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18章 为什么背着我领证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傅雪婵欢天喜地的拿着谭婧的联系方式离开了。

    夏云舒却有些顾虑。

    她就这样把联系方式给傅雪婵,是不是不太好?

    想着。

    夏云舒拿起手机,翻出谭婧的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持续响了许久,那端才接听,“……云舒?”

    难以置信的声音。

    夏云舒微讪,“是我。”

    “有事吗?”谭婧声音很,听着心翼翼,又带着丝让夏云舒不太适应的讨好。

    夏云舒轻眨眼,,“是这样,雪禅她最近创作了几幅画想拿给你看……”

    “没问题。只要你,都没问题。”

    夏云舒尚未完,就听谭婧道。

    夏云舒,“……”

    心头生出一股怪异感。同时也想起傅雪婵方才与她的那番话,她谭婧很在意她,维护她!

    之前她还觉得傅雪婵的这些话有些无厘头,但现在,夏云舒自己竟然也有这种感觉?

    夏云舒抿口唇,“其实我想的不是这个。而是,我把你的联系方式给了雪禅,我担心因此而给你带去困扰,所以打这个电话就是想问,如果你不喜欢或是不高兴,我就去找雪禅,让她不要叨烦你。”

    “我没有不高兴。”谭婧微微吸着气,”我不介意。事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

    “真的没问题么?”夏云舒皱眉。

    “嗯。”谭婧回答的声音有些重。

    夏云舒便放下心来,“那就好。我不打扰你了……”

    “云舒。”谭婧叫住她。

    夏云舒停顿。

    “你最近有没有时间啊,我,我想请你吃个饭行么?”谭婧有些紧张道。

    夏云舒视线轻闪,笑,“我看还是算了吧,好么?”

    夏云舒话落,谭婧那端好半响没发出声音。

    夏云舒垂垂睫毛,“……再见。”

    “……再,再见。”

    听着手机话筒里传来的颤抖女声,夏云舒鼓鼓了嘴,挂了电话。

    并非她不近人情,也并非她冷漠自持清高,而是,她真觉得她跟谭婧的关系也就这样了。

    夏云舒把手机放在床上,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时钟。

    十点二十左右。

    这个点,家伙还睡着呢。

    闲来无事。

    夏云舒离开卧室,去了徐长洋的书房,打算找本有关法文的书籍看。

    找到。

    夏云舒走到书桌后的大班椅坐下,踢掉拖鞋把腿起,将书放到腿上,翻开。

    翻了四五页的样子。

    夏云舒眼角忽地闪了下,轻捏着手里的书页,抬眼看向书桌下微微打开的抽屉。

    夏云舒定睛看着,的确从缝隙里看到一抹红。

    好奇心驱使。

    夏云舒放下腿,把书随手搁到书桌上,倾身过去,拉开了抽屉。

    抽屉拉开,那抹红的真面目便彻底暴露在夏云舒的眼前。

    夏云舒双瞳猛然间瞪大数倍,那抹红倒映进夏云舒清亮的瞳眸,清晰可见三个大字——结婚证!

    夏云舒肩头抖了抖,飞快从抽屉里拿出那两本结婚证,指尖战栗,翻开。

    当看到结婚证上显目的两寸照,已经照片上的钢戳时,夏云舒猛地掐紧结婚证。

    下一秒。

    “徐长洋!!!”

    夏云舒咬牙切齿的从绷得发白的嘴里吐出这三个字!

    ……

    法院大门前。

    徐长洋意气风发的从法院内出来,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包裹着他挺俊精瘦的身姿,显得他益发的英俊卓越,浑身散发而出的清贵和强大气魄,不费吹飞之力便能吸引住所有的眼球。

    这场官司,徐长洋出马,毫无悬念,大获全胜。

    这也是他从去俞市回来后,打的第一场官司。

    是以,媒体记者早已等候在外,见他出现,便一股脑的涌了过去。

    然,不等众人靠近。

    徐长洋突然从特助许宴手中接过手机。

    眼尖的记者抓到,徐长洋在将手机放到耳边的一刻,俊颜突变,清雅的面容霎时蒙上一层严峻和阴冷。

    跟着,徐长洋猛地将手机扔给许宴,用力扯开西装纽扣,迅疾从另一侧跃下台阶,跨进宾利车里,扬长而去。

    一众媒体记者集体懵逼,保持相同的姿势看着那辆宾利车奔驰而出的方向。

    现下,众人心下恐怕都有一个疑问。

    到底是什么,让向来在大众面前总是沉稳自持的男人露出这样阴厉失控的一面?!

    ……

    黑色的宾利在车道箭般极速穿行。

    车内,冷漠且刻板的女声一遍遍重复着: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对不起……

    “该死!”

    徐长洋一手拽紧方向盘,一手猛地拍了把方向盘,盯着前方路况的双瞳焦灼惶恐与震怒并存!

    耳边回响起在法院大门前接的那通电话内容。

    “徐长洋,出于人道主义我才给你打这通电话。你听好了,我要跟你一刀两断,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放心,你还是谦的父亲,无论我带谦去哪儿,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再见!”

    不知是因为焦急还是愤怒,徐长洋脑门的青筋根根崩了出来!

    下一秒,他一脚将油门踩到死。

    ……

    徐长洋火速赶回家中,进门鞋也不换,直接冲二楼奔去。

    徐桓恩和常曼正在沙发里坐着煮茶喝,见状,都是一愣,不明所以的盯着一脚踹开主卧房门冲进去的徐长洋。

    嘭——

    吓了常曼一跳!

    “发,发生了什么?”

    好半响,常曼才缓过神来,怔怔看徐桓恩。

    徐桓恩也是一脸懵,轻轻摇头。

    常曼皱眉。

    ……

    二楼主卧。

    徐长洋原本以为会看到一个空空的卧室,却没想到……夏云舒没走。

    徐长洋胸口起伏得厉害,除却规整的短发有几缕蓬乱外,并不见狼狈,依旧是清俊好看的。

    徐长洋身形保持着向前微微倾斜,眉心紧拢着,一眨不眨的盯着坐在床上,冷冷静静也盯着他的夏云舒。

    一颗心,从接到她的电话,听完她的那番话,便一直疯狂的跳动着,此刻仍然是。

    徐长洋攥紧拳头,启动薄唇吐了两口气,竭力让自己平复冷静下来。

    “把门关上。”夏云舒,声音很冷。

    “……”徐长洋眉心弹动,抿唇看着她。

    夏云舒脸沉冷且严肃,“我有话!”

    徐长洋深幽凝视夏云舒。

    实话,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此刻夏云舒反常的表现,饶是徐长洋,也猜不到原因。

    或许这样的情形出现在旁人身上,他还能透过她的微表情,扑捉到一些蛛丝马迹。

    可是出现在夏云舒身上,徐长洋就是不行!

    他变得很笨拙,变得根本不像一个所向披靡,精明的律师!

    徐长洋为此挫败过,但他,无能为力。

    即使他们连孩子都有了。

    即使,他确定了她的感情。

    即使……

    徐长洋抿紧的嘴角浮现微末的苦涩,他反身,依言将房门关上。

    窒了几秒,徐长洋转过身,眸光暗沉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扫了眼他抿直的唇,仍是不为所动的样子,“你有没有什么想跟我的?“

    徐长洋静静盯着她,“什么?”

    “什么?”夏云舒讽刺的笑了下,“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

    “夏夏……”

    “好好儿想想,回答我的问题!”夏云舒尖锐的皱眉,盯着他道。

    徐长洋下颚一点点绷了起来。

    夏云舒不是没有看到他眼底升腾而出的愠怒和隐忍,但此刻,她只觉得讽刺和好笑。

    徐长洋唇角两边因为紧绷的缘故,微微抽搐着,他森森望着夏云舒,“这么生气,想必是我做了不可饶恕的事。”

    又开始跟她耍狠了是吧?

    夏云舒呲笑,二话不,从伸手拿出那两本结婚证,用力在手里晃动,“徐长洋,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我被结婚的事?”

    夏云舒猛地将结婚证掷到床上,双眼在下一秒通红,失望而心痛的瞪着徐长洋。

    徐长洋瞳孔廓张,看了眼夏云舒扔到床上的结婚证,显然没料到夏云舒发作的原因竟在这!

    徐长洋吸口冷气,俊逸面容上的冷意登时消了个干净,几大步上前,握住夏云舒颤动的双肩,“夏夏,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

    夏云舒推开他,从床上站起,往后退开数步,与徐长洋拉开距离。

    眼眶里的红已经漫到眼眶,但她倔犟仰着头,愣是没让眼泪掉下一滴来,“徐长洋,你到底懂不懂尊重我?你是律师,你在潼市只手贼天,你想领个证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你多了不起,多能耐,多男人!“

    徐长洋胸腔轻窒,有些束手无策,“夏夏……”

    “你别叫我!”

    夏云舒低吼,“徐长洋,你太过分了,你真的太过分了!我已经,我已经够退让,够妥协……可是你为什么总是这样我行我素?”

    徐长洋看着夏云舒爬满难过和失望的脸,心尖亦似被刀子割着般,疼。

    夏云舒只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被难过和愤怒充斥着,她快爆炸了。

    她伸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出口的嗓音沙哑忍耐,“你为什么要背着我领证?你是觉得以我们目前的状况你跟我商量我不会答应?还是觉得,还是觉得我夏云舒好欺负,你欺负我欺负惯了?所以就算最后我知道你背着我把证领了我也不会怎么样,依旧忍了,原谅了是么?”

    “徐长洋,你这样让我忍不住觉得,是我当初答应跟你回潼市,答应跟你重新在一起,太轻易,太没原则,所以你才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负我是不是?!”

    徐长洋整颗心揪成一团。

    不是这样的,不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