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53章 夏云舒,我太太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几分钟后,徐长风接了个电话,通话时间十秒不到。

    随即,徐长风看了眼常曼。

    常曼微笑,同古向晚起身,走到夏云舒左右两侧,“云舒,准备好了么?”

    常曼。

    夏云舒咽了咽喉咙,轻轻点头,把手放到常曼和古向晚手中。

    常曼和古向晚将夏云舒扶起,朝门口走去。

    夏云舒没往后看,但她知道徐桓恩和徐长风就跟在她们身后。

    夏云舒盯着门口那扇紧闭的房门,心脏的位置没有缘由的开始向上跳动,她的呼吸也慢慢变得绵密且紧张。

    离门口大约还有三四步的距离,常曼和古向晚忽而松开了夏云舒的手,对她莫名的笑了笑,随即便朝后退去。

    夏云舒一颗心绷了下,惶惑的看常曼和古向晚。

    而就在这时,咣的一声,紧掩的房门从外推开了。

    夏云舒屏息,缓缓看过去。

    当看到一席隆重黑色西装,伴随着浓艳晚霞出现在她眼前,宛若每个女人梦想中的那个只为她一人而来的英雄的英俊男人时,夏云舒整个人是呆滞的。

    她以为她自己是呆滞的,实则,她眼中的光芒不比男人身后天边的晚霞来得逊暗。

    徐长洋头发剪短了,发型是特意弄过的,将他立体隽秀的脸庞彻底显露了出来。

    他眼底的波光柔若秋水,温柔的包围着夏云舒。

    这一刻,夏云舒沉浸在他的眼眸里,他在她眼中的英雄形象,仿佛又变了些,他不再是她的英雄那么简单,而是天神。只属于她!

    徐长洋撩勾起嘴角,抬步,步伐稳健且毅然的走到夏云舒面前。

    他自带而来的光芒想暖阳般将她包裹起来。

    夏云舒眼角轻轻的颤动,明亮清澈的瞳眸里印着他温柔俊逸的脸,“你,回来了?”

    夏云舒的声音在抖。

    徐长洋听出来了,她自己也听出来了。

    “来。”徐长洋朝她伸手。

    夏云舒看着眼前干净修长的大手,其实是有些想哭的。

    她太想他了。

    抿紧干燥的唇,夏云舒深吸气,温顺的把手放到他温暖的掌心里。

    徐长洋毫不犹豫的握紧,柔软的唇在下一秒落在夏云舒的眼角,“我的夏夏,生日快乐。”

    夏云舒把脸靠在他胸膛,嘴角委屈的轻瘪着,没出声。

    徐长洋隐忍着思念,只在夏云舒眉梢浅啄了两下,便微微退开,垂眸清柔看着夏云舒可怜、忍耐、委屈以及想念等情绪杂糅的脸,低声,“再不出发就来不及了。”

    夏云舒微微噘嘴。

    徐长洋看到,扯唇,抬手在她鼻尖轻刮了下,便望了眼在两人身后不远,面带微笑看着他们的徐桓恩等人,弯身,心打横抱起夏云舒,大步流星朝门口走。

    夏云舒窝在他怀里,精致的脸靠着他的胸膛,挑着眼角静静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下颌线条。

    徐长洋感受到她的目光,低头看她。

    夏云舒却立刻拉下了眼角,侧脸轻轻绷着,像是在闹脾气。

    好吧,不是像,而是就是在闹脾气。

    徐长洋眼角笑出几丝纹路,特别有成熟男人那种魅力和性感,没什么,只是俯低头,在她耳畔用力吻了下。

    徐长洋的唇从她耳朵离开时,夏云舒的耳朵很不争气的红了个透。

    ……

    七点半,车子像特意踩着点停在了生日宴会举办的酒店门前。

    刷——

    车门随之从外拉开。

    夏云舒还没反应过来怎么肥事,余光便扫到一帮举着摄影机和相机、话筒的媒体记者一股脑全涌到了车门前。

    夏云舒蒙圈,傻兮兮的看着那帮人。

    然后,夏云舒就被两只强有力的胳膊抱了起来,堂而皇之的下了车。

    啪啪啪——

    夏云舒仿佛能感觉到,那一瞬间无数的闪光拍到了她脸上,她整个人在徐长洋怀里,僵硬得像块木头!

    “不好意思,我太太前段时间出了点意外受伤了,现在还没有完全康复。”徐长洋从容面对镜头,浅笑晏晏道。

    我太太?

    夏云舒感觉自己像个傻子,愣愣的盯着徐长洋泰山崩于前不假言色的脸。

    不是她的生日宴么?为什么有记者?

    还有……

    面前这一条通往酒店的红毯是要干么?

    实话实。

    夏云舒想到了徐长洋今天可能会突然出现给她个惊喜,但她真是没想到她过个的生日,竟然这么大……排场。

    不仅红毯有,红毯两边多到数不清的玫瑰花有,就连记者都有……所以是在“欺负”她没见过世面,要把她“吓死”么?

    总记者看了眼夏云舒从礼裙下露出的,穿着平底鞋的脚。

    虽然这双平底鞋看起来价值不菲,也是为她身上的礼服特别设计搭配的,但如果配上一双高跟鞋,会更妙。

    不过都了是“太太“受伤了,那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

    “徐老板,您您怀里这位姐是您太太么?”有记者迫不及待提问。

    徐长洋含笑,慢慢把夏云舒放下,大掌紧握住夏云舒的手,没着急回答问题,而是牵着夏云舒慢条斯理的沿着红毯往前走。

    一众记者赶紧让到两边,随着徐长洋和夏云舒往前挪。

    夏云舒整个背都是麻的,极度不适应这样的场合。

    而且在她前后左右闪动的镜头,让她很没有安全感,也异常局促。

    “别怕,有我。“徐长洋低下头,在她耳边柔缓。

    夏云舒睫毛眨动,抬头看向徐长洋。

    徐长洋伸手摸了下她的头,举手投足以及面上每一丝表情都写满了对她的宠爱和温柔。

    夏云舒盯着他的脸,为了表现得自己不怂,便咧嘴朝他笑了笑。

    不曾想她这一笑,登时引得一帮记者对着她和徐长洋疯狂按动快门,甚至有些已经快要杵到两人脸前了。

    夏云舒,“……”

    徐长洋微蹙眉,松开夏云舒的手,改而展臂环住夏云舒的肩,将她往自己怀里拥,保护的行为不要太强。

    差不多沿着红毯走了三分之二,徐长洋停了下来,视线环视过在场的记者,声线和睦,“我太太内敛,对各位的热情不太能适应,能不能有劳诸位退后一两步?”

    徐长洋完,见没有人动,便扬唇道,“然后我再一一回答诸位的问题。”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往后退了一步。

    徐长洋垂眸看了眼将大半张脸都藏到他怀里的夏云舒,不觉得好笑,但也没有强制把她“揪”出来,语气静淡道,“没错,这个躲在我怀里,害羞得不肯出来的女人,就是我徐长洋的妻子,她叫夏云舒。”

    什么叫害羞不肯出来?

    夏云舒面红如二月的枫叶。

    “徐老板,您和您太太是隐婚么?之前从未听过您结婚的消息,而且这么多年,您身边好像连女朋友都没有?”

    “徐老板,您突然宣布您有太太,真是让我们太意外了。您该不会像您的好友战先生般,孩子都有了吧?”

    “不知道徐太太是潼市哪位千金?姓夏,该不会是朋程公司夏镇候夏总的千金吧?”

    “在您来之前,战氏集团的战总裁,闻城集团的闻总裁,楚影娱乐的楚总裁以及大导演翟司默翟导相继携带女眷到了,徐老板能否透露今晚四大家族聚首所为何事么?”

    “徐老板……”

    “今晚。”

    没等众人继续发问,徐长洋微扬声道,“是我太太二十四岁生日,大家聚在一起仅是为了给我太太庆祝生日,没别的。”

    四大家族聚首竟然只是为了给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徐太太”庆祝生日?

    所以,这位徐太太不仅征服了徐老板,连带着其余家族的继承人都给“征服”了?

    看来这位徐太太,不容觑啊!

    “至于你们的朋程集团……不好意思,原谅徐某孤陋寡闻,没听过有这么一个公司。另外,我太太低调惯了,我向来也很注重保护我太太的**。所以还请诸位手下留情,让我太太有足够的个人空间做她喜欢的事。否则我太太若是不高兴找我发脾气,我为了哄我太太高兴,就顾不上太多了,希望诸位理解。”

    徐长洋这番话,得客客套套,张弛有度,看似毫无威迫。但在场的记者以及媒体又不是傻子,还能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

    分明字字句句都是威胁啊喂!

    在场的众人噤声,都睁大眼睛盯着徐长洋。

    周围没了声音。

    夏云舒有些奇怪,便偷偷从徐长洋胸膛移了只眼睛出来,看周围的记者。

    当看到众人脸上被震慑住的呆滞时,夏云舒眼珠子转了转,抿着唇,默默把视线收了回来。

    然后就听徐长洋接着道,“再回答你们最开始的问题。我和我太太并非隐婚,也没必要隐婚!事实上,在我和我太太领证之日我便想昭告天下,因为此生能娶到我太太,是我最成功,最幸福,也是最骄傲的事!”

    这番话,掷地有声,铿将有力!

    夏云舒心弦颤动,脸不自觉从他怀里退出了分,仰头看着他。

    徐长洋有力的扣着她的肩头,凝向夏云舒的眼神缱绻且坚定,“如果爱她、娶她,必须要我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毫不犹豫……”

    “豫”字还未从徐长洋嘴里全部吐出,一抹馨软便急哄哄的朝他堵了过来。

    霎时间,又是一阵快门快要被按爆的声响在空气里响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