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25章 白莲花段数low爆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约的地方在蔚然高中附近不仔细找找不到的奶茶店。

    奶茶店虽,但布局文艺,有格调。

    夏云舒先到,林霰半时后才到,一进奶茶店看到夏云舒,便笑叹着道,“可算是找到了。”

    林霰一身高定复古长裙,外配某国际时装品牌最新的限量外套,手里拎的也是限量的皮包,往这的奶茶店一站,各种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夏云舒笑笑,“是我选的地方太偏。”

    林霰莞尔,伸手勾了勾耳发,露出她手腕昂贵的女士腕表和一串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手链,像是怕摔了般,挪着碎步朝夏云舒走。

    夏云舒就盯着她笑,“喝什么?”

    林霰抬抬眉毛,扫了眼这奶茶店,“可以只要一杯水么?”

    夏云舒便问老板要了杯水。

    林霰终于走了过来,但没坐,似是有些为难。

    夏云舒始终笑眯眯的,“以前上学的时候,总喜欢和相思到这里坐坐。别看这里有点旧有点,也因为位置偏,很少有人来。但老板是个勤快的人,每天都要打扫这店好几次。”

    林霰也没表现出异样,但总算坐了下来。

    “林姐去监狱探望过赵菡蕾么?”

    林霰刚坐定,夏云舒便道。

    林霰轻怔,看向夏云舒。

    夏云舒盯着她,嘴角两边勾着,“怎么了?林姐跟赵菡蕾不是朋友么?赵菡蕾如今入狱,我想以林姐和赵菡蕾的关系,林姐不会不去监狱探视吧?”

    林霰浅笑了下,把包放到一边的凳子上,一手轻放在另一只手腕的手表上搭着,声线清软柔婉,“以前我跟菡蕾的确是朋友,不过自从她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我便对她很失望。她太极端太胆大妄为,让我都不敢跟她做朋友了。”

    “林姐这话,倒跟林姐给人的感觉一样,柔柔弱弱……胆。”夏云舒看着她道。

    “现在这个社会,柔弱的女人可不招人喜欢。还是云舒你这样的好。”林霰柔柔一笑。

    “我好么?”夏云舒眨眨眼,“我都不晓得我有什么好的,做事全凭一股冲劲,总是横冲直撞,不计后果。而且,一点气都受不了。谁给我气受,我千方百计都要还回去。心胸狭隘还记仇。”

    “瞧你,干么把自己成这样?”林霰似无奈的摇摇头。

    夏云舒直直盯着林霰,“我可不是着玩儿的。就比如这次赵菡蕾的事。她险些杀了我和我的孩子,我就让她永远没办法出现在我面前,一辈子只能在监狱里渡过。”

    “菡蕾是她咎由自取。”林霰微笑。

    “嗯。”夏云舒点头,“的确是她咎由自取。但你不觉得我对她有点太狠了么?她虽然对我和孩子下杀手,可她并没有成功。我和孩子都还好好儿的。她呢?只能在监狱里挣扎度日,永没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林霰不话了,只含笑看着夏云舒。

    “林姐。”夏云舒冲林霰直笑,笑得杏眸全是闪亮的碎光,“你你早就想约我出来见面,怎么我们现在见上面了,都是我在啊。你也几句呗。”

    林霰维持笑意的脸颊飞快抽了下,微微掩下睫毛,笑着,“我一直以为你很介意我跟长洋的朋友关系。但今天见面,我发现,应该是我多虑了。”

    “怎么?”夏云舒笑着。

    林霰轻轻扯唇,“我之所以一直想约你见面,就是想告诉你,我一直只拿长洋当好朋友,亲哥哥对待。我对长洋只有友情和亲情,没有别的。我希望你不要介意。”

    夏云舒慢慢点头,弯着眉眼盯着她。

    “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我们的青春几乎都是一起走过的,我的记忆里他始终都在,而我相信,长洋的回忆里始终也都有我。我们是彼此的朋友,更是亲人。”林霰真诚的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没话,端起手边的果汁喝。

    林霰睫毛垂了垂,挽着笑柔柔继续,“我的父亲母亲,相继去世,当时的我悲痛欲绝,总觉得我的天都要塌了。是长洋陪在我身边,帮我处理父母亲丧礼有关的所有事宜,包括墓地的选址。”

    夏云舒用手指轻点着杯身,沉默的听着。

    “那段时间我很消极、颓废,甚至自暴自弃。长洋为了帮我重新站起来,为我做了很多事。他百忙中抽出时间陪我旅游,散心,喝酒,哄我开心。他告诉我,就算我的父母离我而去,他也会陪在我身边,永远不会抛下我。他让我放心的往前走,而他,就是我身后最坚实的依靠。”

    林霰眼眸里闪着感动的泪光,嘴角勾着一抹温暖的笑,看着夏云舒垂着眼睫的脸,“其实,就是我现在的经纪公司都是长洋帮我一手成立的。他希望我可以有自己的事做,有了事做,就能忘了很多无谓的烦恼。”

    “徐叔叔对你可真好,好得我都要嫉妒了。”夏云舒咯咯笑。

    林霰吸气,眨了眨眼底的泪花,真切望着夏云舒,声音微哑,“你别误会云舒。我跟你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我真的只是拿长洋当朋友,当哥哥。我对他绝没有男女之情。所以我真的希望你不要介怀。”

    林霰通篇都是在,她对徐长洋没有男女感情,但却不徐长洋对她没有那方面的情感,且字字句句都在告诉夏云舒,徐长洋对她有多好多好,为她付出了多少。

    不得不。

    这样的白莲花段数真的low爆了!

    夏云舒睫毛颤动了下,笑容满脸看着林霰,“我没有误会,徐叔叔对你是真的好,你看到现在都还在为你寻名医救治呢,都不怕我吃醋找他闹。”

    林霰眼睛红了,悲伤铺满了她那张美丽的脸,”云舒,长洋很爱你。他费尽心力为我寻找名医,到底也不过是为了弥补我。我都明白。“

    夏云舒盯着林霰黯然的双眼,“弥补?为什么要弥补你?”

    “……”林霰蹙眉,惊讶而悲苦的望着夏云舒。

    夏云舒把手放到林霰的手上,微用了几分力握住。

    林霰看了眼她叠交在自己手上的手,没有挣开,只是不解而悲伤的看着她。

    “林霰,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约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么?”夏云舒淡淡笑道。

    夏云舒没有再叫“林姐”,而是叫她的名字。

    林霰瞳孔轻缩,茫然摇头。

    “因为在这里,绝遇到熟人或是认识你我的人。”夏云舒直勾勾的锁着林霰,“所以你我大可开诚布公的聊一聊当年订婚宴上的事。”

    林霰眼眸快速划过一道微光,疑惑的看着夏云舒,“云舒,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林姐,我知道你在徐叔叔心里很重要,而你也很重视徐叔叔。我把你约出来,就是想在不破坏你与徐叔叔多年的感情的基础上,你跟我单独把这件事解决了。”夏云舒道。

    “……云舒,我真的听不懂。”林霰迷茫。

    夏云舒抿唇,“我知道那次我并没有碰到你,而是你自己撞到了沙发上,导致的流产。”

    林霰盯着夏云舒,许久都没话。

    “这件事除了你我知道,还有一个人,同样知道。”夏云舒缓慢道。

    “……云舒,就是因为那一次流产,导致我终生不能怀孕,不能有孩子。我不勉强你对我有愧疚之心,但起码,看在我失去成为母亲资格的份上,不要这样颠倒黑白,伤害我,污蔑我。”林霰双目红润,脑门亦因为隐忍而通红。

    “谭婧。”

    夏云舒盯着林霰的眼睛,没有任何征兆的吐出这两个字。

    林霰瞳眸明显扩散了圈,眼底的红色愈浓,定定看着夏云舒。

    感觉到她的手在她掌心下微不可见的颤动。

    夏云舒轻扫了一眼,猛地用力更紧的扣住她的手,双眼似钩子般钩着林霰抖动的眼睛,“林霰,我一直没有告诉徐叔叔是你自己撞到沙发流产的真相,是因为我怕徐叔叔受到伤害。他为你真心付出过,只要是你的事,他二话不便帮你。为你,徐叔叔可以是肝脑涂地了。林霰,你自己有心,请你想想徐叔叔这么多年为你无怨无悔付出的那些。”

    林霰的那只手叫夏云舒握得微泛青。

    林霰没有挣扎抽出,夏云舒也没有放。

    “林霰,我跟你这些,并不是要你当着徐叔叔的面儿澄清,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折磨徐叔叔。他以为是我导致你不能怀孕,是以天南地北的给你找医生,每日被愧疚所折磨。”

    “每当看到他这样,我就想告诉他,当年根本就不是我出手推的你。可是话到嘴边,我不出口。我担心徐叔叔知道真相更受伤。”

    夏云舒看着林霰,杏眸里漂浮着浓浓的心疼,“林霰,心里话,我很嫉妒你跟徐叔叔这么多年的感情,刚开始我也希望徐叔叔能跟你彻底了断,老死不相往来。”

    “但是经过这么多年,我明白,不可能。正如你所,你跟徐叔叔是亲人,你们共同经历了许许多多,而那些记忆,没有我。我就算再介意你,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因此,我不打算再难为自己。反正你与徐叔叔这辈子都不可能断绝联系,我倒不如放下我心里的介怀和成见,敞开心扉,跟你成为朋友。这样,徐叔叔就不会夹杂在你我之间为难了。你是不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