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46章 你要抱他么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楚郁磨牙,两步上前,用胳膊夹住翟司默的脑袋,啪啪在他脑袋上打了几巴掌,“你丫什么时候兴奋不好,偏在这个时候?你想死一声,老子成全你!”

    翟司默泪眼朦胧,“哥,哥,我的错,我的错。”

    “五,待会儿你跟着我!”战廷脩大约是不放心翟司默,道。

    翟司默,“……”感觉脸已经没有了!

    楚郁松开他,“白痴!”

    翟司默压根不敢还嘴,默默拿出手机就要关机。

    “等等。”

    楚郁蓦地抓住他的胳膊,紧声道。

    “……怎么?”翟司默看他。

    楚郁眼冒绿光,又想动手了,忍住,看了眼徐长洋几人,,“是徐叔打来的。”

    徐长洋眯眸,上前,从翟司默手中拿过手机,盯着手机屏幕凝视了两秒,放到耳边接听。

    不知那端了什么。

    众人只听徐长洋道,“傅雪婵呢?“

    战廷深几人站在不同的方位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面庞隐在夜色下,看不分明,“嗯。”

    随后,徐长洋将手机递给翟司默,顺带握了握他的肩,笑,“这回,算你误打误撞撞上了。”

    翟司默懵逼脸。

    徐长洋扫过几人,“慕昰已经将至谦送回去了。”

    战廷深一行人轻怔,旋即眉梢皆掠过暗色。

    楚郁抬手看了眼腕表,“凌晨过半。慕老大爷早不送晚不送偏偏这个时候送至谦回去,他不是故意而为,我真不信。”

    “看来我们今晚会行动,慕昰早已了然于胸。”战廷深沉冷。

    因为至谦已经平安送回这一消息传来,让原本准备行动的众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和沉思。

    空气一时之间恢复静寂。

    片刻。

    战廷脩看看徐长洋沉着分析道,“慕昰故意拖延将送回至谦的时间,大约是想给我们一些警告,或者是,下马威!他在告诉我们,我们的计划,甚至是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中,他并不是我们能随随便便挑衅且轻视的人!”

    “我想,今夜,尽管我们做了万全的准备,可一旦进入慕宅,我们于慕昰而言,不啻于瓮中之鳖,也许非但不能救出至谦,反而会中他的计,落入他的手中!”

    楚郁低呲,“慕老大爷这是干什么呢?想告诉我们,他,我们招惹不起么?”

    “慕昰的城府我早听我爸过,深不可测!且在慕昰的‘王国’里,所有的行为规则由他一人定,在他的意识里,这世上只有他想做和不想做的,而没有该不该之分。”

    白了。

    战廷深徐长洋等人行事还在这世界约定俗成的道德规范和行为模式里,但慕昰没有。

    他猖狂桀骜到,把自己凌驾于所有现有规则之上。在他的世界里,他是那个王!

    其他人可以不信他这套,但最好别惹他不悦,否则,你恐怕连自己是怎么消失的都不知道。

    很显然。

    徐长洋等人三天前一同出现在慕宅对他施压,已经惹得慕昰有那么点不高兴了。

    刻意延迟将至谦送回,便是给徐长洋等人的警告。

    一如楚郁那句话,他慕昰想告诉他们,他慕昰不是他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后辈敢随随便便招惹的!

    徐长洋完,战廷深拧拧眉,“如果慕大爷不是卿窨的父亲,加上这上百年来四大家族一向团结,彼此扶持。我还真有些想试试看!”

    “慕昰既然把至谦送回去了,这件事便到此为止吧。”

    战廷脩看看战廷深和徐长洋,声线低沉,“你们如今都是有家室的人,比不得慕昰无所顾忌,就这一点,与慕昰对着干便不是明智之举。慕昰此次之所以掳走至谦也是被林霰所惑,并非毫无理由。我想,这次后,慕昰不会再轻易对我们当中的谁下手。”

    战廷深轻抿薄唇,没出声。

    “所以,我们今晚算什么?”一直未开口的闻青城,凉凉道。

    “算什么,被慕老大爷耍了呗!”楚郁冷哼。

    翟司默看看楚郁,看看闻青城,还是不敢开腔。

    因为就算行动不成,也掩盖不了他犯蠢的事实!

    他深刻觉得,短时间内,他在这几位哥面前,是挺不起腰杆话了。

    “今晚让你们白跑一趟了。要我抱歉么?”徐长洋挑眉。

    除却战廷脩,其余人甩都没甩徐长洋,大步往车的方向走。

    徐长洋无奈扯唇。

    战廷脩闷笑,上前安慰的用拳头锤了下徐长洋的肩,“好了,不管如何,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

    “你刻意赶回来,辛苦了。”徐长洋盯着战廷脩道。

    “就冲你为廷深和相思做的那些,就值得!”

    因为职业关系,战廷脩对家庭总抱着一份亏欠。

    而徐长洋为战廷深和相思的付出,常常让他觉得自愧不如。比起他,徐长洋更像战廷深的大哥,事事操心。

    所以这次一听闻是徐长洋有事,他没有任何犹豫,延迟所有的计划,赶了回来。

    “我跟廷深是兄弟,相思又是我看着长大的,能够力所能及的帮到他们,我很高兴。”徐长洋道。

    战廷脩笑了,“廷深有你这样的兄弟,算他子运气好!”

    徐长洋扬眉。

    “回吧。”战廷脩拍拍他的肩,便朝前走了。

    徐长洋轻眯眼,回头深沉盯了眼慕宅的方向,在原地站了几秒,方朝车的方向走了去。

    ……

    这厢,婴儿房旁的房间里,至谦被抱到夏云舒身旁就开始哇哇大哭,边哭边往夏云舒身边翻,两只拳头靠在夏云舒腰侧,白嫩的脸全是眼泪,大哭着的模样仿似受了天大的委屈般。

    至谦哭,常曼和古向晚看着,也跟着哭。

    夏云舒虽没哭出声,但一双眼隐忍到通红,心翼翼握住至谦的拳头,放在唇边万般珍视的轻啄,“宝贝儿,妈妈在呢,不怕了啊……”

    “哇呜呜……”

    至谦另一只手在夏云舒身上抓,像是要她抱。

    夏云舒半拥着至谦的身子,将他的手贴到她脸上,沙哑道,“妈妈很想你,宝贝儿,谢谢你回到妈妈身边。妈妈跟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

    “哇……”

    至谦瘪着嘴,哭得特伤心,特委屈。

    夏云舒鼻酸,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对不起宝贝儿,原谅妈妈这一次,别再哭了,你再哭,妈妈要跟着你哭了……”

    至谦这回可就没那么听话了。

    夏云舒完,至谦反而哭得更厉害,夏云舒都怕他的嗓子受不了。

    “他是不是饿了?”

    慕止熙第一次见至谦,视线一直在至谦和夏云舒两人身上打着转。

    见至谦始终哭个不停,默默的了个常识性的问题。

    慕止熙这话一出。

    房间里诡异的静默了三四秒。

    旋即。

    常曼嗡的一声,赶紧朝门口奔去,给至谦冲奶去。

    夏云舒眨眨眼,盯着至谦,懵懵的,“是么?是饿了么?”

    “哇呜呜……”

    至谦的哭声一下飙高,好似在回她“你呢”!

    夏云舒又心疼又对自己很无语,把至谦往怀里又揽了揽。

    ……

    事实上,至谦的确是饿了。

    常曼把奶瓶放到家伙手里,家伙抱着奶瓶就开始大喝特喝,两只眼睛因为裹着泪水,亮晶晶的,一眨不眨的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一颗心软绵绵的,伸手抚摸家伙的脑袋。

    不到十分钟,家伙便将一瓶奶喝光了。

    喝光之后又开始哭。

    常曼一愣,赶紧又去冲了一瓶。

    家伙又一口气喝完了。

    喝完后,家伙虽没再哭,但抱着奶瓶,舔着嘴的萌样活脱脱就是意犹未尽啊。

    夏云舒心微微拧着,忍不住在至谦脸亲了亲。

    她不由得怀疑,慕昰把至谦掳过去,就没给他喝过奶!

    不然家伙怎么饿成这样?

    其实慕昰还不至于这般虐待一个婴儿。

    实际上是至谦鹏友挑嘴,慕昰让属下买回来的奶粉不合至谦的口味。

    且至谦喝惯了常曼给他买的奶瓶兑的奶,再用别的奶瓶兑给他喝他就有脾气了,不乐意喝。

    所以就饿成这样了!

    ……

    至谦回来,徐家上上下下悬着的一颗心总算归回到原位。

    至谦在夏云舒身边靠着睡了过去。

    常曼等人怕打扰至谦睡觉,便退了出去。

    常曼一走,房间里便只剩下夏云舒至谦以及慕止熙。

    慕止熙盯着至谦柔嫩粉白的脸,心头浮动着一股难以言的感动和喜欢。

    这个家伙是他最爱的女人的孩子!

    这般真真切切看到这个孩子,慕止熙才发现,原来爱屋及乌是真的。

    他很想,抱抱这个孩子。

    “慕止熙。”

    清柔的女声洒来。

    慕止熙睫毛微动,掀起,看向夏云舒。

    夏云舒面上的疲倦和虚弱因为至谦的回归,一扫而空,蒙上了一层浅浅的柔光,望着慕止熙的双瞳淌动着慕止熙以往从未见到过的温柔。

    是一个女人成为一个母亲后,从内散发而出的那种温柔。

    慕止熙微微屏息,深深凝视夏云舒。

    “你要抱他么?”夏云舒轻声问。

    “……”慕止熙眸光一亮。

    夏云舒看到,扯唇,“可以抱的。”

    慕止熙提气,却摇头。

    夏云舒愣了愣,不解的看着他。

    他刚才的样子,分明是想抱的。

    慕止熙抿唇,视线滑向至谦,声线低柔,“我笨手笨脚的,吵醒他怎么办?”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