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33章 我要吃那个,你喂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盛林别墅。

    约上午十一点。

    林霰一身订制丝绸长裙从楼上下来,她一手轻揉着额头,似有些疲倦。

    “太太,现在用餐么?”佣人恭敬的走过来,看着她道。

    林霰摆了下手,“不用,我要出去。”

    佣人没什么,退了下去。

    林霰蹙眉,食指和中指放在太阳穴揉动。

    从昨晚回来,到现在,她一直未合眼,脑袋似通电般,兹兹作响。

    林霰走出别墅,司机已经等候在车旁。看见她,便恭顺的拉开车门。

    林霰走下去,坐了进去。

    司机正要关上车门时,听她,“知道有一家叫源舍的古玩店么?”

    “知道。”司机道。

    “去那里。”林霰。

    “好的太太。”

    司机坐上车时,从后视镜看了眼林霰。

    林霰闭眼靠在椅背上,面色累倦,即便精心上了妆,也掩盖不了她眼帘下的青黑。

    司机收回目光,发动车子前道,“盛林路到源舍大约需要半时的时间,太太您可以安心休息一会儿,到了我叫您。”

    “嗯。”林霰回。

    司机眯了眯眼,驱车向前。

    半时后,车子停在源舍古玩店前。

    司机从后视镜看林霰,低声道,“太太,到了。”

    林霰似根本没睡着,闻言便睁开了眼睛,蹙着眉心隔着车窗看向古玩店门口。

    司机解开安全带,下车,到车后座,拉开车门,“太太。”

    林霰下车,在往里走时,道,“我会在里面待一段时间,你不用一直守在这里,等结束,我联系你,你再来接我。”

    “好的太太。”司机垂首。

    林霰停止腰身,往里迈了进去。

    直到林霰走进古玩店,司机才抬起了头,盯着古玩店的双眼,微微一眯。

    随后,司机一面拿手机一面朝驾驶座车。

    “老大……”

    手机那端刚接听,司机将落在车门上的手突地一疼。

    跟着后脑勺便是一个重击,下一秒,司机嗵的倒在了车旁,手机也应声砸在了地面。

    ……

    古玩店内设暗间,林霰屈膝跪在地板上,双手紧紧揪着腿上的丝绸不料,昏暗的光线从侧印着她的侧脸,白如宣纸。

    “五年,过去五年你现在才告诉我,你怀孕了。”

    沉厚的男人像从幽黑的洞口飘出。

    林霰背脊战栗不止,太阳穴两边有大滴的汗珠滚下,嘴唇惨白嗫嚅,“是我做错了,所以,无论您如何惩罚我,我都不会有怨言……”

    “怨言?呵,你的确没资格有怨言!”男人的嗓音阴森森的,犹如魔幻片中的大魔王,让人不寒而栗,心惊肉跳。

    林霰俯下身,脑门低低的抵在地板上,浑身哆嗦不止。

    “你怀孕了没有告诉我,流产也同样不告诉我。林霰,我是不是对你太过仁慈?”

    脚步,似踩着林霰的心脏,缓缓朝她走来。

    林霰眼红如血,“我不敢。”

    一只脚,落在了林霰的背上,缓缓往下碾。

    林霰死死咬着牙关,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那么现在,你为什么突然想通,要告诉我了?”

    从头顶洒下的声音,阴鸷如恶鬼,蚕食着林霰脆弱的心脏。

    林霰将自己的下唇都咬出了血,喘息道,“我担心迟早会传进阿窨的耳朵里,我担心阿窨知道。”

    男人没出声,踩着林霰后背的脚却依旧在往下碾。

    林霰整个身体都在发抖,“我不是故意隐瞒您我怀孕的事,而是我还没来得及告诉您,便意外流产了。现在知道我怀过孩子的寥寥可数。除了那两个人,其余都相信我怀的是阿窨的孩子。而且除了她们,其余人恐怕连见阿窨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不担心她们。我只担心这两个人。如若让她们把我怀过孩子的事告诉阿窨,就糟了。”

    “意外流产?我为何觉得,你是故意而为?”男人话落,猛地抬脚,再重重落下。

    “啊……”

    林霰这次没忍住,痛叫出声,眼泪和汗水狂冒,“请您相信我,孩子确实是意外流产。那也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伤害我的孩子!”

    男人俯下身,森冷的气息拂到林霰耳边,“如果让我知道你故意弄掉孩子,我就把你大卸八块!”

    林霰狠狠一个战栗。

    “吧。”男人拿开脚,一只手轻转着另一只手食指上的墨黑扳指,“导致你意外流产的人的名字,以及那两个可能对你造成威胁的人的名字。”

    林霰双眼快速闪了闪,虚弱的撑起身子,道,“夏云舒,傅雪婵。让我意外流产的,是夏云舒!”

    男人沉默无言。

    林霰跪在地上,心神颤抖。

    “离婚的事,别再拖了!”男人声线冷沉,不怒自威。

    林霰的脸,比刚被他狠碾了一脚还要苍白,“……嗯。”

    ……

    逸合医院。

    徐长洋出去买东西,买了一个多时,终于买了回来。

    这时,傅雪婵已经离开。

    徐长洋将病床微微升高,将餐桌安放到病房上,拿出菜摆好。坐到床边,端起粥给夏云舒喂。

    夏云舒从出事到现在基本没吃什么东西。

    这会儿就算只是白粥,也觉得是美味。

    “你去哪儿买吃的了,怎么这么久?”夏云舒不经意间问。

    徐长洋睨她一眼,“好吃么?”

    夏云舒掩着睫毛没出声。

    徐长洋也不话,专注给她喂。

    吃了大半碗粥,夏云舒突然,“有件事想跟你。“

    “嗯。”徐长洋夹了根青菜放到夏云舒嘴边。

    夏云舒看着那片青菜,“我知道你们律师凡事都讲求证据。对于我要的这件事,我一开始也是抱着要有确凿的依据再下定论的心态……而且,我本来已经拿到证据,可惜弄丢了。所以我跟你了,你不要问我要证据,因为我现在没有,丢了。”

    从谭婧对她的态度改变,便让夏云舒开始怀疑林霰流产并非她失手导致。

    但她仅仅是怀疑!

    之所以固执的非要证据才告诉徐长洋这件事。

    一来,是考虑到他的职业天性;二来她也不希望仅仅凭此便断定与她无关。

    毕竟林霰的孩子没了是事实,终生不孕也是事实。

    这两件事放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都是毕生的痛。

    所以她一定要百分百确认再下定论!不然她自己这关也过不去!

    而现在。

    她已经肯定林霰的流产与她无关。

    那么她在跟徐长洋这件事时,她的心是坦荡的!

    “不需要证据,你什么我都信。”徐长洋道。

    夏云舒抿唇,没管那片菜,抬起眼睫看徐长洋,杏眸里的光芒忽明忽暗。

    徐长洋见她不吃,收回手,安静的看着她,”怎么,不信我?“

    “希望你听完我的话之后,还能这么。“夏云舒弧度的撇了下嘴角。

    徐长洋温润望着她,眼眸中似带着丝丝鼓励。

    夏云舒提气,道,“林霰流产与我无关!”

    徐长洋眼廓只是轻轻缩了下,面上没有一丝变化。

    夏云舒诧异的盯着他,以为他没听清自己了什么,再次,“林霰流产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没有失手推她!”

    “我知道了。吃饭。”徐长洋重新夹了菜送到夏云舒嘴边,态度不要太淡定。

    “……”夏云舒皱眉,直勾勾看着徐长洋,“你,是不是不信我?”

    “我相信。”徐长洋道。

    “……那你是觉得林霰污蔑我也没关系?”夏云舒眉皱得更紧。

    徐长洋缓缓眯眸,“不是。”

    “那你现在的态度是什么意思?”夏云舒不解的看着徐长洋,她看不懂他!

    徐长洋垂眸,将眼底浮现的冷光掩藏,“我只在乎你!”

    夏云舒想了想,盯着徐长洋,“你真的相信我?“

    徐长洋抬眼,眼眸里的冷光荡然无存,只余温柔,“你是我的妻子,我不信你信谁?”

    “真的?”夏云舒又问。

    徐长洋扬唇,倾身在她嘴角吻了下,“要不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是不是真的?”

    “切。谁要挖你的心了?”

    夏云舒看他一眼,嘴角噘得老高,“既然你相信我,那么以后你就不用再为了我对林霰心存愧疚。”

    徐长洋觉得手里的筷子有些重,俊逸的面容绷紧了寸。

    夏云舒没注意看,,“我要吃那个,你喂我。”

    “好。”徐长洋勾唇,给她喂。

    夏云舒心情很好,不为别的,因为他相信她!

    他相信她就好!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亮亮的杏眸,心尖刺刺的疼。

    他的傻丫头!

    ……

    下午六点左右,聂相思又来了。

    夏云舒奇怪的看着她,“相思,你不在家看胖芽,怎么又来了?”

    “我怎么听出一丝丝嫌弃的意味啊?”聂相思哼。

    夏云舒吐吐舌头。

    “是我让相思来的。”徐长洋。

    “……”夏云舒意外,看向徐长洋。

    徐长洋拉着夏云舒的手,也不顾聂相思,低头捉着夏云舒的嘴亲了亲,清眸柔情满满睨着她,“待会儿有点事要办,不放心你,所以让相思过来陪陪你。”

    夏云舒摸了摸耳朵,斜眼看聂相思。

    见聂相思兴味的盯着自己,夏云舒红了半截的耳朵这下全红了,故作嫌弃的推徐长洋,“你,你别废话了,赶紧走赶紧走。”

    徐长洋啧了下,还是拿着夏云舒的手吻了吻,才对聂相思清润笑了下,离开病房。

    徐长洋一走,聂相思立马捂脸,“哎呀妈,这波恩爱秀得我眼睛都要瞎了。”

    “你烦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