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65章 徐夏甜番4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看了眼夏云舒,坐进沙发里,随手拿起放在沙发一边的文件翻阅。

    夏云舒关上门,走到他身边的位置坐下,歪头看着他严肃的侧脸,“你了让我在家休养一年,我听你的休养了。现在一年的期限到了,我去工作你怎么还不高兴啊?”

    夏云舒思来想去,觉得徐长洋表现得这么冷淡,甚至是有些不高兴,大约是因为不想她出去工作。

    “我有不高兴?”徐长洋盯着文件,语气冷清清的。

    夏云舒偷翻个白眼,“那你对我笑一个。”

    “我没有不高兴,也不代表我能随随便便笑出来。我现在不想笑。”徐长洋。

    这样了还没有不高兴?

    夏云舒服了他了,伸手勾住他的胳膊,脸贴上他肌肉紧实的胳膊,双瞳柔柔盯着他,“徐叔叔,你别这样嘛。我好不容易找到工作,正兴奋呢。而且我最想听到的就是你鼓励啊,夸奖什么的。结果你倒好,一听我找到工作了,就冷着一张脸,像我欠你钱似的。我多难受啊!”

    徐长洋抿唇,视线从文件微微移开,若有似无的在夏云舒脸上扫描,低哼,“你知道你宣布你找到工作,我有多难受么?”

    “……”夏云舒更紧的贴近他,声,“可是你没理由难受啊!我是出去找工作,又不是跑路了。而且我这么独立自主,有上进心,你难道不是应该高兴么?”

    “你留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我最高兴!”徐长洋。

    夏云舒语塞。

    徐长洋蹙眉,放下手里的文件,揽住夏云舒的腰背,把她抱到他腿上坐着,两根修长的手指轻捏着她精致的下巴,“我又不是养不起你,你为何非要出去自找苦吃?我是找老婆,又不是找合伙人。我不需要你能干,不需要你聪明,更不需要你有什么上进心。夏夏,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乖乖留在我身边,我想什么时候见你就什么时候见你就好。”

    “可是我留在家里,怎么实现我自己的价值啊?我辛辛苦苦考大学,上大学,背难记的法语单词语法为的是什么呀?就是为了挣钱,体现我自身的价值。徐叔叔。”

    夏云舒抚上徐长洋俊逸的面庞,杏眸明净与他对视,轻轻,“我知道你不差钱,也不需要我挣钱补贴家用什么的。而我也不介意只做你的妻子,至谦的妈妈这两个身份。但我会有遗憾。”

    徐长洋眸光轻闪,凝着夏云舒没话。

    夏云舒额头抵着他的,扯扯唇道,“我从到大最羡慕的就是那些穿着帅气的女白领,我觉得她们走在路上的姿态和气场自信而美丽。我也偷偷在心里憧憬着,将来有一天,我也会像她们一样,骄傲而帅气的生活!徐叔叔,我不怕苦,不惧挫折。所以,支持我好么?”

    徐长洋眉宇依旧拧着,但抬手抚了抚夏云舒的头。

    夏云舒弯起眉眼,身子依偎过去靠在他怀里,“相思也在努力进步和提升,跟上她家三叔的步伐,希望有朝一日能与她家三叔并肩作战,同甘共苦。虽然我学的专业不是律师,但我觉得只要我在我的领域里做出一番成绩,也算是另一种与你并肩作战的形式吧?”

    徐长洋圈住她的背,垂眸深凝着夏云舒的发顶,半响没出声。

    夏云舒噘嘴,微抬起头看他,“徐叔叔~~”

    又撒娇?!

    徐长洋眼皮跳了跳,喉头滑动,伸手略粗鲁的把夏云舒的头往他胸膛摁,哼道,“你以为搬出相思的例子,我就能痛痛快快的答应你去上班?”

    夏云舒脸贴着他的胸口都挤变形了,闻言,咕哝,“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上班上定了!”

    徐长洋呲牙,“既然如此,你还假惺惺的让我支持你干什么?”

    “什么假惺惺啊?我是认认真真,且抱着一颗非常期待的心,希望你是支持我的好么?”夏云舒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徐长洋手掌下得脱,喘着气坐直,幽怨的瞄徐长洋。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在他胸口挤红的脸,清眸微眯,“如果我采取强硬的措施阻止你去上班,你会如何?”

    夏云舒怔了下,旋即有恃无恐的盯着徐长洋笑,“你不会这么做的!顶多就是郁闷一段时间。”

    徐长洋磨牙,手指在夏云舒脑门上轻戳了戳,“你就是吃准我了!”

    夏云舒讨巧的笑,拿下徐长洋的手指攥在掌心里,身子软得像水一般,又窝进了徐长洋怀里,挑起眼皮,清亮看着他,“老公最好最好了。”

    “哼,少拿甜言蜜语迷惑……你叫我什么?!”

    徐长洋后知后觉,一把握住夏云舒纤瘦的肩膀,将她从他怀里推出些,清眸震荡着不可置信和缕缕克制的喜悦,“夏夏,你刚叫我什么?!”

    夏云舒脸蒙上一层薄红,漂亮的双瞳显得有些羞涩,微不可见的闪烁,故意用漫不经心的语气,“我刚话了么?没有……”

    “你了!”徐长洋薄唇绷了绷,愠怒的盯着她。

    因为夏云舒这会儿的表现,明显就是要来个“死不认账”!

    夏云舒伸手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烫的耳朵,视线在徐长洋脸上漂移,支支吾吾,“我,我真的什么都没……”

    徐长洋眉峰整个往下压,面庞登时严冷,眼眸深邃而静谧的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瞧见,双眼微微一闪。

    随即,她快速倾身,吻上了徐长洋冷冷抿着的薄唇,“老公,我叫你老公,听见了么?”

    徐长洋瞪着猛然间凑近的秀美脸,瞳孔廓张,僵震了好一会儿。

    蓦地,他将夏云舒往怀里箍紧,狂狷的夺回主动权,炙烈且疯狂的吻着夏云舒。

    夏云舒抱住他的脖子,极力的配合他。

    这个吻不知持续了多久,两人才从彼此唇上退开。

    夏云舒微眯了眼,眼角微微有些湿,轻张的唇红艳艳的。

    方才持续而绵长的一番热吻,好似还未将徐长洋从激动和亢奋中拉回来。

    徐长洋仍然紧紧抱着夏云舒,额头和鼻梁不停的挤压着夏云舒的,凝视夏云舒的眼眸深邃得像要把她整个吸附进去般。

    夏云舒从后轻抚他的后颈和短发,心脏的位置跳得巨快。

    “以前如何逼你,你都不肯这样叫我。现在只是让我支持你出去工作,就叫了,我都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沮丧!”徐长洋眸光柔得,让夏云舒觉得自己都快溺进去了。

    夏云舒脸颊通红,在他唇角亲了下,沙哑,“我不是为了让你支持我出去工作,所以讨好你才叫你。而是,我知道你想听。”

    徐长洋心口微暖,扬眉,“我之前也想听,怎么不见你开口叫我?”

    夏云舒手指轻轻刮徐长洋的后衣领,微赧道,“你逼我叫的时候,我叫不出口。而现在是我自己想叫。”

    徐长洋低叹,“所以,我拿你总是没有办法。”

    夏云舒咬唇,羞涩而幸福的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提气,“那么,恭喜你找到工作。我的夏夏,真棒!”

    “呵……”夏云舒开心的亲吻徐长洋,语调调皮,“谢谢~”

    “从今晚开始,每天对着我叫老公,叫九十九次!”

    “九十九次?”夏云舒苦瓜脸,“会不会有点太多了?”

    “九十九次,寓意长长久久。难道你不想跟我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徐长洋眯眼,危险的盯着夏云舒,仿佛夏云舒不答应,她就是对他存有二心!

    夏云舒能怎么办?

    “嗯,好!”

    “刚才叫了两遍,还有九十七次。开始吧。”

    夏云舒,“……”

    “快啊!”

    “……老公九十七次!”

    “夏云舒!”

    “老公,老公,老公……”

    直到九十七次,才终于让较真起来的某老男人满意了!

    ……

    眨眼,至谦和胖芽三岁了,两个家伙还在战廷深和聂相思的婚礼上担任了很重要的角色,那就是——花童!

    参加完聂相思和战廷深的婚礼,夜里近十一点,徐家上下才回到家。

    以往这个点,至谦已经睡了,不过今天当了花童,至谦好像非常兴奋,回到家也一点睡意也没有,在沙发和地毯见来回蹦跳。

    徐长洋还好,夏云舒和常曼以及徐桓恩都紧张都不行,生怕家伙摔了。

    在至谦来来回回跳上跳下十几个来回后,夏云舒终于受不了了,一把抱住家伙,在他白皙的脑门亲了口,,“宝贝儿子,时候不早了,妈妈带你上楼洗澡睡觉觉好不?”

    “妈妈,我不困。”

    至谦为了证明自己不困,故意把脸凑到夏云舒面前,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显示他倍有精神。

    夏云舒不禁笑了笑,“嗯,谦现在不困,等妈妈给你洗完澡了你就困了。”

    至谦两只胖手微微交叠,虎虎的看着夏云舒,明显是不想睡,但又觉得自己拗不过夏云舒的苦恼样儿。

    夏云舒亲亲他,抱着他朝二楼走。

    “妈妈,你跟爸爸什么时候结婚?”至谦抱住夏云舒的脖子,兴致勃勃的。

    夏云舒愣了下,“妈妈跟爸爸已经结婚了。”

    “嗯……你们没有再结一次的打算么?那样我跟芽儿又可以当一次花童了。”至谦声音充满了童真。

    夏云舒哭笑不得,“你想让爸爸妈妈再结一次婚,就是想再当一次花童?”

    “嗯,跟芽儿一起。”

    夏云舒看着儿子天真的脸,表示已经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而坐在客厅的徐长洋和常曼三人听到至谦有些天真的话,彼此的眼神快速在空中交汇了一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