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30章 老男人自责心疼的方式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维持着那个姿势站在病床边,漆黑的眼眸里唯有夏云舒一个。

    林霰僵硬的端着水杯,看着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冽气息的男人,出口的嗓音里有一丝颤抖,“云舒现在还没醒,我等她……”

    很多事情就是这么不可思议,林霰话还没完,就见原本昏迷的夏云舒,缓缓睁开了双眼,醒了。

    林霰轻张着唇,错愕的看着夏云舒。

    “夏夏。”

    徐长洋立马坐到了床边,一把握住夏云舒的手,很紧的握住。

    夏云舒只是睁开了眼睛,但意识还是混沌,对上徐长洋紧凝双目的眼睛印着缥缈和迷茫。

    “夏夏。”徐长洋抓着夏云舒手的大手隐隐的轻颤,紧张的盯着夏云舒。

    “唔……”

    腰上的疼意猝然袭上神经末梢,夏云舒痛得哼出声,意识也跟着醒了大半。

    徐长洋便从她眼里看到了恐惧的波纹,心脏狠狠一揪,拿起夏云舒的手放在唇边不停的亲吻,“没事了,没事了……”

    徐长洋这句“没事了”,倒不知是在安慰夏云舒,还是他自己。

    “好疼。”

    夏云舒哑声哼道。

    “哪里疼?嗯?”徐长洋俯下身,急切的查看夏云舒身体各处。

    视线突然扫到夏云舒腰上的腰围带,徐长洋整个背脊一颤,眼眸里登时被猩红覆盖。

    哪里疼?

    还能哪里疼?

    她全身上下都是伤,只会是,都疼!

    徐长洋清俊的面庞被一层又一层阴鸷逐渐蒙住。

    他对那几个男人还是太仁慈了!

    他应该把他们全宰了才对!

    林霰隔着一段距离看徐长洋,他脸上的嗜杀和狠戾让她心惊不已。

    这根本就不是她所认识的徐长洋!

    “我去叫医生。”

    徐长洋攥紧拳,声线暗哑到极致,甚至于,他的目光都不敢看向夏云舒的脸。

    他怕自己看一眼,就会不顾一切把那几个男人通通剁碎!

    “徐叔叔。”

    徐长洋刚探起身子,手指便被柔软的掌心握住。

    徐长洋身形僵硬,面庞绷得看不到一丝纹路,垂着浓黑的睫毛,“我很快……”

    “不要走。一秒钟都不要离开。就在这里陪我。”

    夏云舒看着徐长洋冷硬的脸,杏眸里的恐惧不在,只有安心。

    徐长洋身体却僵硬得更厉害,好半响,他滑动喉结,发出沉沉的声音,“好。”

    徐长洋这声后,病房一下安静了下来。

    夏云舒躺在床上,一瞬不瞬的盯着始终低垂着眼睛不看她的徐长洋,心下拂过一抹轻叹。

    林霰站在原地,望着夏云舒和徐长洋,分明已然强烈的感觉到自己此刻待在这里很多余,格格不入,但她,就是不愿意离开。

    “你饿不饿?”

    “你为什么不看我?”

    徐长洋和夏云舒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话一出。

    两人都微微愣了愣。

    徐长洋攥紧夏云舒的手,面庞上浮着深沉的疼。

    大约是眼角有伤的缘故,夏云舒一睁开眼便觉得眼皮厚重,但她坚持着没有闭眼,直勾勾盯着徐长洋,“有镜子么?”

    镜子?

    徐长洋抬眸看她一眼,很快又垂下眼皮,“要镜子干什么?”

    “我想看看我现在是不是很丑,丑到你看我一眼都不愿意。”夏云舒。

    徐长洋心口震痛,咬牙嘶声道,“别胡。”

    “虚伪!我的脸现在应该肿成猪头了,你不愿意看我很正常,不用为了掩饰就违心话。而且,我也不会怪你,谁让我是真的丑。”

    这一串话下来,夏云舒只觉得喉咙涩疼得紧,很难受。然她只是微微锁了眉头。

    徐长洋第一次在夏云舒面前变成了闷葫芦。

    夏云舒完,他就低着头,两片薄唇抿得直直的,很冷酷,一声不吭。

    夏云舒盯着他望了好一会儿,见他始终没有开口的打算,嘴角苦涩牵了下,朝林霰看去。

    察觉到夏云舒的视线,林霰落在徐长洋身上的双眼一紧,自然的错开,看着夏云舒,语气关心道,“云舒,你刚醒,要喝水么?”

    夏云舒盯着林霰的脸,“好啊。”

    林霰便端着水杯走了过去。

    不想,没等她走近,徐长洋突地从床沿站起,“你想喝水,我给你倒。”

    完,徐长洋盯向林霰,眸光幽幽泛着冷,“太晚了,你回去吧!”

    林霰,“……”

    徐长洋不再看林霰,几步走到饮水机旁,接了水快速走回来,拿了根吸管放到水杯里,坐到床边,将吸管喂进夏云舒嘴里。

    不知是喉咙疼还是脖子疼,夏云舒吮吸水管的动作很缓慢。

    而徐长洋好似下定决心不看夏云舒的脸,夏云舒喝水的过程,他就真的只盯着夏云舒的嘴看,别提多严肃。

    夏云舒喝了半杯水。

    在看到徐长洋将水杯放到床头柜上后,看着他慢慢道,“你送下林霰吧。”

    徐长洋一凛,视线总算落到了夏云舒脸上,眼眸里有紧张,也有不敢相信。

    夏云舒眸光清亮,“你不是太晚了么?林霰一个女人回去不安全,你送送。”

    徐长洋一张脸比之前绷得更紧,紧盯着夏云舒的眼睛,声线沉暗,”现在不到十点,她可以自己回去,用不着我们操心!“

    用不着我们操心?

    真够冷酷的!

    林霰一瞬扣紧手心,抑制不住的难堪浮现在她脸上。

    听到徐长洋的回答,夏云舒没有话,也没有去看林霰,就安静的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呼吸有些重,“饿不饿?我让人买些吃的送来。”

    “饿。”夏云舒。

    徐长洋点头,摸出手机打电话。

    “……云舒,既然你已经醒了,那我就放心了,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林霰克制的声音传来。

    夏云舒面无异色,平静的看向林霰。

    林霰将手里的水杯随便一放,便拿着包离开了。

    林霰刚走出病房门口,徐长洋的电话也打完了。

    夏云舒收回视线,静静对上徐长洋凝视下来的瞳眸。

    徐长洋握住她的手,“要是疼得厉害,我让医生给你开些止痛药。”

    “如果你想去送林霰就去吧,不用顾虑我……”

    夏云舒没完,嘴唇便被堵住了。

    双瞳微微睁大,夏云舒惊异的盯着眼前忽而凑近的英俊脸庞。

    徐长洋深深的看着夏云舒,眼眸里尽是浓郁到化不开的心疼和柔软。

    他的唇温柔的在她唇上碾转,心翼翼的像对待一件珍宝。

    夏云舒心尖悸颤,耳尖飞过一片红。

    夏云舒嘴角有伤,徐长洋并未深处,但仅仅只是唇对唇,也持续了许久。

    等徐长洋从她唇上退开。

    夏云舒一张脸憋得通红,因为带伤的缘故,实话实,夏云舒此刻的脸还真让人不知道怎么评价。

    如果夏云舒手里镜子,看到自己如今的样子,大约会佩服徐长洋竟然亲得下来!

    “夏夏,我不会轻易放过那几个人!”徐长洋突然阴鸷道。

    夏云舒眼皮一跳,脸上的红登时消逝,抬眼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用额头抵着她的,呼吸沉重压抑。

    夏云舒抿唇,能感受到徐长洋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戾气。

    “我想一个一个把他们全杀了!“徐长洋恶狠狠道。

    夏云舒心惊,望着徐长洋肆虐的脸,不出话。

    “我也想杀了我自己!”徐长洋哑然。

    夏云舒双眼微红,扯唇,低低,“干么?又不是你出手打的我。”

    “可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徐长洋在这话时,凝着夏云舒的双眸骤然滚覆过一团红,将他的双目晕染都赤血而可怖。

    夏云舒只觉喉咙更疼,她蹙紧眉看着徐长洋,整个人疲惫且虚弱。

    徐长洋看出来,在夏云舒眉心轻吻了吻,“好了,别话了。闭上眼休息会儿,等吃的送来我叫你。”

    夏云舒这会儿的确很难受,身体各处的疼意一个劲儿的往她脑子涌,她很无力。

    是以徐长洋这般,夏云舒没有逞强,闭上了双眼。

    徐长洋坐在床边,手一直握着夏云舒的手,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

    事实证明,夏云舒这会儿根本吃不下什么东西。

    饭菜送来,她仅勉强喝了少许的粥。

    看见夏云舒这般,徐长洋脸色很难看,两道眉毛利剑般插进鼻翼,绷抿着两片薄唇,又默不作声的搁那杵着。

    夏云舒无奈的看着徐长洋。

    本想着等她好些了,有精神了,再安抚他。但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想着。

    夏云舒道,“你吃饭了么?”

    徐长洋不话。

    夏云舒盯着他,深觉此时的徐长洋尤其像个孩子,“吃点饭吧。不然你没精力陪我,照顾我。”

    徐长洋看了她一眼,还是不话。

    夏云舒又心疼又想笑。

    老男人表达自责和心疼的方式都这么清奇么?

    这一想笑,夏云舒只觉身上更疼了,不由得张嘴直抽气。

    徐长洋蹙眉,担忧的看着夏云舒,声线沉着,“我去叫医生给你开止痛药。”

    夏云舒拉着他的手,声音沙哑低软,“你不能走。”

    夏云舒个性强,几乎没这么黏过他。

    如果夏云舒好好儿的这么黏他,他做梦都能笑醒。

    但这时候,徐长洋只有心疼。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