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31章 我陪着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嗯,我不走。”徐长洋又握住夏云舒的手,柔声道。

    夏云舒定定看着他的脸,“跟你无关,别自责了好么?”

    “怎么与我无关?如果不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你也不会……”徐长洋俊脸绷得发青。

    “不怪你。”夏云舒轻叹,“我们是人,不是神仙,还能掐指一算,算到今天出门会遭横祸么?”

    徐长洋拧眉,“我应该派人保护你!”

    “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出门还配保镖啊?再,现在是法治社会,谁能想到我就是跟平常一样出个门,会悲催的被打了?”夏云舒轻声。

    ”被打“两个字从夏云舒口中一出,徐长洋眸光一瞬变得狠硬,“他们敢对你动手,我让他们下半辈子生不如死,后悔来这世上走一遭!”

    夏云舒盯着徐长洋,杏眸里晕出淡淡的柔,“我相信你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徐长洋阴测测勾唇。

    夏云舒眼波轻闪,“吃饭吧。知道我出事,你肯定一直没吃东西。”

    “我不饿!”徐长洋沉着声音。

    “我要你吃。”夏云舒。

    徐长洋皱眉,凝视夏云舒。

    夏云舒拉了拉他的手指,“我还是很累,想睡觉。你吃了我就能安心睡了。”

    “夏夏……”

    “吃饭。”夏云舒低柔道。

    徐长洋抿紧唇,“……我吃。”

    看着徐长洋就着那碗她没喝完的粥吃,夏云舒松了口气。

    ……

    深夜。

    夏云舒突然睁开了眼睛。

    徐长洋立刻发现,握紧她的手,“怎么了?很疼么?”

    夏云舒眨眨眼,皱眉看着他,“没有。”

    “渴了?”徐长洋问。

    夏云舒摇头。

    “是不是冷?我把温度调高些?”徐长洋紧张的盯着她。

    “不冷。”夏云舒。

    “……别怕。”徐长洋道。

    夏云舒含着下唇,望着他。

    徐长洋起身,握着夏云舒的手,蹲在床侧,“我陪着你。”

    夏云舒眼角微红,缓慢点头。

    跟着,夏云舒轻轻闭上了双眼。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满脸的伤,一颗心宛若被利刃削着。

    徐长洋倾身过去,亲吻夏云舒耳畔,“我保证,绝不会有下次。”

    夏云舒掩下的睫毛微微一颤。

    ……

    过了一晚,夏云舒脸上和脖子的青肿才消了些。

    徐长洋亲自打来温水,给夏云舒擦脸擦身子上药。

    上完药。

    徐长洋一抬头就看到夏云舒涨红的脸,长眉微挑,“你什么地方我没看过,没摸过,有必要害羞?”

    什么叫有必要害羞?

    当然有必要好么?!

    而且,她脸红也不全是因为这个……

    徐长洋低头,在她唇上亲了口。

    “徐叔叔。”

    夏云舒睫毛闪个不停,一脸的难以启齿。

    徐长洋奇怪的看着她,“怎么这个样子?”

    夏云舒捉着徐长洋的袖口,“我,我……”

    “疼么?”徐长洋见她这般,心微紧,以为她哪里疼得厉害。

    “我……想去洗手间。”夏云舒完,脸通红。

    徐长洋轻怔,随即俊脸微绷,放下手里的药,将夏云舒心扶起。

    “嘶……”

    夏云舒腰一动就疼,不过刚坐起,脸便疼得发白,忍不住低低抽气。

    徐长洋看着她。

    夏云舒调整好,对他,“可以了。”

    徐长洋便一手有力搂着她的肩,一手拿起一旁的输液架。

    待夏云舒下床,扶着她朝洗手间走。

    夏云舒走得很慢,一只手从后轻托着腰。

    到了洗手间。

    夏云舒已是一脑门的虚汗。

    徐长洋将输液架放到一边,抬手用衬衫袖子替她擦汗,末了,弯身便要去脱夏云舒肥大的病号裤。

    “你干么?”夏云舒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动作幅度有些大,扯到了腰,疼得她张唇大口吐气。

    一双漂亮杏眸却警惕万分的瞪着徐长洋。

    “不脱裤子怎么上厕所?”徐长洋一本正经。

    “……我,我不用。我,我自己可以。”夏云舒耳根通红,结巴道。

    徐长洋拧眉,“你腰部骨折,能弯腰么?走路都疼。”

    夏云舒不是听不出徐长洋嗓音里浓浓的心疼,可她……就是做不到让他给她脱裤子!

    夏云舒一只手揪紧自己的裤腰,,“你,你去帮我叫护士,让护士帮我。”

    “用得着这么麻烦么?乖。”徐长洋上前,作势又要动手。

    “你,你别过来啊!”夏云舒囧迫。

    然……为时已晚。

    徐长洋已经把她的病号裤脱了下来。

    “……”夏云舒震惊到呆滞!

    徐长洋视线扫过夏云舒纤细白皙的腿部,喉结快速滚了下,站直身,握住夏云舒的肩,“心。”

    啊!!!!!!

    夏云舒在心里尖叫,恨不得把徐长洋踢出去!

    要疯啊!

    夏云舒感觉自己头顶都在冒烟。

    好不容易坐到马桶上,夏云舒悲催得紧张到完全没了尿意,特别痛苦。

    徐长洋就站在夏云舒身边,垂眸看着她。

    虽然徐长洋极力想表现得自己是在干一件严肃且正经的事,但望着夏云舒的眸光不自觉就闪烁出几缕不那么严肃的暗光,呼吸也微微屏着。

    “你,你能不能先出去?”夏云舒捏着掌心,颤颤道。

    “我不放心你。”徐长洋声音略显沙哑道。

    他在这儿,她才不放心呢!

    夏云舒想哭极了。

    抖着唇道,“我没事。你先出去。”

    “……”徐长洋想了想,“你来大的?”

    夏云舒,“……”真的要疯了!

    “没关系,我不嫌!”徐长洋竟然这么。

    “……你,你误会了。我,我不是……啊……”

    夏云舒实在是忍不住了,发泄的叫了声。

    徐长洋,“……”

    “……你出去啊,你在这儿我根本没办法。”夏云舒闭着眼睛,抓狂道。

    徐长洋从上往下看着夏云舒绯红的耳朵,仿佛明白了什么,悻悻摸了摸高鼻,“那我出去等,你好了叫我。”

    夏云舒完全不想话。

    ……

    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徐长洋无论跟夏云舒什么,夏云舒都不搭理他。

    是以。

    聂相思和战廷深到病房时,看到的就是夏云舒气咻咻的躺在病床上,而徐长洋则一脸无辜的坐在病床侧的椅子里,凝视着夏云舒。

    聂相思和战廷深不解的对看了眼。

    战廷深要去战氏,并未在病房久留,不过几分钟便离开了。

    聂相思坐在病床边沿,心疼的看着夏云舒的脸,“很疼吧?”

    “还好。”夏云舒。

    “骗人。”聂相思皱眉。

    “没骗你。”夏云舒笑笑,“我皮厚着,这点不算什么。”

    夏云舒这话一出。

    徐长洋和聂相思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聂相思到不久,常曼徐桓恩带着至谦便来了。

    一天一夜没见到儿子,夏云舒想得紧,便让常曼把家伙放到她身边。

    家伙估计也想妈妈了,一躺在夏云舒边上,便捏着两只拳头摆腾着身子往夏云舒身边凑,各种咿咿呀呀的叫。

    夏云舒满脸温柔看着至谦,脑海里却好似有一根筋被拉扯着,有些疼。

    她忍不住想。

    如果昨天那三个人下手再狠点,不定她就见不到谦了。

    夏云舒深深盯着谦看,喉咙似叫什么卡着,不出话。

    徐长洋站在一旁,凝着夏云舒,她微微拧起的眉头,引得他心口一阵一阵抽疼。

    病房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所以没一会儿,夏云舒便催着常曼和徐桓恩带至谦离开了。

    常曼和徐桓恩刚走,徐长风和古向晚便来了。

    古向晚看到夏云舒如今的模样,红着眼直骂混蛋人渣!

    这回。

    不等徐长风和古向晚离开,翟司默几人又来了。

    病房不算窄,但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往病房里一站,登时让夏云舒觉得不仅空间狭,便连空气都稀薄了。

    夏云舒脑仁有些疼。

    徐长洋一眼便瞧出夏云舒的不适,当即开口撵人了。

    翟司默等人也看出夏云舒脸有些苍白,是以配合的离开了。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徐长洋望了眼留下来的聂相思,顾念到胖芽在家,便欲开口让她也回。

    却不等他开口。

    夏云舒的声音先一步响起,“徐叔叔,你不去律所么?”

    徐长洋看向她,眉峰轻蹙。

    她现在这样,他哪有心情去律所?

    夏云舒双眼闪了闪,“你去忙律所的事吧,相思陪我就行。”

    徐长洋,“……”

    “是啊徐叔,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吧,我照顾云舒。”聂相思道。

    徐长洋抿唇,盯着夏云舒,“律所最近没什么大事……再,也没什么事比得上你重要。”

    夏云舒愣了愣,然后脸就红了。

    聂相思看看徐长洋,再看看夏云舒。

    一不心做了电灯泡是这样吧?!

    不过,徐叔起情话也是666.

    最后。

    聂相思识趣的离开,徐长洋留了下来。

    徐长洋看了眼夏云舒面对他不自在的脸,心下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过,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他们现在是夫妻,是要共同生活一辈子的,而生活免不得要吃喝拉撒,这有什么?

    徐长洋坐到她边上,盯着夏云舒闪烁的眼睛看了几十秒。

    在夏云舒扛不住噘起嘴角要发飙时,俯身吻住了她。而且是,热吻!

    夏云舒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