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36章 听见心里的声音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闻言,林霰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嘴角自嘲的颤动,“没错,公司是长洋成立的,但我才是公司的所有者,这么多年也是我辛辛苦苦在打理。好不容易拥有如今的成绩,却被他轻而易举的摧毁。倒成了我的错了?”

    “你没错么?”谭婧眸光犀利盯着林霰,“林霰,你没错么?”

    谭婧连问两遍!

    在谭婧如此锐利的注视下,林霰眼廓禁不住轻缩,面上仍是不忿,“我错在哪儿了?这次我错在了哪儿?夏云舒出事根本与我无关,长洋,你,你们所有人凭什么把责任和怒火洒在我身上?”

    “你可以在第一时间发出求救信息,可是你没有!你甚至希望云舒就此丧命一了百了!林霰,你有没有良心?”谭婧一只拳头攥紧了。

    “……我了我想第一时间求救,但是……”

    “你觉得你这些,你自己信么?林霰,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笨的一个人是不是?无论你什么我都信,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站在你这边拥护你对不对?”

    谭婧眼角蔓延上一抹红,蠕动的唇却透着白,“我实话告诉你,你的那些为你自己开解的话,我每一个字都觉得可笑!我压根就不相信你!你知道吗?可悲就可悲在这里!”

    林霰绷紧背脊,死死看着谭婧,齿关怨憎的咬着。

    “以前,你在我心里完美无缺,你善良,真诚,体贴,让我觉得,这个世上再找不到第二个像你这么好的女人!”

    谭婧殇楚的看着林霰,“我想保护你,保护你的美好不被破坏。你嫁给慕大哥我是反对的,因为我清楚,你不在慕大哥心里。徐大哥秀雅温和,对你有求必应,他喜欢你谁都看得出。所以我希望你能跟徐大哥在一起,因为我知道,你跟他在一起,一定会幸福。”

    “我不知道你是一开始便如此,还是一点一点被改变。林霰,我很痛心,也很悲哀。林霰,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相信你,再也无法盲目的站出来为你话,再也没办法心甘情愿的为你做一件事,甚至,不再愿意面对你。”

    “婧婧……”

    “林霰。”

    谭婧面色透出虚弱的苍白,双眼赤红盯着林霰,“天道轮回,有因必有果。”

    “……”林霰望着谭婧通红的眼眸,心脏的位置竟似猝不及防的被撕开了一条血口般,巨疼。

    面对谭婧时,前所未有的慌乱让她一双眼闪烁不停,呼吸也变得短促且剧烈。

    她想话,但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在此刻丧失了言语的能力。

    谭婧缓缓松开了紧握的手,眼里的红逐渐散去,她平静的看着林霰,“你想想吧。”

    “……”林霰一双眼,快速一暗。

    ……

    许是谭婧的这番话,让林霰有几分触动。

    林霰走出谭婧工作室时,整个气息很低迷,面上覆着任谁都能看出的失落和迷茫。

    突地。

    身体被猛地从前一撞。

    林霰本就无精打采,被这么一撞,整个人一下往后退了数步,一只脚往左侧狠狠一崴,险些跌倒。

    林霰意外的吸气,脸上的失落和迷茫叫惊惶取代。

    好不容易站稳身体,一道大喇喇夹杂着一丝挑衅笑意的声音从前传来,“哎呀,这位阿姨,真是对不起啊,撞到您了。”

    这位……阿姨?

    林霰顾不上崴疼的脚,蹙眉不悦的盯向前方。

    当看到站在她面前不远,一脸得意冲她笑的女孩儿时,林霰眸光顷刻阴了下来,“你故意的?”

    傅雪婵手里抱着用保温包装着的饭菜,穿白色长袖学院风的衬衫以及破洞背带牛仔裤,踩着白色板鞋的细腿在那儿轻轻抖,挑衅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阿姨你误会了,人家不是故意撞你的噢。”

    林霰的年龄摆在这儿,虽然脸看着跟老相隔十万八千里。

    但她穿着偏女人,全身上下哪怕一根头发丝都力求精致完美,跟一看就很嫩的傅雪婵出现在一个画面里,傅雪婵张口喊她一声阿姨,一点毛病都没有。

    林霰脸都青了,“没教养的野丫头!”

    傅雪婵丝毫不介意,白眼一翻,嘴角一瞥,“我没教养也总比某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好。”

    林霰吸气再吸气,咬紧牙关道,“我不跟你一个野丫头计较,免得拉低我的档次!”

    “我还没嫌你拉低我的档次呢,你有什么资格嫌我?”傅雪婵又是一个白眼翻过去,”做人能有点自知之明么?不知道档次的意思是什么,麻烦你去学习了解一下好么?“

    林霰差点气昏了,恶狠狠瞪着傅雪婵,“有毛病……“

    “是啊我有毛病,你有药么?你有我也不敢吃,我怕被毒死,我惜命!”傅雪婵一秒怼回去。

    林霰,“……”

    “切~~”

    傅雪婵三送白眼给林霰后,便抬高下巴,从林霰身边大摇大摆走了过去。

    林霰,“……”感觉自己吞了一枚巨型炸弹!感觉自己呼吸一口都能把炸弹引爆!

    她,她什么时候沦落到,连这么个东西都敢到她面前耀武扬威了!?

    “惜命?呵,我看你是在找死!”

    林霰死咬着牙根,瞪着傅雪婵张扬背影的双眼都瞪出了红血丝!

    ……

    谭婧单独创作室。

    看着哼着歌从保温包里心拿出饭菜的傅雪婵,谭婧嘴角弧度的扯了下,却故意拧眉,“我要是饿了自己会点外卖,你不用刻意给我送,麻烦。”

    “没事没事。”傅雪婵心情倍好,冲谭婧笑得两只眼睛都弯了起来,“我今天正好没什么课,就亲手做了一些给你送来了。”

    亲手?

    谭婧看了眼傅雪婵,“突然大献殷勤,该不会是有事相求,贿赂我吧?”

    “看我?”傅雪婵把饭端到谭婧面前,筷子也塞到她手里,拖过椅子坐在谭婧面前,两人的膝盖几乎抵在了一起。

    一只胳膊杵在桌上,手托腮,笑眯眯的看着谭婧,“你可是我偶像,我对你献殷勤是因为喜欢你,才不是贿赂呢?”

    谭婧扫了眼傅雪婵若有似无碰到她膝盖的膝盖,莫名觉得膝盖有些僵,垂下眼睛,拿起筷子往嘴里喂了口米饭,才笑笑,“如果每一个我的粉丝都像你一样,那我是该高兴还是该犯愁?”

    傅雪婵傻傻笑,“要是我,我高兴死了。我每天就只管画画,其他事反正有粉丝帮我做,美死我了。”

    “你想要有粉丝,那得努力了。”谭婧。

    “偶像你可别看我,我还真的有粉丝。”傅雪婵抬抬巧的下巴,得颇为得意。

    谭婧眼底闪过一丝浅笑,故意,“买的粉,还是僵尸粉?“

    谭婧话才刚落,一抹馨软一下闯了过来,脖子被两只柔细的胳膊抱住,她的胸就贴在她的胳膊处。

    谭婧瞪大眼,下一秒,耳朵绯红,完全僵住。

    ”偶像,你竟然跟我开玩笑?你竟然在跟我开玩笑!“傅雪婵激动的抱着谭婧的脖子摇。

    好像谭婧会开玩笑是一件特稀罕的事!

    谭婧心跳微微加快,赶紧把人推开,埋下头往嘴里猛灌了两口米饭,两排黑长的睫毛跟守卫的士兵般坚实的守在她眼眸前,动都不动一下。

    “偶像,你跟我开玩笑,是不是明,你没把我当外人了?你跟云舒姐姐那么像,云舒姐姐就是这样,只有跟熟人和朋友她才会开玩笑。”傅雪婵开心的盯着谭婧,眼瞳里闪烁的光芒宛若阳光洒进窗台。

    谭婧闷头吃,像没听到傅雪婵的话。

    傅雪婵就一直盯着她,一直盯。

    谭婧,“……”能怎么办?

    那两排睫毛终于抖了下。

    然后,傅雪婵看见谭婧轻轻往下点的下巴。

    谭婧以为,以傅雪婵的性子,大约会立刻张牙舞爪的叫起来。

    可出乎她意料,并没有!

    谭婧等了一会儿又一会儿,都没听到傅雪婵有任何反应。

    谭婧嘴唇轻抿,缓缓抬眸看向傅雪婵。

    此时的傅雪婵,清瘦的身子笔直的绷着,两只拳头捏得紧紧的,规规矩矩的放在腿上。两腮粉红,嘴抿着一抹羞涩的弧,圆润漂亮的大眼光芒万千,而她瞳眸里,只印着谭婧的脸。

    那一瞬间。

    谭婧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悄悄对她了一句什么。

    ……

    在医院连续待了一个礼拜,夏云舒的外伤已经好得差不多,脸也恢复了以前的白皙和清秀。

    只是让夏云舒抑郁的是,腰伤。

    躺着不能动还在她能忍的范围内,但是方便却成了她的“心病”。

    徐长洋坚持不让护士帮她,事事他都要亲力亲为。

    她也知道他们如今是夫妻,他照料她这些情理之中,她不该扭捏也不该觉得不好意思。

    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放不开。

    每回去洗手间,夏云舒都感觉自己在心里演了一出能把自己尬死的大戏!

    又一次从洗手间出来,夏云舒一双眼睛垂得低低的,嘴唇紧紧合着,那表情,既尴尬又有些“生无可恋”。

    徐长洋勾唇看着夏云舒红透的侧脸,也许在外人看来夏云舒此刻的反应略显矫情和作,但他只觉得可爱,视线凝在她脸上便舍不得挪开。

    这样的一副画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去洗手间干什么什么了呢。

    “呵……”

    就在这时,一道男人的冷笑声,突兀的从门口飘了过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