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48章 怎么办,越来越想你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不到天黑,口口声声坚决不原谅的聂相思,就被战廷深“押”了回去。

    其实也不算“押”,战廷深就了一句话,聂相思就乖乖上车了。

    当然,这些都是常曼转述给她的。

    甚至她都不知道战廷深对聂相思的是哪句话。

    晚上。

    慕止熙常曼都去楼下餐厅用晚餐,何仪给夏云舒送饭上来。

    何仪一出现,夏云舒立马便看到了何仪通红的眼圈,这让她立刻就想到了傅雪婵。

    夏云舒心头沉了沉,看着何仪,“何姨,雪禅还是没有消息么?”

    何仪复杂的望了眼夏云舒,轻轻摇头,“雪禅没事,回来了。”

    “回来了?”夏云舒惊讶。

    何仪点头,动作谨慎的将夏云舒扶起,让她侧靠在墙壁上,端起米饭给她喂。

    “何姨,我自己来。”夏云舒接过米饭,不太放心的看何仪,“何姨,既然雪禅都回来了,您怎么还一副忧心焦虑的模样?雪禅真的没事吧?”

    何仪看着夏云舒双眼越是红了,“没事呢,她很好。”

    夏云舒不懂,抿唇盯着何仪,“……那您是不舒服么?还是遇到不高兴的事了?您看上去不太好。”

    “没事呢,真的没事。”何仪握握夏云舒的手臂,勉强摆出笑模样,“太太,您别担心我,快吃饭吧,回头凉了。”

    “何姨……”

    “我忘了盛汤上来,我这就去。”

    不等夏云舒再什么,何仪对夏云舒笑笑,起身,快步走出了房间。

    夏云舒看着何仪着急离开的背影,杏眸掠过一抹狐疑。

    ……

    睡前,夏云舒接到徐长洋的电话。

    “我到美国了。”徐长洋开口道,声音带着长途飞行后的疲倦和沙哑。

    夏云舒看看墙上的时钟,算算时间这个点他也该到了,垂了垂睫毛,,“我知道了。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隔了会儿,徐长洋低醇的嗓音才传来,“想你了。”

    “……”夏云舒拉掩着睫毛,不吭声。

    徐长洋低叹了声,“晚安。”

    “你……”

    “什么?”

    夏云舒皱眉,“你注意身体,好好儿吃饭,按时睡觉……不用担心家里,我和至谦都好着。”

    一阵冗长的沉默后,徐长洋哑然笑了声,“怎么办,越来越想你了。”

    夏云舒声“切”了声,“挂了。”

    “等我回去。”

    徐长洋道。

    “……知道了。”夏云舒声音里带了点不耐烦,完便把电话挂断了。

    挂断电话,房间里瞬间安静得除了夏云舒自己呼吸的声音,再无其他。

    夏云舒把手机捧在胸口,偏头,盯着至谦之前躺在她身边的位置。

    至谦喜欢笑,很少哭闹,但饿了就会哭。

    夏云舒现在不方便照顾至谦,常曼每隔两三个时起床看一次至谦过于麻烦而且累。

    虽然夏云舒很不想至谦离开她的身边,但也不忍心常曼这样来回跑,便主动提出,让常曼带着至谦去她和徐桓恩的房间。

    也因此,此刻房间里,只有夏云舒一人。

    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

    多到总让夏云舒想起五年前汪珮离开前的那段时间。

    又或许是某人没有在她身边的缘故。

    时不时的,心头便会涌起丝丝不安。

    可是这样的不安,很是无厘头。因为她在乎的所有人,都好好的。

    夏云舒张唇,长长吐气,暗自自嘲:她大概是经历了太多不好的事,得了被害妄想症了吧!

    ……

    徐长洋去美国三天,徐桓恩选在慕止熙不在时到她的房间。

    夏云舒看到徐桓恩,乖巧道,“爸。”

    “嗯。”徐桓恩笑了笑,坐在夏云舒床前的椅子上,和蔼的看着夏云舒,“今天感觉怎么样?还很疼么?”

    夏云舒想了想,还是选择实话,“我觉得那句老话得很对。伤筋动骨一百天!”

    潜台词是:疼!

    徐桓恩拧眉。

    夏云舒看到,轻扯起嘴角,“其实没有那么疼,在我能承受的范围内。”

    顿了顿,道,“爸,您应该还有别的事要跟我吧?”

    徐桓恩动动眉心,挑眉睨夏云舒,“你这丫头,慧质兰心,聪明。”

    夏云舒脸微红,“是您表现得太明显了。”

    “有很明显么?”徐桓恩有模有样的摸了摸自己脸,末了,笑呵呵看着夏云舒,“反正你都猜到了,那爸就不与你拐弯抹角,这就直了。”

    “您。”夏云舒道。

    徐桓恩眯眸,沉提口气,“我想你也清楚止熙的母亲与慕昰有过一段婚姻。”

    听到“慕昰”两字,夏云舒眉心下意识的拧紧,嘴唇也严谨的抿了起来,点头,“我知道。”

    “慕昰与子栩的事我不便与你多,你只要知道止熙不宜在潼市久待,得尽快离开这里。”徐桓恩郑重其事道。

    徐桓恩的话,与当初徐长洋同她的话几乎是一样的。

    他们虽然都没有明,慕昰与慕子栩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言语和神情都在告诉她,慕止熙留在这里很危险!

    夏云舒心头沉沉,“爸,我可以理解为,如果让慕昰知道慕止熙在潼市,他会对慕止熙不利,甚至是下杀手么?”

    徐桓恩没有直接言明,而是道,“子栩在这几日连续打电话给我和曼曼,言词间都是对止熙的担忧。她希望,止熙能尽快离开潼市,回澳大利亚。”

    慕子栩那样洒脱豪迈的人,都对慕止熙诸多担忧,想来对慕昰也是极为忌惮!

    如是想着,夏云舒紧提口气,对徐桓恩道,“爸,事不宜迟,您能不能立刻帮我订去澳大利亚的机票?”

    徐桓恩眼廓轻缩,“可以。”

    ……

    徐桓恩离开房间没一会儿,慕止熙便端着一盘车厘子走了进来,坐到椅子上,刚拿起一颗准备喂给夏云舒,就听夏云舒道,“慕止熙,你回澳大利亚吧!”

    慕止熙手微僵,清润的瞳眸缓缓敛缩,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皱眉,“你回去吧。你到潼市已经一个多礼拜了,该回去了!”

    慕止熙俊脸蓦地一绷,“夏云舒,你赶我?”

    “嗯。”

    慕止熙瞠目,不敢相信的盯着夏云舒,“你再一遍!”

    她竟然回答——嗯!

    夏云舒杏眸平静却也复杂的望着慕止熙,“慕止熙,你在潼市多留一天,危险就随之加大。我不想你有事。”

    “……”

    慕止熙背脊猛地一震,敛紧眉盯着夏云舒,声音低沉,“你就是因为这个,所以赶我走?”

    夏云舒没否认,“慕止熙,我害怕你知道吗?慕昰太可怕,也太强大了。我怕你落到他手里,我没办法救你,或者来不及救你,你就……所以慕止熙,你快走吧,回澳大利亚,好么?”

    慕止熙从激动和愤怒中平复下来,平淡的看着夏云舒,“你伤没好,我就不走!”

    “我的伤起码还要在床上躺一个多月。而在这一个多月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夏云舒焦虑,“慕止熙,我会好的,我一定会好的。”

    “我要亲眼看见你下床走路,我才放心。”慕止熙盯着她,声音很低很低的。

    夏云舒内心焦灼躁动,导致她双瞳也红了起来,“慕止熙,我的伤不是不能好,再过一个多月我就好了。你要看我下床走路,我们可以视频啊。这种时候,你就别跟我犟了行么?”

    慕止熙直勾勾看着夏云舒,眼眸暗深,“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慕昰他不可能知道我来了潼市。云舒,这也不行么?”

    夏云舒心脏像被狠击了下,眼角干涩得厉害,“慕止熙,最近我身上真的发生太多事了。现在好不容易一切都过去,平静下来。我真的,真的不想我在乎的人再发生一点不好的事,哪怕只是可能,我也接受不了。”

    慕止熙抿紧薄唇,目光定格在夏云舒脸上,似是要把她的模样烙进他的眼球里,深深刻印。

    “我答应你,等我伤好了,我就让徐叔叔带我和至谦去澳大利亚看你,真的。”

    夏云舒紧看着慕止熙,轻声道。

    “你们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来澳大利亚刺激我吗?”慕止熙皱紧眉,嘴角勾挽的弧像苦涩又像调侃,或者,两者皆有。

    夏云舒眼热,“慕止熙,回去吧。我会好好儿的。”

    慕止熙滑动喉结,深深凝视夏云舒,慢慢张动薄唇,哑然道,“真的么?不会再受伤了么?我真的,能放心么?”

    “……”夏云舒喉咙涩疼,睁大眼,朝他笑,重重点头,“嗯。”

    慕止熙慢慢垂下眼皮。

    夏云舒见状,眼底快速闪过一抹难过和不舍。

    半响。

    慕止熙抬眼,像个无辜的孩子般看着夏云舒,“我再留两天就回去,行么?”

    酸胀的泪珠滑到眼角,夏云舒吸了下鼻子,抬手飞快抹了下眼角,道,“如果可以,我当然希望你跟我能待在同一个城市里。可是现实不允许啊。而且……”

    夏云舒看着慕止熙掩盖不住落寞的脸,嗓子哑了哑,“我已经让我爸给你订了今天启程回澳大利亚的机票。”

    慕止熙俊逸的面庞紧绷,痛楚和不舍在瞬间铺满他的眼睛。

    太突然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