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51章 晚安,宝贝儿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妈,您还好么?”夏云舒在心里微微思索了下,才望着常曼轻声问。

    常曼怔了怔,抬眼看夏云舒。

    当看到夏云舒眼底的关切和担忧时,常曼方才明白自己没控制住情绪,在她面前失态了。

    常曼吸口气,微笑看着夏云舒,语气慈爱,“你们都好,我当然好了。”

    夏云舒盯着常曼的眼睛,眼底的忧虑不散。

    常曼抿抿嘴唇,紧了紧夏云舒的手,,“再过不久就是你二十四岁生日,想好怎么过了么?”

    “我一般不特意过生日的,跟平常一样就行。”夏云舒娴静。

    常曼却是叹了口气,怜惜的看着夏云舒,“生日过一次少一次,以前妈不管你的生日怎么过的,但现在你是我的儿媳妇,就不能随便了事。”

    常曼微顿了顿,突地笑道,“有了!”

    “……”夏云舒讶异而不解的看常曼。

    常曼握紧夏云舒的手,笑眯眯的盯着她,“你的生日就交给妈了,你不用操心,安心养伤。”

    “……”

    ……

    本来夏云舒是真没打算过生日,也没对生日抱有什么期待,但见常曼了要专门给她过生日后,便找来古向晚和聂相思商量给她过生日的细节,夏云舒心下禁不住燃起了丝丝期待。

    所以在与徐长洋每晚的电话交流中,她脑子里就总冒出一个念头。

    那就是在她生日之前,徐长洋能否出差回来。

    好几次话都到嘴边想问出口了,可到最后又被她自己给咽了回去。

    嗯,她觉得这样问很矫情,太不夏云舒了!

    眼看着离她生日这天越来越近,夏云舒在与徐长洋的对话中,口气逐渐的有那么丢丢不耐烦和暴躁。

    徐长洋许是听出来了,又许是没有,对此什么都没。

    夏云舒生日前三天。

    一个多月没露面的傅雪婵终于出现了。

    夏云舒看到她的瞬间,秀眉便挑高了,望着她戏谑道,“舍得露面了?”

    傅雪婵今天穿了件白色衬衫和牛仔裤,扎了个苹果头,看着年轻且可爱,只是她看着夏云舒的眼神,却有那么丝丝不出的忧郁。

    她抿了口唇,慢慢走到床边坐下,盯着夏云舒腰间的腰围带,嗓音有些哑的低低,“你怎么样?”

    “我怎么样,你不是都看到了么?”夏云舒盯着她,“还有,都过去一个多月了,你才想起问我怎么样,是不是假了点?”

    傅雪婵嘴角微微瘪起一道弧。

    夏云舒看到一滴泪一瞬从她眼眶里滑出,顺着她绵长的睫毛悬在睫毛尖上,像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般挂着,看着格外我见犹怜。

    夏云舒眉心不动声色的拧了拧,又松开,扯唇看着她笑言,“诶诶诶,我开玩笑的,你不会没听出来吧?怎么还掉金豆子了?不是我你,当年你气势汹汹的把我从我们班教室拖出去的劲儿哪去了?现在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真像个可怜虫。”

    傅雪婵伸手抹掉眼睫毛上的泪珠,抬眼,泪眼模糊的看夏云舒安静笑着的脸,又可怜又隐忍的,“云舒姐姐,你不明白我现在的感受,所以你看到我哭,会觉得我好笑。但如果你明白了,你就不会觉得我好笑了。”

    夏云舒扬扬眉,“首先呢,我没觉着你好笑。其次,你不告诉我你的感受,我怎么可能知道?所以,你得告诉我才行。”

    傅雪婵抽抽两下,沙哑道,“劫后余生!我现在活着的每一天都觉得是老天爷赏赐的。不对,不全是老天爷,还有……”

    “还有什么?”夏云舒看着傅雪婵的双眸不知不觉深了许多,但她嘴角仍微微上卷着。

    傅雪婵睫毛闪了闪,摇头,声,“没什么。我妈怕我打扰你休息,不让我在你这儿多待,我走了!”

    着,傅雪婵站起,便朝门口走。

    夏云舒盯着傅雪婵直挺挺的瘦削背脊,眼廓蓦地一缩,突地道,“最近我总感觉大家有什么事瞒着我!”

    傅雪婵背脊猛地一僵。

    下一秒,她仓惶转身,瞪大一双眼,怯生生望着夏云舒。

    夏云舒双瞳清透,直直锁着傅雪婵,“看你这个反应,看来我的感觉没有错,你们的确隐瞒了我什么。”

    傅雪婵倒抽口冷气,飞快摆手,“绝对没有!”

    “没有是么?那你过来,再跟我坐一会儿。”夏云舒蹙眉,声音微冷。

    “……”傅雪婵脸紧张的绷紧,僵硬的摆摆脑袋,着急忙慌的转身就跑,生怕夏云舒不知道她心虚。

    夏云舒看着空荡荡的门口,蹙起的眉越是紧了。

    ……

    傅雪婵“夺门而逃”不久,常曼便拿着刚空运回来的礼服到房间给夏云舒瞧。

    夏云舒看了眼常曼脸上的笑,收敛起心神,“妈,怎么还要穿礼服啊?不就是一个的生日么?”

    常曼眼波快速闪了下,心打开盒子,“你看。”

    夏云舒看过去。

    礼服的颜色是孔雀蓝,光是这样看,都能看出颜色是渐变的,质地是梦幻的纱绸,无袖的设计。

    虽没有拿出来,但就这样看,也可以想象当礼服彻底展开时的美丽。

    夏云舒定定看着礼服,眼眸里的色泽却是若有所思。

    “云舒,这是按照你的尺寸量身手工定制的,两三个月前就订下了,到今日才终于送来。”常曼轻抚着那件礼服,嘴角含着喜悦。

    两三个月?

    夏云舒眉心轻跳,看了眼常曼。

    决定给她过生日,不过是七八天前的事,礼服却在两三个月前便预订好了?

    常曼没注意到夏云舒看她那一眼,挽唇道,“要不要现在试试?”

    夏云舒垂下眼睛,“不用了吧,这种礼服试起来挺麻烦的。反正也是按照我的尺寸订制的,应该没多大问题。”

    “也是。”常曼笑。

    夏云舒轻抿起嘴唇,眼角扫了眼常曼,“嗯。”

    ……

    夜里,常曼抱着至谦回房休息。

    夏云舒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吊着的那盏灯,视线有些发直。

    手机在手侧震了起来。

    夏云舒听到了,但十多秒后,她才垂下眼睛看手侧的手机。

    不出意料,是徐长洋打来的。

    夏云舒拿起手机,盯着手机屏幕上“徐叔叔”三个字看了几秒,方放到耳边接听。

    “快四十秒才接听!”男人不满的低哼声传来。

    “有四十秒么?明明才二十八秒!”夏云舒。

    “二十八秒还不长?不知道我迫不及待想听到你的声音?”

    夏云舒目光不自觉又定在了那盏灯上,语气被灯光照得有些缥缈,“徐长洋,为什么你每次这种酸不拉几的话,都让我有种鸡皮疙瘩掉不完的感觉?特恶俗!”

    徐长洋顿了半秒,冷哼,“你现在要在我身边,我准缝了你这张嘴!”

    夏云舒静静的,眼角余光不经意扫到墙上的时钟,卷密的睫毛蓦地颤了下,道,“徐长洋,现在几点啊?”

    “干么?”徐长洋低声道。

    夏云舒拧眉,淡淡道,“问问。”

    “有什么好问的,你跟我有时差,你问我几点也是白问,傻子!”徐长洋缓缓,声线柔润。

    夏云舒眯眯眼,“我问你几点,你直接回答我不就好了么?是不是白问我自己有数。”

    “行,我告诉你……”

    “不用了,我现在不想知道了。”夏云舒傲娇道。

    “……”徐长洋无奈叹笑,“夏夏,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幼……”

    “你敢幼稚?”夏云舒哼。

    “呵……”徐长洋简直无限包容宠溺夏云舒,听着夏云舒这嚣张到极点的语气,不怒反笑,“不敢不敢。”

    夏云舒眼光闪烁,气息沉淀下,道,“你早点休息吧。”

    “你困了?”徐长洋柔声道。

    “……嗯,有点。”夏云舒。

    徐长洋仿佛有些意犹未尽,轻叹了声,“虽然还想跟你聊会儿,不过既然你困了,就放你睡吧。省得待会儿你又要骂我耽误你休息,不给我好脸色看。”

    “徐长洋,你就继续扮猪吃老虎吧!”

    徐长洋最后一句话,的的确确逗乐了夏云舒,是以她这句话出口时带了点女儿家的嗔怪。

    徐长洋淳淳低笑,“我们夏夏总算是笑了。”

    夏云舒眼瞳里克制不住的泛起甜笑,噘了噘嘴,“我挂了。”

    “晚安,宝贝儿。”

    夏云舒脸通红,没回他,就挂了。

    挂完才戳着手机屏幕哼哼,“谁是你宝贝儿了?要不要脸?呸呸呸,不害臊……”

    ……

    此时,逸合医院。

    翟司默抱着自己的胳膊,一副下一秒就要原地爆炸的样儿盯着病床上,面不改色心不跳“晚安,宝贝儿”的某人,巨受不了道,“老徐,你的脸不热么?”

    不觉得不好意思么?那种肉麻兮兮的话怎么能当着他这个单身狗的面儿呢?他深刻觉得自己刚已被暴击成马蜂窝了!真受不了!

    徐长洋两根手指捏着手机,听话,将手机在手指间转了方向,放到床头,眸光略带几分沉敛看向翟司默,“夏夏好像察觉到什么了。”

    翟司默眨眼,一脸傻白甜的看着徐长洋,“察觉到什么?”

    徐长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