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50章 心里疼死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桓恩自然看得出来,常曼是真的心疼夏云舒,也是真的替夏云舒生气。

    看着常曼恼怒的脸,徐桓恩沉吟了片刻,伸手握住常曼放在腿上的手。

    常曼蹙眉,微愠的盯着徐桓恩,“现在这个时候,你最好别试图替长洋那臭子好话,否则你今晚就给我睡地板或者沙发!”

    徐桓恩苦笑,将常曼的手在掌心里裹紧了紧,望着她道,“我不是要替长洋话,而是有件事,我觉得是时候告诉你了。”

    “……什么事?”常曼疑惑。

    徐桓恩沉叹,“关于长洋出差的事。”

    常曼更听不懂了,“长洋出差怎么了么?”

    “其实长洋没去出差,就在潼市!”徐桓恩紧声道。

    常曼仿佛没听明白,怔怔看着徐桓恩。

    徐桓恩面庞绷了绷,“长洋受伤了!”

    “……”!!!

    常曼瞪大眼,“你什么?”

    徐桓恩盯着常曼一点一点变白的脸,声音低了低,“长洋现在逸合医院养伤,他怕云舒担心,所以没告诉她。也怕你和向晚知道在云舒面前藏不住话,是以让我和长风也瞒着你们。”

    常曼心跳加速,偏偏心尖还拧疼了起来,声线颤抖,“你,你真的?长洋真的受伤了?”

    “我不会拿我们儿子的身体开玩笑。”徐桓恩严肃。

    常曼双眼蓦地通红,“怎么会?怎么受伤的?啊?”

    徐桓恩眼底闪过阴沉,“一个月前长洋与廷深他们去慕宅救至谦,就是在那晚,长洋受的伤。”

    “可是在他们动手前,你不是联系到司默,告诉他至谦已经回来了么?那他们怎么还与慕昰的人交上手了?”常曼眉头拧得死死的,伸手放到徐桓恩手背上的手,控制不住的发着抖。

    “至谦是送回来了,但是雪禅还在慕昰手中。”徐桓恩道。

    “你什么?雪禅也是被慕昰绑去了?”常曼震惊。

    徐桓恩颔首,“虽然慕昰抓雪禅的理由我不太清楚,但当时雪禅的确在慕昰手里。所以那晚,长洋听到至谦的消息没有第一时间赶回来,并非是与廷深他们一道去庆祝,而是中途独自折回慕宅,救雪禅去了!”

    常曼心头大震,猛地抓掐着徐桓恩的手背,“他独自闯慕宅救雪禅?他不要命了么?”

    既然此刻徐长洋没有危险,但常曼听到徐桓恩这般,声音当即哑了下来,到最后,已是哽咽。

    徐桓恩不忍的看着常曼悲痛交织的脸,以及她脑门上绷出的青筋,声线软了下来,“他们一行人前往慕宅救人本就在慕昰的意料之中,慕昰想必也是做了他们硬闯慕宅的准备。那种情况,他们所有人去反倒落了慕昰的圈套,而长洋独自一人去,反而让慕昰意想不到。”

    常曼心口疼得紧,整张脸红到泛紫,嘶哑道,“那也不能一个人去闯啊!他不能先回来,我们一起从长计议么?”

    “他是怕来不及。”徐桓恩道。

    常曼眼眸一窒,隐忍含泪看着徐桓恩。

    徐桓恩包裹住她的双手,缓缓分析,“雪禅是与至谦同一日失踪,被慕昰掳走。那晚慕昰将至谦送回我们身边,那他必然也不会再继续留着雪禅,他势必是要处理掉雪禅的。而他处理的方式,要么就是放雪禅与至谦一道回来,要么……”

    徐桓恩没有再下去,但常曼听懂了。

    常曼无声哽咽,疼痛的拧紧眉,“长洋伤得很严重对不对?”

    “长洋料得不错,那晚慕昰是打算处理掉雪禅……由龙威负责。”徐桓恩平淡的口吻在这时裹上冷厉,“长洋要救雪禅,便不可避免的要与龙威交手。龙威的实力你我是清楚的。论单打独斗,这世上恐怕很难找到能与他匹敌的人。最后长洋虽救走了雪禅,但他与雪禅都受了伤。”

    “……雪禅也受了伤?”常曼惊愕。

    徐桓恩拧眉点头,“不过雪禅的伤比长洋要轻许多。长洋身上多处骨折,大腿在带雪禅逃离时被击中了一枪!”

    常曼脸煞白,“还,还中枪了?”

    徐桓恩深深看着常曼,“嗯。”

    “我要杀了龙威那混蛋!”常曼怒恨不已,眼泪也一下从眼角爆出。

    “我比你更想!”徐桓恩阴测测道。

    “一群魔鬼!”

    常曼咬牙切齿!

    徐桓恩眼角淡出寒芒,“来日方长,这账我们慢慢与他算!”

    ……

    第二天。

    逸合医院vip病房。

    徐长洋正穿着病号服坐在床头,嘴里叼着根没点燃的烟与许宴分析案情。

    常曼就那么走了进来。

    徐长洋眼角扫到常曼,嘴里的烟险些没叼稳,清眸微微瞠大,看向常曼。

    常曼冷着脸,手里拎着一盒鸡汤还是什么的,走过去,嘭的下就把盒子砸到了许宴轻搁在床头桌上的文件上。

    许宴手指还捏着文件一角。

    常曼此举,可把他吓得不轻,赶紧松手,从椅子上飞弹起,退到一边。

    许宴的反应让徐长洋眼角轻抽了抽,淡色的薄唇抿了口,没事人似的看常曼,“妈……”

    “妈什么妈?我不是你妈!你是我祖宗!我欠你的这辈子!”

    常曼吼道。

    徐长洋,“……”

    常曼吼归吼,也不忘上下打量徐长洋。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个月的治疗和调养,此刻的徐长洋看着也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身上也没有她想象的被缠得像木乃伊,或者腿上打折绷带什么的样子。

    常曼蹙眉,不太放心的倾身,抓着徐长洋的病号服往两边扯。

    许宴,“……”

    “咳咳……妈,妈,您冷静点,冷静……”

    徐长洋惊讶过后,又是无奈又是好笑,握住常曼的两只手腕。

    常曼喘着气瞪他,“松不松手?”

    “……妈,您先坐下。”徐长洋汗颜。

    常曼脸绷得紧紧的,但还是依言坐到了病床边,死死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在心里轻叹,轻声道,“儿子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再过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您别紧张了。”

    “既然什么事都没了,为什么要过段时间才出院?”常曼道。

    “……”徐长洋尬笑,“总之,我没事。”

    常曼提气,忍不住红了眼圈,蹙眉低声道,“我看看你身上的伤……”

    “已经好了。”徐长洋握住常曼的双手,柔声。

    常曼蓦地哽了下,盯着徐长洋的脸,难受道,“好什么啊?你爸你身上多处骨折,还中了枪。受了这么重的伤,一个月哪能好得了?”

    徐长洋伸手抚了下常曼眼角的泪,“我爸吓唬您,您看我现在,像是骨折中枪的样子么?”

    常曼靠过去,额头抵着徐长洋的胳膊,“妈心里疼死了。你你……你你瞒着谁不好,偏偏瞒着我。你受了这么重的伤,需要人照顾啊,可是你不。你存心叫我难受你知道么?”

    徐长洋探臂抱了抱常曼,“医院有护士,廷深五他们隔三差五也会过来看我,我是男人,没那么矜贵。再,您还得帮我照顾着夏夏和至谦呢。”

    “夏夏和至谦是我的儿媳妇和孙子,我照顾他们是应该的。而你是我儿子,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知道你受伤,我就感觉像是我自己受伤了一样,哪哪儿都疼。”常曼坐直身,含泪心疼看着徐长洋,哑声。

    徐长洋温和凝视常曼,“我知道。”

    常曼抽出手,把手放在徐长洋手背上,轻轻拍,红着眼睛,“你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却还撑着回家见云舒,怕她担心起疑,什么自己去出差了。你怎么这么傻?你那会儿得多疼啊?”

    “能见到夏夏,这点疼不算什么。”徐长洋扯唇,语气云淡风轻。

    常曼受不了的掉眼泪,重重拍了拍他的手背,呜咽,“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傻儿子?!”

    徐长洋扬扬眉,“夏夏能下床走动了,是么?”

    常曼看了他一眼,轻点了点头,“云舒恢复得不错,你不要担心。”

    “有您照顾夏夏,我怎么会担心?”徐长洋浅笑。

    常曼现在一看徐长洋笑,心里就难受得紧。

    虽此刻他的伤是好起来了,没有刚开始那般煎熬和疼痛。

    但这一个月的时间,他一个人承受着这些痛,其中的辛苦和辛酸,不言而喻。

    可她今日来看他,他却自始至终都是风轻云淡的模样。

    常曼心酸的抿抿唇,眼泪又险些掉了下来。

    徐长洋看到,又在心里叹了声。

    他想,若是夏云舒知道了他受伤的事,不定比他家母上大人哭得更厉害。

    嗯,幸好,他瞒着她了!

    ……

    常曼从逸合医院离开,回到家里,夏云舒扶着腰在地板上走来走去,而至谦则坐在婴儿车里,咿呀咿呀的看着夏云舒走。

    看到常曼出现在门口,夏云舒挽起嘴角,“妈,您回来了。”

    常曼深呼吸,平常的走进来,握住夏云舒的胳膊,柔声道,“医生了,你的伤还不能下地活动太久。妈扶你躺一会儿吧。”

    “嗯。”夏云舒点头。

    常曼扶着夏云舒躺到床上,自己也坐在床边,拉着夏云舒的手握着,放在她的腿上。

    夏云舒看了眼两人交握的手,抬眸,微疑的看向常曼。

    不曾想这一眼看去,正好看到常曼泛红的眼角,夏云舒惊了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