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40章 解除夫妻关系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本就微妙的氛围,在瞬间铺上暗涌。

    徐桓恩眼角的纹路加深,冷静自持的看着慕昰。

    常曼暗暗将拳头捏紧再捏紧,逼自己镇定,不要在此刻慌。

    “老爷,徐大少爷和二少爷来了。”

    慕昰的管家龙威的声音从大堂门外传来。

    常曼面色微绷,与徐桓恩对视一眼,眯眼朝门口看去。

    徐长洋与徐长风就站在龙威身后,神情还算沉稳冷静。

    常曼特意看了眼徐长洋,徐长洋面容坦然,不露痕迹,可眼眸里的戾气是如何都藏不住的。

    心疼和愧疚洪水般冲涌上心尖。

    常曼眼角狠狠一红,忙将眼皮往下垂掩。

    徐桓恩没看常曼,却默默伸手握住了常曼一只手。

    慕昰不动声色的看徐桓恩和常曼,听到龙威的话,隔了半响,才爽快笑道,“龙威你个老东西,真是老了!长风和长洋是我好兄弟的儿子,我的侄儿,他们来了,你只管请他们进来就是,通报什么?”

    龙威与慕昰年龄相当,年轻时是慕昰的影子,就如鬼影于慕卿窨的存在。

    不过龙威名字威武,可身形却瘦削矮,与慕昰相比,老态许多。

    听话。

    龙威低垂着眉眼,什么都没,默默让到一边,对着徐长洋和徐长风朝里做了个“请”的手势。

    徐长洋盯了眼龙威,与徐长风迈了进去。

    “难得,我这座宅子已经许多年没这么热闹过了。”慕昰歪靠在沙发把手,姿势可以相当放松和随性,笑眯眯的看着徐长洋和徐长风。

    “慕叔。”徐长风对慕昰颔首。

    “好,哈哈,好。”慕昰眯眼打量徐长风,“我记得最后一次见长风,长风不到八岁。长风和卿窨好像是同年出生的,我记得没错吧?”

    慕昰看常曼。

    常曼吸气,点头,“嗯,长风和卿窨的确是同年出生,而且相隔不过两月。”

    “那是卿窨长两月,还是……”

    “卿窨。”常曼勾唇。

    “好好好。”

    慕昰着,眸光缓缓转向徐长洋,从头到脚将徐长洋打量了翻,便在沙发里坐直了身子,笑了声,“虽然长风与卿窨一般大,不过要走得近,倒是长洋要与卿窨近一些。”

    徐长洋瞳眸幽暗,静静看着慕昰。

    “长洋,你和卿窨的关系,就像年轻时我与你父亲的关系,是可以为对方肝脑涂地的。”慕昰这话时,语气却讳莫如深。

    徐桓恩轻眯眼。

    “你们两兄弟别站着了,都坐吧。”慕昰换上笑颜,“今天我们兄弟,叔侄,难得聚在一起,中午就都别走了,留下来吃午饭。”

    “慕叔,既然要聚,不如把大家都召集过来,热闹一番。”徐长洋低沉道。

    徐长洋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朝他望了过来。

    慕昰带着笑,一只手放在沙发把手不经意的慢慢抚,“长洋的意思是?”

    “在来的路上,侄通知了卿窨廷深他们,他们得知我要过来拜见慕叔您,纷纷表达了要与侄一道拜见您的想法,是以这会儿,卿窨廷深他们大约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徐长洋不卑不亢道。

    “哈哈。”慕昰大笑,看徐桓恩,“桓恩,长洋这子比你强。徐家的家族事业落在这子手里,必定更上一层楼。”

    慕昰这番夸赞来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能懂的都懂!

    徐桓恩配合的看了眼徐长洋,眼眸里淡出的骄傲之色也是恰到好处,谦虚道,“比起卿窨,长洋可就差得远了。论出色,还是卿窨更胜。”

    慕昰摇头,叹息,“卿窨眼看就要三十八了,现在是连个孩子都没有,其他方面再优秀又如何。还是长洋好,不仅事业越来越好,儿子也有了。如此,便不愁徐家的家业后继无人了。桓恩,你现在可是我最羡慕的!”

    徐桓恩等人看着慕昰平常的提孩子,不露一丝破绽的样子,眼神都微微沉了分。

    很快。

    慕卿窨便到了。

    慕卿窨好似是无数根拐杖,每次出场拐杖都不带重样的。

    而今日,他握着一把订制的昂贵木质拐杖,杖身雕刻着一条缠绕的龙身,精致得能看到片片龙鳞,龙头的双瞳镶嵌着罕见的红宝石,闪烁着血红色的暗芒。

    随着拐杖落地和皮鞋踩在地板上的闷沉声,他慢慢出现在慕昰等人的眼前。

    他的面色总是平静,仿佛不食烟火,绝对的禁欲。

    慕昰眼廓缓缓眯了寸,盯着慕卿窨并未开口。

    慕卿窨扯唇,优雅而稳重的对徐桓恩和常曼颔了颔首。

    徐桓恩和常曼回以一笑。

    慕卿窨的视线从徐桓恩常曼以及徐长洋和徐长风身上一一带过,最终,才波澜不惊的落到慕昰身上,薄唇轻启,“父亲。”

    不似面对徐桓恩等人的“随和”,慕昰盯着慕卿窨的双眸隐隐藏着抹锐利,嘴角勾起的弧度也变得有些冷硬,“嗯。”

    慕卿窨淡淡点头,走到徐长洋和徐长风身畔坐下。

    徐长洋薄唇抿绷着,抬眸看慕卿窨。

    慕卿窨清清看向他,冲他微微一笑。

    徐长洋眼波轻闪,撤回目光。

    慕昰分别看了看慕卿窨和徐长洋,眉峰几不可见的挑动。

    在慕卿窨之后,战廷深楚郁以及翟司默相继到达慕宅。

    慕昰看着一众后辈,面上始终端持着慈和的笑,可眼眸深处,冷意却积攒得越来越浓。

    今日。

    这几个加起来几乎能将整个潼市掌控的年轻一代,除却一个闻青城,可算是都到齐了。

    慕昰一个个看过去,最终定在徐长洋面上。

    他从不看年轻一辈的实力和能力,但他们这个“毛头子”,好似以为自己已然羽翼丰满,足以傲视群雄,也足以不把他这个半老头子放在眼里了呢!

    呵。

    看来是时候,得做点什么,替他们这帮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正名一番,免得这帮子膨胀得,不知道天高地厚!

    慕昰一只手放到膝盖上,挑眉凝着徐长洋等人笑,“长洋,你叫的人可都到齐了?”

    “他们都是诚心来拜见您的,可不算是侄叫的。”徐长洋淡声道。

    “我绝对是自愿来的。”翟司默挑高唇,举举手道。

    慕昰笑。

    “慕叔,我可是带了拜见礼来的。”楚郁慵懒靠在沙发背上,眯着一双狭长凤眸,痞痞的看着慕昰。

    慕昰扬眉。

    战廷深一向不喜言辞,是以抿着薄唇,并未什么。

    倒是慕卿窨道,“林霰应该快到了。她一到,人就算是齐了。”

    林霰?

    慕昰看着慕卿窨,嘴角的笑纹有些冷,“你叫她来干什么?”

    “我与林霰还未离婚,在法律上是夫妻,这样的场合我带她来,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慕卿窨淡淡的。

    “在我心里,你与林霰早就离婚!林霰也不再是我们慕家的人,我慕昰的儿媳妇!阿窨,早就让你与林霰离婚,你为什么总是不听?!”慕昰盯着慕卿窨道。

    慕卿窨垂掩下睫毛。

    “龙威!”

    慕昰突地望向门口道。

    闻言。

    慕卿窨嘴角不明显的冷勾了下。

    徐长洋一众人快速交换了个眼神。

    龙威下一秒出现在门口,垂着头,“老爷。”

    “待会儿若是见到林霰,立马给我赶出去,我这里不欢迎她!”慕昰沉声道。

    龙威点头,“好……”

    “父亲不是希望我跟林霰离婚么?”不等龙威完,慕卿窨沉稳开口。

    慕昰凌凌盯着慕卿窨,“你想什么?”

    “我想我会在今日满足父亲的愿望,与林霰离婚!”慕卿窨着,朝后伸出一只手,下属便将一份文件递到他手里。

    慕卿窨扯唇,温润看向慕昰,“这是离婚协议书。儿子已经在上面签字,稍后林霰到达,便能当着父亲您的面,在协议书上签上她的名字!至此,我与林霰的夫妻关系解除!”

    慕昰瞳眸缩动,默不作声凝视慕卿窨。

    慕卿窨面无异色。

    “阿窨。“慕昰半眯起眸子,审视的看着慕卿窨,”一年多前我便让你与林霰离婚,这么长时间你们都没离成……所以能不能告诉父亲,你为何突然想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慕卿窨幽幽望着慕昰,面上的笑美好而平静,“自然是我想通了,听父亲的话总没有错。”

    慕昰牵强的笑了声,“阿窨,你是我的儿子,我比谁都了解。你刚刚的话,绝不是你的心里话。”

    慕卿窨淡淡定定的,低笑,“什么都瞒不过父亲。的确,我突然同意与林霰离婚,是有原因的。”

    慕昰眼眸深沉,“哦?什么原因?”

    “我现在还不能。并非儿子故弄玄虚,故意吊父亲的胃口。而是这件事儿子还需要与林霰当面对质,才能最终确定!”慕卿窨皱了眉,瞳孔里的颜色染上了暗沉。

    慕昰握紧沙发把手,定定看着慕卿窨,面上仍是深不可测的颜色,“好。龙威,林霰稍后到,不必拦着,请她进来!”

    “是。”龙威毕恭毕敬完,便又退站到门一侧。

    之后。

    慕昰看了眼慕卿窨,便自然的转向徐桓恩和常曼,如常的话。

    见此。

    慕卿窨深讳的眼眸闪过一道冷虑。

    徐长洋望着慕昰没事人般与常曼和徐桓恩对话,冷峻的面庞覆上片片森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