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43章 离死不远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回到家,常曼第一时间冲到楼上婴儿房,可看到的,依旧空空如也,没有至谦。

    那一瞬间,常曼觉得自己的心像被突然重摔到地上,啪的一声,全碎了!

    徐长洋几人后一步到婴儿房,眼前空荡荡的婴儿房,以及拂进耳畔常曼隐忍的啜泣声,让三个男人均是攥紧了拳头,面上一片寒沉。

    徐桓恩沉稳上前,从后拥住常曼,轻抚着她的手臂道,“至谦会平安回来的,我们要多点耐心。”

    常曼紧摁住自己的心口,嘶哑的嗓音满是忍耐,“从至谦出生,出院开始,他就没有离开我的视线这么久。你,他有没有哭?”

    徐桓恩心脏拧着,揽紧常曼轻颤的身体,“好了好了。为了至谦,咱们要更坚强,等着他回来!”

    常曼呜咽的把头靠在徐桓恩胸膛,“林霰那个女人太可恨了!如若不是她颠倒黑白,煽风点火,慕昰也不会把我们的至谦掳走。幸好现在误会澄清,真相大白,否则至谦落到慕昰手中,我真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我真是想把林霰这个女人碎尸万段!”

    能让常曼出想把一个人“碎尸万段”的话,林霰也算是“厉害”角色了!

    徐桓恩眸光掠过一抹狠辣,阴沉道,“放心。以慕昰的手段,林霰落到他手中,不死也离死不远了!”

    林霰先是恶意欺骗慕昰流产真相,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揭穿孩子并未慕卿窨的骨肉,这前后的巴掌落到慕昰脸上,以慕昰权威至上的性格,林霰的行为无疑是在向他挑衅。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霰若想在慕昰手下全身而退,比登天还难!

    所以徐桓恩,林霰的下场:不死,也离死不远了!

    徐长洋眸光沉邃,看了看徐桓恩和常曼,薄唇抿成冷锐的线条,转身离开了婴儿房。

    徐长风蹙眉,双眼凝重望着徐长洋朝楼下走的凌寒背影,顿了两三秒,迈步跟了下去。

    客厅。

    徐长风看着坐在沙发里的徐长洋,眼眸深敛,“爸得没错,至谦在慕昰手中是安全的,至谦安然回到我们身边,也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所以我们现在要沉住气,等着慕昰将孩子送回。”

    “哥,我不敢去医院见夏夏。”

    徐长洋周身被冷意围绕,他垂掩着睫毛,出口的每个字都分外阴沉而内忍。

    徐长风心头轻震,不忍的盯着徐长洋,“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慕昰深不可测,便是如今的卿窨不也忌惮着慕昰手中的势力,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事发突然,我们谁都没想到……”

    “哥,多少次了……从夏夏回到我身边,回到潼市,多少次了。”

    徐长洋声线沙哑低沉,双瞳染血盯着徐长风,“我不能每次都用没想到为我自己的保护不周和无能开脱!是我没有保护好夏夏和孩子,所以才让那些想伤害夏夏和孩子的人有可乘之机。我现在恨不能把我自己剁了!”

    “长洋……”

    “哥,你我是不是不应该把夏夏强留在我身边?夏夏离开我,会不会比较好?”徐长洋喑哑道。

    徐长风看着徐长洋猩红眼眸里的挫败和自责,心脏抽疼,“臭子,你若是抱着这样的心态,那你的确不如现在就放云舒自由。”

    “我做不到!”

    徐长洋往后靠在沙发背上,清俊的面容挂着丝丝沉痛,哑声道,“我只是而已。因为,除了我自己,让其他男人照顾夏夏,我也不会放心。”

    “那就振作起来!”徐长风道。

    “嗯。”徐长洋轻闭眼,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从沙发里跃起,面庞凌然,阔步朝门口走了去,“我去医院。”

    徐长风看着徐长洋离开,眼眸里有掩不住的心疼,缓缓转向二楼。

    徐桓恩和常曼站在二楼,同样满脸的疼惜和心痛。

    ……

    徐长洋从大门出来,就见战廷深几人倚在车身抽烟。

    嗯,因为战廷深最近在戒烟,所以他叼在嘴角的烟并未点燃。

    徐长洋以为他们早走了,不曾想却一直守在大门外并未离去。

    徐长洋心口一动,冲几人疲倦的扯了下嘴角。

    “喏。”

    楚郁朝徐长洋扬扬下巴。

    徐长洋看过去时,一抹不明物朝他飞了过来。

    徐长洋抬手接住,用指腹抚了下便知是什么,没看,便拿着抖了抖,从里抽出一根烟放在唇间。

    翟司默走过去,直接叼着烟,用燃着的那头给徐长洋点烟。

    这个画面,谭婧看了表示基情满满!

    嗯,谭婧坐翟司默的车,是以这会儿也没走。

    徐长洋嘬了两口,烟雾从他鼻息和薄唇喷薄出,他微眯着眼睛,一一看过战廷深几人,,“不走,等着我请你们吃饭答谢?”

    “哥几个像是缺饭吃的人么?”翟司默一胳膊搭在徐长洋肩上,哼哼。

    徐长洋斯文笑笑,尽管他已拿出最好的状态,但仍能看出勉强。

    楚郁眯了眯凤眸,邪邪睨他,“老徐,咱就给慕老大爷两天时间捡捡他的面子,两天一过他要再不把我们家至谦送回来,咱找他火拼去!”

    “火拼?”翟司默竟然两眼发光的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还是笑笑。

    “楚四得不错。”战廷深冷冷开腔,“我哥严阵以待,随时回来都行。”

    “我兴奋了!”

    一听战廷脩都准备好了,翟司默摸摸自己沸腾的心脏,眼底的光都变成了绿光,看着战廷深。

    “五,你能有点出息么?哪儿都能兴奋?”楚郁邪气撩唇,眯着翟司默。

    翟司默狠狠白他一眼,“滚!龌蹉!”

    楚郁呲。

    “我明白。”徐长洋勾勾嘴角,望着战廷深。

    战廷深就不再什么。

    徐长洋抿抿唇,视线移向站在一旁未曾言语的谭婧。

    谭婧一对上他的目光,眼眸便微微一闪。

    虽她最终揭穿了林霰的谎言,但也抵不过她隐瞒了他和夏云舒五年的事实。

    所以谭婧此时,还无法做到坦然面对徐长洋。

    “多谢!”

    徐长洋道。

    谭婧脸涨红,纯碎因为难堪,连忙摇头,“这件事我早该出来的,是我对你和云舒抱歉才是。徐大哥你不怪我,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上次画展事件,伍瑜因此而事业受挫,但是他却没有迁怒于她,谭婧心里本就怀着感激和愧疚。

    而因为她隐瞒了林霰流产的真相,导致慕昰被林霰欺骗蛊惑,从而掳走了至谦报复云舒和徐家,她便已经觉得自己罪该万死。

    徐长洋这声“多谢”,她是怎么都担不起的!

    谭婧现在非常的愧疚,非常!

    如果她知道林霰丧心病狂至此,她绝不会选择替她隐瞒!

    徐长洋看着谭婧因惭愧和悔悟而苍白的脸,眼瞳轻缩,没再开口。

    ……

    徐长洋与战廷深等人分开,到达医院时,夏云舒已经吃完午饭有一阵,正在睡午觉。

    慕止熙看到徐长洋,当即便从椅子上站起,朝他大步迈进,扣着他的胳膊往病房外带。

    略显杂乱仓忙的脚步声消失在病房门口。

    本在闭着双眼午休的夏云舒,却一下睁开了眼睛,拧眉看着病房门口。

    她是想睡个午觉来着,可整个上午莫名其妙的心烦意乱使她根本无心睡眠。之所以坚持闭着眼睛,不过是不想让慕止熙再看出她的心不在焉。

    ……

    病房外。

    “至谦呢?救回来了么?”慕止熙紧凝着徐长洋萧肃的面庞,低声道。

    徐长洋攥紧掌心,盯着慕止熙,“至谦现在仍在慕昰手里。”

    “你什么?”

    慕止熙俊颜微白,眉峰深拧起,望向徐长洋双眸酝酿着风暴,“至谦在慕昰手中?!”

    自从知道慕子栩与慕昰曾有过一段婚姻。

    慕止熙便暗中调查过慕昰这号人。

    而调查的结果是。

    慕昰比慕卿窨还要恐怖难对付!

    徐长洋望了眼病房门口的方向,沉然道,“嗯。如今误会已经解除,慕昰不会对至谦怎么样。现在只等慕昰主动将至谦送回来!”

    “慕昰主动送回来?”慕止熙不解。

    徐长洋点头。

    “你没跟我开玩笑么?”慕止熙盯着徐长洋,“我了解到慕昰可不是这般轻易便能打发的!事关至谦的安危,我们绝不能有丁点马虎。否则,你让云舒怎么活?”

    徐长洋心头窒疼,“至谦是我和云舒的孩子,我当然不容许有一丁点意外出现的可能!至谦,他慕昰怎么带走的,就怎么给我送回来!不然,我不介意与他同归于尽!”

    慕止熙看着徐长洋阴鸷绷着的脸,以及眼眸里的绝然和坚定,堵在喉咙的那口气才缓缓吐了出来,眯眸道,“最好是你的那样!”

    “我去看夏夏。”

    徐长洋低下眼皮,面色严峻。

    慕止熙皱眉,看着徐长洋侧转过身,大步朝病房门口走。

    是他的错觉么?

    他怎么觉得此刻的徐长洋,隐隐散发着挫败和落寞的气息。

    慕止熙抿了口薄唇,没让自己想下去,抬步也要朝病房门口而去。

    不想他刚迈出一步。

    就见走到病房门口的徐长洋,修长的身形蓦地一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