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41章 这个女人,太恶毒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逸合医院。近中午。

    徐长洋从离开后,便一点消息也没有。

    夏云舒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口透过玻璃洒进来的阳光,心头没来由的升起缕缕燥闷。

    直到这些燥闷如何压制也压制不下,夏云舒抬手微用力摁了下心脏的位置,拧着眉头便要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只是,手指还未碰到手机,一只骨节修长的大手便在她之前将手机拿走。

    夏云舒一愣,看向坐在她一侧的慕止熙,清莹的杏眸里淌过不解和烦躁,“你干么?”

    慕止熙垂眸凝视夏云舒,将夏云舒面上浮动的躁气看在眼底,清声道,“怎么,想打给徐长洋?”

    “嗯。”夏云舒没有否认,抿了口下唇,“我问问他中午要不要过来跟我们一起吃午饭。如果不过来,我们就不等他了。”

    夏云舒扯谎的能力只能用拙劣来形容。

    不过慕止熙并未拆穿她,语气低沉道,“看来你真是一点也不顾及我。”

    夏云舒轻怔,忍着心头的烦郁看着慕止熙,“什么?”

    慕止熙放在身体另一侧的手握紧,目光深邃凝着夏云舒,慢慢,“我知道你和徐长洋感情深厚,难舍难分。之前我在澳大利亚,眼不见为净。但是我现在就在你面前,你们俩要恩爱等我离开潼市再!所以,你就是再想徐长洋,在我面前也给我忍着!我没开玩笑!”

    夏云舒盯着慕止熙。

    然慕止熙脸上的每一缕神情都在告诉她,他很认真。

    且他的眼瞳里,隐隐闪着压抑的幽光。

    夏云舒没深想,只以为是自己刚才那句话引得他不高兴了。

    微微吸气,夏云舒调整情绪,看着慕止熙道,“这么严肃干么?慕止熙,你现在的脾气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我是男人,要什么可爱!”慕止熙低呲。

    夏云舒撇嘴,长长的睫毛缓缓垂了下来。

    慕止熙看到,快速闭了闭眼,怕夏云舒看出异常,他把脸转到了林一边,沉然提气。

    徐长洋,你一定,一定不要让我失望!

    否则……

    ……

    此时,慕宅。

    林霰人已经在堂屋。

    只是她这会儿的脸,青白交加。

    慕卿窨叫她来慕宅时,她竟以为是他想到不离婚的办法,让她与他一同到慕昰面前谈判!

    谁知道。

    她满心欢喜到了慕宅,才发现徐长洋等人都在。

    她只是不心扫到徐长洋,便被他眼底的冷意从心到身都冻了个彻底!

    这样的场面,可不像是慕卿窨为了她和慕昰谈判的样子。

    相反的。

    倒像是为了惩办她而开的衙门批斗公会!

    “卿窨,你不是要与林霰当面对质么?现在人就在这里,不开始还等什么?”慕昰威严坐在主位沙发里,面庞此刻一丝笑意也无,沉冷盯着林霰道。

    对质?

    林霰蜷紧双手,惶恐且迷茫的看慕卿窨。

    他要跟她对质?对质什么?

    所以。

    今天所有人之所以在场,真的是为了审办她而来的么?

    林霰心头阵阵发寒,眼眸在瞬间涨红如血。

    慕卿窨没看林霰,稳稳坐在沙发里,整个人褪去以往面对她时的温柔包容,冷得像一个陌生人。

    林霰嘴唇苍白,瑟瑟发抖。

    “这里有一份医院的流产证明。”

    慕卿窨完,下属便恭敬的将证明捧到慕昰面前。

    慕昰看过去,目光在姓名一栏微微定格,随即错开,望向早已抖得不成样子的林霰,冷冷道,“流产?林霰,我们慕家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般心狠流掉我们慕家的骨血!你!”

    林霰双腿发软,一下跌坐到地上,发出嗵的一声闷响。

    她嗫嚅双唇,双眸红得似是有人拿刀罩着她的眼睛捅了两刀,血溅满她的双眼,她怔怔望着慕昰,眼神空洞,却又复杂得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要质问,要辩驳!

    比起林霰的惊悚恐惧,慕昰的“愤怒憎恨”,慕卿窨徐长洋战廷深等人的淡定,徐桓恩常曼以及徐长风一颗心却隐隐提了起来。

    他们拿不准。

    慕卿窨在此时拿出这样一份流产证明,是要做什么……摊牌么?!

    “父亲,您再看下时间。”慕卿窨。

    慕昰微眯眼。

    在慕卿窨的下属将证明再次捧到他眼前时,他又低眸看了眼。

    末了,他阴狠皱起眉,眸光怒射向林霰,“竟然是五年前!林霰,你好深的心计!你流掉慕家的骨血已经过去整整五年,你也隐瞒了我与卿窨五年,谁给你的胆子?!”

    林霰似有些喘不上气来,双手抖如筛子撑在地面,仿佛要咽气般,看着慕昰。

    她有一肚子话要,她有很多质问要问,她还想解释。

    可是她根本不出口,也……不敢!

    慕卿窨清看了眼慕昰,朝他的下属摆摆手。

    下属便拿着证明退回到他身后。

    之后,慕卿窨缓缓,“那个可怜的孩子,是五年前在长洋与他的妻子夏云舒的订婚宴上不幸流产的。至于是意外还是有人故意而为……我想,长洋可以为我们解惑。”

    听到慕卿窨的话。

    便连最是从容的徐桓恩都拧了眉峰。

    常曼和徐长风紧张看向徐长洋,一颗心绷紧到接近窒息。

    徐长洋尽管眼瞳里酝酿着狂风暴雨,可面色沉静泰然,接过话道,“口无凭,不如先请人证进来吧。”

    人证?

    徐桓恩与常曼快速对看了眼。

    慕昰眯眼,望了眼几乎只能趴在地上的林霰,没话。

    慕卿窨挑眉,“还有人证?人证在哪儿?”

    “应该就在慕宅外!”

    徐长洋道。

    “嗯。那就请人证进来吧。”慕卿窨盯着慕昰。

    慕昰抿唇,沉然道,“龙威,请进来!”

    “是!”

    龙威应声后,约三分钟。

    身着黑色体恤白色夹克以及黑色破洞牛仔裤的谭婧,冷漠的走了进来。

    林霰额头抵在胳膊上趴着,听到脚步声,她费力抬起眼皮一角看过去。

    当看到谭婧出现时,林霰喉咙一腥,瞪大眼,面如死灰!

    谭婧冷冷走到林霰身旁,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捏得很紧,她高高抬起下巴,看着慕昰道,“我是林霰最好的朋友,我叫谭婧。林霰流产那晚我就在现场,亲眼看见林霰自己冲撞向沙发,导致她流产,以及终生不孕!同时,我用我的生命发誓,以上所述,句句是真,绝无半点虚假。如若我撒谎,我将不得好死!”

    林霰只觉得涌到喉咙的那口血,已经滑到她的舌头。

    她只能尝到满嘴的铁锈味。

    谭婧啊谭婧。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会害死我的!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不是喜欢她,爱她么?

    还有徐长洋,他喜欢了她那么多年,她要什么他给她什么这么多年……

    他们……怎么可以联合起来置她于死地呢?!

    常曼听到是林霰自己撞向沙发而流产,实实在在震惊到了!

    那是她的孩子,她怎么狠得下心杀死自己的孩子?!

    震惊之后,便是深深的愤怒!

    常曼禁不住冷笑涟涟,“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连自己的孩子都杀,林霰,你简直不配为人!”

    这个女人太恶毒了!

    她为了破坏长洋和云舒的关系,竟然想出如此阴毒没有人性的招数,可恨之极!

    慕昰望了眼常曼。

    双眼里阴风阵阵,再次望向林霰的眼神,真是恨不得立刻上去碾死她的狠辣!

    而如若不是徐桓恩等人在场,慕昰不定便真的这么做了!

    慕卿窨看到慕昰的反应,瞳眸里快速闪过一道暗光,镇定开口,“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过,因为难以启齿!但事到如今,我不得不了。”

    众人纷纷望向慕卿窨。

    慕卿窨相当相当淡定,“其实,我有隐疾!”

    翟司默,“噗……”

    楚郁,“咳咳咳咳……”

    战廷深与徐长洋,“……”

    剩下的慕昰徐桓恩等人脸直抽抽。

    就连谭婧都瞪大了眼睛,红着脸快速朝慕卿窨某处扫了眼……震惊到怀疑自己的耳朵!

    林霰眼泪汹涌滚了出来,凄凉的伏地,整个身体剧烈发着抖!

    到底是自己的儿子。

    慕昰表示也很难堪,抽动着嘴角非常不自然道,“卿窨,别胡!”

    “我的是真的!”慕卿窨道。

    慕昰,“……”

    “所以,我不可能让林霰怀孕,因为我……从未碰过她!”慕卿窨再抛出一枚重磅炸弹!

    “我天!我怎么有种我今天不能活得离开这里的感觉?”

    翟司默懵逼的揉自己的胸口。

    楚郁掩唇低咳,第一次对翟司默的话报以认同,“是的,我们知道得太多了,不妙啊!”

    “no!”翟司默苦哈哈道。

    战廷深看了眼翟司默和楚郁,破天荒的竟也跟着轻轻点了下头。

    徐长洋眼角震动,看慕卿窨,眼神略复杂。

    徐桓恩和常曼到底是长辈,尽管内心非常吃惊,但面上极力维持不变。

    虽然没什么用。

    因为两人的表情可以非常尴尬了!

    慕卿窨一点感觉都没有,平平静静的望着慕昰,“父亲,虽然我能理解林霰为何出轨,但理解不代表我能原谅,能接受!如今林霰已对我不忠诚,我不可能容忍这样的女人留在我身边继续做我的妻子。所以,这就是我为何突然想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的原因。”

    慕昰拧眉,沉沉盯着慕卿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