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34章 徐叔叔,你快来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六点离开,近十一点才回到医院。

    十一点半,战廷深亲自到医院接走了聂相思。

    徐长洋脱了外套,松了松领结坐到病床边。

    坐下的一刻,手便握住了夏云舒的手,柔声道,“饿不饿?要不要买点夜宵?”

    夏云舒摇摇头。

    徐长洋扬眉,低头吻夏云舒。

    夏云舒勾唇,伸手在徐长洋后颈抚了抚,”你昨晚一晚没休息,今天又要照顾我又要忙公事,很累吧?“

    “不累。”徐长洋把头轻靠在夏云舒的肩头,高挺的鼻翼在夏云舒的侧脸轻蹭。

    夏云舒抱着他的头,“今晚你回去休息好不好?”

    徐长洋皱眉,“不好。”

    “……那要不让医院再搬张床进来,给你休息?”夏云舒低头,有些心疼的看着他略显倦怠的俊脸。

    “我是男人,别担心我。”徐长洋直起身,捏了捏夏云舒的手,视线扫过她的右手指,见指已经消了肿,便才错开目光,起身,“睡吧。我去洗一下。”

    “嗯。”

    徐长洋去了洗手间。

    出来时,夏云舒仍睁着一双清亮的杏眸盯着他。

    徐长洋抿唇,走过去坐到她旁边,刚冲了把脸,他脸上挂着水珠,为他那张清逸的面庞添了几分野性和慵懒。

    “是不是身上疼?”徐长洋拧眉道。

    身上倒还好,就是腰疼。

    夏云舒在心里如是,嘴上道,“还好。”

    徐长洋幽深凝着她。

    “你帮我移过去点。”夏云舒声。

    “?”

    “……你陪我睡。”夏云舒瞄着他,声补道。

    病床够大,两人躺下是完全没问题的。

    但徐长洋仍是担心不甚压到她,沉想了片刻,轻摇头,“不……”

    “我问过医生,我腰上的伤,起码要养一两个月才好。难道这一两个月,你都要这样不眠不休的陪我么?”夏云舒打断他。

    徐长洋眸光轻敛。

    夏云舒看到他眼眸中有隐隐的戾气闪过,嗓音清柔了下来,“如果你不肯回去休息,那就陪我在这张病床上睡。”

    “……好。我陪你睡。”徐长洋道。

    随之,徐长洋动作轻柔将夏云舒往病床一侧微微挪移了些距离,和衣躺在她身上,握紧她的一只手。

    “睡了。”夏云舒看了他一眼,便道。

    “嗯。”徐长洋探过头,在她太阳穴吻了下,“我在。”

    夏云舒一颗心安定下来,闭上了双眼。

    徐长洋探手关掉病房的灯,在黑夜下凝视着夏云舒的睡颜,心脏的位置,总会在不经意间撕扯过一抹疼。

    与她朝夕相处的时间越久,徐长洋越觉得自己不如她,越觉得心疼她,愧对她!

    他的夏夏习惯了坚强,习惯了逞强,他以为自己可以让她卸下那层坚硬的盔甲,变得柔软,变得信任他。

    但事实明,并没有。

    她相信他的感情,但她习惯一个人扛。

    她在意他的感受,但她不允许自己怯弱。

    她始终是那个没有安全感,穿着厚厚铠甲,像个战士一样的夏云舒。

    这次的事件,他知道她有多惶恐,多后怕。可她没有在他们所有面前掉一滴眼泪。

    她把自己的恐惧、害怕以及委屈都隐藏了起来。她在极力安慰每个为她心疼担心她的人,可她从不在大家面前露出一丝的怯怕。

    她拼命表演着坚强!

    徐长洋在黑暗下的脸庞,紧绷而隐忍。

    心脏处仿似被千刀万剐着,疼得他呼吸都变得粗而沉。

    突然。

    夏云舒的手在他掌中大弧度的抖了下。

    徐长洋心头一震,倾身过去。

    便听到夏云舒喘息着道,“徐叔叔,你快来,好疼啊……”

    徐长洋瞳孔剧烈颤动,呼吸似被锋利的大刀从鼻间劈开,喘不上来。

    “我是不是真的很讨人厌?”

    “他们为什么打我?下手那么狠……”

    “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很讨人厌,肯定是……”

    “啊……徐叔叔!”

    随着夏云舒一声痛叫,她蓦地睁开了双眼,眼眸通红,剧烈颤抖。

    “我在,夏夏,我在。”

    徐长洋抱住夏云舒的头,脸贴着她冰凉汗湿的脸,嗓音粗哑,“别怕,别怕……”

    好几秒过去。

    夏云舒才颤颤吐了口气,回过神来。

    咽动干疼的喉咙,夏云舒眨掉睫毛尖的水珠,又暗自深深吐息了口,反手抓住徐长洋的大拇指,沙哑道,“我没事了徐叔叔。”

    徐长洋咬着牙根,双瞳赤红,捧着夏云舒的头不停的吻她的头发,“不会再发生了。夏夏,我保证,我保证。”

    夏云舒张了张唇,想什么,可在出口的瞬间,却发现满腔的无力。所以她最后,什么都没。

    ……

    在医院躺在了四天,夏云舒脸上和身上的青肿消了大半,至少脸上能看出原本的清丽,而不是……猪头!

    上午八点刚过,常曼和徐桓恩便带着至谦来了。

    是家伙哭个不停,大约是想妈妈了。

    来也奇怪,在来医院的路上,至谦还哭个不停,这到病房,一靠近夏云舒,家伙就开始咬着拳头冲夏云舒乐呵。

    夏云舒满心的柔软,伸手抚了抚家伙睫毛上的水珠,低低,“妈妈也想你了,宝贝儿。”

    “咿呀呀……”至谦有力的瞪了两下肥腿,嘎嘎笑。

    逗得夏云舒几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病房里,一片温馨和谐。

    而就在这时。

    一道不合时宜的敲门声从病房门口飘来。

    夏云舒几人望过去时,嘴角都还嚼着笑。

    可当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人时,嘴角的笑不约而同的消失了。

    “哇呜……”

    跟着,响亮的哭声充斥了整个病房。

    夏云舒一惊,忙握住家伙的拳头,蹙眉柔声哄,“宝贝儿怎么了?妈妈在呢,在呢。”

    “哇……哇……”至谦咬着另一只拳头,瞪着夏云舒直掉眼泪,可怜得不行。

    夏云舒只觉得肉疼,啥也顾不上了,便要探身去抱家伙。

    不料身子刚动,一阵钻心的疼从腰间漫上。

    夏云舒疼得脸一白,挫败的躺回了床上。

    “哇……”

    “哎唷……”

    常曼赶紧上前,轻轻摁住夏云舒,疼惜道,“你腰上的伤……快别乱动。”

    夏云舒吐气,忧心的看被徐桓恩抱走的谦。

    “哇……”至谦还是哭。

    常曼也走过去哄了,可是不行。

    夏云舒心疼不已,又要挣扎着起身。

    徐长洋一步上前,一手握住夏云舒的胳膊不让她起,严冷的眸光却直瞪向门口,“出去!”

    来人,“……”一脸的不敢相信!

    “听不见么?我让你离开!”

    徐长洋森然道。

    “长洋你……”

    “出去!“

    林霰震愕不已的盯着徐长洋狠厉的脸,他眼眸里的狠绝叫她一颗心阵阵发寒。

    她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会这样跟自己话!她从没想过!

    林霰苍白的嘴角自嘲扯动。

    是了。

    他都做到那个地步了,还有什么是他对她做不来的!

    林霰挺直背脊,看着徐长洋,“我在外面等你!”

    完,林霰转身,消失在门口。

    奇怪的事再次发生。

    不到几秒钟,原本哭闹不停的家伙不哭了,又含着拳头冲徐桓恩和常曼乐。

    徐桓恩和常曼,“……”

    夏云舒,“……”

    ……

    “你这子,哎哟……奶奶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笑。”

    都过去了好几分钟了,常曼一看到至谦就忍俊不禁。

    若非至谦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她一定觉得他是故意的!

    徐桓恩也乐,不过他的乐比较含蓄。

    但心下却想,他们徐家的基因是越来越强大了。

    家伙才几个月,就开始腹黑了。

    长大了必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好,好,哈哈……

    夏云舒看着重新躺回她身边的至谦,略无语,食指轻柔点他肉肉的脸蛋,暗自,“家伙,你长大了可千万别学你爹,腹黑。咱们要当阳光暖男知道不?”

    “呀呀咿咿……”至谦一只胖爪子冲着夏云舒脸的方向晃动,两只眼睛又亮又黑的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叹气,把一根手指放到至谦爪子里,至谦立刻就抓紧了,还兴高采烈的咿呀叫唤。

    夏云舒被逗乐了,勾唇轻笑,“你啊。”

    徐桓恩站在床侧,视线在夏云舒和至谦身上,温和开口,“去吧。总要解决。”

    听话,夏云舒没抬眼,因为她知道,徐桓恩这话不是对自己的,而是某人。

    常曼望了眼徐长洋,没什么。

    徐长洋凝视夏云舒,沉着脸,不声不响。

    他不话,徐桓恩也没再什么。

    一时间,病房里便只剩夏云舒声逗至谦的柔软嗓音以及至谦的咿呀喃声。

    不知道这般过了多久。

    徐长洋侧坐到病床边,拉过夏云舒一只手裹在掌心里。

    手上传来的温度,让夏云舒微微低掩的睫毛几不可见的颤了颤,她逗弄至谦的声音也缓缓消失了。

    夏云舒一下不出声,至谦也瞪圆了两只眼睛盯着夏云舒,表情呆呆萌萌的,好似在奇怪夏云舒怎么突然不话了。

    徐桓恩和常曼沉默的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目光扫过徐桓恩和常曼,一声低叹从心头掠过,她抬眼转向徐长洋,道,“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有事,你不出去见她,她估计不会走,你还是出去见见吧。”不用顾忌我。

    最后几个字,夏云舒没。

    以免了,反倒显得她更在意。而他顾及她,就越不会出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