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29章 从未见过的徐长洋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逸合医院,vip病房。

    聂相思坐在病床侧的椅子上,双手搭在病床边缘,柔美的脸冷冷沉着,唯有望着病床上昏睡的夏云舒的双瞳氤氲着层层水汽。

    虽是上了药,夏云舒那张脸反而肿得更高,左侧颧骨破了一条口,脸蛋四处都有或多或少的淤肿。

    而她原本修长细白的颈子,此时也肿胖了两圈,上面深深印着五根红痕,显然是被暴力掐过的。

    看着看着,聂相思放在床边的双手握了起来,隐忍不住的眼泪顺着她眼角滑落。

    下一秒,她微颤抖的肩头覆上两只大掌。

    聂相思张唇吐气,硬生生忍住溢到喉咙的哽咽。

    睫毛低掩,从她竖着腰围带的腰落到她右手肿高的手指,聂相思难以忍受的捏紧自己的手指,再也抑制不住,声哽出了声音。

    战廷深握紧聂相思的肩,让她从后靠着他,黑深的眸子从上往下凝着她被泪水湿透的睫毛,低声道,“已经没事了。”

    战廷深不话还好,一出口,聂相思呜呜的哭了起来。

    战廷深心尖微紧,无声的抚聂相思的长发。

    “他们下手太狠了,根本不是人!他们是在把云舒往死里打……”

    聂相思咬住下嘴唇,只觉得整颗心都在战栗,“我不敢想象,他们打在云舒身上的每一下,到底有多疼,云舒承受了多少疼……”

    战廷深默然看向夏云舒,菲薄的唇深沉的抿着。

    “一定不能放过那几个人渣,云舒所受的痛,要让他们千倍百倍的偿还!”聂相思恨恨道。

    战廷深垂眸看聂相思,“长洋不会轻易饶过那些畜生!”

    聂相思点头,双手轻颤的放在夏云舒的手上。

    ……

    夏云舒与林霰约见的奶茶店前。

    谭婧与傅雪婵来寻夏云舒遗留的包,不想却扑了个空,包已经不见了。

    谭婧和傅雪婵一一询问了附近的几家店,都没有见过什么包。

    至此。

    谭婧和傅雪婵明白,夏云舒的包估计是找不回来了。

    傅雪婵垂头丧气的跟在谭婧身后,一颗心很沉很沉,沉得她想爆发,但她拼命忍着。

    走出街道,谭婧的宝马车就停在路边。

    谭婧微回头看了眼情绪低落的傅雪婵,“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傅雪婵没抬头,完,脚尖一转,朝前走。

    谭婧看着傅雪婵微微弓着的背,心头没来由的窜起一股焦躁,拧着眉道,“你在不高兴什么?”

    傅雪婵没啃声,往前走。

    谭婧握了握手心,提气,“婵。”

    傅雪婵停了下来,停顿了几秒,转过身,隔着一段距离,抬眸看着谭婧轻板的脸,声音清晰,“你真的相信她的话吗?”

    谭婧没回答,默不作声的看着傅雪婵,眸色复杂。

    傅雪婵撅起嘴角,“她是骗你的,她在撒谎!”

    “等云舒醒来,自然就知道她有没有撒谎。”谭婧盯着傅雪婵,静静。

    “……”傅雪禅抓紧手,那句“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女人”几乎已经滑到舌尖,可在出口的一瞬,又被她生生咽了回去。

    她如果这么问了,偶像一定会觉得很难堪吧?

    傅雪婵泄气般拉下肩膀,埋下脸,有气无力,“我回家了。再见。”

    看着傅雪婵转身,谭婧两片唇越抿越紧。

    但她没有在出声叫她,而是漠然站在原地,直到傅雪婵消失在路的尽头,她方涩然扯了扯嘴角,上车驶离。

    ……

    徐桓恩与常曼是在傍晚时分才知晓夏云舒受伤住院的消息,两人带着至谦匆匆忙忙赶到医院时,夏云舒依旧在昏睡。

    但看到夏云舒脸上和身上的伤,两人皆是震惊不已。常曼更是痛心得掉了好几次眼泪。

    整个下午,战廷深撇下公务,与聂相思守在病院,照看夏云舒。

    除却两人以外,还有一人,亦坚持留了下来。那个人就是林霰。

    考虑到夏云舒还在昏睡,需要安静,不宜太多人逗留。

    同时至谦也需要常曼和徐桓恩照顾,是以聂相思便劝常曼和徐桓恩带着至谦离开了医院。

    徐桓恩和常曼带着至谦一走,聂相思望着坐在病房另一侧,忧心忡忡看着夏云舒的林霰,眉心微凝,“林姐姐,天黑了,你也回去吧。这里有我和三叔,我们会照顾好云舒的。”

    林霰脸上挂着疲倦,“我也留下来吧,不然我不放心。”

    聂相思眼波轻闪,看着昏睡不醒的夏云舒,没再什么。

    晚上约八点。

    徐长洋、楚郁以及翟司默到了病房。

    三人身上都焕然一新,干净而规整,没有一点褶皱。

    看着三人的样子,任谁都想不到就在一时前,徐长洋斩断了四个人的手指!

    而楚郁和翟司默在看到病床上的夏云舒时,才突然理解了徐长洋之前的疯狂。

    楚郁和翟司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庆幸。

    嗯,庆幸自己没有阻止他们这个好兄弟发疯!

    徐长洋走进病房,就跟一根木桩子般杵在病床一侧,低着头,一眨不眨的盯着夏云舒,面庞冷峻,一言不发。

    聂相思望着这样的徐长洋,再多想的话,此时也不出口了。

    “回吧。”

    一只手被男人宽阔的手掌握住,低沉的嗓音从头顶洒下。

    聂相思皱眉,“我想……”留下来陪云舒。

    不等聂相思完,手便被捏了下。

    聂相思抬头看身侧的男人。

    战廷深睨着聂相思不情不愿的脸,无声叹了声,道,“让你徐叔跟云舒单独相处。”

    聂相思怔了下,没再坚持要留下来,由着战廷深带她离开了。

    战廷深和聂相思一走,翟司默和楚郁也默契的离开。

    至此。

    寂静无声的病房,便只剩下昏睡的夏云舒,跟块木头般盯着夏云舒的徐长洋,以及林霰。

    林霰从徐长洋一出现,一双眼就没怎么从他身上移开。

    此时病房内,撇开一个没有知觉的夏云舒,就只有他们了。

    有多久,两人没再单独相处过?

    四年,还是五年?

    就算在这几年中,他为她寻找名医救治她的不育症,也并不是两人单独相处,而是还有个许宴在。

    哪怕是不得已两人单独撞见,他也不会过多停留,简单几句便借口离开。

    就如一年前夏云舒回潼市那个晚上。

    她打听到他在星辰买醉,饶是深夜她仍是赶了过去。

    可是到了包房门口,却听到男人隐忍不住的低吼和女人婉转的低吟声交织传出。她当场便愣住,甚至……面红耳赤。

    她没想到原来男人激动时发出的声音如此性感,撩拨……那般有力量,那般张力无穷。她更没想到,人前优雅斯文的男人,在那事上竟凶猛如虎。

    她本该离开的,可她挪不开脚,呆立在门口。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许久,两个时,还是更久,她不知道。

    之后,她不知道包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夏云舒从里走了出来,她其实没想到她会出来,想躲已经来不及。

    她看到她,苍白的脸上闪过震惊,随即便被难堪覆盖。同时,她从她眼中看到了强烈的恨意和屈辱。

    所以她想,也许刚才他们在房间的经历,并不如她想象的痛快。

    她也不清楚自己当时是不是魔怔了,竟是引导她,让她以为她因她掉的那个孩子,是徐长洋的。

    事实证明。

    她成功了。

    她在最后离开星辰时,眼底的恨意达到前所未有的浓烈,面上尽是决绝的冷光。

    她很满意。

    在门口站了片刻,便走了进去。

    徐长洋身上的衣服未除,皮带散开,像某种诱惑垂在他胯侧,他身上充满了男人刚强的气概和浓烈到让人无法忽视的男人英猛之气。

    她当时只觉得心脏剧烈在她左心口弹跳,她控制不住的呼吸急促,双眼根本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那天晚上。

    她认识了一个全新的徐长洋,一个她从未认识过的徐长洋,一个强烈牵动她身心的徐长洋……

    她忍不住想。

    如果早一点,早一点让她发现他这一面,兴许,兴许她不会选择嫁给慕卿窨,而会选他。

    毕竟,比起慕卿窨,至少在当时,他是喜欢她的!

    那晚,她帮他整理身上的衣服,将包房清理伪装成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然后坐在他面前,痴痴的看了他一晚上,越看,越悸动。

    她“照顾”他一晚上。

    她原本以为他醒来后看到她在,会感动。

    却不想,他态度异常的冷淡,甚至隐隐表现出责怪,责怪她不应该出现。

    两人相处不到五分钟,他又是借口有事,离开了。

    他对她种种的举动,分明就是不想与她过密过多的接触,他在想方设法的避嫌!

    再联想到前不久他在画展上,亲口对她,要与她绝交的无情姿态,以及后来他为她联系到名医,甚至自己都不再出面,只让特助许宴陪同她去。

    林霰望着徐长洋的双眼,碾过黯然和落寞。

    林霰忍住内心的苦涩和失落,深深看了眼徐长洋,缓慢从椅子上站起,走到饮水机旁,接了杯水,款款朝徐长洋走去。

    然。

    不等她靠近他,他冷森,没有感情的嗓音先一步响起,“你可以离开了!”

    林霰往前抬起的一只脚,猛地僵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