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67章 徐夏甜番婚礼2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第四天,因为连续三天出去玩儿,不仅是孩子们,连大人都有些疲惫,是以大家一致决定留在酒店泡温泉,养精蓄锐。

    不出门了,夏云舒以为泡温泉徐长洋总不能再找借口推脱了吧?

    谁想到以要与许宴远程视频,讨论一件紧急的案子为由再一次拒绝参与集体活动!?

    夏云舒感觉自己的火已经烧到嗓子眼了。

    碍于战廷深等人都在场,愣是隐忍而没有发泄。

    泡完温泉,大家一同去餐厅吃午餐,徐长洋毫不例外的依旧没有参加。

    夏云舒一口火差点喷出来!继续忍!

    到了下午,各自回了各自房间休息。

    夏云舒有些生气徐长洋这几天的行为,不想回去,便带着至谦在酒店的儿童娱乐区域玩儿。

    直到至谦困得连玩儿都提不起精神,夏云舒方带着至谦回了房间。

    徐长洋没在客厅和卧室,夏云舒看了眼书房的方向,嘴唇抿紧,抱着至谦去了他的房间就没出来,与至谦挤在一张床睡了过去。

    夏云舒明明气得很,可她竟然睡得比至谦还沉还长。

    至谦醒来时,第一眼就看到夏云舒,惺忪的大眼睁大了些,定定盯着夏云舒,眼神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因为从他有记忆开始,他就没跟夏云舒睡过。

    家伙慢慢移到夏云舒怀里,伸出胖手轻轻抱住夏云舒的胳膊,扯弯起了嘴角,“肯定是梦,所以我要晚点醒过来,这样我就能跟妈妈睡很久。”

    至谦奶声奶气。

    而徐长洋推门进来,正好听到至谦这句话。

    徐长洋轻然一怔,随即嘴角轻翘,走了过去。

    一团黑影突地从头顶罩了下来。

    至谦惊了惊,抬起脸望去。

    当看到徐长洋的脸时,至谦下意识的把夏云舒抱得更紧了,像是怕徐长洋跟他抢人。

    徐长洋暗笑,俊逸的面庞故作严肃,低声,“干什么?”

    至谦努了努粉粉的嘴,抬着白皙的下巴,糯糯,“爸爸,我在梦里跟妈妈睡也不行么?”

    徐长洋憋笑,“嗯,不行!”

    至谦皱皱眉头,嘴撅得可以挂茶壶了,哼哼唧唧道,“这是我的梦,不行也得行。”

    “放手。”徐长洋坐到床边,盯着至谦警惕的脸。

    至谦摇头,紧紧抱着夏云舒,黑黢黢的大眼闪了闪,商量的口吻,“爸爸,这只是在梦里,是梦里。我其实没有跟妈妈睡,我在我的梦里跟我妈妈睡,你明白么?”

    “就这么想跟妈妈睡?”徐长洋浅声。

    “我还没有跟妈妈睡过呢。”至谦不高兴道,“爸爸每天都跟妈妈睡,至谦跟妈妈睡一次都不行。我有点生气。”

    生气?

    徐长洋闷笑,“妈妈是爸爸的妻子,理应每天跟爸爸睡在一起。”

    “那我可以不做妈妈的儿子,我也让妈妈做我的妻子,这样我跟妈妈就能每天睡在一起了。”至谦想了想,脸稚气,道。

    徐长洋黑线,伸手点了点他的脑门,“妈妈是爸爸的了。而你,只能是妈妈的宝贝儿子。”

    至谦叹气,认认真真盯着徐长洋,突然无比抑郁,“这不是我的梦么?可我已经在心里了好多次让爸爸消失,爸爸怎么还在呢?这个梦一点都不好。”

    徐长洋,“……”

    已经被至谦童真的大闹给折服了!

    望了眼依旧在熟睡的夏云舒,徐长洋有些诧异,他与至谦对话了这么长时间,她竟然都没醒,是这几天玩得太累的原因么?

    ……

    夏云舒直睡到晚饭时间,与大家伙一同吃了晚饭回房,靠坐在沙发里,看着站在阳台电话接个不停的徐长洋,本来还想找他“好好聊聊”他这几日的态度问题,但这会儿,她发现她还是想睡觉。

    于是,在徐长洋终于结束通话,回身看向夏云舒时,夏云舒已经歪躺在沙发里,睡了过去。

    徐长洋深邃的眼瞳闪过一抹凝色。

    ……

    第二天凌晨不到五点,沉睡中的夏云舒便被聂相思乔伊沫几人给强行从被窝里拉拽了起来。

    夏云舒没办法解释她怎么这么困,她人是被聂相思乔伊沫拽了起来,眼睛也是睁开的,可她的脑子却是一片浆糊,还在昏睡的状态。

    是以接下来,夏云舒只感觉不断的有人从她面前走过,她也被不时的拉上拉下。

    有人在弄她的头发,有人在弄她的脸,还有人……在弄她的衣服。

    而也是身上的衣服却剥下,夏云舒才骤然清醒过来。然后看着更衣室的三四名陌生外国女郎面孔,懵逼!

    三四秒后。

    “啊……”夏云舒才反应过来,抱着自己的胸,惊叫!

    帮她换衣的几名造型师,“……”

    ……

    到最后,还是聂相思和乔伊沫甘心进去,软磨硬泡的替夏云舒换上了。

    末了,聂相思将夏云舒推到落地镜前,微笑看着她,“云舒,你真好看!”

    夏云舒晕晕的站在镜子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杏眸尽是不敢相信。

    她,她现在是,是穿着婚纱么?!

    夏云舒身上的婚纱是抹胸设计的,但胸以上至锁骨,以及袖子是透明的薄纱样式,整体是鱼尾的款式。

    腰臀线条以及腿部线条完美的贴着她身体的曲线,性感而又不失优雅,堪称完美。

    头纱轻薄,与鱼尾的裙摆同拖曳到地上,给人一种飘逸且朦胧的美感。

    夏云舒之前穿过的礼服其实有不少于婚纱相似,但礼服是礼服,到底不是婚纱,意义大不同。

    而今日,她穿上了婚纱!

    这种感觉,让夏云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眶竟是微微一润。

    ……

    上午十点,悉尼某教堂。

    夏云舒与徐长洋对面而站,而在她们的前方,坐着他们最亲的人,最好的朋友。

    他们每一个人望着他们的眼神,都写满了喜悦和祝福。

    牧师用英语念的结婚誓词,像美妙的音符飘进夏云舒的耳朵里,每一个字,皆烙印进了自己心里。

    末了。

    他问她,愿不愿意嫁给面前的这个男人。

    夏云舒隔着头纱望着徐长洋的脸,眼底无法自已的泛起潮湿。

    她听见自己:愿意!

    接着,牧师问她对面的男人。

    他盯着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回答出了与她同样的答案。

    之后。

    他们交换了戒指。

    牧师,他可以亲吻他的新娘了。

    眼前的薄衫从下而上掀开的刹那,他的唇带着她熟悉且喜欢的味道印了过来。

    夏云舒眼泪倾巢而出。

    “我的傻瓜,我爱你。“徐长洋深情的吻着夏云舒,温柔呢喃。

    夏云舒抬手紧勾住他的脖子,“我也爱你。”

    “哟呵……”

    夏云舒听到翟司默等人起哄的吆喝声,以及胖芽不满战廷深捂她眼睛的哼唧声。

    夏云舒嘴角不禁高高挽起,踮起脚尖,更紧的抱住徐长洋的脖子。

    两人再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吻得热火朝天,久久都没分开。

    慕止熙与慕子栩坐在第二排的位置。

    看到徐长洋和夏云舒吻得难舍难分,不放心的看身边的慕止熙。

    慕止熙淡淡笑着,视线凝聚在夏云舒身上,他极力表现出为夏云舒高兴、祝福的模样。

    慕子栩微叹,伸手握住慕止熙的手,轻声,“慕慕,别太逼自己了。”

    慕止熙面色不改,含笑看了眼慕子栩,道,“妈,你错了,我没有逼我自己,而是,我真的很高兴,替云舒高兴。”

    慕子栩心疼的握紧慕止熙的手。

    “我没有骗您。事实上,从知道徐长洋打算在澳大利亚举办他和云舒的婚礼时,我心里仅剩的那点不甘也都释然了。”

    慕止熙看着夏云舒,“您看,云舒是真的很喜欢徐长洋,跟他在一起,我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开心、幸福。所以,我还有什么好勉强的?我真心祝福云舒和徐长洋婚姻美满,百年好合!”

    慕子栩拧眉,盯着慕止熙,直到这一刻,她才相信,慕止熙的喜悦并非刻意伪装,而是发自内心。

    明白这个,慕子栩便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从慕止熙身上收回目光时,慕子栩忽然感觉到一道凌冽的视线扫向她。

    大约是母子间真的有心电感应,慕子栩呼吸猛地一屏,立刻朝慕卿窨的方向望了去。

    当目光对接上的一瞬,慕子栩眸光紧了紧,心尖也跟着拧了下。

    而下一秒,慕卿窨便似没事人般,转开了目光,仿似他刚并未朝她这边看过一眼般。

    慕子栩嘴唇轻颤,苦笑着缓缓收回目光,心头却已被涩楚填满。

    “夏夏!”

    就在这时,一道惶恐的男声蓦地朝前传来。

    坐着的一众人狠狠一愣,看过去,便见夏云舒整个昏倒在徐长洋怀里。

    众人惊悚!

    ……

    医院。

    夏云舒幽幽转醒,视线逐渐清明时,便看到徐长洋等一帮人都围在她周围,个个都盯着她。

    夏云舒表示受到了惊吓,瞪大眼便要坐起。

    肩头被一双大手摁住。

    夏云舒懵懵的看着坐到她身边的徐长洋,视线扫到徐长洋身上量身定制的西装时,呼吸微微滞了滞。

    她想起来。

    在这之前,他们在教堂里举行婚礼,然后他们在接吻……

    之后……发生了什么?

    夏云舒偷偷环顾了眼周围的环境,初步断定,自己现在应该在医院里。

    所以……她该不会是因为跟徐长洋接吻接到缺氧昏了过去,被送到医院来了吧?

    夏云舒一脸囧红。

    如果是这样,她现在可以再晕一次吗?

    “呵……”

    徐长洋突地盯着她笑了声,让窘迫的夏云舒更窘。

    他现在该不会是在取笑她吧?

    接个吻都接晕倒了,那得多用力亲啊?!

    “夏夏,我们又要当爸爸妈妈了。”

    徐长洋深情凝着夏云舒,嗓音里有无法抑制的笑意。

    夏云舒呆,盯着徐长洋。

    “你怀孕了!”徐长洋道。

    夏云舒抿着的唇慢慢长大,惊讶到脸部微微变形,“你,你我,我怀孕了?”

    夏云舒之所以这么惊讶,是因为这三年里,他们这样那样从来没有做过措施,毕竟他们都很想要一个女儿。

    可是三年过去,夏云舒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

    夏云舒还以为是因为之前一些列的事,伤身子伤到了根本,所以才很难再怀孕。

    夏云舒心跳得飞快,赶紧去看聂相思。

    聂相思用力点头,“你怀孕了,快两个月。”

    夏云舒喜悦到不出一个字,双眼红润,慢慢看向徐长洋,杏眸里全是感动和幸福。

    “家伙选择在今天告诉我们这个消息,是想凑个双喜临门。“

    徐长洋包裹住夏云舒欢喜到轻轻发抖的手,柔柔看着她,“这么体贴、善解人意,一定是个女儿。”

    女儿?

    夏云舒眼里光芒万丈,含着欣喜的泪花,扑进徐长洋怀里。

    徐长洋亦立刻紧紧拥住她。

    聂相思等人看着病床上紧紧相拥的两人,嘴角不约而同勾了起来。

    “云舒,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幸福的!你看,你现在很幸福,而将来,会更加,更加幸福。”

    聂相思扬起笑,在心里轻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