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32章 甜得发腻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明明很激烈了,但她受伤的嘴角却不感觉疼,脑子和心脏的位置反而阵阵晕眩和酥软。

    夏云舒眼底起了层薄雾,不自觉抬手抱住徐长洋的脖子。

    徐长洋眼眸里溢出令人惊艳的浅笑,大手轻轻抚夏云舒的耳朵,哑声,“我的夏夏,你怎样我都喜欢。”

    夏云舒像是突然吃了一大口蜜糖,甜得发腻,直起鸡皮疙瘩,但她……好喜欢这种感觉。

    夏云舒眨动湿软的睫毛,主动迎上他的唇。

    如果不是傅雪婵冒冒失失的闯进来,两人估计能抱着吻到天昏地暗。

    “啊……”

    傅雪婵冲进来看到这一幕,惊得连忙捂住眼睛,双耳通红的背转过身去,磕磕巴巴道,“我什么都没看到。”

    夏云舒意识已经飘出脑海外了。

    听到傅雪婵的声音有些懵。

    倒是徐长洋够镇定,先是在夏云舒轻张的唇角啄了两下,再用拇指指腹揩了揩夏云舒唇上的滋润。随即一派自然淡定的坐直身,偏首清淡凝向后背哆嗦的傅雪婵,“来得正好。过来吧,有事问你。”

    “啊?”傅雪婵快速回头看了眼徐长洋,脸红得像放蒸笼里蒸过,“有事问我?什么?”

    徐长洋眸色平常,也不管傅雪婵是不是转过身,,“昨天是你和谭婧送夏夏来的医院?”

    “……是,是我跟我偶像。”傅雪婵不知怎么,有点怕徐长洋。

    其实徐长洋为人很温和,话也从不咄咄逼人,但傅雪婵就是怕。

    嗯,大约是她曾经对夏云舒干过坏事的缘故。

    总担心他什么时候想起来就报复她!

    “当时夏夏出事时,你和谭婧在现场?”徐长洋眼瞳里掩着一丝幽光。

    傅雪婵耸着肩,慢吞吞转过身,先是心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眸光沉思望着她的夏云舒,才怯怯的看向徐长洋,“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有您的联系方式,无法联系您。我很慌,也没想到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联系您,而我手机里只有偶像的号码,所以我就打电话给偶像求助。偶像是后来才赶到的。”

    “嗯。”徐长洋盯着她,“你过来。”

    傅雪婵抿唇,轻低着头步移了过去,跟罚站的幼儿园朋友般,规规矩矩的站在徐长洋面前。

    徐长洋轻扫了眼傅雪婵,垂眸看夏云舒。

    夏云舒一对上他的目光,杏眸便微微一闪。

    徐长洋眯眼,“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

    有!

    夏云舒在心里。

    “现在,还是等你身上的伤好些了?”徐长洋嗓音低沉。

    夏云舒睫毛勘动两下,斜睨了眼一旁站着的傅雪婵,顿了顿,,“我饿了。”

    徐长洋、傅雪婵,“……”

    “你去给我买点吃的吧。”

    夏云舒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眸光碾过一抹深沉,“要我亲自去?”

    “……嗯。”夏云舒点头。

    徐长洋静谧睨着夏云舒。

    半响,“好。”

    然后,徐长洋便起身,离开了病房。

    傅雪婵微歪头,看着徐长洋走出病房。

    下一秒。

    傅雪婵扶着自己的胸口吐了口气,大喇喇的往病床侧的椅子瘫了去。

    夏云舒看着她,“你干么怕他?”

    “当然是因为你了。”傅雪婵嘟嘴。

    “因为你曾经试图给我拍裸照?”夏云舒道。

    傅雪婵,“……”当时觉得很威风的事,现在回想起,简直不能描述的难堪和囧!

    夏云舒扯了下嘴角,“你不用怕他了。咱们扯平了。”

    傅雪婵眼睛微微睁大,盯着夏云舒,“扯平?”

    “嗯。昨天要不是你机智救了我,我现在恐怕就不能跟你这样话了。谢谢。”夏云舒真诚道。

    傅雪婵脸热了热,屁股在椅子上挪了两下,“我是路见不平。没什么的。换作是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听到傅雪婵的话。

    夏云舒又一次感概姑娘的变化,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

    “云舒姐姐。”傅雪婵边把椅子拖着往前边皱着脸道,“你真的打算跟那个林虚伪做朋友么?”

    林虚伪?

    夏云舒看着傅雪婵焦急又有些郁闷的眼睛,“你都她是林虚伪了,我怎么会跟她做朋友?”

    “我就嘛!”傅雪婵拍了下床,“她那么虚伪那么坏,你就是脑袋门挤了也不会选择跟她做朋友!”

    “丫头,看我在床上躺着爬不起拐着弯骂我呢!”夏云舒瞥她。

    傅雪婵呵呵笑,贱兮兮的摸夏云舒的手,“哪有哪有。”

    夏云舒也不是真的要跟她计较,微微沉默,道,“你昨天跟我出门,我跟她的对话你听到了多少?”

    “全部!”傅雪婵一脸骄傲。

    “……”夏云舒瞧着,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无语。

    “云舒姐姐,原来你知道我偷偷跟着你出门了?”傅雪婵反应过来,囧囧的看着夏云舒道。

    “你跟得那么明显,我想不知道都难!”夏云舒翻白眼。

    “呵呵。”傅雪婵摸摸自己的耳朵,讪笑。

    夏云舒看了看她,眉心轻拧了起来,“昨天那三个男人攻击我,我的包也在那时候甩出去了,你看到了吗?”

    “昨天我跟偶像还特意去找了,没找到,可能是被路过的人捡走了吧。”傅雪婵摇头道。

    捡走了?

    夏云舒嘴唇抿紧。

    录音的手机就在包里,现在连包都找不到了,手机自然也别想找回来了。

    “云舒姐姐。”

    傅雪婵忽然握住夏云舒的手,语气认真。

    夏云舒眸光轻敛,看向傅雪婵,“嗯?”

    “我怀疑,昨天打你的那几个男人,是林虚伪主使的。”傅雪婵声音压得低低的,将这个话题的凝重氛围渲染得很足。

    夏云舒微惊,“你为什么会觉得是林霰?”

    “林虚伪!”傅雪婵。

    “……”

    “在我面前,她叫林虚伪。”

    “……”夏云舒黑线,“好,林虚伪。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觉得是林霰……林虚伪?”

    傅雪婵看了眼门口,起身坐到病床边,声音又低了低,“我亲眼看到在你被那三个男人带走后,她把你的手机给砸了。同时,我还听到她,希望你被弄死的话。太狠毒了!”

    “你林霰……”

    “林虚伪!”

    “……她把我手机砸了?”夏云舒眉头拧死。

    “嗯,我亲眼看见!”傅雪婵像怕夏云舒不相信,重复道,“我亲眼看见!还能有假?”

    夏云舒手心微微捏紧,眼底的波光轻震。

    这么看来,林霰估计是看到了她手机在录音,所以一怒之下才砸了她的手机。

    “呵。”

    夏云舒冷笑,看着傅雪婵,“林虚伪这个名字,还真是被你给取对了!”

    林霰分明已经看到了她在录音,昨晚却在医院对她大献殷勤,表现出很关心她的样子!她不得不佩服她的心理素质!

    傅雪婵盯着夏云舒阴凉的脸,“云舒姐姐,你是相信我的对不对?”

    “当然!”夏云舒肯定道。

    夏云舒这个回答,却让傅雪婵心里堵了下,连带着出口的语气都黯然了些许,“你想都不想就相信我了,可是有个人我怎么她都不相信。”

    有个人?

    夏云舒想了想,“你是,谭婧么?”

    傅雪婵低落点点头,“其实也不怪偶像,谁让她们是那么多年的好朋友呢。我跟偶像也就认识几个月,都不知道算不算她的朋友。偶像选择信林虚伪,不信我很正常。更何况……”

    傅雪婵耸耸肩,越越失落,“林虚伪反驳我的每一条都那么理直气壮,面不改色。加上,也是她通知徐先生,让徐先生救你。假若她真的想加害于你,她就不会联系徐先生救你……唉,这就是林虚伪的高明之处,唉……”

    从傅雪婵的口中,夏云舒又知道,原来是林霰通知徐长洋,她被打的事,让他救她。

    夏云舒垂下睫毛,“雪禅。”

    “嗯?”傅雪婵低头掰自己的手指,有气无力道。

    “昨天打我的那些人,不是林虚伪指使的。”夏云舒冷静道。

    傅雪婵惊得抬眼,盯着夏云舒,“不是她?不是她还有谁?!”

    夏云舒微提气,扯唇,“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夏阳。”

    傅雪婵眼珠子瞪圆,“你同父异母的弟弟找人打你?下手还那么重?他得多恨你才干得出来?”

    夏云舒没有跟傅雪婵讲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淡淡道,“他恨我入骨都不为过。不过经过昨天的事,我倒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傅雪婵三观都快被震碎了。

    就算是同父异母的弟弟,但也是弟弟啊,她们是一家人好么?

    身为弟弟竟然找人把自己的姐姐打成重伤……有没有人性啊?!

    夏云舒看着傅雪婵震惊抽动的脸,双眼快速划过一抹情绪,“以前我以为他只是嘴上厉害,其实胆子,不敢真对我做什么。是我看他了!”

    傅雪婵默默盯着夏云舒,眼神复杂。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不喜欢被同情,更不需要怜悯。”夏云舒皱眉道。

    “……”傅雪婵立马垂下了眼皮,声嘟哝,“我才没有同情你,徐先生对你那么好,你有什么好值得同情的。哼。”

    “我听到了。”夏云舒抽抽嘴角。

    傅雪婵瘪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