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64章 徐夏甜番3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心头震动,清逸的面庞微微严肃下来,看向至谦。

    可方才还叫得欢的至谦,这会儿突然不开口了,就睁着两只纯真的眼睛,看着徐长洋。

    “至谦,宝贝儿,你再叫一声papa。“常曼蹲在至谦面前,柔声哄。

    “咯咯。”至谦伸手在常曼脸上扫,咯咯笑,但就是不再开口。

    尽管至谦先开口叫的不是她这个妈妈,但此刻夏云舒顾不上“吃醋”,满心都是至谦开口叫爸爸的喜悦和感动。

    轻吸气,夏云舒蹲到至谦面前,轻轻握住他的手,“谦再叫一声papa给妈妈听听好不?”

    至谦分明的大眼转向夏云舒,约三四秒后,家伙张嘴,“papa……”

    夏云舒欣喜得眼角微红,转头看徐长洋。

    徐长洋与夏云舒对视了眼,那一眼涌动着狂喜。

    他一个大步跨到至谦婴儿车前,直接将至谦从婴儿车里举抱了起来,“谦,再叫一声papa。”

    “papa,papa……”

    至谦伸手摸徐长洋的脸,欢快的一声接着一声叫。

    “哈哈。”徐长洋大笑,在至谦粉嫩的脸上响亮的亲了口,“爸爸的乖儿子,好样的!”

    “papa……”

    “哈哈……”

    徐长洋便抱着至谦,一直不停的把他举高高,高兴都快疯了。

    ……

    至谦开口叫爸爸,加上又是除夕,可以是双喜临门了。

    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吃了晚餐,便围在客厅看春晚。

    夏云舒趁徐桓恩等人不注意,抱着至谦到偏厅,“谦,叫妈妈。”

    夏云舒把至谦放到沙发椅里,蹲在他面前,拉住他的手,教他。

    至谦虎头虎脑的朝客厅看,想过去,“papa……”

    “……”夏云舒挡住至谦的视线,杏眸定定对准至谦无邪的眼睛,“宝贝儿,你叫一声妈妈,妈妈就抱你去找papa好不好?”

    “papa。”

    至谦看着夏夏,脸微微皱着,似乎有些苦恼和无奈。

    夏云舒不折不挠,曲腿跪在地上,盯着至谦,“乖宝宝,你都叫papa了,不叫妈妈,妈妈会伤心的。你叫一声妈妈,就叫一声。”

    至谦盯着夏云舒,粉粉的嘴张了张,似乎也是想叫的,可最后出口的依旧是,“papa。”

    夏云舒,“……”

    “宝贝儿啊……”夏云舒委屈巴拉的抱住至谦,亲亲他的脑门,“你别这么有个性行不,叫一声妈妈,嗯?”

    至谦望着夏云舒,仿佛是叹了口气。

    夏云舒泪目。

    她觉得,至谦第一个开口叫的之所以不是她,肯定是因为晚上给他冲奶粉的不是她,而是徐长洋!

    而且夏云舒暗搓搓的想,徐长洋大约就是报个这样的心思,所以才坚持晚上个至谦冲奶,“讨好”至谦,目的就是让至谦开口叫的第一个人是他!

    好腹黑的老男人!

    “唉~~”

    (徐长洋表示委屈!)

    ……

    刚过完年,朋程公司破产的消息便传了出来。

    被拖了大半年才破了产,想必这大半年里,夏镇候和余素华都过得十分“有滋味”!

    一年期满,夏云舒终于可以出来工作,而徐长洋想阻拦也没了道理。

    于是夏云舒开始疯狂投简历,找工作。

    期间,徐长洋也有给夏云舒介绍工作,但夏云舒都拒绝了,因为她觉得她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努力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想当初她在俞市,还挺着个大肚子,在竞争出了名激烈的墨唐集团都成功留了下来。所以夏云舒觉得自己完全没问题。

    当然,夏云舒自信归自信,但并不自负。

    她知道“闲置”在家一年,这一年也的确将法语落下过一段时间,是以夏云舒现如今主要的工作目标是中间型的外资企业。

    连续找了半个月的工作,面试了数家企业,终于让夏云舒找到了一家自己觉得合适,而对方也觉得她不错的外资企业工作的机会,三天后开始正式上班实习!

    为了庆祝自己找到工作,夏云舒去超市买了很多菜,预备晚上亲自下厨。

    从超市开车到家宅外,夏云舒刚停好车,便看到了背着书包,默默站在大门前的夏朵。

    夏云舒心尖微收,还在方向盘上的双手收紧了紧才松开,解开安全带,下车。

    “姐姐。”

    夏朵看到夏云舒,如以往任何时候见到她一般,立刻开口叫她。

    夏云舒关上车门,镇静的走到夏朵面前。

    夏朵仰起脸看她,明澈的双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蒙上了一层晦暗。

    夏云舒不是看不出夏朵的消瘦,以及她脸上的郁郁不乐。

    只是她不想去关心,也不想去想背后的原因。

    夏云舒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冷静,甚至是冷漠,“放学不回家,来这里干什么?”

    夏朵望着夏云舒,突然朝她走了一步,伸手抱住她的腰,脸贴着她的腹部,无声掉眼泪。

    夏云舒背脊轻颤,僵硬低头看她。

    她看到有大颗大颗的泪珠不断都从她眼角滚出,每一颗都裹满了伤心和脆弱。

    夏云舒握住手,蹙眉,“夏朵,你现在快十二岁了,不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你该明白,我跟你,跟夏家已经断绝关系……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我只,我只知道,你,你是我姐姐。”夏朵压着声音,不过十二岁,她这时的声音却夹杂着太多的无奈、悲伤以及隐忍。

    夏云舒喉咙颤动,“我不是……”

    “姐姐,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

    不等夏云舒完,夏朵哽咽得着急。

    夏云舒眉心拢紧,看着夏朵。

    夏朵紧紧抱着夏云舒,眼底的泪像永远也掉不完,“我知道爸爸妈妈对你不好,哥哥也做了错事,你永远不会原谅爸爸妈妈和哥哥了。可是朵没有做过对不起姐姐,对姐姐不好的事,姐姐能不能不要讨厌朵?”

    夏朵不仅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而且一直对她以怨报德。

    无论她对她如何疾言令色,如何冷漠无情,她都不曾指责她,对她怨怼。她一如既往的叫她姐姐。

    夏云舒鼻尖酸楚,涩然看着夏朵道,“我不止一次的想,如果你不是余素华的女儿,那该多好。”

    “可夏朵是妈妈的女儿。”

    夏朵压抑着哭声,扬起满是泪痕的脸望着夏云舒,“但你也是夏朵的姐姐。姐姐,我们要搬走了。”

    夏云舒眸光凝住,“搬走?”

    夏朵点头,“爸爸公司破产了,房子也卖了还债。爸爸妈妈每天都为了钱吵架。哥哥嫌弃现在的家,每天都不回家。”

    夏朵眼睛里全是无助和难过,“爸爸是因为这里的风水不好,所以他才这么倒霉,他打算带着我们搬到别的城市生活,重新开始。”

    风水不好?

    夏云舒冷笑,“他倒霉不是因为风水不好,而是人不行。”

    夏朵听到夏云舒的话,嘴唇抿了抿,微微低下头,,“我这次来找姐姐,就是想跟姐姐道别的。”

    夏云舒眸内波光轻闪,看向夏朵。

    夏朵伸手抹了抹眼泪,盯着夏云舒道,“姐姐,不管爸爸妈妈哥哥他们怎么想的,但朵永远是姐姐的妹妹,是姐姐的亲人。姐姐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亲人的,因为有朵。”

    夏云舒心头震颤。

    这样的话,她听过一次,而且是同一个人给她听的。那就是夏朵!

    其实她刚上大学的寒假,过年曾回过一次潼市,祭拜汪珮和赵婷姗。

    临走前,她回夏家看过。

    并非她舍不得夏家,而是舍不得在夏家她与汪珮的记忆。

    她也不想碰到夏家的人,但还是碰到了夏朵。

    那时候,夏朵就跟她了这样的话,她她永远是她的亲人,她的妹妹!

    在当时的境况,夏朵的那番话,像温水一样将她冷了大半年的心潺潺包围,让她体会到了久违的暖意。

    所以她才会将她的手机号留给她……

    今日。

    她与夏朵仿佛交换了处境。

    那么她,是不是也应该回馈给她一份温暖呢?

    夏云舒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她看着夏朵,嘴角缓缓挽了起来,抬手抚了抚她脸上的泪,“我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你,去了别的城市安顿下来,记得给我一声……有困难告诉我。”

    “……姐姐。”夏朵不敢相信的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轻轻捧了捧她的脸,道,“夏朵,你记住,跟我有关系的是你,不包括你的爸爸妈妈以及哥哥。你有困难或是苦恼可以找我,但仅限于你。明白吗?”

    夏朵用力点头,再次抱紧夏云舒,哭道,“我知道姐姐。”

    夏云舒低头看着夏朵,头一次,伸手抱住了她,“有时间我会去看你的,你若是想回潼市玩,联系……姐姐。姐姐去接你。”

    “嗯嗯!”夏朵泪珠疯狂洒落,却扬起脸,朝夏云舒露出白净的牙齿开心的笑。

    “嗯。”夏云舒回以柔软一笑。

    ……

    晚饭,夏云舒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好菜,在吃饭的过程中宣布自己找到工作的好消息。

    常曼和徐桓恩闻言,都纷纷替夏云舒感到高兴,并且一个劲儿的夸她能干,夸得夏云舒都不好意思。

    相比之常曼和徐桓恩的态度,徐长洋只能用冷淡来形容。

    夏云舒暗示的看了他好多眼,他都没对她过一句祝贺的话。

    夏云舒抑郁,于是吃完饭,徐长洋前脚进了书房,夏云舒后脚就跟了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