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39章 疯狂的豹子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我跟你一起去!”慕止熙震惊之后,倒吸口冷气,当即道。

    “不必!”徐长洋拢紧眉,幽深盯着慕止熙,“你留在医院。”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安心待在医院什么都不做!?”慕止熙呲牙。

    内心的焦灼和愤怒不比徐长洋少。

    那个孩子,他曾精心照料过他六个月,在他心里,早就视他为他的孩子!

    “这件事很有可能与慕家有关,若是让慕家的人知晓你来潼市,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徐长洋压低声线道。

    慕止熙瞳孔轻震,“慕家有关?你是慕卿窨还是慕昰?”

    慕昰是慕卿窨的亲生父亲,慕子栩的前夫!

    “应该不是卿窨!”徐长洋眸光凝寒。

    如果慕卿窨知晓当年林霰流产一事,听信林霰之言误以为孩子是因夏云舒而流,慕卿窨针对的,也不会是至谦,而是夏云舒!

    “不论是卿窨还是慕昰,如若知道你来潼市,之后你再想离开潼市,就没那么容易了!”徐长洋分析道。

    慕止熙捏紧拳,声音哑沉,“现在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救至谦要紧。什么都别了,我跟你一起去!”

    徐长洋抿紧唇,盯着慕止熙的双眼微微闪过什么,道,“你去了只会让事情更麻烦!”

    慕止熙微怔,“你是担心我会成为你营救至谦的阻碍?哼,你尽管放心,我……”

    “如果你因此出事,夏夏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徐长洋沉稳打断慕止熙的话,直直望着他道。

    慕止熙,“……”

    “因为我的保护不周,已经让夏夏受尽伤害,所以,我决不允许我们的孩子出现任何意外,我一定会完好无损的把至谦带回来!”

    徐长洋阴鸷的嗓音里夹杂着一丝哑,“而在此之前,夏夏,就劳烦你照看。”

    慕止熙骨节攥白,把脚从电梯里收了回来,“徐长洋,如果这次你没能将至谦平安带回,我真的会不屑一切带云舒去澳大利亚。这一次,我没有跟你开玩笑!”

    徐长洋黑沉的面容闪过一抹苍白。

    而他知道。

    并不是因为慕止熙这番威胁和宣誓的话。

    而是他明白,如果至谦再出事,无论他再怎么深爱夏云舒,夏云舒也不会再跟他在一起。他们就……完了!

    徐长洋心脏撕疼,在电梯门彻底关上前,暗哑道,“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叮——

    电梯门关闭。

    慕止熙滑过喉结,“徐长洋,希望你到做到!”

    ……

    到夏云舒病房门口,慕止熙深深吐息,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脸,方抬步走了进去。

    夏云舒盯着窗口发呆,因为她觉得徐长洋刚刚离开病房时的状态不太对。

    可具体哪儿不对,她又想不出来。

    耳边脚步声隐约传来。

    夏云舒睫毛轻堪,以为是徐长洋去而复返,紧忙看去……

    “慕止熙?“

    撞入她眼帘的并不是她以为的那个人,而是慕止熙。

    慕止熙看了眼夏云舒皱起的眉,轻哼,“看到我有这么不开心?”

    “……我哪有不开心。”夏云舒咳了咳,。

    慕止熙坐到床边,偏首清清看夏云舒,“还没有,额头上全是褶子!”

    夏云舒抽抽嘴角,抬手抚自己皱着的眉,斜看他,“你昨天坐了那么久的飞机,不累么?怎么不在酒店多休息会儿?”

    夏云舒刚完,慕止熙一个爆栗就敲了过来。

    “……”夏云舒嘶气,恼怒的瞪慕止熙,“痛啊!”

    “活该!”慕止熙眯眼,“夏云舒你什么意思?你有这么不想看到我么?从昨晚我到这里开始,你就没过一句欢迎我的话,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我欢迎你,欢迎死你了!”夏云舒翻白眼,“我应该去找人做一条写着欢迎你的横幅,在我病房里拉挂着,隆重的欢迎你!”

    慕止熙望着夏云舒皱成一团的脸,以及不停撇动的嘴。

    看似在认真听夏云舒话,实则他根本没心情听她了什么。

    夏云舒完半响,都没听到慕止熙开口。

    夏云舒诧异的抬眼看他,视线扫过慕止熙幽然的双瞳时,慕止熙忽然就把脸微微往一边挪了挪。

    夏云舒愣了愣,皱紧眉盯着慕止熙,“慕止熙,你怎么心事重重的样子?”

    “嗯。”慕止熙轻卷唇,慢悠悠回过视线看夏云舒,“看出来了?”

    夏云舒眼眸轻闪,“怎么了?”

    “我在想,要怎样才把你拐到澳大利亚,给我当媳妇。”慕止熙盯着夏云舒的眼睛,缓缓。

    夏云舒睫毛不自然的扇动,“……早餐你吃了么?”

    “……”

    ……

    徐长洋疾步走到医院门口,徐长风早已等候在车旁。

    兄弟俩默契的什么都没,迅速坐进车里。

    车子发动,在车道如风般往前飞驶,徐长风沉沉压着眉头,从后视镜看了眼面上被层层黑气笼罩的徐长洋,道,“妈不过离开至谦的房间一两分钟,再回去时,至谦已经不见了。而自从云舒出事后,爸妈也对至谦的安全警惕起来,在家四周都安排了保镖日夜守护。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至谦仍被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所以对方绝非一般人。“

    “我跟爸爸全面分析过,将目标锁定在四大家族。而四大家族一向与我们徐家交好,对徐家出手的可能性非常。但是慕家,却有个例外!”

    这个例外,便是林霰!

    林霰当年在夏云舒与徐长洋的订婚宴流产一事,早在上次赵菡蕾试图谋害夏云舒后,他便和徐桓恩调查过林霰,得知了这件事。

    但徐桓恩和徐长风此时还并不知道,林霰流产一事与夏云舒无关。

    林霰的孩子因夏云舒流产。

    而林霰的公司又由徐长洋毁于一旦。

    林霰若是什么都不作为,倒显得有些不合常理。

    “林霰!”

    徐长洋一贯清润的眼眸里,簇燃着毒火般的狠光。

    他不该只是毁了她的公司便算了,她就应该落得比赵菡蕾更悲惨的下场才对!

    徐长风看着徐长洋狠戾的面庞,强压着一口叹息,继续道,“慕昰有一支自己的秘密战队,他取名叫疯豹,意思是疯狂的野豹。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年幼由慕昰亲自挑选,当武器般亲自培养,且个个对慕昰忠心不二,宛若再生父母。这只战队十分团结,每个人都身负绝技,不容觑。我跟爸都觉得,能逃过众多保镖的眼睛,一丁点动静都没弄出便将至谦带走,很有可能便是慕昰手下的疯豹!“

    “爸妈呢?”徐长洋暗声道。

    徐长风扫过徐长洋攥得骨节斑白的拳头,下颚绷紧,“爸妈已经去了慕宅!”

    慕昰与徐桓恩年轻时也是十分要好的兄弟。

    但因为一件往事,一件与慕子栩有关的往事,致使慕昰与徐桓恩的兄弟情出现了裂痕。

    而慕子栩与慕昰离婚后,慕昰更是渐渐的与徐桓恩断绝了联系。

    是以几十年过去,徐桓恩和慕昰年轻的那份兄弟情,如今怕是也不剩什么了。

    闻言,徐长洋眼底闪过一道暗芒,“哥,我们要快点了!”

    徐长风沉然吸气,“好!”

    ……

    坐落于潼市市郊半山腰的中式古宅。

    古宅四周围绕着天然的参天大树,从上空往下看古宅,犹如一口巨大的深井。而古宅就坐落在井底。

    三进门后便是大堂。

    大堂内部的装饰却又是偏现代的风格。堂屋内每个细节都彰显着奢华和贵气。

    常曼与徐桓恩坐在棕黑色的真皮沙发里,即便心下焦急如焚,但夫妻俩面上却看不出半点焦虑,坦荡而从容。

    主位沙发里。

    一名看上去至多只有四十五至五十,穿着简单不失大气的亚麻质地立领衬衫和休闲裤的男人泰然而坐。

    他对常曼和徐桓恩不显山水的笑着,看似平易近人没有架子,可实际上,却有着让人不敢轻视的魄力。用气场全开形容他,再合适不过!

    而这个人,便是慕卿窨的父亲,慕昰。

    “桓恩,弟妹,我们好久不见了。”慕昰道。

    徐桓恩看着慕昰,勾唇,“你如今六十五,我也六十二,在近三十年里,我们兄弟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慕昰似有些感叹的点点头,望着徐桓恩道,”时间过得真快啊,眨眼就已是三十年后。不过桓恩,你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年轻。“

    “是你没变,你现在看上去,只有四十五,不能再多。“徐桓恩笑言。

    两人的对话,像只是久别重逢的寒暄。

    “哈哈。”慕昰爽快大笑,笑着笑着,他的眼角便眯了起来,定定看着徐桓恩和常曼。

    徐桓恩眼廓亦微微缩紧,嘴角勾起的笑意不减。

    “呵。”慕昰笑着收回目光,轻声道,“你总是知道怎么话让人舒服。没变啊,没变。”

    “慕哥一向对我们这些兄弟,都很包容和爱护。我相信这一点,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不会变。”徐桓恩望着慕叔。

    “呵。”

    慕昰笑了声,挑眼凝向徐桓恩,半响,半开玩笑似的,“那可不一定。”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