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49章 十天后的生日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慕止熙,你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夏云舒看着慕止熙的脸,酸涩道。

    慕止熙眸光沉凝看夏云舒,他想什么,但在出口的一瞬,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夏云舒与慕止熙谈过一个时,徐桓恩便告知,回程的机票已经订好,一个半时后飞机起飞。

    而从这里到机场,需要四十多分钟的行程。

    也就是,慕止熙即刻便要离开。

    夏云舒与徐桓恩等人都看到慕止熙脸白了白,内心的情绪各异。

    离开前,慕止熙再次试图与夏云舒些什么,可不知道为什么,却还是什么都没出口。

    又或者,他想的话,以两人目前的关系,已经不适合给对方听,造成对方的困扰。

    慕止熙就这么离开了。

    夏云舒因为受伤的关系,连送都没送他一程。

    有了前一次告别,夏云舒以为这次她不会像上次那么伤感不舍,可真到了这一刻,那种难过,同样让她的双眼止不住的潮湿涩酸。

    ……

    机场。

    徐桓恩与徐长风受徐长洋嘱托,亲自带人护送慕止熙登机。

    登机口,慕止熙眼眸里闪动着无处掩藏的悲伤和苦涩,看着徐桓恩和徐长风,牵强扯动嘴角,“你们过于心了。我这次到潼市已经非常低调了,慕昰也不是总盯着我和我妈,他不会知道我来潼市了。”

    “上次你与你母亲回潼市,慕昰兴许不知情。但这一次,就不一定了。总之,防患于未然没有错。”徐桓恩稳重道。

    “好吧。”慕止熙挑动眉毛,看看徐桓恩和徐长风,道,“这几日,叨扰了。”

    徐桓恩含笑摇头。

    慕止熙对徐桓恩郑重的颔首,转身检票进了登机口。

    而就在慕止熙身影消失在登机口的瞬间,一串重而急的脚步声突地从后传来。

    徐桓恩和徐长风同时眯眸,偏身往回看,就见三四名身着统一黑色西装的男人,个个面庞狠峻严酷朝这边走来。

    徐桓恩和徐长风对看一眼,冷静的盯着那几人。

    那几人走进,纷纷攥着拳头,狠戾打量了徐桓恩和徐长风几秒,随后彼此快速交换了个眼神,回身一阵飙风般消失在徐桓恩和徐长风眼前。

    几人消失后。

    徐桓恩凌然眯起眼眸,凉声低哼,“看来这就是慕昰手底下,传中的疯豹。别,还真有他的影子!”

    “幸好慕止熙已经登机。”徐长风冷冷道。

    徐桓恩嘴唇绷紧,侧目望了眼徐长风,嗓音沉了沉,“长洋那边,情况如何?”

    徐长风眉宇深蹙,双眼里滑过一道虑色,“短时间内怕是回不来。”

    徐桓恩拳头攥了攥,低低道,“一定要瞒着你妈和弟妹,还有向晚。”

    “我知道的。”徐长风严肃道。

    徐桓恩微微闭眼,幽然叹了口,“回吧。”

    “嗯。”

    ……

    眨眼间,一个月过去,四月也过了大半。

    加上在医院的一个多礼拜,夏云舒在床上躺了近一个半月,在医生专业的治疗和指导,以及常曼和何仪精心的照料下,如今的夏云舒已经勉强能自己下床走动,至少上厕所洗漱不用经常曼和何仪的手也能完成。

    这一个月,徐长洋遵循承诺,每日都会电话微信短信的各个方式联系她,本来夏云舒还有些不舒服,在那种情况下他扔下自己和至谦出差。

    不过鉴于他这一个月以来表现得还算不错,夏云舒决定就不跟他计较了。

    虽然夏云舒已经能勉强下床,但离完全康复还有段时间,且下床活动的时间不宜过长,以免让刚愈合的骨头第二次受创。因此,夏云舒的主要活动范围依旧在二楼。

    二楼房间,夏云舒半躺靠着沙发,身边是坐在婴儿车里的至谦。

    夏云舒看着至谦肉肉的脸,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胖芽,噗的就笑出声了。

    至谦扬起脸,两颗眼睛又大又黑,好奇的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用指腹点了点至谦的脸蛋,好笑道,“谦,你要是再这么胖下去,就真的跟胖芽有得一拼了。”

    至谦懵懂的望着夏云舒,一只嫩呼呼的爪子抓住了夏云舒一根手指往他嘴里塞。

    “宝贝儿。”夏云舒无奈扶额,“这是妈妈的手,可不是给你吃的。馋猫。”

    “吃的送来了。”

    夏云舒刚把手指从至谦爪子里强制拔出,惹得家伙不高兴的直拍婴儿车抗议,何仪便拿着奶瓶和水果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夏云舒看着何仪脸上的笑,也微微勾起嘴角,“何姨,雪禅最近在忙什么呢?怎么总不见她过来?”

    何仪手轻轻一顿,继而把奶瓶放到至谦手里,跟着坐到沙发,把果盘递到夏云舒面前。

    夏云舒拿了一块喂进嘴里,杏眸清亮望着何仪。

    “好像在忙学校艺术展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何仪,“她不过来也好,您伤着呢,我还怕她过来,叽叽喳喳的,打扰您休养。”

    “怎么会呢?她突然不来了,我不习惯倒是真的。”夏云舒笑笑。

    何仪轻抿唇,看了眼夏云舒的脸,又快速收回视线,没什么。

    夏云舒斜看了眼何仪,往嘴里喂水果的动作慢了些。

    ……

    夜里十点过,家伙不晓得是不是白天睡多了,这个点依旧闹腾得厉害,睁着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不肯睡。

    常曼便抱着他,在夏云舒的房间走来走去来回哄。

    却不想,越哄睡家伙精神越好,盯着常曼咯咯笑个不停。

    常曼真是拿这祖宗没办法,只好抱着他坐下来,拿着玩具陪他玩。

    而徐长洋的电话在这时如期而至。

    夏云舒微笑的拿起手机放到耳边接听。

    “想不想我?”

    刚接听,男人磁性低醇的嗓音便从话筒里飘来。

    夏云舒脸热,不太好意思的瞄了眼坐在沙发的常曼,放轻声音,“你就会这一句话开场白么?每次打电话都是这句。”

    “谁让我迫不及待就想知道呢?”徐长洋温声低语。

    夏云舒嘴角挽起一点弧,“想知道么?”

    “嗯。”

    “想知道就快点回来。等你站在我面前了,我再告诉你。”夏云舒声。

    “可我现在就想知道。”徐长洋声音都柔出水了。

    夏云舒脸腮浮起一团粉红,黑长的睫毛低低垂着,噘起嘴角哼道,“你想知道,我就一定要给你听么?想得美!”

    “我想你,很想很想。”徐长洋一个字一个字的,得极慢,也极酥。

    酥得夏云舒浑身的血液都在逆流,而逆流的结果,便是她一张脸涨到通红。

    夏云舒轻吸气,抿紧红唇,“你要是真有你的这么……那你就早点办完事回来。像你这样光谁不会啊!”

    夏云舒完。

    徐长洋那边停顿了数秒,再次开口的嗓音沉了沉,“夏夏,抱歉,我这边暂时还结束不了。”

    夏云舒抿弯的嘴角僵了僵,“嗯,我就,公事要紧。”

    “夏夏。”

    “干么?”

    “等着我!”

    “……嗯。”

    沙发处,常曼抱着至谦,将夏云舒从最开始接起电话的神情到,最后挂断的神情变化,都看在眼底。

    双眸微微闪过什么,常曼收回目光,如常的照顾怀里的至谦。

    ……

    将至谦哄睡着,常曼才抱着至谦回到她与徐桓恩的卧房,心将至谦放到大床边的婴儿床里。

    常曼看了眼靠坐在床头看书的徐桓恩,默不做声的坐到床边,不话就那么坐着。

    徐桓恩纳闷的从书上转移视线,看向常曼,“曼曼,怎么了?”

    “没什么。”常曼冷冷。

    “……”

    一听常曼这口气还得了,徐桓恩紧忙放下手里的书,移到常曼身边,从后抱住她的肩,从侧打量她的神色,“……曼曼,我今天,没有惹你吧?”

    常曼皱眉,不冷不热的斜了眼徐桓恩,把他搭在她肩上的手抖开了,哼道,“我告诉你,这件事我忍很久了!”

    “……哪件事?”徐桓恩端正态度,看着常曼,虚心求教。

    常曼盯着他,眸光愤愤,“一个月前长洋去出差,你为什么不拦着他?你为什么不替他去?那时候云舒受伤卧床不起,至谦又刚刚经历了绑架,情况多特殊,云舒和至谦多需要父亲的陪伴!可你倒好,就那么眼睁睁看着长洋去出什么鬼的差,你就是这么当人父亲的么?”

    徐桓恩,“……”他算不算花样躺枪?这都能怪到他头上?!

    常曼越想越替夏云舒和至谦愤怒,伸手就在徐桓恩肩上狠狠拧了把。

    徐桓恩疼得嘶气,极其无辜的看着常曼。

    常曼咬牙,“我告诉你,再过十天就是云舒二十四岁生日,长洋在那之前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让他变成没妈的孩子!我,我不认他了我!”

    “……”徐桓恩望着常曼愤懑的脸,又想笑又不敢笑,声音宠溺而纵容,“看看你,都气得开始胡话了。”

    “胡话?我郑重其事的告诉你徐桓恩,我刚才全是真话。如果在那之前长洋不回来,我真的跟他断绝母子关系!云舒大度大方善解人意,包容他理解他体贴他,他就能无视她的感受么?有他这么欺负人的么?我是长洋的亲妈,看到云舒隐忍的样子我都不忍心,生气!”常曼拧紧眉,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