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55章 带皮带骨吞了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反应巨快,摊开手掌把时勤时聿的双眼给蒙住了。

    时勤时聿,“……”

    聂相思身边的励远,“……”

    励远酷酷的脸略浮现几分无言,现在才意识到要蒙眼睛是不是太晚了点?在家亲得还少么?被他们不心撞见得还少么?

    一道严肃的视线掠了过来,励远嘴角轻抽,在心里吐槽归吐槽,但还是乖乖的转开了目光。

    而视线所到,正是坐在婴儿车里,睁着两只亮亮的眼睛盯着他的胖芽。

    励远嘴角一抿,蹲下,手轻轻覆上了胖芽的眼睛。

    胖芽呆了两三秒,接着伸出胖手,抓住了励远一根手指,咿呀咿呀的抗议。

    励远铮黑的双眼慢慢浮上一点笑,不明显,但确实有。

    ……

    一吻结束,夏云舒脸呈现缺氧的绯红,睁着一双雾气氤氲的杏眸柔柔的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搂着她的背,清眸宠溺凝视夏云舒。

    看两人那架势,好似下一秒又要吻成一团般。

    一次还好,再来一次,徐桓恩和常曼表示hold不住。

    徐桓恩清了清喉咙,故作自然的看徐长洋和夏云舒,“云舒腰伤还未痊愈,不太能久站,长洋,你快扶着云舒过来坐下吧。”

    徐桓恩的声音突然传来,夏云舒脸上的那抹红登时蔓延到了耳后根,这才想起在场的不仅仅只有他们俩,还有徐桓恩等人。

    夏云舒羞得垂下睫毛就不抬起来了。

    徐长洋刚也有段时间忘了徐桓恩等人的存在,不过听到徐桓恩的声音,他也没觉得有什么,镇定自若的牵着夏云舒的手,一脸端方的走了过去。

    聂相思看着,默默的想,这群男人果然是成了精的,在这么多人面前,虽然是好友,热吻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但她试问自己是怎么都做不到像他们这样淡定的!

    徐长洋和夏云舒走过来,一众人才落座。

    生日祝福和礼物一早便送到了,是以这会儿也不必再反复,心意到了就行。

    “今天是云舒二十四岁生日,也是我们大家聚在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同时,今晚的意义又不仅仅是生日,还是长洋向云舒求婚的特别日子。意义非凡啊!”徐桓恩含笑道。

    夏云舒脸还烫着,但这时候自己不点什么也不合适。

    微吸口气,夏云舒抬头看着在场的众人,扯唇道,“我从来没有觉得过生日这么的幸福,谢谢你们陪我。”

    “谢谢五哥我就不高兴了,咱们是自家人,陪你过生日是应该的。你要是觉得幸福,我们在场的所有人,每年都聚在一起给你过!”翟司默冲夏云舒挑眉,豪气道。

    夏云舒笑,“五哥,话别得这么快,我会当真的。”

    “出来就是要你当真的。”翟司默一抬下巴道。

    “五哥的话可信度是不太高,不过我的话是完全可以相信的。”聂相思盯着夏云舒,弯起眼睛,“我保证每年能陪你过生日。”

    夏云舒感动的看着聂相思,冲她皱了皱鼻子。

    翟司默则朝聂相思扬了扬拳头。

    聂相思对他吐吐舌头。

    “云舒,只要他们几个能到,就缺不了四哥。”楚郁慵懒靠着沙发,挑动右眉,凤眸悠闲的瞄夏云舒,懒洋洋。

    夏云舒视线落到楚郁那边,目光却被坐在他身边的红衣女孩儿吸住。

    女孩儿穿着一身红色的礼服,礼服贴着她白如白雪的肌肤,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

    标准的鹅蛋脸,流星眉,眉下一双桃花眼灼灼,鼻梁巧,菱形红唇与她的红色礼服交相辉映。

    她的头发齐肩,三七分的卷发,蓬松的半扎着,发丝下莹白的耳朵佩戴着细珍珠样式的长耳环。

    她就在楚郁旁边安静坐着,什么都不做,便给人风情万种魅惑无双的妖魅感。

    可那双最是勾人的桃花眼,望着人时,却出人意料的澄净清澈,像初生婴儿般。

    十分矛盾,偏又融合得很完美!

    夏云舒眨眼,不可否认自己被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儿惊艳到了。

    楚郁瞧着夏云舒盯着他身边人的样儿,竟然还皱了眉,像是不太高兴夏云舒盯着她瞧似的,抿抿薄唇,“行了,再盯就把人盯出个洞了,挪开!”

    夏云舒,“……”

    啥情况?

    夏云舒懵懂的看聂相思。

    聂相思闷笑,,“她叫甘心,星尚杂志的主编……四哥的女朋友……”

    “不是。”

    聂相思刚完,软细的女声便响了起来。

    聂相思和夏云舒,以及餐桌上的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甘心脸微微一红,那双桃花眼不过不适的轻眨了下,便像极了在向谁抛媚眼。

    楚郁阴郁的蹙眉,凉凉睥着甘心,“不是什么不是?再矫情信不信我连皮带骨头吞了你!”

    甘心红唇抿了起来,不高兴的瞪了眼楚郁,“本来就不是。”

    甘心人本就生得美艳无双,加上一把娇滴滴的嗓音,完全就是美女中的极品好么?!

    甘心若是有心迷惑男人,聂相思和夏云舒都深刻觉得,她必定所向披靡好不好!

    楚郁冷瞄着甘心,一颗心已经酥得差不多了,脸上的冷意全靠强撑。

    他不能再让这个女人在他面前有恃无恐,横行霸道。

    毕竟他还是习惯别人怕他,而不是不把他当回事!(某十一:楚美人,你是不是变态?别人怕你真让你这么爽么?楚美人:不用怀疑,是真的很爽!某十一:你高兴就好。)

    “所以,到底是还是不是啊?”

    翟司默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贱贱看着楚郁和甘心道。

    楚郁一记刀眼飞过去。

    翟司默笑得更欢,脸上就写着两个大字:求揍!

    “制杖!”楚郁薄唇一启,甩出两个字。

    翟司默一愣,旋即一口白牙就呲了起来。

    甘心看看翟司默,又看看楚郁,很识趣的抿住嘴角没有再开口。

    闻青城适时的把话题接了过去,“你的生日他们都去了,自然也少不了我……”

    “还有我!”

    闻希希举起爪子,冲夏云舒露出一口米牙,兴冲冲。

    夏云舒一见闻希希就乐,这家伙嘴太甜,又长得粉雕玉琢,装起大人来常常让人捧腹不已,忍俊不禁。

    夏云舒非常喜欢闻希希,便不免看着他打趣道,“希宝,你今天穿得很帅气噢,是不是为了给我庆祝生日,专门打扮的?”

    “爸爸给我买的!”

    闻希希,“我开始觉得也就一般,不过云舒婶婶和相思婶婶都觉得帅,那……”

    闻希希转脸,认真看着闻青城,“爸爸,看来是我错怪你了,你的确有认真帮我买衣服,我不应该嫌弃你的眼光。”

    闻青城冷漠看了眼儿子,“要我谢谢你的不嫌弃么?”

    闻希希想了想,,“爸爸,我很认真的在跟你道歉,你这种态度,我很受伤你知道么?”

    “哦。”

    “……”闻希希无奈的看着闻青城,摆动脑袋叹气,“算了,谁让你是我爸爸呢。”

    闻希希和闻青城的一番对话,惹得在场的众人都是忍俊不禁。

    便连似乎不太放得开的甘心都不由扯了嘴角,含笑盯着闻希希。

    “看够了没?”

    冷飕飕的男音从耳边飘来。

    甘心瞬间没了想笑的**,默默收回目光,看着身边的男人。

    楚郁阴凉盯着甘心,“希希才四岁,你二十五快二十六了,你们俩相差二十多岁,等希希长大了,你就是四十多岁的老女人,你觉得希希看得上你?”

    甘心无语到脸爆红,“你,你乱,乱什么呢?!”

    楚郁一瞬不瞬的盯着甘心通红的脸,半响,从鼻息里发出一道轻哼。

    “你,你神经病!”甘心气得拳头都捏了起来。

    这个男人不仅有神经病,而且毒舌,满肚子坏人的“变态”!

    他竟然,竟然她和希希……

    话的时候,不带脑子的么?!

    事实上,不仅甘心觉得楚郁神经病,在座所有人,包括楚郁自己,都觉得他是神经病!

    闻青城斜了眼楚郁,冷不丁,“你该庆幸我们家希希比你的心肝宝贝二十多岁,要是我们家希希跟你一般大,还有你什么事?”

    “爸爸,你我什么?”

    闻希希埋头嗨吃呢,咋听到闻青城提自己的名字,而且还是“我们家希希”,一股脑便抬起脑袋,大眼闪光看着闻青城道。

    闻青城难得的没有嫌弃闻希希,“慈爱”的伸手摸了摸儿子的脑袋,低低,“爸爸你比某人受欢迎。”

    楚郁,“……”

    再次验证,什么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爸爸,你真有眼光,我的鸡腿给你吃!”

    闻希希高兴得把碗里的鸡腿分享给闻青城。

    闻青城看着自己碗里沾着米粒的鸡腿,登时崩溃了,“闻希希,你皮痒了!”

    “不是吧爸爸,你连你亲儿子我都嫌弃?”闻希希备受打击的盯着闻青城,一双眼睛里却闪着恶魔的光芒。

    闻青城直接拿起碗,把米饭带鸡腿都盖到了闻希希碗里。

    这回,换闻希希崩溃了!

    嗯,没办法,父子俩都是洁癖狂魔!

    “哇……”

    闻希希抽搐的看了眼自己的碗,再看了看楚郁,哇的一声哭给闻青城看。

    闻青城,“……”

    夏云舒看着闻青城和闻希希,笑得腰疼。

    这父子俩也不知道是谁虐谁?!

    夏云舒的生日宴,过得那是惊喜多多,欢乐多多。

    一顿饭两个时,一直到回到家,她的嘴角基本没合拢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