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47章 非你不可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深夜近两点。

    离徐长洋出去过去两个时,但迟迟不见他回来。

    徐长风等人为了至谦煎熬了三天,没怎么合眼。

    如今至谦回来,他们也终于可以放心回房休息了。

    毕竟深更半夜,慕止熙一直待在夏云舒的房间也不合适,便回了常曼为他安排的客房。

    等到所有人休息,常曼到夏云舒房间,坐到床边,低头温柔凝视了至谦好半响,才吸吸鼻子,红着眼圈对夏云舒,“云舒,你有伤在身,因为至谦的事,这几天你都没能好好休养。现在至谦回来了,咱们都可以放心了。早点休息吧,啊?”

    夏云舒抿唇,轻声道,“妈,徐叔叔确定已经知道慕昰送回至谦的消息了么?”

    “当然。”常曼。

    “……那徐叔叔怎么还没回来?”夏云舒不放心道。

    “瞧我这记性。忘了告诉你,知道至谦平安无恙回到我们身边,廷深楚郁他们都很高兴,加上廷脩千里迢迢回来,这事了结后,明日一早便又要离开。所以兄弟几个便约着庆祝去了。”常曼柔和道。

    原来是这样。

    夏云舒松了口气,对常曼笑笑,“我知道了妈,您也早点休息吧,这几天,您辛苦了。”

    常曼眼角发热,无声握了握夏云舒的手,起身离开时,道,“你安心休息,过两个时我再过来给至谦冲奶喝。”

    “嗯。”夏云舒点头。

    ……

    自至谦被慕昰从家中劫走这几天,因为至谦完好的回来,夏云舒总算睡了个安稳觉,且这一觉睡得太挺长,直到第二日临近中午才醒来。

    而她一睁眼,入目的便是至谦嫩生生的脸,以及躺在至谦身边,眸光柔和凝着她的英俊男人。

    “咿呀呀……”

    至谦冲夏云舒咿呀张着嘴,那可爱美好的模样,与先前别无二样。

    夏云舒一面轻轻捏住至谦伸过来的手,一面微红着杏眸看着依旧深深望着她的男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知道。”徐长洋声音微哑,似是一夜未眠。

    不知道是什么答案?

    夏云舒盯着他,“你喝酒了么?”

    “也许吧。”徐长洋。

    “……”夏云舒黑线,无语。

    却在这时。

    徐长洋突然倾身过来,柔软微凉的唇紧贴上她的唇。

    夏云舒呼吸微顿,担心他这样横过来压到在两人中间的至谦,抬手便要推开他。

    徐长洋却强硬的握住她的手腕。夏云舒心脏狠狠跳动了两下,脸腮不受己控的发热,提着气盯着他深刻俊逸的面庞。

    “啊……”家伙像不高兴般,发脾气般的叫了声,但没哭。

    夏云舒咽动喉咙,又要去推他。不想徐长洋仍是不放,不管不顾的在她唇上掠夺,时而暴戾,时而温柔。

    夏云舒眼角湿润,被他扣在掌中的不知不觉间软得提不起一点力气,身子更是像化了般,软塌塌的躺在床上。

    这个吻持续了十多分钟,徐长洋才从她已经红肿的唇上退离,却还不知足的在她嘴角和脸腮落下雨点般的浅吻。

    夏云舒身子轻轻发抖,眼眶湿了一片,漉漉的望着徐长洋。

    徐长洋的吻停在夏云舒耳畔,热气熏得夏云舒控制不住的战栗,“徐……”

    “夏夏,我要出差一段时间。”

    夏云舒喑哑的声线刚出,徐长洋便在她耳边低声道。

    夏云舒身形一僵,脸上的酡红在最快的时间消逝,眼瞳里的迷雾散开,定定盯着徐长洋。

    刚出了这么大的事,至谦也才刚回来,在这种时候,他竟然跟她,他要出差?!

    夏云舒努力平定那一瞬间心下攀涌而上的恼怒和不快,压低眉,冷静的看着徐长洋道,“非要你去不可么?”

    徐长洋抚着夏云舒半边脸,额头抵着她的,眸光邃深睨着她,“嗯,非我不可。”

    “……去哪儿?”夏云舒眼睛没控制住,溢出微红。

    “美国!”徐长洋道。

    美国?

    不错,够远的!

    夏云舒深吸气,点头,“行,我知道了。毕竟是公事,公事要紧嘛。”

    徐长洋眼眸沉敛,看着夏云舒越绷越紧的脸,声线低哑了分,“这次要办的事很重要,快则一月,慢,则需要更多的时间。不过……”

    “你不用跟我得这么详细。公事嘛,我不会这么不懂事不理解你的,你放心去吧。”夏云舒声音微冷,打断徐长洋的话。

    徐长洋下颚绷出明显的硬痕,“我尽量每天给你打电话。”

    夏云舒垂下眼睛,“……嗯。”

    “夏夏。”徐长洋挑起她的下巴,逼夏云舒看着他,“对不起。”

    夏云舒望着他的脸,心口又酸又涩。

    其实她很想开口叫他不要去,留下来陪她和至谦,哪怕一天也好。

    可是她不出口。

    他为了她停滞的工作已经太多了。

    更何况,如今她和至谦都已无碍,她得多自私多不懂事才开得了这个口,叫他继续抛下工作抛下正事陪她!

    所以夏云舒,只能什么都不。

    “等我回来。”

    徐长洋声音仿佛又沉了些,完,他分别吻了吻夏云舒和至谦的额头,起身便朝门口走了去。

    他走得很快,眨眼便消失在夏云舒的视线里。

    忽然之间。

    夏云舒眼角滚烫,那股子压抑的委屈和愤怒全涌了上来。

    一根手指,被柔嫩的掌心轻轻攥住。

    夏云舒死死抿着唇,垂眸看躺在她身边的家伙。

    家伙不谙世事,正冲她没心没肺的咧着嘴乐呢。

    夏云舒鼻子都皱了起来,埋下头,用鼻尖蹭了蹭至谦的。

    至谦好似喜欢这样,夏云舒一蹭他就咯咯直笑。

    夏云舒愣了下,又连蹭了几下。

    每一下都逗得家伙笑个不停,连口水都笑出来了。

    夏云舒看着家伙乐得不能自已的模样,满腹的委屈和恼怒一点一点平复,情不自禁抿了嘴角,用手指碰了下他的鼻子,“不管那个老男人了,他爱去哪儿去哪儿,只要我的宝贝儿在我身边就好。”

    “嘿嘿……”

    “你可是男子汉,这么爱笑一点也不酷。”

    “嘿嘿嘿……”

    “……好吧,你赢了。”

    ……

    聂相思是在至谦回到徐家,才知道至谦曾被“绑走”的事。

    听到这个消息,聂相思先是与战廷深“决裂”,后才火急火燎的赶到徐家。

    到夏云舒休养的房间,聂相思赶紧把至谦紧紧抱在怀里,一脸的心有余悸。

    常曼和慕止熙都在夏云舒的房间,看到聂相思这般,都不由勾了嘴角。

    “别紧张了,都没事了。”夏云舒望着聂相思道。

    聂相思皱紧眉,脸愤懑,“战廷深简直过分!这么大的事他竟然瞒着我。一定是我平时脾气太好,对他太好,才让他霸道得这么有恃无恐!”

    “你也别怪你三叔不告诉你,他是怕你担心……”

    “我能不担心么?我担心不是应该的么?”聂相思现在非常生气,任何话到她耳朵里都能激起她更大的愤怒。

    总之,她这会儿听不了别人帮战廷深开脱,好话!

    “怕我担心就能瞒着我么?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都没在你身边陪着,我算什么啊?”聂相思到最后,声音里满满的自责和愧对。

    夏云舒微笑盯着聂相思,“你三叔虽然没有告诉你,但他一直在帮我们救至谦。他不告诉你,除了怕你担心,也怕你哭吧。”

    “云舒,你什么都别了,我这次是不会原谅他的!我气死了。”聂相思嘟囔。

    夏云舒表示才不相信聂相思从此不原谅战廷深。

    再,战廷深至多也就能容忍她适当的耍点脾气,时间久了,被“收拾”也是早晚的事!

    “你们聊,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喝的上来。”常曼。

    常曼离开房间后。

    夏云舒看看慕止熙,再看看聂相思,道,“你们两个要不要再认识一下?”

    聂相思手里还抱着至谦,听话,偏头看向慕止熙。

    以前只是隔着屏幕见过慕止熙。

    如今见到慕止熙本人,聂相思笑道,“慕大神比视屏上看到的更帅。”

    “云舒的女朋友,本人也比较好看。”慕止熙扬唇。

    “……这样听着,声音也更好听。”聂相思实话实。

    “咳咳。聂相思,注意注意自己的身份,你现在可是已婚人士,这样夸除了你家三叔以外的男性,合适么?要是让你三叔知道,心你的皮!”夏云舒笑哼。

    当着慕止熙的面,聂相思还是有些觉得没有面子的。

    梗着脖子,“我怕他?在我们家我了算!再……我就了两句实话。”

    “你的这些话,我就听着乐乐,我不什么。”夏云舒。

    “……你还不什么,得还少了!?”聂相思哼哼。

    夏云舒轻笑,“你一来就抱着至谦,至谦可不轻,这么久了,你那胳膊受得了么?”

    “多亏胖芽,我现在抱着至谦,就跟什么都没抱一样。”聂相思大眼里含着笑,。

    夏云舒失笑,“有你这么黑自己女儿的么?”

    “咿呀。”

    至谦就跟附合夏云舒的话般,适时冲聂相思咧着嘴咿呀咿呀的叫。

    聂相思瞧见,禁不住乐,温柔,“这么就知道维护你的胖芽妹妹了?”

    “咿呀呀……”

    “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