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62章 徐夏甜番1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时间飞逝,眨眼大半年过去,临近新年。

    去年因诸多始料未及的事,徐家连个年都没心情过。于是夏云舒成为徐家的一员而过的第一个新年也没过成。

    因此徐家上下决定,今年这个年,就当是夏云舒与他们过的第一个年,一定要欢天喜地的过,热热闹闹的过。

    于是在新年前半个月,常曼便开始着手准备。

    夏云舒有心帮忙,但常曼总怕她照顾至谦累着,坚决不让她插手。

    其实夏云舒照顾至谦真没花费多少心思,白天有徐桓恩常曼以及何仪照顾,夜里常曼把至谦哄睡了才回房。

    而晚上至谦要喝奶,徐长洋也已经练就一手冲奶的好本领,每次没等她起身,徐长洋便先她一步起来,动作迅速且熟练的冲好奶,递到至谦手上。

    而至谦呢,特别好养,典型的“有奶万事足”。

    如果现在家里要弄个闲人排行榜,她绝对稳居第一!

    这天。

    趁至谦睡着,夏云舒便盘腿坐在窗台看聂相思送给她的法语书籍,为复出工作做准备。

    傅雪婵敲门走了进来。

    夏云舒瞄她一眼,便盯着书看,“傅大姐今天不去找你的偶像,怎么得空来见我这个闲人啊?”

    傅雪婵头发长长了些,高高弯了个丸子头,穿嫩黄色宽松毛衣,内衬牛仔衬衣和黑色脚裤。嗯,永远那么青春有活力,看着让人嫉妒。

    “闲人怎么了?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个有钱的闲人!”傅雪婵挤到窗台,与夏云舒面对面盘腿坐着,撑着下巴瞄夏云舒手里的法语书。

    “我提前祝你梦想成真。”夏云舒。

    傅雪婵瘪瘪嘴。

    傅雪婵来找夏云舒也没什么事,就单纯想找她唠唠嗑,打发打发时间。

    夏云舒看了会儿书,没听到傅雪婵话,便抬眸看她一眼,“对了,你跟何姨过年打算怎么过?”

    “跟往年一样过呗。”傅雪婵耸耸肩,对过年没什么特别的期待。

    “干脆你跟何仪留下来跟我们一起过年吧,大家在一起,热闹。”夏云舒边看书边。

    “这事我了不算,得请示我们家母上大人。”傅雪婵。

    “嗯,我待会儿去跟何姨。”夏云舒道。

    傅雪婵眼眸轻轻转了转,突然矮下身,脸凑到夏云舒拿书的位置,双眼睁得大大的,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嘴角抽动,翻白眼,“有事事,装什么可爱。”

    傅雪婵嘟嘴,“人家本来就长得可爱,用得着装么?”

    “你再这样,我动手了。”夏云舒冷冷。

    “你这人真没劲!”傅雪婵郁郁闷闷嘟囔。

    夏云舒看她一眼,扯扯嘴角,没什么。

    傅雪婵靠着墙,抿着唇盯着夏云舒看,眼瞳里压抑着一抹好奇和纠结。

    “……雪禅,我可先好,你要是憋死了,我可不负责任。”夏云舒淡淡勾唇,。

    傅雪婵黑线。

    夏云舒视线从书上移开,抬头看着傅雪婵,笑道,“啊,真想憋死啊。”

    傅雪婵视线闪了闪,咬着牙嘶了两口气,坐直身微微探向夏云舒,目光紧紧锁着夏云舒的眼睛,嗓音压低,慢慢,“云舒姐姐,有件事我憋在心里很久了。”

    “什么事?”夏云舒问。

    “……就是吧,就是。”傅雪婵纠结得脸都皱了起来。

    夏云舒好笑的看着她,“到底什么?”

    “算了算了,我看徐先生徐夫人他们肯定都没跟你,我还是憋着吧。”

    傅雪婵皱紧眉,心觑着夏云舒,嘀咕。

    夏云舒眼皮轻跳,伸手抓住正要撤的傅雪婵的胳膊,“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就想一走了之,给我坐下!”

    傅雪婵“惊悚”了,怯怯的看着夏云舒。

    “嗯?”夏云舒呲牙。

    傅雪婵眼一闭,乖乖坐下,默默望着夏云舒。

    “你徐长洋和妈都没跟我的事,是什么?”夏云舒盯着傅雪婵,眼神精锐。

    “……我今天是不是不该来找你?”傅雪婵一副悔不当初的表情。

    “少废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夏云舒哼道。

    傅雪婵握住夏云舒的手,可怜见的看着她,“我要是告诉你,徐先生和徐夫人肯定会怪我的。”

    夏云舒想了想,“我不会告诉他们是你告诉我的,放心吧。”

    “云舒姐姐,你别哄我了。这件事就那么几个人知道,徐先生那么睿智,很容易就想到是我!”傅雪婵弱弱道。

    夏云舒是彻底被傅雪婵勾起了好奇心,见她磨磨唧唧的,眯眼道,“你到底不?不你以后就别叫我云舒姐姐了!”

    这么狠?!

    傅雪婵盯着夏云舒,坚持了不到两秒,就招了。

    傅雪婵完,抚了抚自己的心脏,现在起那件事,仍让她心有余悸,后背发寒。

    夏云舒眼眶干涩,心尖一阵阵抽疼。

    原来他当初去美国出差,果然是骗她的!

    他根本没去出差,而是受了重伤……

    ……

    晚上,夏云舒洗澡出来,徐长洋坐在床边,满目疼爱的看着床里的至谦。

    夏云舒微吸气,走过去,从另一侧上床,移到徐长洋身后,伸手抱住他的脖子。

    满鼻的柔软馨香以及贴着他后背的娇软,让徐长洋微挑高了长眉,拿起夏云舒一只手儿,放在唇边浅浅啄了下。

    另一只手臂绕到背后,拍了拍夏云舒的臀,柔声,“我先去洗澡。”

    “你是不是打算永远不告诉我?”夏云舒低哑的嗓音拂进耳畔,徐长洋眸光轻凝,偏头便要望向夏云舒。

    夏云舒伸手挡了挡,不让他看。

    徐长洋心头沉了沉,扣住夏云舒一只手腕,直接将人从他身后拽扯进他怀里。

    夏云舒眼波轻颤,整个人从侧倒陷进他的怀抱,惊抬眸看着出现在她眼前略显沉俊的面庞。

    徐长洋用虎口固定夏云舒的下巴,清眸深凝着她,“这叫什么话?”

    夏云舒嘴角抿得有些紧,定定看着他,苦笑,“你要是没有事瞒着我,你会是现在的反应么?你看你自己,多紧张。”

    “我是紧张你。”徐长洋低头,亲夏云舒的唇,盯着她的眼睛,沙哑道。

    夏云舒提气,在他腿上坐起,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巧的鼻翼靠着他坚挺的鼻梁,杏眸荡着微微的红,“你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可以不告诉我?你就是想看到我现在心疼愧疚不已的样子么?”

    徐长洋一震,望着夏云舒,她眼里有柔软,有心疼,更有自责和愧疚。

    喉结上下滚动了下,徐长洋搂紧夏云舒的身子,深深看着她,低冷道,“谁告诉你的?”

    “怎么?你还要找人算账啊?”夏云舒一只手抚上徐长洋的脸,眼眸里飘着水光,声。

    “嗯!”徐长洋怜爱的看着夏云舒,沉沉道。

    夏云舒盯着他,心底翻涌着无尽的心疼和自责,“徐叔叔,对不起,我不知道……”

    徐长洋凝着夏云舒眼眶里积蓄的泪光,眉宇拧着,“什么傻话?怕你担心,所以才没有告诉你。”

    “我太蠢了,我应该想到的。在那样的情况,你要不是有身不由己的苦衷,是绝对不会忍心离开我和至谦的。”

    虽然已是大半年前的事,如今徐长洋也好好儿的在她眼前,但夏云舒想到当时他受了那么重的伤,独自一人疗伤不,还要承受她的指责和埋怨,每天坚持给她打电话发信息,她就觉得自己特别不是人,特别对不起他,特惭愧……

    “不许在我面前掉眼泪。”

    眼看着夏云舒眼角的泪就要滑坠,徐长洋抿直唇,双手轻捧着她的脸颊,“夏夏,我见过太多次你在我面前哭,你不知道我有多恨我自己,总是惹你哭。所以,不要再在我面前哭。”

    “徐叔叔,真的对不起,真的。”夏云舒歉疚的望着徐长洋,哽咽道。

    “傻话。”

    徐长洋吻上夏云舒的眼角,将她眼睫上湿润一一吻干。

    夏云舒轻哽的盯着徐长洋,“给我看看,你受枪伤的位置。”

    徐长洋抿唇,“看来这个告诉你的人,得还挺仔细!”

    “……是我让她得仔细些。”夏云舒声。

    徐长洋揽紧夏云舒,“真想看?”

    夏云舒眼睛又红了起来,难过道,“徐叔叔,我平时对你是不是不太好?”

    他们每天同床共枕,她竟然都没发现他受了枪伤!

    如果夏云舒不是确定自己非常爱这个男人,她都要怀疑自己根本就不在乎他。

    “嗯。”徐长洋笑。

    真相是。

    他半年前陪夏云舒去墓地回来,夏云舒对他可以相当相当体贴加主动。

    以前想让她在他面前撒个娇,非要把她弄得实则没辙,才服软撒娇。

    但那之后,夏云舒对他撒娇的频率,让他有种自己“平民”一跃到了“康”。

    但是吧,他还是有点想知道,对他更好更体贴的夏云舒是什么样。

    所以徐长洋违心这么。

    夏云舒一听,心里更难受,更自责。

    于是眨眨眼,伸手扶住徐长洋的脸,在他薄唇上用力亲了下,盯着他赌咒发誓道,“徐叔叔,从今天开始,我会好好对你的,弥补你!”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严肃得不能再严肃的脸,清眸快速掠过一抹得逞的笑纹,故意沉吟了几秒,扬扬眉峰,缓慢,“那我今晚想在阳台试试,可以么?”

    夏云舒眼珠子微微瞪大,脸、脖子以及耳朵全红了。

    夏云舒憋不话,徐长洋便叹气道,“你不愿意……”

    “可以。”

    “……”徐长洋心颤了颤,啥也不,将夏云舒放到床上,就奔去了洗浴室。

    夏云舒呆呆坐在床上,眼睛发直的盯着洗浴室的方向。

    半响,她微微张唇,低喃,“他们是不是偏题了?明明在他受伤的事,怎么……”

    什么嘛~

    夏云舒闭眼,抓起一边的枕头放到腿上,把自己的脸整个压进了枕头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