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45章 徐长洋真的很爱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打完电话,徐长洋深深看了眼何仪,便上楼去了。

    慕止熙坐在沙发里,上身微弓着,双手软搭在膝盖下,眸光沉敛盯着二楼婴儿房旁的房间。

    ……

    二楼。

    徐长洋走进房间,看了眼皱眉望着他的夏云舒,坐到床边,低声,“我已经让人调查寻找傅雪婵的下落,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今日之内应该会有消息。”

    “雪禅也是前天不见的么?”夏云舒问。

    “嗯。”徐长洋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嘴唇微微抿紧,“会不会也跟慕昰有关?”

    “……”徐长洋双眼闪过讶异,“怎么?”

    夏云舒睫毛低垂,“上次我约林霰出去,想套她的话,让她亲口出孩子不是因为我而流掉的话,继而录音下来当做证据。当时我便怀疑林霰的孩子也许并不是慕卿窨的。不然,她怎么舍得拿她和慕卿窨的孩子的性命陷害我?所以那时候,我隐约暗示过林霰。林霰大约也是忌讳这个,便亲口承认流产的事与我无关。”

    夏云舒抬眼,盯着徐长洋,“虽然我录了音,可是后来出了事,手机和包都不见了,证据也没有了。那天我出门,雪禅跟着我去了。后来我问她,我和林霰的对话她听到了多少,她回答我全都听到了。而林霰也应该知道雪禅听到了什么。她怕事情败露,不敢有一丝懈怠,所以她对引诱慕昰对雪禅出手,也不是没可能。”

    连续了这么多话,夏云舒呼吸变得短促,眉头也拧得更紧了些。

    徐长洋看到,握住她的手,柔声道,“我知道了。我会让人查清楚。”

    夏云舒焦虑的转动眼珠,“如果真的是慕昰出手。而我们又不知道林霰对慕昰用了什么理由,让慕昰针对雪禅。慕昰心狠手辣,我担心雪禅……”

    不止是夏云舒,便连徐长洋等人也想不到林霰到底用了什么理由!

    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的真相会肮脏龌蹉到那般境地!

    徐长洋瞳眸覆上一层阴鸷。

    ……

    到了傍晚。

    慕昰依旧没有将至谦送回的事实,让整栋建筑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霾。

    楚郁,翟司默以及许久未露面的闻青城相继赶来,个个都穿着简练冷酷。

    战廷深携着战廷脩最后赶到。

    慕止熙视线从楚郁等人掠过,最终在战廷脩身上定格了几秒。

    这个男人一看,便是深藏不露的厉害角色!

    “过了十二点,如若慕老大爷还不将至谦送回来,这脸咱们就给他撕破了!”楚郁阴狠道。

    听话。

    战廷深几人眼角均绽出冷锐的芒光。

    ……

    二楼房间,夏云舒心绪不宁,从医院回到徐家,头一次主动抓住徐长洋的手,“慕昰在凌晨前要是不把至谦送回来,你们去慕宅大闹,慕昰会不会一怒之下对至谦不利?”

    徐长洋看着被夏云舒握住的手,轻沉气道,“我们手里有卿窨差人送来的慕宅布局图,加上这三天我们派人去慕宅打探得来的消息,大概知道慕昰将至谦安置的位置,我们的目标集中在那一块。今晚的行动,是破釜沉舟,哪怕是与慕昰同归于尽,也要将至谦平平安安的带到你面前!”

    “……你乱什么?!”

    夏云舒慌得一张脸惨白,伸手堵住徐长洋的嘴,“谁让你去跟那个老匹夫同归于尽了?不许,不许这样不吉利的话!”

    薄唇感受到夏云舒掌心的柔软和冰凉,徐长洋深深凝着夏云舒的眼眸竟有些潮热。

    他伸手握住夏云舒覆在他唇上的手,一根一根把她的手指蜷进他的手掌,密不透风的包裹住,轻蹙眉,喑哑道,“夏夏,如果今晚我把至谦安然无恙的带回来,你能不能试着再相信我一次……”

    徐长洋深邃盯着夏云舒,“再给我一次机会?”

    夏云舒的双眼像被细针连续扎了数下,疼得她眼泪抑制不住的往上涌冒。

    她难受的拧紧眉,苦涩无比的盯着徐长洋低落寂寥的脸,“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在什么?什么再相信你一次,再给你一次机会?”

    “夏夏……”

    “我什么时候不相信你?我们现在好好儿的在一起,你让我给你什么机会?你啊。”

    夏云舒哽声道。

    徐长洋抓紧夏云舒的手放到唇边,眼眸猩热,直直盯着夏云舒的脸。

    夏云舒心口猖獗的疼着,“徐长洋,你不许抱什么不好的想法你听到没有?”

    徐长洋一下一下的吻着夏云舒的手指,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眸光那样的深,那样的沉。

    “你话,你给我话!”

    夏云舒非常慌,另一只手揪着徐长洋腰侧的衬衫不放。

    “你会离开我么?”

    徐长洋声线哑到极致。

    夏云舒眼瞳震颤,红着目定定盯着徐长洋,“我们过,要永远在一起。所以,不仅至谦要救回来,你也要好好儿的回来。答应我,徐叔叔,你一定要答应我!”

    话到最后,夏云舒声音里又是一片慌乱不安。

    徐长洋微白的俊脸闪现一抹心满意足的笑,他俯下身。

    同样冰凉的双唇触碰到一起。

    夏云舒捧住他的脸,她用力眨去眼睛里的泪雾,努力看清他的脸,“徐叔叔,我没有想过要离开你。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的。”

    徐长洋心头猛震,扣紧夏云舒的手腕,“再一遍!”

    夏云舒用另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泪眼朦胧看着他,委屈哽咽,“你要是有事,我也不活了。”

    夏云舒这一句话,险些把徐长洋的眼泪给逼了出来!

    徐长洋猛然抱住夏云舒的肩,两双贴紧的唇,更深的衔接,“我不会让自己出事!我爱你夏夏,很爱……很爱!”

    “我也是。”

    ……

    夜里十一点半。

    原本在客厅坐着的众人,移步到门外,随时准备动身。

    十一点四十,徐长洋从夏云舒房间出来,周身裹挟着浓重的肃杀之气,朝楼下走来。

    “长洋。”

    常曼上前,不放心的握住他的手臂,双眼通红看着他。

    徐长洋冷静的拂下她的手,“妈,替我照顾夏夏。我很快就带着至谦回来。”

    完。

    徐长洋不给常曼再次开口的机会,凛步走了出去。

    常曼忧心忡忡的看着徐长洋绝然的背脊,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徐桓恩蹙紧眉,远远看着门口。

    “出发!”

    徐长洋走出房门,便沉然道。

    战廷深等人颔首,疾步往前。

    徐长洋眯眸,回头朝房门内望了眼,便要跨步向前。

    “我也去!”

    慕止熙在这时,阴沉沉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微停,面色严峻,“不能让慕昰看到你,不然你这条命很有可能就丢在潼市了!”

    “我慕止熙是贪生怕死的人么?”

    慕止熙冷哼。

    “你留下来替我守着这里。”徐长洋边便朝前走。

    慕止熙呲了呲牙,没再与他什么,紧步跟上。

    “慕止熙!”

    徐长洋猝然停下,猛地回头狠然盯着慕止熙,“如若不想我把你打晕了扔回去,就识相的自己回去!”

    慕止熙沉着脸,绷直的身体直接从徐长洋面前擦过,阔步朝前走。

    “慕止熙!”

    徐长洋上前,从后扣住慕止熙一侧肩,“现在这个时候,夏夏身边不能没人!”

    慕止熙背脊一震,回头复杂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下颌沉绷,“而你,是夏夏完全信任的人。有你陪在她身边,她不至于太过担心慌乱。”

    夏云舒是徐长洋的死穴,同样也是慕止熙的。

    慕止熙也并非不知道徐长洋只是为了阻止他参与行动,但他一提到夏云舒,他便控制不住的犹豫。

    徐长洋看出来,声线微低,“慕止熙,拜托!”

    “……”

    ……

    慕止熙折回,到二楼房间。

    看到的,是夏云舒如木头般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的场景。

    慕止熙心尖被戳了下,敛眸坐到夏云舒身畔,凝着她轻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徐长洋。”

    木头似的夏云舒睫毛勘动了下。

    慕止熙盯着她抿成一条白线的唇,“云舒,我一直以为这个世上没有比我更在乎更爱你的人。但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因为徐长洋真的很爱你。呵……就勉强,让他跟我打个平手吧。”

    夏云舒眼底有一片亮光闪过。

    好一会儿,慕止熙听她低低,“我什么都不要,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只要他和我们的孩子平安无事就好。”

    慕止熙看着夏云舒眼角跌落的泪。

    他不太清楚自己此时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

    因为他心脏的位置很痛,但又,不再仅仅是他以为的那种痛。

    他探过手,握住夏云舒的手,用力。

    仅一下,他便松开,道,“一定会没事,一定!”

    ……

    深夜,漆黑的公路,车辆如狂风般呼啸而过。

    在靠近密林深处那栋古宅几百米开外的公路转弯处相继停下。

    通体黑色着装的男人一个接一个如矫健灵活的豹子般从车内跃出。

    多年的默契,不需要任何言语,彼此眼神交汇便能明白对方的意图。

    是以,下车后,各自便凌厉奔赴向往。

    漆黑的身形隐没在黑夜下,又像极了一匹匹深夜蛰伏的凶猛野狼。

    突地。

    谁的手机噗噗震动了起来。

    在这样寂静的夜色下,格外的明显。

    一行人登时停了下来,眸光如刀般嗖嗖射向震动声传来的方向。

    虽黑漆漆的,但依然不妨碍这些男人视物。

    而他们目光聚集的地方,正好是……翟司默所站的位置!

    翟司默一手摁着裤兜,站得比树还直,被诸位哥这样盯着,冷汗直冒。

    妈的。

    如此严肃紧张的时刻,他竟然忘了关机!他是不是想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