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56章 好想好想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都别胜新婚,所以回到家,常曼和徐桓恩体贴的抱着至谦回了房,不打扰夏云舒与徐长洋浓情蜜意。

    见徐桓恩和常曼回房,徐长洋也不矜持,抱起夏云舒就朝卧室里走。

    夏云舒望向徐长洋的杏眸里,似藏着两弯明月,柔和清莹。勾得徐长洋没等走到卧室,便埋头吻住了她。

    夏云舒睫毛勘颤了下,温顺的环住他的脖子,主动回应。

    徐长洋一颗心都烧了起来,紧步走到卧室,房门被他用脚踢上的一瞬,更深的封住夏云舒的唇。

    本以为夏云舒会各种配合,不想妮子反其道而行,各种抵抗了起来。

    徐长洋拧眉,眸光深谙,不满的看着她。

    夏云舒吸气,眼眸含水倔犟的盯着他,低哼,“你想干什么?”

    徐长洋扫了眼她抿着的唇,喉头滑动,“你呢?”

    “我不行!”夏云舒嗔怒。

    徐长洋清隽的面容板了板,两片薄唇合得紧紧的,眨也不眨的看着夏云舒。

    “我的伤还没好。”夏云舒。

    “伤没好,连亲都不让亲了?”徐长洋老大不高兴的抱着夏云舒走到大床边,清柔将她放到床上,自己也跟着坐到她身边,逮住她的手捏着,沉然盯着她哼道。

    躺到床上的一刻,夏云舒觉得舒服极了,微微吐了口气,挑动杏眸看他,声咕哝,“我没生气,你还生气了?”

    徐长洋眸光微微波动,默然看着夏云舒。

    “公开你跟我的关系这事你跟我商量了么?我们每天都要通话,你跟我过你今天会回来么?”夏云舒“咄咄逼人”的盯着他。

    徐长洋扬眉,抬起一条长腿搭在床上,慢吞吞靠在床头,瞥着一脸“秋后算账”的夏云舒,清淡淡,“今天是你生日,我本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如若我提前告诉你我打算在这天公布我们的关系,不就告诉你我今天会回来么?那还有什么惊喜可言!所以这事,不能成为你诟病我的理由!”

    夏云舒仰脸看着他靠在自己头顶上,鼓鼓脸,就着他攥着自己手的手往下拉了拉他的手臂,“你躺下来,我看你头昏脖子疼!”

    徐长洋非常配合的躺到了夏云舒身侧,侧身凝着她精致的侧脸,缓缓,“夏夏,你今天真美!”

    夏云舒杏眸闪过羞涩,却道,“我要是不美,你徐老板能看上我么?你们男人都是肤浅的视觉动物!”

    徐长洋淳淳笑,抓起她的手在唇边亲了下。

    夏云舒卷唇,用眼角斜他,声音轻了轻,“今天我特别开心。”

    “嗯。”徐长洋深情看着她,“还怪我么?”

    夏云舒抿唇,骄矜的皱鼻子,“最近出了这么多事,你抛下我和至谦,出差就去出差,你也就是幸运遇到我这么善解人意体贴大方的……妻子,不然能记你一辈子!”

    徐长洋伸出一条长臂从她脖子后穿过,勾住她的肩,温软的唇在她太阳穴碰了碰,低沉,“我不是指这个。”

    夏云舒轻怔,侧眸看他,“那还有什么?”

    徐长洋目光清柔,与她对视,“我知道我背着你擅自把证领了,你心里一直有个坎过不去。现在呢,过去了么?”

    夏云舒心弦颤动,眼眸里浮出复杂而又动容的水光。

    她以为他不知道呢?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啊!

    夏云舒并不觉得自己跟普通的女人有什么区别,她对婚姻也曾有过幻想。

    虽然之后因为发生的一些事,而让她对婚姻不再抱有任何期待和想象。

    但老天又让他们重新在一起了。

    夏云舒对婚姻的想象和憧憬便又在她脑海里重新燃起。

    她不需要她的婚姻有多盛大,多铺张,多奢侈。但一定要有。

    她需要那个仪式,她俗气她死板什么的都好,只有这个仪式感有了,她才觉得她是真的结婚了,他们是真正的夫妻,而他是真的属于她了!

    尽管两人并未真正举行婚礼,但今日徐长洋为她所做的一切,在夏云舒看来已经足够了。至少她心里不再有遗憾,也不会再有一想起来,心里就被刺了下那种感受。

    “夏夏,告诉我,这个坎过去了么?”徐长洋再次问。

    夏云舒没话,只是偏首,吻住了他的唇。

    徐长洋呼吸轻屏,深沉望着夏云舒。

    夏云舒双眼和鼻尖都红红的,在他唇上沙哑,“过去你跟我分开的一个多月,你每天都会问我想不想你,我等你回来了,我当面告诉你。”

    徐长洋眼瞳里多了抹柔软笑意,“嗯,所以,你想不想我?”

    “想。好想好想。”

    夏云舒噘嘴,低低的声线里,含着委屈和撒娇。

    徐长洋心软得一塌糊涂,在她肩上的手往上捧住她的头,深深的吻她,“我也想你,想得浑身上下都疼。”

    夏云舒还想什么,但所有的声音都化成哼唧声,化在徐长洋的唇间。

    这一晚,夏云舒不知道自己被吻醒了多少次,虽每次被某人闹醒有点暴躁,但心里却也是甜得不行,因为某人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究竟有多想她!

    ……

    徐长洋回来后的一个礼拜,哪都没去,就守在夏云舒和至谦身边,弥补过去一个多月不在她们身边的歉疚。

    而这一个礼拜,由于徐长洋突然公开结婚的消息,在网上引起广泛的舆论狂潮,夏云舒随时打开网络,铺天盖地都是她们的消息。

    不过她原本以为她众目睽睽之下亲吻徐长洋会惹得广大网友反感吐槽,不想正好与她想的相反。

    不论是视频评论下还是照片评论区,都是一致好评。

    好评的理由大多是,他们彼此看彼此的眼神,是哪怕演技再精湛的影视大腕都无法演绎出来的深情。

    不是都一个人爱不爱另一个人,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么?

    所以广大网友觉得,他们之所以吻得难舍难分,吻得忘记时间,完全是因为情不自禁!

    看到这些评论,夏云舒大着胆子偷偷去看了视频。

    而结果是,她本人还没有那些网友的心理素质过硬,看到一半就看不下去了。实在是,吻得太长了……羞耻啊!

    ……

    时间如流水般,在不知不觉间哗哗的流逝,转眼间又过去一个多月,快到七月。

    夏云舒的伤去复查,已经痊愈。不过到底也是伤过,是以不能跟没伤过之前比,仍需要特别保护和注意。

    因为腰伤,夏云舒也已经三个多月没怎么出门,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热情和冲动。

    于是,顾不上炎炎烈日,便约着聂相思逛街。

    高中时代,夏云舒和聂相思最常去的便是东城街,因为那里有很多她们那个年龄阶段喜欢的物件饰品,同时也有许多吃。

    所以夏云舒约着聂相思最先去了东城街。

    东城街不同于大型商场,能避日还有空调。

    夏云舒和聂相思两人只能在太阳公公的照拂下,一家店一家店的逛。

    然后逛了不到三家店,两个已经当妈的“少女”便表示受不了,躲进一家冷饮店瘫坐。

    “相思,我由衷觉得我自己老了。”刚过二十四岁的夏云舒,颇为感叹的捧着一杯柠檬汁叹气。

    聂相思黑线,“那得看你跟谁比了,跟至谦比,你是老了。但你要是跟徐叔比,那你还是很年轻的!”

    夏云舒吞了口柠檬汁,盯着聂相思笑,“我要是在徐长洋面前这么,我觉得他能怄出一碗血。”

    “我三叔估计也差不多。”聂相思笑得两只眼睛弯了起来。

    “不过被你那么一比较,我顿时觉得我又年轻了。”夏云舒着,朝冷饮店外看了眼,道,“我们还是赶紧撤吧,不然我怕他们会被烤化!”

    聂相思也回头看了眼外面,当看到分站在烈日下,身着黑衣黑裤的保镖,十分赞同的点头,“我看也是。”

    嗯,知道聂相思和夏云舒要单独出来逛街,战廷深和徐长洋不放心两人,便各自都派了几名保镖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们。

    聂相思和夏云舒对此均表示不太能适应,但也理解战廷深和徐长洋的担忧,没有什么。

    后,两人去了星汇商都,尽量装作没有人跟着她们的样子,该逛逛。

    某时尚品牌女装店。

    聂相思一眼相中一条白色连衣裙,问夏云舒,“这条怎么样,好看么?”

    夏云舒看了看,点头,“很漂亮,适合你。”

    “是么?”聂相思拿下,在身上比了比。

    “您真有眼光,这款是现下最当红的女星虞曦亲自主刀设计的,全世界仅有五条。”店员是认得聂相思的,所以在为聂相思介绍时,声音有些抖。

    聂相思望向店员,神情柔和,眼神就像年轻姑娘般没有攻击性,相反还带了点迷惑懵懂,“虞曦?”

    店员见聂相思这般,微微放开了些,笑道,“是的,虞曦是近一年才蹿红起来的当红花……不知道您有没有看过她演的青春校园题材的电视剧。虞曦虽然已经二十六,不过演起校园剧来,一点也不违和,让我这样年过三十的人看了也好喜欢。”

    “我没看过,但是听你这么,突然也想看看了。”聂相思歪歪头,又盯着这条裙子看了看,笑道,“真有才,又能演戏又会设计。云舒,你是吧?”

    聂相思完,等了会儿,都没听到夏云舒的回答。

    聂相思抿唇,抬起双眼,疑惑的看向夏云舒,就见夏云舒神情严肃,一双眼眸时而冷锐时而惶惑盯着店外。

    聂相思目光微闪,狐疑的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而目光所及,让聂相思亦蓦地拧紧了眉头。

    怎么会是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