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24章 身体好,也不是这么糟蹋的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翌日早上十点。

    夏云舒悲催的仍躺在床上,并且她有种自己严重缺氧和脱水的感觉,躺在床上都感觉自己像被人蛮力摁住了四肢,动弹不得。

    不为别的。

    而是,她以为昨晚折腾到下午,晚上总可以好好睡个安稳觉了吧。

    呵呵。

    事实证明,她真是天真得“可爱”!

    徐长洋昨天一天就跟打了n桶鸡血,吃了几斤那方面的药似的,比前一个礼拜都要亢奋不能自已。

    到最后,夏云舒几次以为自己活不过天亮,然后她就真的失去了知觉,直到现在浑浑噩噩醒来。

    在床上无神的躺了近半时,夏云舒才动动手指,难受的从床上坐起,在一阵脑袋晕眩后,扶着床头下穿,拿着杯子去饮水机前,连续接了好几杯水喝了,才感觉自己有那么点活人的样子。

    随后,夏云舒去洗浴室洗漱,站在洗手台前,夏云舒猛然看到镜子里自己那张脸,竟是惊得她自己心口一缩。

    她的脸很苍白,近乎病态的苍白。

    如果她这种苍白出现在一个男人脸上,那妥妥的就是纵欲过度太过……操劳所致。

    夏云舒细细的几根手指抓紧洗手台边沿,一张脸抽抖个不停,杏眸因为羞怒分外明亮,暗暗咬牙道,“徐长洋,今晚我要还让你为所欲为,我夏云舒三个字倒着写!老色魔,老混蛋……”

    整个洗脸的过程,夏云舒一张嘴不停的张张合合,虚弱的骂某个老男人。

    ……

    夏云舒本以为自己会发烧感冒什么的,结果并没有,吃了三餐后,晚上就奇异的好了很多。

    至谦在常曼和徐桓恩的房间睡着后,夏云舒才离开,回了主卧。

    人刚进去,门还未及关上。

    手腕便被男人有力的大掌扣住,扯了过去。

    夏云舒心一颤,嘴唇便被狠狠啜住了。

    夏云舒呼吸蹙了蹙,跟着,火焰在她杏眸里汹涌升腾而起,一抬脚,猛地踩到男人的脚背上。

    “嗯。”

    男人闷哼,但唇依旧紧咬着夏云舒的不放,双掌亦更大力的揉握着她的腰,狠狠往他怀里挤带。

    夏云舒气得眼角直颤,脚下碾转。

    徐长洋低嘶,长眉轻蹙,缓慢松开了夏云舒的唇,绯然的薄唇不悦的抿着,眼眸带着抹愠色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飞快喘息了几口,双眼喷火瞪他,“徐长洋,你有完没完?!”

    连续一个多礼拜了,真是够够的!

    徐长洋板着脸,反倒一脸不高兴。

    夏云舒都快气死了,狠狠心,踩在他脚下的力度又加重了分。

    徐长洋眼波快速一闪,默不做声的拿一双深邃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抿着嘴,“徐长洋,你再这样,我真跟你分房睡了!”

    “想都别想!”

    徐长洋猛地把人往怀里一箍,弯身便要去抱她。

    “徐长洋!”夏云舒跺脚,往后退,气呼呼的瞪着他,“我会死的!”

    徐长洋拧紧眉峰,“胡什么,有我在,怎么可能让你死!?”

    “有你在?现在有你在我就打怵!你,你知不知道我现在一回房看到你,我双腿就打哆嗦……你,你能不能别这么,这么旺盛,身,身体好,也,也不是这么,这么糟蹋的!”

    夏云舒完,一张脸红透了。

    徐长洋望着夏云舒,清眸微微拂过什么,眯眯眼道,“你想表达什么?”

    夏云舒吐血。

    她表达得够清楚了好么?

    夏云舒脸,耳朵,脖子,通通红了一圈,贝齿羞耻的咬着下嘴唇,杏眸闪动着难为情的水光,扭扭捏捏站在那儿,活脱脱就一姑娘。

    徐长洋就喜欢看夏云舒这样,眉峰清扬,“清楚啊,对我有什么不满?”

    夏云舒嘴角抽抽,杵站着,愣是怎么都不好意思开第二遍口。

    徐长洋薄唇微不可见的撩动,骨节分明的双手缓缓插进兜里,睨着夏云舒,“也不知道是谁昨天对我无法自拔的,只不过过了一天,就开始对我这不满那不满了是么?女人,都跟你一样善变么?”

    “你……”

    夏云舒羞得满脸通红,“谁对你无法自拔了?徐长洋,就属你会蹬鼻子上脸!”

    徐长洋一瞬不瞬的盯着夏云舒的脸,眼眸越来越深,像一张黑网罩着夏云舒。

    他的夏夏,害羞的时候可真美!

    徐长洋弯弯嘴角,迈步朝她走过去。

    夏云舒警惕的盯着他,“你干么?”

    “不干么,就想告诉你一件事。”徐长洋邪邪看着她,慢吞吞。

    夏云舒心跳快了起来。

    徐长洋这人平时看着特正派特温雅的一个人,但他耍流氓的时候,整个人就邪气儿得不行不行的,特招人……心动、待见。

    夏云舒不自觉抓了抓自己的裤子,声音了,“什么?”

    “大了。”

    “……?”

    “胸。”

    “……!!”

    “我的功劳。”

    “……!!!”

    “不用太感谢我。”

    “……徐长洋唔唔。”

    徐长洋邪笑,捉着她的嘴角吻了上去。

    “……”坏死了真的!

    ……

    连续三天,徐长洋都很安分没有乱来,夏云舒大松口气,生物钟也总算调整了过来。

    早餐后,徐长洋去上班。

    徐桓恩和常曼与一帮老友有约,也带着至谦出门了。嗯,应那帮老友所求,徐桓恩和常曼没有办法,只好带至谦一同去了。

    好在夏云舒没有母乳,至谦从出院开始又常由徐桓恩和常曼带着,跟爷爷奶奶亲着呢,所以夏云舒并不担心孩子哭闹。

    “云舒姐姐,家里就只剩你一个人了,你会不会无聊?”

    傅雪婵今日又跟着何仪过来了。好吧,自从跟夏云舒越来越熟,傅雪婵过来的时间也越来越频繁。

    夏云舒看一眼傅雪婵,没有忽略她眼底闪过的光芒,挑眉道,“不会啊,我待会儿也要出去。”

    “……出去?去哪儿?干什么?”傅雪婵跟个好奇宝宝般,盯着夏云舒。

    “不告诉你!”夏云舒道。

    傅雪婵,“……”

    夏云舒看了眼傅雪婵郁闷的脸,暗自发笑,错开她朝楼上走。

    傅雪婵憋憋嘴巴,歪头看着夏云舒,“气!”

    ……

    主卧。

    夏云舒拿着手机站在窗口,望着窗外的双瞳浮着一抹超乎寻常的冷锐。

    噗噗。

    手机在掌心里震动。

    夏云舒眯眼,垂眸看去。

    是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为一个电话号码。

    夏云舒动动眉毛,指腹落在那串电话号码上,没有犹豫,拨了出去。

    约十多秒,那端接听。

    “你好,我是林霰。”林霰低柔的嗓音从手机里飘来。

    夏云舒眸光里的冷意愈浓,把手机放到耳边,“我想有些事是时候清楚了。”

    “……你是,云舒?”林霰惊讶。

    “是我。”夏云舒看向窗外,“你应该早就想跟我见一面了吧。”

    林霰的声音消失了几秒,再次传来时,声音里夹了抹柔软的笑意,“虽然我不知道你要跟我的是什么事。不过你这句话倒是对了,我是真的很想约你见面,可惜最近我太忙了……加上,前些日子长洋又帮我联系了名医治疗,所以一直没有机会约你出来。”

    “是吗?治疗的结果如何?乐观吗?”夏云舒声线平平。

    “实话,不太好。”

    林霰落寞道。

    夏云舒光靠听,也听不出她是真落寞还是假落寞。

    不过那句“长洋又帮我联系名医治疗”的话,的的确确叫夏云舒听了不舒坦。

    夏云舒背转过身,“听你这么,我挺遗憾的。”

    林霰苦笑。

    “我今天有空,你呢。”夏云舒直截了当。

    “真巧,我今天真好没事。”林霰笑道。

    “那我把地址发给你,不见不散。”夏云舒。

    “好啊。”

    夏云舒挂了电话,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正当她要放下手机去衣帽间换衣服时,手机再次震了起来。

    夏云舒看了眼手机,黑密的睫毛快速一闪,把手机放到耳边接听,“谭婧。”

    “云舒,你问我要林霰的手机号是?”谭婧声音里藏着一丝紧张和不放心。

    夏云舒朝衣帽间走,“没什么,就是存着,以免以后有事联系不到她。”

    “……你,你有什么需要联系林霰的?”谭婧语气心而凝重。

    夏云舒垂着睫毛,没出声。

    谭婧的呼吸却微有些急促的从话筒里传来,“云舒,我,我……”

    谭婧欲言又止,嗓音复杂。

    夏云舒皱了皱眉,双眼在衣帽间转动,找衣服,“谭婧,我从来没有起过害人之心,更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找你要林霰的手机号是别有用心,对她不利。”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云舒,我只是想,我只是……”

    “只是想什么?”夏云舒拿出一件白色的真丝衬衫和浅色牛仔裤,蹙眉站在落地镜前道。

    夏云舒即使看不到谭婧,也能想象到她此刻的纠结,虽然她不知道她为什么纠结。

    不知道么?兴许,也不尽然吧。

    “没什么。”

    最终,谭婧也只是低落道。

    夏云舒拿着手机微微沉默,旋即什么都没,便将手机挂断了。

    换了衣服,拿了件驼色的风衣外套,挎上包,离开主卧,下楼。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