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59章 夏云舒觉得安全、温暖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没想到的是,她没有如夏镇候和余素华所愿去医院“探望”夏镇候。

    夏镇候与余素华不到下午就领着夏阳找上门来了。

    为什么要带着夏阳?

    嗯,当然是来跟她算总账的!

    “夏云舒,你看看,好好看看!”

    余素华激动万分的抓着夏阳的双手,往夏云舒眼前凑。

    夏云舒冷冰冰的看了眼,“要不是你们在外面嚷嚷个没完,我也不会嫌烦让你们进来!有事事,别跟我打哑谜。”

    “装傻!夏云舒,你在装傻!“余素华都差跳起来,给夏云舒的脸甩巴掌了,情绪相当失控,”夏云舒,你真是恶毒!夏阳的两根手指叫你让人给断了,如此恶劣狠毒的事,你以为是你装傻就能过去得了的么?!”

    断指?

    夏云舒眼廓微缩,这才仔细望了眼夏阳的指,眸光轻闪,“余素华,你老眼昏花了么?夏阳的手指好端端的长在他手上,你要污蔑我麻烦你找个像样点理由行么?”

    “那是因为医治及时!如果再晚点,他的手指就真的废了!”余素华大叫!

    夏云舒其实能看得出来,夏阳手指处的结痕,大概怎么回事,她心里也有了些数。

    夏云舒轻抿唇,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抬眼盯向夏阳。

    夏阳的视线在触及到夏云舒的时,登时闪开了,双唇有些苍白,甚至还能看见隐隐的颤抖。

    夏云舒眯眼,淡然转向余素华恼恨不已的脸,语气平平,“你应该庆幸他只是险些没了手指,而不是其他不测。”

    “夏云舒!”

    余素华猛地抬手,就要朝夏云舒的脸挥去。

    “夏夫人!”

    常曼一惊,紧忙喝止,愠怒盯向余素华,“夏夫人,我念你是云舒的长辈,看在云舒的面子上,今日才请你们进来。但如若你继续这么鲁莽无礼,我就只好让人请你们出去!”

    余素华手到底没落下来,但脸上的怒意不散,冷笑看向常曼,“徐夫人,被断指忍受痛苦的不是你们的儿子,所以你们当然可以这么轻描淡写!索性我就把话摊开了!”

    常曼凌然看着余素华,哼道,“夏夫人若有话就好好!”

    余素华吸气,憎恨的望向泰然坐在沙发的夏云舒,咬着牙根道,“之前我只以为夏阳是在外面惹是生非,叫人残忍的截断了手指。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根本不是夏阳在外面惹是生非,而是被你夏云舒给报复了,狠毒的断了手指!”

    “我知道你恨我,恨你父亲,因为你一直觉得是我们害死了你妈,也是我们害得汪珮疾病缠身,最终因救治不及时而过世。我不为此辩解什么,但这些跟夏阳有什么关系?你要恨,要报复你冲我跟镇候来!”

    “真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啊!”

    夏云舒轻飘飘的扫过站在一旁面色难看的夏镇候,又回到余素华脸上,“只是,你在质问他人的时候,能不能先把事实搞搞清楚?到底是谁先,报复谁?”

    夏阳一震,脸也通白。

    头一次面对夏云舒,气焰全无。

    夏云舒看到,在心头冷冷哼了声,目光没有温度的看着余素华,“余素华,我一点也不介意你们的指责和怨恨,因为我根本不在乎你们!如果你们今日不出现在我面前,这辈子我都懒得看你们一眼!”

    “但是话又回来,尽管我不在意你们,也不代表能容忍你们随随便便在我面前大声。你不是要摊牌么?好,我跟你摊!”

    夏云舒清秀的面庞蒙上寒意,杏眸霜般盯向微微战抖着的夏阳,“别他只是断了两根手指,就是他两只手全断了,我也只有一句话想,报应!”

    夏阳压根不敢看夏云舒。毕竟他可不想再忍受一次被断指的痛楚和恐惧。

    “夏云舒,夏阳是你弟弟,你有没有点血缘亲情?!”夏镇候总算发了怒,黑着脸指着夏云舒低吼道。

    余素华竭力抑制想厮打夏云舒的冲动,惹得脑门上的青筋都出来了。

    由此可见,余素华是真的很心疼她的孩子!

    她压抑着喘息望向端坐着的徐桓恩和常曼身上,“徐老板,徐夫人,你们听见了么?像这种连亲情观念都丧失,无情冷漠到如此地步的女人,你们确定要让她继续做你们的儿媳妇么?你们就不怕,将来……”

    “我们要谁做儿媳妇,与夏夫人你有何干系?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教’我们该找什么样的儿媳妇?!”

    常曼脸也微微怒红了,冷冷盯着余素华道。

    余素华滞了滞,旋即讽刺的笑,“真是不错啊夏云舒,以前是我看你了,没想到你迷惑人的本事这么高强?可惜你那个妈死了,要是她还活着,也定会为你拍手鼓掌的!”

    “余素华我过很多次,不要在我面前提我妈,你不配!”夏云舒轻咬牙,望着余素华的双瞳藏着几分隐忍。

    假若余素华识相就此住嘴倒也罢了。

    偏她听到夏云舒这般,反倒更来劲,边讥讽的笑边哼道,“我为什么不能在你面前提?我不配?呵。夏云舒,你妈要是在地底下听到我提她,她该感到荣幸!”

    “噢,我一直没跟你吧,你妈当初为了求我离开镇候,把他还给她,你不能没有父亲的疼爱,还给我跪下了!那一刻啊,我真心软了,所以我,你妈要是给我磕足了一百个头,我就把镇候还给她。”

    “哈……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傻缺的女人,我什么她就信什么,她竟然真的给我跪,一直到一百,我记得当时她磕完头,头都破了……”

    在这个过程中,夏云舒没有打断余素华的话,她的脸煞白,眼睛红到极致,细长的脖子有青筋蹦出。

    她盯着余素华,越越得意,越越亢奋的脸,声线喑哑到极点,“你就是这么,一点一点,把她折磨至死的么?”

    徐桓恩和常曼担忧的看着夏云舒,很想让人把余素华几人丢出去!

    夏镇候满腔的怒火和恨恼,在听到余素华完,以及看到夏云舒不间断掐着自己大腿的动手时,登时被一股猛烈地惶恐给冲掩上了。

    夏镇候倒抽口冷气,瞪大眼怔怔盯着夏云舒。

    “与其我折磨她,倒不如她自己愚蠢,送上门给我折磨!”

    此刻,余素华看着夏云舒的脸,还甚觉痛快。以为是在给夏阳出气呢!

    殊不知余素华这番话,把她儿子和她自己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都给赔上了!

    夏云舒缓慢垂下眼睛,眼角有冰凉的泪珠滑落。

    她似不在意般,抬手抹去。

    下一秒,夏云舒从沙发里站起,蓦然扬起手臂,狠狠扇向余素华的脸。

    这一巴掌。

    夏云舒用尽了全力!

    啪——

    余素华侧栽到夏阳身上,许久都没有动静。

    夏云舒有此一举,似乎在意料之中,却又出乎意料。

    徐桓恩与常曼瞳眸微张,安静的看着夏云舒苍白且冷硬的脸。

    夏镇候杵在原地,仿佛夏云舒那一巴掌同时也落到他的脸上般,火辣辣的。

    夏阳扶着余素华,惊恐的盯着夏云舒,嘴唇嗫缩,“你,你干什么?”

    夏云舒的手掌微微的抖了下,毕竟那一巴掌真的很用力。

    然后,夏云舒冷冷笑起来,那样子,让夏阳觉得她就像个恶魔。

    “我在干什么你没看见么?要不要我再示范一次给你看?”夏云舒呲道。

    夏阳完全被夏云舒震慑,却也还知道警惕的护着他的母亲。

    夏云舒长吸口气,慢悠悠望向夏镇候,“听你疑患癌住院了。怎么样?确诊了么?是不是癌症?如果不是,那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夏镇候,“……”

    夏云舒冷笑,目光落到夏阳脸上,像刀子一样,“所以,你没告诉他们是因为你找人把我打了一顿,因此才遭到报应的么?”

    什么?!

    夏镇候震愕,极快的看向夏阳,“你找人对云舒动手?”

    夏阳颤抖的低下头,不啻于默认。

    见此,夏镇候一口气好悬没上来,越是肥胖的身体颤颤往后退了两步。

    夏云舒冷酷的看了眼夏镇候,便盯着夏阳道,“我被你找来的人打到骨折住院,几乎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才好全。断你两根手指你觉得无辜么?我觉得一点也不!我没去找你们要个法,你们反倒找上门找我要法?你们要脸么?!”

    夏阳牙齿打颤,抬不起头。

    一道狠毒的目光朝她射来。

    夏云舒容颜阴冷,垂下眼睛,定定盯着总算回过神来,趴在夏阳怀里,余素华那张明显肿起五根手指印的脸,“这么盯着我干什么?想剥我的皮抽我的筋啊?”

    “我跟你拼了!”

    余素华情绪彻底崩塌,挣扎着从夏阳怀里站起,伸手冲向夏云舒,想要掐她的脖子。

    夏云舒冷静站着,不躲不闪。

    就在余素华的手即将碰到夏云舒时,一只手臂被大力扣住,跟着,她便落进了一堵宽阔的胸膛。

    熟悉的气息拂入鼻息,让夏云舒觉得安全而温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