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22章 你是我最割舍不下的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那句“我恨”!

    深入肺腑,铭心刻骨!

    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纷纷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脸上是深入骨髓的恨,可她紧锁的眉,泄露出了她隐藏在内心的那一抹脆弱。

    每每提到赵婷姗,每每提到汪珮,都会牵引出夏云舒的那抹脆弱。

    “夏镇候,如果你还没有蠢到极点,我奉劝你,不要再来招惹我,更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因为我怕我忍不住,不顾一切毁了你最在意的东西!”夏云舒阴狠盯着夏镇候,清清楚楚道。

    夏镇候脸上蒙上一层灰白,迎视上夏云舒那双充满恨意和阴冷双目的双眼隐隐颤动,被今日的夏云舒完全震慑!

    他以为,就算顾及徐桓恩和常曼,夏云舒也不会把话得这么绝这么狠,不留一点情面。

    但他没想到,夏云舒看到他,竟是毫无顾忌。

    “爸妈,我们走吧!”

    最后还是夏阳猛然从沙发里站起,满脸阴寒和不屑的看着夏云舒,“夏云舒现在攀上高枝,瞧不上我们这些穷亲戚!你们没发现么?夏云舒现在的底气可是比以前在我们家时要足很多。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背后有人给她撑腰,她那双眼睛就开始往上长,长到头顶上去了,不拿正眼看人了。”

    一直未开口的徐长洋闻声,薄唇狠戾轻勾,也不拿正眼看夏阳,“我徐长洋的老婆,她喜欢怎么看人就怎么看人,敢她半句不好,我有的是办法叫他闭嘴!”

    听到徐长洋的话,余素华浑身一抖,连忙拉着夏阳的手道,“夏阳,你胡八道什么呢?快给你姐姐道歉!“

    夏阳绷着脸,狠狠瞪着夏云舒,”你们要上赶着讨好她是你们的事,我绝不!夏云舒在我眼里就是个怪咖,贱人!“

    徐长洋俊颜蓦地黑沉,眼眸猛然迸射而出的冷光似能摧毁万物,阴森森盯向夏阳,声线嗜血,“很好!”

    余素华一脸煞白,一个劲儿的劝夏阳给夏云舒道歉。

    夏阳这会儿硬气得很,抵死不从,咬牙切齿的瞪着夏云舒,恨不得扑过去把夏云舒活剥了。

    夏云舒面无表情,又是那副夏阳痛恨的,一丁点没把他放在眼里的桀骜和蔑视!

    夏阳暗暗吼了声,劈手指向夏云舒,“夏云舒,我告诉你,别以为攀上了徐家,我夏阳就怕你!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你好看!”

    夏云舒嘴角冷扯,“就凭你?”

    “臭婊……”

    啪——

    “啊……”

    夏阳还没骂完,整个人就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栽倒在了沙发里。嗯,是被一耳光扇过去的!

    余素华捂着嘴,震惊万分的看着手还没来得及放下的夏镇候,尖叫,“你干什么?你疯了么?”

    “混蛋!”

    夏镇候一把薅开余素华,揪着夏阳的领子将他从沙发里提起,啪啪又是两巴掌,“云舒是你姐姐,你竟敢对她不逊,我打死你!”

    “啊……夏镇候,你疯了,你疯了啊!”

    夏镇候下手极重,没几下,夏阳嘴角就见血了,脸也肿了起来。

    余素华吓疯了,扑了过去扯夏镇候。

    “混账东西,我打死你……”

    “哇……”

    惶恐到极点的哭声。

    原本无动于衷坐在沙发里的夏云舒听到这道哭声,冷漠的脸轻皱了皱,看向手足无措站在沙发尾巴恐惧看着夏镇候的夏朵,那颗冷硬的心脏不期然抽动了下。

    “朵儿,朵……”

    余素华见女儿哭,又赶忙冲过去抱住夏朵,摸着她的头安抚,“别怕朵儿,别怕……”

    “哇呜……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哥哥他流血了,都流血了。”夏朵挣开余素华,上前抱住夏镇候的大腿,哭到抽嗝,哀求道。

    “滚开!”夏镇候竟是要一脚甩开夏朵。

    夏云舒捏紧手心,杏眸里的怒火沸腾。

    在他夏镇候的眼里,真的就只能看到钱么?

    为了在她面前演戏,妻儿都不顾了么?!

    夏云舒嘴唇绷出了一条白线。

    正当她要起身时。

    徐桓恩先一步站起。

    夏云舒眼波轻闪,微微上前倾斜的身子缓缓退了回来。

    “夏总。”

    徐桓恩声音不大,平稳且没有过多的情绪。

    夏镇候试图甩开夏朵的动作停了下来,一只手依旧揪着夏阳的领子,眨眨眼,大口吐气的朝徐桓恩看去。

    “这是夏总的家事,我本不该插手。但是这里是我儿子儿媳的家,我孙子此时还在婴儿房里睡觉。夏总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难免吵到我孙子。我看这样,夏总不如领着家人回去,关起门来解决如何?”徐桓恩直视夏镇候,声线稳而慢,自带着一股子指点江山的气魄。

    夏镇候一张脸不同程度的抽搐,没有第一时间回应徐桓恩,而是去看夏云舒。

    夏云舒盯着自己的手,没看他。

    夏镇候轻咬牙,点头,“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让徐老板和徐太太见笑了。夏某这就领着臭子回去好好教训一番!”

    徐桓恩眯眼。

    随即,夏镇候便拽着夏阳的领子,拖着离开了。

    ……

    夏镇候一家四口离开,整个客厅登时静寂了下来。

    徐长洋,常曼以及徐桓恩,都默默望着夏云舒。

    夏云舒垂着睫毛都能感觉到他们的目光,那是一种,关切且不知该如何安慰她的目光。

    夏云舒血液里的冷意,仿佛才被驱逐了些。

    夏云舒掀起眼睫,平静的看着常曼和徐桓恩,“妈,爸,我有没有吓到你们?毕竟,这才是我的真面目。”

    后一句,夏云舒语气里带了点点调皮。

    闻言。

    常曼和徐桓恩倒是微微松了口气。

    “什么真面目假面目,我知道我们徐家的儿媳妇不能当软柿子,任别人拿捏欺负!你刚刚表现得那么帅气,妈都要忍不住给你鼓掌了!”常曼柔声。

    夏云舒抿起嘴角,想什么,可最后又没,对常曼笑了笑。

    常曼轻叹,心下对夏云舒的怜爱弄到让她觉得心疼。

    之后。

    常曼和徐桓恩默契的上了楼,让夏云舒和徐长洋独处。

    刚与夏镇候的“战斗”中,夏云舒的手,始终都在徐长洋的掌心里,他紧紧的攥着她的手,微松开一寸。

    夏云舒尽管愤怒痛恨,但她的心,是安定的。

    她知道,他在她身边!

    “难受就哭出来吧。”徐长洋拥她进怀,沉声道。

    夏云舒脸靠在他的左侧胸膛,耳边是他勃跳有力的心跳声,头顶,是他缓缓洒落的清冽气息。同时,他的双臂有力而牢固的拥着她,他身上的温度潺潺渗进她的身体里,她现在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不出的温暖。

    如此,她要怎么哭得出来?

    夏云舒微微牵扯嘴角,“我不难受,也不想哭。因为最好的,现在就在我身边,我何必去在意那些心怀恶鬼不重要的人。”

    徐长洋将她往怀里搂紧了些,温热湿润的唇重印在她的脑门上,“不要逞强。”

    夏云舒皱皱鼻尖,“我没有逞强,而是我有原则!我绝不会为那些伤害过我的人掉一滴眼泪,因为她们不配!”

    徐长洋呼吸屏住,垂眸深深凝视夏云舒决绝的脸。

    夏云舒抬起睫毛,眼底偏是清明一片,干净纯澈如同婴儿,“能让我哭的,是我在意的人!而对那些对我心存恶意,居心叵测的人,我只会笑!”

    徐长洋心猛地拧紧,轻提气,捧高她的脸,用力吻住她。齿关一瞬之间被撬开,他的气息如冰似火的窜涌而入。

    夏云舒眸光明澈看着他蹙紧的眉,细白的指尖轻抬起,细细揉他紧巴巴的眉,在他唇间声,“徐叔叔,你是唯一一个打破我原则的人,也是我心里最割舍不了的存在。”

    徐长洋低吼,更深更用力的抵着她的唇。只觉得他的心,他浑身的骨肉,都不约而同泛起了阵阵的疼意。

    等到他终于放开她,夏云舒双唇都有些合不上了,清明的杏眸亦染上缕缕妖媚,轻喘着气,定定的看着他。

    徐长洋喉结滑动,一把将她勾紧在怀里,用力,再用力。

    夏云舒匀喘过气来,便伸手抱住他的背,柔白的双手在他宽阔的背脊上轻轻的拍着,“我以为我变了。我变得软弱,没有底线和原则。因为我爱上了你,所以我变了。”

    “可是现在我发现,我还是我,改变的我只是面对你而已。因为你在我心里太重要,因为你不可或缺,因为爱情是盲目的。”

    “有段时间我特别厌烦我自己,瞧不起我自己,因为我清晰的意识到我的软弱和不堪一击。可是从今天开始,我不会了。因为,只是你而已。”

    徐长洋像是要把夏云舒钳进他身体里般,他抱着她的双臂,因为用力,紧绷的肌肉将他的袖子撑得鼓鼓的,好似随时可能撑破而出。

    “徐长洋,我好像,真的无法自拔了。”夏云舒慢慢转身,在他耳边缓缓吐着气。

    一颗心在血液里疯狂搏动。

    徐长洋一把抱起夏云舒,极速朝二楼卧室冲了去。

    徐长洋大大的意外,他没想到,夏镇候一家的到来,竟让他听到了如此美妙的一番告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