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44章 我要见至谦,好想他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慕止熙瞳孔廓张,几大步上前。

    走到病房门口,入目的景致让慕止熙心头大痛。

    夏云舒侧贴站在病房一侧的墙壁,整个身体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什么,剧烈的发抖。

    而她满脸是汗,面色白得像涂抹了好几层面粉,可她嗫缩的双唇却透着青紫。

    徐长洋瞳眸里印着两个的夏云舒,心脏宛若被利刃削剁着,痛得他浑身无法动弹。

    夏云舒似冷极了,大弧度哆嗦着抬起眼睛,看徐长洋和慕止熙,那双眼诡异的红,“你,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么?不认识啊……“

    话没完,夏云舒如一片柳絮般猛地朝地上摔了去。

    徐长洋心神俱裂,极速弯身,抱住夏云舒的胳膊将她捞了起来,紧紧抱在怀中。

    夏云舒脑门的汗珠大粒大粒的掉,手一触到徐长洋的衬衣便用尽全力揪住。

    她的睫毛上垂坠着汗珠和泪珠,重得她几乎抬不起来。

    除了疼。

    她现在感觉不到其他!

    “我,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夏云舒牙龈打颤,断断续续道。

    她太疼了,腰疼,心更疼……

    徐长洋喉咙似卡着一片薄而锋利的刀片,轻轻一动便疼。

    他抱着夏云舒朝病床走。

    “啊……”

    某种强烈的情绪再难压制,夏云舒伏在徐长洋怀里,哑声嘶吼。

    徐长洋背脊僵滞,只觉眼眸涩痛难忍,垂眸定定看着夏云舒。

    “我要回去,我要见至谦,好想他,我两天没有见到至谦了,我想他……”

    夏云舒仍是颤抖不止,声线脆弱,哀求。

    徐长洋眼球灼痛得厉害,绷紧的面容抑制不住的抽搐扭曲,他低头,薄唇战栗覆上夏云舒淌着汗珠的太阳穴,嗓音艰涩到极点,“夏夏,听话,你现在还伤着……你想见至谦是不是?好,我立刻让妈带至谦到医院见你好不好?”

    有几秒钟,夏云舒没有出声。

    等到她再次出口时,却伴随着无法自已的嗡嗡哭声,“骗人,骗人……呜唔……”

    徐长洋抚住夏云舒的头,绷着齿关道,“不骗你,再过两天,至多两天,我便让妈带至谦过来。夏夏,你乖。”

    夏云舒狠狠摇头,猛然抬头,泪眼模糊却也慌张至极的望向站在门口的慕止熙,“慕止熙,他不送我回去,你帮帮我,送我回去,我要回去……”

    徐长洋心脏刺痛,“夏夏……”

    “慕止熙。”夏云舒脸上全是崩溃、惊慌以及脆弱。

    慕止熙心口拧疼,紧紧望着夏云舒,“好。”

    “呜唔。谢谢,谢谢。”夏云舒哽咽。

    徐长洋深深垂眸,眼眸里尽是黑暗。

    ……

    徐长洋和慕止熙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送夏云舒回到家,夏云舒的情绪虽比在医院时冷静了不少,但面色仍是恍惚不定。

    到徐长洋和慕止熙扶着她到婴儿房。

    夏云舒看着空空的婴儿床,眼泪决堤,她咬紧下唇,没让自己哭出声来。

    心头堆积的疼痛,慌乱,不安,到后来通通化成空,她像被挖了心,抽干了力气。

    夏云舒站在婴儿房门口,久久不肯挪离一步。

    “云舒。”常曼再忍不住,上前握住夏云舒的手,与夏云舒一样,泪流不止,“是妈不好,我没有照看好至谦,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骂骂我也行……”

    夏云舒用力吸气,可是吸进她身体的却只有微末。

    她缓慢转动酸胀得眼睛,隔着重重水雾看常曼痛苦愧疚的脸,她咽了咽喉咙,把另一只手放到了常曼手上,她张了张苍白的唇,好几次,才发出微弱的声音,“妈,跟您无关。”

    夏云舒此刻的心情,出这几个字,已是不易。

    常曼听了更悲痛,抱住夏云舒冰冷的身体,“你放心云舒,我跟你爸已经想好了,如若慕昰不把至谦送回来,我和你爸倾家荡产拼了命也不会放过慕昰!”

    夏云舒脸虚白,好一会儿,她张嘴吐出了一个字,“嗯。”

    ……

    常曼和何仪临时将婴儿房旁边的房间收拾出来,作为夏云舒养伤休息的房间。

    主要是,夏云舒希望离婴儿房近一些,这般,慕昰将至谦送回来时,她能第一时间知道。

    房间内的床紧靠着墙壁,夏云舒贴着墙壁躺着,额头微微靠抵在墙壁,干红的双瞳一瞬不瞬的盯着那面墙。

    整个人身上的气息,聊胜于无。

    徐桓恩看了眼立在床前,侧脸冷峻的徐长洋,在心头叹息一声,拉着常曼离开了房间。

    何仪与徐长风在之后相继离开。

    慕止熙分别看了看夏云舒与徐长洋,尽管他很想留下来陪着夏云舒。

    但他更明白,此刻,他二人更需要单独相处的时间。

    是以,慕止熙轻抿唇,也转身走了出去。

    房间内只剩下徐长洋与夏云舒两人。

    徐长洋幽沉望着夏云舒虚弱的侧脸,缓缓坐到床边,伸手握住了夏云舒放在被子外,微凉的手。

    “夏夏,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徐长洋暗沉道。

    夏云舒低垂的睫毛颤抖,在徐桓恩等人面前好不容易隐忍住的眼泪,顺着眼角滚了出来。

    而她眼睛里盛盈的泪花,更显得她那双眼明亮清澈。

    徐长洋握紧她的手,“我保证……”

    “慕昰是慕卿窨的父亲么?”夏云舒低哑开口。

    徐长洋眼底不期然闪过一抹黯然,看着夏云舒的侧脸,“嗯。”

    “他抓走至谦,是因为林霰告诉他,他的孙子是因我而流产的是么?”夏云舒。

    “误会已经解除,慕昰已经知道林霰流产与你无关。并且,林霰怀的孩子不是慕家的骨血。”徐长洋盯着夏云舒不停跌落泪珠的眼角,道。

    听到林霰怀的不是慕家的孩子,夏云舒也没多大反应。

    隔了会儿,她,“你确定他会毫发无损的把至谦送回来么?”

    “我们确定至谦就在他手中,而他也知道我们清楚这一点。如果他不想多添几个仇敌,他唯有将至谦安稳送回来这一个选择!”徐长洋道。

    夏云舒难受的拧紧眉,她闭上眼睛,唇微微发抖,“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她知道慕卿窨有多厉害!

    而他们都慕昰比慕卿窨更加不好招惹。

    现在至谦落进这么危险的一个人手里,即便他们都至谦不会有事,会平安回来。身为母亲,夏云舒却并不能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宽慰!

    她很害怕,很不安!

    徐长洋凝着夏云舒潮湿的眼角。

    闻言,他没有依言离开房间,而是更紧的握住她的手,侧躺到她身边,安静的看着她。

    夏云舒也没有强势赶他出去,她只是闭着眼睛,无声落泪。

    ……

    这一晚。

    慕昰没有将至谦送回来,整个徐家上下,包括夏云舒和慕止熙,睁眼到天亮。

    第二天过去。

    至谦依旧没有回来。

    而此时,夏云舒等人连续两天都未合眼。

    到第三天。

    夏云舒恍惚得厉害,整张脸青白交加,人也清瘦了一圈。

    徐长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但他也明白,除非至谦回来,否则无论他什么夏云舒都听不进去。

    嘭——

    “何仪,你怎么了?”

    突然,一道震动声,伴随着常曼惶急的嗓音从门外传来。

    因为房门没关,徐长洋和夏云舒都听得很清楚。

    夏云舒僵垂的睫毛轻颤,抬眼看徐长洋。

    “我去看看。”徐长洋沉声着,握了握夏云舒的手,便起身阔步朝门外跨去。

    走出房门。

    徐长洋看到常曼和徐长风扶着何仪往楼梯下走。

    徐长洋抿唇,往楼梯走,下楼时,他看到楼梯上淌洒的燕窝和碎掉的瓷碗。

    “何仪,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常曼担忧的嗓音再次传来。

    徐长洋拧眉,快步走过去,看着靠坐在沙发里,额头冒冷汗的何仪,“何姨,您不舒服?”

    哪知。

    徐长洋话音刚落,何仪便捂着脸,压抑的泣出声。

    众人一怔,纷纷看向何仪。

    “何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古向晚坐到何仪另一边,关切的握住她的手臂,柔声道。

    “呜……”

    何仪摁着双眼,嘶哑的哭。

    徐长洋沉眸,“何姨,您先别哭,先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

    “……婵,婵失踪了。”何仪悲痛道。

    “什么?”

    常曼惊愕,盯着何仪,“雪禅好好儿的,怎么会失踪?”

    “我也不知道。算上今天,已经三天了。”何仪泣道。

    三天?

    “可有报警?”徐桓恩严肃道。

    “报了,昨天就报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传来。我怕……我怕她是出了什么意外。”何仪心脏揪着,声音充满了无助和惶恐。

    徐长洋压低眉,没什么,拿出手机,走到一边打电话。

    常曼看了眼徐长洋,眉头凝重蹙紧,握紧何仪的手,“何仪,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这两天怎么一直不?你还……照顾我们。”

    “至谦至今没有回来。在这个时候,我怎么能添乱呢?”何仪哽噎。

    常曼动容的拉紧何仪的手,“你让我怎么你好?”

    “夫人,真是对不住。最后我还是给你们添了乱。”何仪捂着眼睛,悲楚哭道。

    “别这样的话。之前雪禅救过云舒,现在你又忍痛照顾我们,这份情谊,都记在我心里。别担心,雪禅那孩子,看着就是福大命大的模样,不会有事的。”常曼低声安抚。

    何仪掩唇,隐忍点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