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60章 徐先生牌的鸡汤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啊……放开我,你拦着我干什么?你们拦着我干什么?我要撕了这个贱人!她竟然敢打我,她打我,啊……”

    “余素华,我看你是得失心疯了!”夏镇候抓着余素华的手,用力往一边甩去。

    咚。

    余素华狼狈不堪的扑在地毯上,眼珠子血红,大口喘气,吼道,“夏镇候你有没有搞错,是她先动手打了我……”

    “那是因为你该打!”

    夏镇候飞速看了眼突然出现,拥着夏云舒的徐长洋,指着余素华厉斥,“你自己看看你现在还有没有点长辈的样子?你,你整个就像一个疯婆子,丢人现眼!”

    “疯的是你……”

    “够了!”

    常曼实在听不下去了,猛地从沙发里站起,伸手指向门口,沉怒道,“我们徐家容不得你们放肆,请你们立刻、马上给我离开!否则我就让保镖把你们‘请’出去!”

    夏阳赶紧扶起倒趴在地上的余素华,周身紧绷得像块石头,诚惶诚恐的望了眼徐长洋,便要朝门口走。

    “我不走!你们徐家不能这么欺负人!夏云舒她打了我,就必须给我道歉,赔我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否则我就报警……”

    “妈,别了。”夏阳战战兢兢看着余素华。

    余素华魔怔了,拂开夏阳,往前大跨了两步,毅然决然的盯着常曼和徐桓恩,“你们徐家有权有势,可以不把我这点威胁放在眼里。但我告诉你们,没有光脚的怕你们穿鞋的!狗急了还跳墙!”

    “如果你们不让夏云舒照办,我就满世界宣扬你们徐家不仅知法犯法滥用私刑,断我儿子的手指,而且还辱骂殴打我拒不道歉拒不赔偿!我看到时候是你们徐家难堪,还是我!”

    常曼怒极反笑,眯眼盯着余素华,“那你就去宣扬吧,我等着!”

    “你们再不离开,报警的就该是我了!”徐桓恩嗓音淡淡的,却不怒自威。

    打心底蔓延而上的恐慌和忐忑,让夏镇候浑身直冒冷汗。

    听到徐桓恩的话,夏镇候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珠,不敢逗留,上前,凶狠拽住余素华的胳膊往门口的方向拖。

    “放开我,夏镇候你放开我!就是因为你怕这怕那,一再的退让,所以夏云舒才不把你放在眼里,肆意欺负我们一家……”

    “余素华,你是不是想害死我们全家才罢休?”夏镇候咬牙,眸光猩红瞪着余素华,暴怒道。

    余素华一吓,提着一口气,呆呆的看着夏镇候。

    夏镇候此时连杀了余素华的心都有!

    他就不该听她的怂恿,出现在这里!

    而他现在最惧怕的,便是他们这一闹后,来自于徐家的怒火和报复!

    许是叫夏镇候震慑,又许是余素华突然清醒了。

    余素华没再声嘶力竭的大吼大叫,任由夏镇候抓着她朝门口走。

    只是,夏镇候三人刚走到门口。

    夏云舒冷到骨子里的嗓音从后飘来,“爸。”

    徐桓恩下意识的看向夏云舒。

    却看到夏云舒的视线定格在夏镇候身上。

    徐桓恩眼廓缩了缩,望向夏镇候。

    夏镇候脚步滞停,他本不该觉得夏云舒这一声“爸”是叫他的,但不知为何,他觉得她是在叫他。

    夏镇候自己都不知道,夏云舒已经多少年没叫过他一声“爸爸”了。

    所以当夏云舒的声音传进他耳朵里的一瞬,夏镇候竟有种灵魂为之一振的感觉。

    夏镇候与余素华惊愕的目光同时朝夏云舒看来。

    夏云舒从徐长洋怀中微微退出,杏眸清淡盯着夏镇候,“那件事你知道吗?”

    “……”夏镇候不解的看着她,“什,什么事?”

    “我在俞市读大学的时候,余素华让人偷了我的卡,并散播谣言我私生活不干净的事,你知道么?”夏云舒眸光瞬也不瞬的望着夏镇候。

    夏云舒话音刚落。

    就见余素华和夏镇候的脸同时一变。

    夏云舒皱紧眉,嗓子眼莫名其妙的传来尖锐的疼意,心脏的位置也像是被人拿着铁锤不遗余力的重重锤了一击。

    夏云舒张了张嘴,眼眸里的光顷刻消逝不见。

    不需要再确认,一切都清楚明了了。

    对于余素华做的这一切,夏镇候是知晓的。

    不定,不定还是他默许的!

    夏云舒一个字都没再,转身朝二楼走去。

    徐长洋疼惜的看着夏云舒挺直的背脊,看着她一步踩得比一步稳朝二楼迈,一颗心拧得生疼!

    常曼眼眶湿透,憎恶瞪向夏镇候余素华,“你们给我滚,我嫌你们肮脏!”

    夏镇候巨颤,掉头,与余素华和夏阳,仓惶离开。

    常曼扶额,心疼得眼泪止不住往下掉,隐忍抿紧下唇,才没让自己哭出声。

    云舒,太苦了!

    徐桓恩心下对夏云舒亦是无比怜惜,轻轻看了眼徐长洋,叹声道,“云舒这丫头看似心硬,实在心肠柔软。长洋,现在是云舒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快上去陪她吧。”

    徐长洋点头,朝二楼大跨步走去。

    徐桓恩看着徐长洋上二楼,方伸手将常曼拥入怀中,低柔道,“我们日后加倍对云舒好,夏镇候不心疼她,咱们徐家自己心疼。”

    “我现在当妈当奶奶,恨不得把最好的都给他们,所以我真是无法理解世界上怎么会像夏镇候这样的父亲!你知道吗?我刚刚都想上前打他两巴掌!不是东西!”常曼哽咽道。

    徐桓恩轻轻拍常曼的背,扯唇,“早知道你有那样的想法,不用你亲自动手,我帮你扇了!”

    常曼一愣,旋即破涕为笑。

    ……

    二楼婴儿房。

    徐长洋到房间时,夏云舒坐在婴儿床边的椅子上,目光温柔的看着睡得香甜的至谦。

    光从外表看,她的情绪很平静,丝毫没受夏镇候几人的影响。

    徐长洋轻掩眸,走到夏云舒身后,握住她瘦削的肩头,视线也在至谦粉嘟嘟的脸上,声线清柔,“夏夏,给我再生个女儿吧。”

    夏云舒绵密的睫毛静静垂着,没话。

    “像你一样的女儿。”徐长洋不介意的缓缓,“我们一起疼她,爱她,陪着她长大,不让她有一丝一毫的遗憾。”

    夏云舒抿着的嘴角闪过一抹轻颤。

    “她永远不用怀疑,爸爸妈妈对她的宠爱。她只需要负责无忧无虑的长大,其他的,交给我们。”

    夏夏,我想有个女儿,把你那些年缺失的关爱和疼护加倍的给我们的女儿。

    努力将你遗憾的,伤心的记忆,在我们的女儿成长的过程中,抚平,释怀。把你的记忆也变得温馨,而美好。

    也许是他的声音太温柔,太磁性。

    夏云舒脑海里竟不由自主的浮现他抱着女儿,而她牵着至谦的美好画面。

    内心堵塞的情感,仿佛在一点点消失。

    徐长洋俯身,从后环抱住夏云舒纤柔的身子,薄唇贴着她白皙的耳朵,低低,“未来我们还有事要做,很多幸福的瞬间要我们感受。因此,我们要学会摒弃那些让我们不快和抑闷的人和物。人生短暂,浪费可耻!”

    人生短暂,浪费可耻……

    夏云舒挑挑眼皮,慢慢偏头看徐长洋,出口的声音里有一丝藏不住的疲倦,“我刚刚是喝徐先生牌的鸡汤么?”

    见夏云舒开了口,徐长洋心里绷紧的那根弦松了松,抱起夏云舒,自己坐在椅子上,让她坐在他腿上,两根手指抬起她的下巴,扬眉,“鸡汤的味道如何?”

    夏云舒看着他,“我刚刚没尝出来,我再尝尝。”

    完,夏云舒抱住徐长洋的脖子,柔软的唇,印上徐长洋的薄唇。

    徐长洋眸光收紧,除却抱着她腰的力道大了大,倒也还勉强算忍耐住没动。

    夏云舒如她所,果真认认真真的尝了起来。

    从腹部升起一股子燥热,徐长洋盯着夏云舒的双瞳益发幽暗深邃。

    良久,夏云舒才喘息着从他唇上退开,抬起水雾朦胧的眼睛看着他,声音柔媚而沙哑,“是我喜欢的味道。”

    这么明晃晃的挑逗,徐长洋能受住不“变身”算他厉害!

    徐长洋喉头一滑,大掌捧住夏云舒的半边脸,视线盯准她嫣红的唇,就要覆下去。

    “我们回房!”夏云舒道。

    徐长洋一顿,望了眼至谦,跟着稳稳抱起夏云舒,朝主卧冲。

    楼下。

    常曼和徐桓恩靠坐在沙发里,听到二楼传来的一阵迅疾脚步声,两人皆是一愣,齐齐朝楼上看去。

    嘭——

    徐桓恩和常曼就看到主卧那扇门,“脆弱”的颤动。

    徐桓恩和常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然后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夫老妻,竟是闹了个大红脸。

    深刻觉得。

    等谦再长大些,就带着他搬回去住!

    省得见天的看到那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

    ……

    再大的动静也总有平静的一刻。

    一切结束,夏云舒像个面团被徐长洋长手长脚的裹在他怀里,她的脸贴着他炽热的胸膛都变形了。

    这样的姿势虽有些难受,不过夏云舒也没什么,两条细胳膊缠着他的封腰,动情,“徐叔叔,不管过去我经历了些什么,但现在因为有你和谦,我真的、真的觉得很幸福!”

    徐长洋微阖的眼眸没有睁开,但却低头吻住了夏云舒的发心。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