吃惊,眼睛睁大了大,免不得多看了两眼塍殷。

    “乔姐,您现在要用餐么?”塍殷一板一眼道。

    “……嗯。”乔伊沫点点头。

    “我立刻让佣人准备。”塍殷完,朝楼下大步迈去,走路的姿势特别……古惑仔。

    乔伊沫摸摸鼻子,觉得自己也挺有幽默细胞的。

    ……

    餐厅。

    乔伊沫坐到位置上,眼角余光见自己两边的座位都是空的,她心下竟有些不习惯。

    所以,她现在已经习惯某人的陪伴了么?

    他不在,她便觉得……缺点什么。

    乔伊沫拿起筷子,想了想,还是没忍住,问,“塍殷,阿卿呢?他吃饭了么?”

    “慕先生出去了。”塍殷回。

    “噢。”乔伊沫对此,也表示习惯了,因此并未什么。

    吃完饭。

    乔伊沫打算去花园散个步消消食。

    走出门口,乔伊沫发现塍殷还跟在她身后,便觉得有些奇怪,停下,转头看塍殷。

    塍殷在她看向他时,蓦地低了头。

    “……对了,塍殷,凌音呢?今天怎么是你跟着我?”乔伊沫道。

    “凌音有事外出,要过几天才回来。在凌音回来之前,慕先生让我保护乔姐。”塍殷回。

    塍殷这声”保护“,让乔伊沫一瞬想到了昨晚闯进她房间的莫霄蘭……

    乔伊沫眼底波光快闪了闪,回过头往前走,“塍殷,昨晚闯进我房间的莫霄蘭,他是什么人啊?”

    塍殷刚毅的面庞冷不丁一绷,双唇抿成一条线,没回。

    过了几秒,乔伊沫又一次停下,转过身盯着塍殷。

    塍殷紧忙往后退了两步,与乔伊沫保持距离。

    虽乔伊沫已经见怪不怪他们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的态度,但心里还是有些郁闷的。

    要不是她长得还算过得去,真要以为是她太丑了,而他们都不愿靠近她!

    “我只是好奇这个挟持我的莫霄蘭是谁而已,你不至于恐惧成这样吧?“乔伊沫摊手,无奈道。

    塍殷垂着眼睛,“乔姐若想知道莫霄蘭是谁,不如直接问慕先生比较稳妥。”

    乔伊沫并非没有想过问慕卿窨,但她有预感,即使她问了,慕卿窨也不会告诉她。或者,即便告诉了,也只是模棱两可的答案。

    乔伊沫看着塍殷,心里明白,在塍殷嘴里是“撬”不出她想要的答案,便没在继续追问,而是换了个问题道,“好了,我不问你这个就是。不过我接下来要问的,你必须告诉我,不然我就跟慕卿窨你在保护我的时候,态度不端正,三心二意!”

    好吧,她承认,她有点卑鄙了!

    塍殷狠实抽了抽嘴角,眼神憋屈的盯着乔伊沫。

    乔伊沫咳了咳,,“你们昨晚带莫霄蘭去哪儿了?不会……”

    乔伊沫伸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塍殷忍住没翻白眼,一副不想,但被逼无奈只能开口的模样道,“您想多了!”

    乔伊沫也觉得这不可能,杀人是要偿命的好不好?

    不过听到他的回答,乔伊沫一颗心往回落了落,放心了。

    放心?

    乔伊沫轻怔。

    奇怪自己竟会有这种感受!

    ……

    “沫沫,这对戒指是我自己亲手做的,上面写着你我的名字。现在我们为彼此戴上,并发誓一辈子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舍弃对方,要爱对方一辈子……”

    “乔伊沫,你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学什么中医啊,枯燥死你!要我,你就该随随便便选个轻松的专业,把大学混过去,一毕业咱俩就结婚,你负责貌美如花给我生儿子就行,我养着你和儿子!“

    “乔伊沫,我爱你,我莫霄蘭这辈子只爱你乔伊沫一个。你特么就是我莫霄蘭的心肝脾肺肾,没有你乔伊沫,我莫霄蘭就是个死人!”

    “乔伊沫,乔伊沫……”

    “沫沫,沫沫,我的沫沫……”

    ”阿蘭……“

    颤抖低哑的嗓音从乔伊沫唇间溢出的一刻,乔伊沫被眼泪糊住的双眼慢慢睁开。

    心脏的刺痛让她禁不住微含着胸口,乔伊沫能感觉到自己的嗓子在抖动,甚至是,呜咽。

    阿蘭……

    乔伊沫双手捂住自己潮湿的脸,内心被绝大的哀伤充斥着。

    她侧转身,把自己蜷缩了起来,她觉得好难过,好难过……她想哭,想哭。

    “呜……”

    乔伊沫抱紧自己,瑟瑟发抖。

    啪嗒。

    房门在这时从外拧开。

    乔伊沫一僵。

    促急的脚步声朝她迈来,跟着她整个人被从床上捞起,落进一道温热坚实的胸膛。

    乔伊沫啜泣的声音戛然而止。

    床头灯亮了起来。

    乔伊沫下意识的把脸转进那堵胸膛。

    然,下一秒便被男人宽阔的大掌托掰了出来。

    视线朦胧的对上男人深谙的眼眸,乔伊沫柔白的脸忽而又覆上了一层迷茫。

    ”又做噩梦了?“慕卿窨微蹙眉,柔然凝着乔伊沫,低声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