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35章 恶心透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细细盯着夏云舒,确定她是真的想他出去,还是言不由衷。

    “早去早回。“夏云舒。

    夏云舒这话一出,徐长洋便没再犹豫,颔首。

    看着徐长洋走出病房,夏云舒才垂了眼皮。

    “林霰的经纪公司面临解散。我想她找长洋应该为了这事。”常曼手放在至谦的胳膊上轻轻拍,似不经意。

    林霰的公司解散?

    夏云舒眉心跳了跳,狐疑的看向常曼。

    常曼抬眼看夏云舒,朝她扯了扯嘴角,“不过她找长洋也没用,因为……”

    因为什么,常曼没。

    夏云舒吸气,盯着常曼。

    常曼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语气清柔,却也强势,“谁也别想欺负了我们徐家的人还能全身而退!”

    “……”

    ……

    病房外。

    林霰在不远处,靠着玻璃一面笔直而站。

    徐长洋一出来,她脸便绷得更紧,直直盯着他。

    徐长洋穿靛蓝色衬衫,黑色西裤,周身褪去一贯的儒雅温和,变得无比的锋利凌然,朝她迈来。

    林霰捏紧双拳,没等徐长洋走进,便咬牙道,“不到一天,我旗下的艺人纷纷被各大剧组换角,原本谈妥的合作告吹,在约期间的广告和各大通告跟约好了般相继要求解约,公司所有的工作瞬间停滞。”

    “不到两天,我旗下的艺人一个接一个的被爆出丑闻,耍大牌,抠图,演戏全靠倒模,甚至连停车没停到停车位这么一件事都能引起轩然大波。到今天,我所有的艺人开始与我谈解约,宁愿赔钱也要跟我解约!“

    林霰到这里,全身都在发抖,“长洋,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徐长洋冰冷的看着林霰愤懑却忍耐的脸,“你现在这么愤怒干什么?公司是我一手成立,我想毁便毁!我认为你不该有任何意见或是不满!”

    “……你承认了?”林霰瞪大眼,难以置信的盯着徐长洋,“你承认这些都是你操纵的?”

    “我有什么好不承认的!”

    徐长洋无情冷呲,“我能给你,就能全部摧毁!”

    林霰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震惊且伤心的看着徐长洋,“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过你会永远守护……”

    “当初是我瞎,可以么?”徐长洋凌狠盯着林霰,抬步缓缓逼近她。

    林霰心尖战栗,随着他的靠近,呼吸都变得凌乱和艰难,“长洋,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林姐,你跟我的关系不足以让你我产生误会!”徐长洋着,一把扣住林霰的手腕,力道重得似想掰断她的腕骨。

    “啊……疼!长洋,我疼。你快松手……”

    林霰吃疼的抽气,含着眼泪,示弱的望着徐长洋。

    徐长洋狞笑,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扣得更紧,“知道吗?我现在看到你,便觉得恶心!不过我更恶心,当初瞎了眼喜欢你的我自己!”

    林霰瞳眸紧缩,震愕而又受伤的看着徐长洋,“长洋……”

    “别再让我从你口中听到我的名字,否则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剜了你的舌头!”徐长洋着,手中猛然用力。

    “啊……”

    林霰疼得弓腰,脑门全是汗。

    “你该庆幸夏夏如今回到我身边了,你更该庆幸夏夏此刻安然无恙,否则我现在掐的便不是你的手,而是你的脖子!”

    徐长洋佞狠完,像丢恶心的垃圾般狠狠丢开林霰的手。

    林霰本就被他身上的阴鸷气势震慑住,双腿阵阵发软,如今叫他一甩,整个便后退数步,狼狈跌坐到地上。握着疼痛的手腕,惊惶的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满脸狠辣。

    林霰甚至有些担心,下一秒他便会突然扑过来掐住她的脖子,直到她窒息!

    林霰眼泪滚掷,痛苦看着徐长洋,“长洋……”

    这两个字刚从林霰口中吐出,徐长洋便阴厉瞪了过来。

    林霰心尖颤缩,眼泪掉得更厉害,“……你知不知道你在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绝情的对我?我们十多年的感情……“

    “你做的那些龌蹉肮脏的事,要我一件一件累述出来我嫌恶心!”徐长洋阴冷道。

    林霰心口又疼又怕,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此刻楼层没有人,若是有人路过看到她这般,无论男女,怕是都会生出几分怜惜和同情。

    “你为什么这么狠?为什么?十多年,我们十多年的感情……”林霰哽咽到几乎不能完成的出一句话,一副伤心透了的柔弱模样。

    徐长洋面色很难看。

    他开始怀疑过去十多年,他可能都没带脑子和眼睛生活!

    他竟然,竟然喜欢过这么一个虚假恶毒的女人……

    徐长洋啊徐长洋,你简直蠢到家了!

    “如果不是这十多年,你以为仅仅毁了你的公司我就会罢手么?林霰。”

    徐长洋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眼神冷如寒冰,“把你用在夏夏身上的坏心趁早收了,你该知道我的手段!我想你一定不希望我把你这十几年发生的事,一件一件事无巨细清查出来!所以,别试着挑衅我!否则,哪怕是卿窨,也救不了你!”

    徐长洋完,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连带着离开的背影都印着暴戾和绝然!

    林霰眼泪不止的看着徐长洋的背影,一只手摁着自己的心脏。

    到这一刻,她是真的疼,也是真的恨!

    他喜欢了她那么多年,对她那么好!

    可如今他他恶心她,甚至恨不得杀了她!

    他为了一个夏云舒,对她绝情至此,狠硬至此!

    他怎么可以?!

    “长洋,是你负我在先,失言在先,所以以后发生什么,你都没资格怪我!”

    林霰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坐在地上,双眼里却满是怨毒的阴光。

    ……

    徐长洋回到病房,第一时间便是去洗手间洗手。

    他觉得他可能也是沾染上了闻青城和楚郁的洁癖,不过是握了下林霰的手,他便觉得恶心到难以忍受!

    把手洗了三遍,徐长洋才沉着脸从洗手间出来。

    夏云舒从至谦脸上抽回目光,去看徐长洋,眼眸闪着几丝纠结。

    徐长洋坐到夏云舒旁边,习惯性的伸手去握夏云舒的,可刚要碰到夏云舒的手,他却突然收了回来,又从床头桌上抽出一张纸在那儿各种专注的擦手。

    徐桓恩和常曼瞧见,微微抽了抽嘴角。

    夏云舒则默不做声的盯着他。

    徐长洋拿着纸前后又擦了三遍,皱紧眉把纸巾掷进垃圾桶,抬眸深深盯着夏云舒,“好了。”

    夏云舒看他的手,嗯,红得厉害,只差没破皮了!

    碍着常曼和徐桓恩在,所以夏云舒没有着急问徐长洋有关林霰经纪公司解散的事。

    直到徐桓恩和常曼带着至谦离开。

    病房里只剩下她与徐长洋两人,夏云舒才瞥着他,轻声问,“爸妈,林霰的公司面临解散,是怎么回事啊?”

    徐长洋面庞冷酷,眸光无温看着夏云舒,“林霰是谁?”

    夏云舒,“……”

    徐长洋轻抿薄唇,一副完全不想谈论这事的冷淡样儿。

    夏云舒在心里轻叹,把手放在他手上。

    手刚落在他的手背上。

    徐长洋一下把手抽了出来,薄唇绷成一条严冷的直线,起身,“我再去洗洗,脏!“

    夏云舒看着一股风般闪进洗手间的徐长洋,表情有点呆!

    实则。

    徐长洋那只握过林霰的手已经洗了三遍,又擦了三遍,再脏都洗干净了。

    但他仍觉得脏,仍觉得恶心的原因,大约并不是手真的还脏,而是心里恶心!

    如果可以,徐长洋非把过去喜欢过林霰的自己,给生剁了不可!

    ……

    谭婧个人工作室。

    休息间。

    谭婧轻拧眉,漠漠望着坐在沙发里,神情落寞哀凉的林霰,,“你公司的事我看到新闻了。但我没想到是徐大哥做的。”

    林霰掉眼泪,“你看到了,可是你装作没看到,连一句关心问候的话都没有。现在听到是长洋在背后操控毁了我的公司,你心里是不是在想我活该?”

    “徐大哥行事向来留有余地,但这次做得这么绝我是挺意外的。”谭婧声音平平,语气没有丝毫起伏。

    林霰隔着泪雾盯着谭婧,隐忍哽咽道,“婧婧,我现在很难受,我是来找你寻求安慰的,不是来让你刺激我。”

    谭婧淡淡的,“徐大哥应该是知道当初你流产并非是云舒失手所致,而是你自己的原因导致。可以因为你把流产的责任嫁祸到云舒身上,导致徐大哥跟云舒分开四年。而这四年期间,你还在利用徐大哥的愧疚满足你自己的私欲。如果我是徐大哥,我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婧婧……”

    “徐大哥以前喜欢你,对你千好万好。你心里但凡有那么一丁点感恩,有那么一丁点良知和底线,你便做不出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只为嫁祸给云舒这种事!林霰,徐大哥如今怎么对你都不为过!”

    谭婧冷冷道,“所以,别在我面前宣泄你的不甘和愤怒,因为这会让我觉得,坐在我面前的,是一头没有良心的白眼狼,让人生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