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19章 爱情把人变得软弱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你吃定我了对吧?”夏云舒冷笑,双瞳绯红。

    她多傻,她一直在傻傻等着他跟她求婚呢……

    他是连一个简单的求婚都懒得给她是不是?

    他凭什么这么不尊重她?而她却在意他的全部,尊重他的全部!

    他让她缓一年再出去上班,她已经妥协了!

    “徐长洋。”夏云舒脸上的表情在下一秒消失得一干二净,只剩苍白,她看着他,语气陌生而冰冷,“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徐长洋摇头,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放她一个人?

    “夏夏,领证的事是我没有提前跟你商量,我不好……”

    “我听够了。”

    夏云舒垂下眼,“你每次都是你不好,你错了,认得倒是快。”

    夏云舒苦涩的笑了笑,背转过身,“算了。你又赢了。你认为得没错,我离不开你,孩子需要父亲,而我们也已经领了证,我再闹再吵也没什么意思,要让别人知道,不定还会骂我矫情,骂我作。”

    “夏夏。”徐长洋心头抽疼,几步上前,从后抱紧她,“听我解释好么?”

    夏云舒静静看着窗口,视线有些模糊。

    “结婚证是你跟我回潼市以后领的。那时我没有自信,总担心不知什么时候你会离开我,我以为随着我们在一起日子久了,这种担心就会逐渐减少,消失。可是没有,它一直存在,仿佛已经与我融为一体。”

    徐长洋嗓音轻轻的,带着不易察觉的沙哑和软弱,“这种感觉非常不好。我便想,如果将你我在法律上捆绑在一起,这样的担心是不是就没有了,自动消失了。同时……”

    徐长洋邃然的眼瞳闪过尴尬,“我知道廷深当初就是这么做,最终让相思心甘情愿跟他在一起。我就……脑子一热,办了。”

    夏云舒没话,但秀致的眉毛却越拧越紧了。

    “不过领完证没几日我便后悔了。”徐长洋道。

    后悔?

    夏云舒抿紧唇。

    徐长洋从侧凝着夏云舒冷若冰霜的侧脸,嗓音里有无奈也有妥协,“因为我意识到你跟相思终究不同。你本就是一个自主性很强的人,如若得知我没经过你允许便领了证,势必不会触碰到你的反骨,到时候你非但不会像相思一般对我妥协,反而会像现在一样,对我大发脾气,失望透顶。”

    该做的都做了。

    事后分析得头头是道有什么用?

    夏云舒在心里哼。

    “但是证已经领了,木已成舟,意识到这些也为时已晚。”徐长洋低沉的嗓音多了懊恼和抑郁。

    确实已经晚了!

    现在她十分,非常,巨生气!

    并且就算他这么解释了,她也没感觉自己有半点消气的迹象!

    跟战廷深学?

    呵呵!

    战廷深那么霸道,完全把聂相思捏在手掌心里。

    怎么着,他也要把她捏在掌心里么?

    门都没有!

    夏云舒微不可见的眯眼,打定主意,这件事没那么轻易过去!

    “我一直在找合适的机会告诉你这件事,但我……一直没找到。”

    徐长洋本想他打算在跟她求婚时再一并告诉她领证的事,那时,或许她便不至像此刻这般暴怒失望。

    只是话到嘴边,徐长洋没。

    求婚,本就是他想给她的惊喜。

    此时了,那么求婚时的惊喜怎么都会少上一些。

    一直没找到?

    多合情合理的解释啊!

    夏云舒不发一言。

    徐长洋沉默的盯着夏云舒看了几分钟,见夏云舒始终拉着脸不肯搭理他,便握着她的双肩想将她掰转过来面对她。

    不想夏云舒用了力,徐长洋怕伤到她,只好放弃。

    她不转过身面对他,他只好走到她面前。

    徐长洋从上而下看着夏云舒,清眸里晕着十足十的心,生怕这丫头没消气突然看到他的脸又来个大爆发,跳起来抓他的脸。

    夏云舒冷清清看着徐长洋,声音冷淡得不能更冷淡,“解释完了么?“

    徐长洋一听这话,就是还没气着的意思。

    长眉更是拢得紧了,“要是还气,就动手,我保证不还手。”

    徐长洋握住夏云舒的手腕,举着她握成拳头的手忘自己脸上招呼,“用力打,打到你消气为止。”

    徐长洋能感觉到他将她的手朝自己脸上打去时,夏云舒的反抗力。

    徐长洋一颗心便又酸又涩又甜,望住夏云舒的双眸柔情满眶,“夏夏……”

    夏云舒盯着徐长洋的脸,眼泪终于成汩成汩的往下滚。

    滚着滚着,她喉咙里也溢出难过的抽泣声。

    爱一个人到深处。

    她的感受,自己仿佛也能感同身受!

    徐长洋沉默的握着夏云舒的手腕,另一只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英眉怜惜的紧蹙。

    夏云舒一张脸都皱了起来,狼狈的哭声从她口中呛出。

    此刻。

    夏云舒什么都不想管,只想什么都不顾的大哭一场。

    也许。

    爱情就是一个人受尽了委屈,也舍不得离开吧!

    别离开。

    就是气,也是气不长的!

    在看到那两本结婚证时,夏云舒气得像是身体里装着好几十近炸药,她都想好了,等他赶回来,她就把结婚证劈头盖脸的扔向他,质问他,骂他,然后潇洒的你惹到老娘了,老娘要离开你!

    可是呢?

    结婚证她没舍得往地下扔!

    离开也没得出口!

    他不过解释几句,她的手就在他脸上轻轻碰了见几次,她就舍不得了。

    夏云舒突然之间,对爱情产生了严重的疑惑。

    难道爱情就是要把一个人变得毫无底线,软弱么?

    爱情这么“糟糕”,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要?

    ……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夏云舒表现得跟以前没什么两样,该吃吃,该睡睡,该笑笑。

    她没有跟徐长洋分房,也没有分床!

    徐长洋求欢她也极力配合,非常投入。

    一切都跟原来没什么区别,就好像领证的事没发生过一般。

    徐长洋却有些惴惴,一颗心不仅没放下来,反是更揪紧了。

    于是这日早餐时间。

    徐长洋道,“今天律所没什么事,听你前几天想去珊瑚水榭看胖芽,今天去吧,我陪你去。”

    常曼和徐桓恩不知道是真没发现徐长洋和夏云舒的异样,还是发现了装作不知情,闻言,也都只是看了眼夏云舒。

    夏云舒夹了块酸萝卜丁放在嘴里,酸劲儿在牙龈散开,激得她脸微微皱起,,“好啊。正好相思也想谦了。“

    吃完饭,徐长洋和夏云舒便带着至谦前往珊瑚水榭。

    徐长洋许是提前打过招呼,战廷深今日并未去战氏处理公务,留在了家里。

    到了别墅。

    聂相思和夏云舒抱着孩子去了婴儿房,把两个男人抛在了楼下不管。

    婴儿房。

    “你看谦,他想去抓胖芽的手儿。”夏云舒笑着看儿子费劲儿朝胖芽伸出的胖爪子。

    当然,至谦的手与胖芽的手比起来,已经算瘦的了。

    聂相思看看夏云舒,点了点胖芽的脸蛋,“我看徐叔今天来的时候,对你可是心翼翼得很,一直看你脸色呢。我,你也适可而止。我徐叔一把年纪,这样看得我挺不忍心的。”

    “不忍心?你是没看他把我欺负成什么样了!”夏云舒撇嘴,“再,我也没怎么他啊。我一没有冷落他,二没有故意给他脸色看,三别人家夫妻……如何相处我们就如何相处,相敬如宾好么?”

    听到夏云舒别别扭扭的吐出“夫妻”二字,聂相思忍不住微微一笑,“我不管你们了。”

    夏云舒傲娇的摆摆脑袋。

    在珊瑚水榭用过午饭,徐长洋和夏云舒才带着至谦离开。

    车子驶出珊瑚水榭,夏云舒低头看着怀里的谦,,“去纯钇旁边的学。”

    徐长洋轻怔,从后视镜看她,“有事?”

    夏云舒点点头,没别的。

    徐长洋嘴角轻抿,依言开去纯钇旁的学。

    车子停在学校门前的马路边,夏云舒把谦心放进篮子里,细致的掖好他身上的婴儿毯,没抬头,“你注意看着谦,我一会儿就回来。”

    徐长洋拧眉,就见夏云舒推开车门下去,跑着朝门口而去。

    徐长洋将后车座车门上锁,顾及到谦在车上,是以并没下车,而是隔着车窗盯着夏云舒的方向。

    夏云舒不知与保全了什么,保全点点头,朝学校内走去。

    期间。

    夏云舒回头朝他这边看了眼。

    约五六分钟的样子,保全领着一个丫头过来了。

    徐长洋轻眯眼,认出那是夏镇候和余素华的女儿,夏朵。

    徐长洋凝视着校门口的双眸微微一深。

    ……

    “姐姐,姐姐……”

    夏朵已经十岁,长得很漂亮,一头柔软的头发披在肩上,左侧脑袋上别着一枚镶嵌着水钻的精致发夹,阳光从上洒下,那些水钻也跟着闪着碎光,更是印得她脸上的笑容灿烂而美好。

    听着她甜甜的叫自己,夏云舒表情没有过多的变化,淡淡的,“我只是路过,可不是专门来看你的。”

    夏朵冲夏云舒纯真的眨眼睛,从铁门间隙伸出一只手软软的抓着夏云舒的,声,“姐姐,你能看朵,朵真的很高兴。”

    “了不是刻意来看你。”夏云舒撇嘴。

    “嘿嘿。“夏朵紧紧拉着夏云舒的手,好似生怕她甩开她般,笑成月牙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夏云舒便在心里一叹,,“好了,现在应该是午休时间,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下午还上课呢。快进去吧。”

    “姐姐……”夏朵的脸忽然浮现出一抹与她年龄不相符合的凝重。

    夏云舒盯着她,“怎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