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57章 夏夏,你今天晚上完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打定主意不到天黑不回家的两人,下午不到两点,便分开各自回了家。

    本以为这个点,常曼等人都在午休,所以夏云舒进门看到常曼和徐桓恩坐在客厅时,微愕。

    常曼和徐桓恩看到夏云舒也是一阵,没想到她这么早便回来了。

    夏云舒换了鞋,狐疑朝常曼和徐桓恩走去,“爸妈,你们没有午休么?”

    常曼看了眼徐桓恩,对夏云舒笑笑,“午休了,刚起。”

    夏云舒不疑有他,点头。

    “坐这儿。”常曼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夏云舒坐到常曼身边,偏头看着常曼和徐桓恩。

    而常曼和徐桓恩也看着她,眼神中好似藏着什么。

    夏云舒双眼轻闪,“爸妈,我去给你们煮点茶喝吧。”

    “不用了云舒,你刚回来,坐着歇会儿。”常曼伸手拍了拍夏云舒放在腿上的手,温和。

    夏云舒睫毛微微压着,轻挽唇,“我不累。”

    “不累就坐着陪爸妈话。”常曼慈爱的看着夏云舒。

    “……好。”夏云舒冲常曼与徐桓恩笑笑。

    常曼是让夏云舒陪他们话,但过去好一会儿,常曼和徐桓恩都只是欲言又止的望着她,一句话都没。

    夏云舒在心里轻叹,扯唇道,“爸妈,你们是不是有话跟我?”

    常曼轻皱眉,与徐桓恩对视了眼。

    徐桓恩眼皮垂了下,嘴角挂起儒雅的笑,“云舒,爸妈知道你是个很有自己主意的孩子,所以爸妈觉得,有件事还是得你自己决定比较好。”

    “嗯,您。”夏云舒平静看着徐桓恩。

    徐桓恩放在腿上的双手微微握住,“你出去的这段时间,夏夫人来电了。”

    余素华?

    夏云舒眸光微沉,出口的声音冷了分,“有什么事么?”

    徐桓恩注意到夏云舒神情的变化,望了眼常曼。

    常曼握住夏云舒的手,接过话,低声道,“是你父亲住院了。”

    夏云舒面无表情,语气比方才还冷,“哦,是么?”

    常曼看着夏云舒冷漠的脸,心下并不怪她,只是怜惜她,“夏夫人边哭边,你父亲这次是真的不好,医生告诉她,很有可能是癌。”

    “只是很有可能,又没有确定,等到确定了,她再哭也不迟!”夏云舒态度冷酷到近乎无情。

    常曼和徐桓恩登时不知道该什么好。

    夏云舒望了眼常曼和徐桓恩,“爸妈,我上楼去看至谦醒没有。”

    “……诶。”常曼点头。

    夏云舒起身,面无异色朝二楼走去。

    常曼和徐桓恩看着夏云舒上二楼,走进婴儿房,方收回目光,盯着彼此。

    半响,两人都微微叹息了声。

    ……

    吃过晚饭,徐长洋和徐桓恩去了书房,貌似讨论一件棘手的案子。

    常曼和夏云舒便在婴儿房陪至谦玩儿。

    九点过,至谦玩累了,就在婴儿房睡着了。

    常曼和徐桓恩睡得比较早,没有特殊情况,每晚十点便已经睡了。

    见至谦睡着,常曼便要抱至谦去她和徐桓恩的房间。

    “妈,现在我的伤已经好了,您为了照顾至谦,好些日子没有睡个好觉了。所以从今晚起,就让我照顾至谦吧。”夏云舒道。

    常曼愣住,收回手臂看着夏云舒,“那怎么行?你身体……”

    “我的伤完全好了,今天去医院确证了。妈,您别光担心我的身体,也要多注意注意自己的身体。我知道,谦虽然不爱哭闹,但也不是完全不哭闹,您连续大半年日夜照顾谦,其中的辛苦我是明白的。所以,您就成全我吧,以后让我照顾谦,您好好休息。”

    夏云舒望着常曼,柔声道。

    夏云舒的语气非常平和且柔软,但常曼却感觉到了她的坚持和坚定。

    常曼盯着夏云舒,叹笑,“妈照顾至谦照顾习惯了,一点也不觉得辛苦。”

    “再过几个月我就要出去工作了,到时候谦还得靠您照顾呢。现在趁我还在家,还有时间照顾谦,您就赶紧放松放松。不然等我上班了,您和爸就真的没有空闲娱乐的时间了。”夏云舒抱住常曼的胳膊,眨眼笑道。

    常曼无奈的握了握夏云舒的手,“你这么坚持,妈也不知道什么好。那行吧,在你出去工作之前,至谦就让你这个亲妈亲自照顾。不过,若是吃不消,千万不要逞强,还有妈呢,嗯?”

    夏云舒心口温暖,轻轻点头,“谢谢妈。”

    ……

    夏云舒和常曼刚把婴儿床移到主卧,徐长洋就开门走了进来。

    看到大床边的婴儿床,徐长洋清眸闪过讶异,抿着薄唇,微疑的看夏云舒。

    夏云舒挑挑眉,“从今晚起,至谦晚上跟我们一起睡。”

    徐长洋,“……”

    常曼看到徐长洋嘴角抽动的弧度,不由笑了笑,什么都没,离开了房间。

    常曼一离开,徐长洋立刻关上房门,几步走到夏云舒面前,探臂勾住她的细腰,一双长眉拧得死结,不悦道,“夏夏,你在跟我开玩笑?!”

    夏云舒转转眼珠子,“没有啊。你看至谦就在婴儿床里睡着呢。”

    徐长洋盯了眼婴儿床睡得香甜的儿子,心脏处有些堵,绷抿着薄唇,狠狠盯夏云舒,“不行,至谦不能跟我们睡一个房间!”

    “为什么不能?”夏云舒把他环在她腰上的手臂拿开,走到婴儿床边蹲下,伸手轻轻捏住至谦的手,眼神温柔的看着至谦睡得粉扑扑的脸蛋,嗓音柔了柔,“徐叔叔,你看谦睡得多好,不吵不闹,好乖。”

    徐长洋拧着眉头不松,走过去,握着夏云舒的胳膊把她拉起来,揉进怀里,板着脸道,“他不吵不闹也不能跟我们睡,我们把他送到他爷爷奶奶的房间……”

    “不要。”

    不等徐长洋完,夏云舒便语气坚决道,“你如果不准谦跟我们一起睡,那我就带着谦去睡客房!”

    “……夏夏!”徐长洋咬牙,一股暴躁的情绪在他身体里窜来窜去,按捺着,“谦跟我们睡同一间房不方便。”

    夏云舒眼波快速一闪,“我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啊。谦跟我们睡挺好的。而且,从谦出生到现在,我们当爸当妈的还没有正儿八经的照顾谦一晚。所以从今晚开始,正好可以弥补谦!”

    “不行!谦必须跟她爷爷奶奶睡!”徐长洋强势完,松开夏云舒,就要去抱至谦。

    夏云舒也不去拦,就静静的看着他,“好啊,你抱谦去找他爷爷奶奶。等你抱过去了,我就去睡客房。我到做到!”

    徐长洋伸出的手臂一僵,下颚线条绷紧,沉沉盯向夏云舒平静的脸。

    夏云舒看到他眼底的忍耐和愠色,心尖颤了颤,轻抿了口唇,道,“我去洗澡。”

    完,夏云舒也不管徐长洋,转身就朝洗浴室走。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倔犟的背影,太阳穴两边突突的跳。

    这妮子,是仗着他舍不得对她怎么样,有恃无恐了是吧?!

    ……

    洗浴室淋浴间,浴室门从外推开的声响从后传来,夏云舒睫毛尖抖了下,但没转身去看。

    温热的身躯从后贴过来,肌肤贴上肌肤的那一刻,夏云舒月白的肩头轻轻耸了耸,嘴角紧紧抿着。宽阔的手掌从她胳膊下穿过,将她包裹住时,夏云舒吐出的那口气,登时转了好几个弯。

    “既然你不肯送至谦去他爷爷奶奶的房间,那我们就只能在这里了。”徐长洋薄唇贴着她粉白的耳朵,哼哼道。

    夏云舒心跳很快,没话。

    徐长洋仿似也没打算浪费时间在话上,直奔主题。

    夏云舒受不了的拧眉,有些恼怒的扭头瞪他,可还没看清他的脸,唇便被他凶暴的堵上,声线在瞬间变得粗嘎而凶狠,“夏云舒,今天晚上你完了,你休想从这里出去!”

    那一瞬间,夏云舒寒毛都竖了起来

    事实上,也就断断续续三两个时,徐长洋便抱着夏云舒从洗浴室出来。

    徐长洋刚将软绵绵的夏云舒放到大床上,一扭头就看见婴儿床里,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盯着他看的至谦。

    对上儿子纯真无邪的双眼,徐长洋没来由有些心虚。

    咳了咳,徐长洋微抿薄唇,在婴儿床旁蹲下。

    至谦盯着他看了三五秒,便朝他伸出了一只手。

    徐长洋撩唇,将食指放到至谦手上。

    下一秒,至谦毫不犹豫的抓着徐长洋的手指就往他嘴里喂。

    徐长洋惊了惊,赶紧把手指抽出。

    手指从至谦嫩手中拔出的一刻,家伙立马瘪起了嘴,哇哇哭了起来。

    床上闭眼“养精蓄锐”的夏云舒听到至谦的哭声,反应超快的从床上弹坐起,下床。

    可双脚刚着地,噗通一声,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徐长洋吸气,反身一把抱起夏云舒,将她放到床上,紧张的上下打量她,“有没有摔到哪儿,疼不疼?”

    夏云舒握了握自己的膝盖,“膝盖有点。”

    “我看……”

    “你别管我了,谦应该是饿了,你快去给他冲点奶粉吧。”夏云舒急道。

    徐长洋愣了愣,道,“……好,我去冲!”

    奶粉和奶瓶就在床头柜上放着。

    徐长洋站在床头柜前,大手握着奶瓶,视线直线锁定奶粉罐,然后就跟被人点了穴般,一动也不动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