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17章 徐长洋,你无药可救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别多想。“慕卿窨拍拍林霰颤抖的肩头,语速不紧不慢,”并非面对你不出口,而是这种话是我的死穴,我真是不出口。“

    林霰心痛如绞:你是不出口,还是看着我不出口,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么?

    “我今日来,除了离婚协议书的事,还有一件事要问问你。”慕卿窨从书桌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轻轻给林霰擦眼泪,“徐叔前两日找过我,问我你跟一个叫赵菡蕾的认不认识。”

    徐叔?

    徐桓恩?!

    林霰瞳孔轻凝,盯着慕卿窨,“徐叔问这个做什么?”

    慕卿窨平常的看看林霰,“前些日子长洋家的那位因为赵菡蕾受惊动了胎气,导致难产,险些大人和孩子都不保。“

    “我知道。当时我在谭婧的画展现场,亲眼目睹了赵菡蕾的疯狂行径。”

    林霰接过慕卿窨手中的纸巾,垂着眼睛慢慢擦拭眼帘下的泪,“我与赵菡蕾的确相识,而且关系不错。不过追根究底,我之所以与赵菡蕾成为朋友是因为云舒的关系。云舒是赵菡蕾的表姐,当初我也是看在这一点上,才与她往来频繁起来。她最后会对云舒做出那样可怕的事,我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太可怕,太疯狂了。”

    “嗯。不用担心。我看徐叔问我也没有其他意思。”慕卿窨。

    林霰眼眸轻跳。

    旭风律所如今有徐长洋接管,徐桓恩早几年便退居二线,并不常出面参与律所的事。

    但徐桓恩名头和光辉事迹却依旧在整个律政界口口相传。

    除却徐桓恩出神入化的打官司水平外,还有一点,便是徐桓恩的“狡猾”、精明以及观人于微。

    徐桓恩从不做无用功,更不会无用话,他得每一句话都有他的目的。而你明知道他别有目的,无论是防范还是警惕,最终都没用,因为终究会跳进他挖的“陷阱”里去!

    其实徐长洋在这方面并不逊色与徐桓恩,但徐桓恩总归比徐长洋多了几十年的资历,句老话,徐桓恩吃的盐都比徐长洋吃的米要多。

    是以。

    徐桓恩问慕卿窨她是否与赵菡蕾相识,绝非只是随口一问,没有其他意思。

    林霰心头不由得浮起一股子烦躁和焦灼。

    难道,是她哪里露出了破绽,被徐桓恩发现了么?

    慕卿窨看了眼林霰,双眸平静似水。

    ……

    眨眼便到来年三月。

    过去一年发生了许多事,致使夏云舒和徐长洋重逢的第一年都没能好好过个年。

    夏云舒生产完,在徐长洋和常曼的精心护理下,恢复得不错,纤瘦的身子也圆润了一圈。

    现如今可以是面颊红润,神采熠熠。

    早起。

    徐长洋在衣帽间换衣服,夏云舒跟过去倚在门边看他。

    徐长洋淡淡勾唇,不避讳夏云舒,拉下睡袍甩到一边,探手拿过长裤行云流水的套上,正当他去那衬衣时,眼角扫见夏云舒走了过来。

    徐长洋提过衬衫,脉脉的看夏云舒,“因为今天要去法院,所以昨晚冷落了你。不过你放心,今晚我会好好弥补你。”

    “老不羞!”夏云舒红着脸娇嗔。

    徐长洋将两条精壮的长臂伸进衬衣袖管。

    夏云舒便微微踮起脚尖替他扣纽扣。

    有人伺候,徐长洋自是乐意至极,腾出的双手一手环在夏云舒腰上,一手不安分的滑进夏云舒的睡袍里。夏云舒扣着纽扣的指尖不由得颤了起来,脸红扑扑的,轻噘着嘴没管他。

    本以为他过过瘾就算了,谁晓得他竟然恬不知耻的把她微微推开,把头都埋下去了。

    夏云舒羞得差点跳脚,打他的背,“徐长洋,你无药可救了!“

    徐长洋我行我素,好半响才抬头咬夏云舒噘高的嘴,一脸痞气的笑,“甜的!”

    “去死!”夏云舒眉毛都要烧起来了!

    徐长洋摸摸她的头,捉住她的双手放到自己胸前衬衣没扣上的纽扣处,“继续。”

    夏云舒白他一眼,也没跟他计较,继续扣。

    徐长洋居高临下觑着夏云舒红润柔美的脸,轻柔扬唇,低低,“今天对我这么好?”

    夏云舒没好气的看他,“得了便宜还卖乖!”

    “呵。”徐长洋捏她的脸颊。

    夏云舒偷偷勾唇,“我有事跟你商量。”

    徐长洋哼了声,“就知道。吧!”

    夏云舒嘴角轻挽,杏眸里闪亮着星子,掀起睫毛看他,声,“我想出去上班。”

    “想法不错。”徐长洋这样。

    “这么你同意了?”夏云舒喜出望外,踮起脚尖,勾住徐长洋的颈子,兴冲冲道。

    徐长洋托着她的腰,老神在在道,“先别高兴得太早。我有条件。”

    夏云舒盯住他,“什么条件?”

    “先缓一年!”徐长洋道。

    “……”夏云舒皱眉,显而易见是不乐意。

    徐长洋拍拍她的臀,把人从身上扒下,拉开一侧抽屉,从里取出一条黑色斜纹领带,“你的身体虽恢复了不少,但没完全恢复。以你这样的身体素质出去上班,我担心你吃不消。所以,你安心在家调养一年,一年以后,你出去上班,我绝不阻拦!”

    “我身体没什么问题,谦有他奶奶和何姨照顾,我也放心。我现在完全可以出去上班。”夏云舒道。

    “嗯。”徐长洋点头,一手拿外套,一手牵起夏云舒的手朝衣帽间外走,“不差这一年,你的身体要紧。”

    “徐叔叔……”

    “就这么定了!乖~”

    “……”她是阿猫阿狗么?乖个球!

    ……

    徐长洋去律所上班,夏云舒躲到房间跟聂相思打电话,“徐长洋就是披着温润羊皮的大尾巴狼!我跟你相思,他跟你话永远轻轻柔柔,浅笑晏晏的,好像脾气很好万事好商量的样子……”

    “没错!他会跟我商量!如果我们俩商量后的结果是一致的那就皆大欢喜,但要是商量出来的结果达不到统一,那么,呵呵,就是以他的为准!而且特别可恶,他老是摆出一副社会经验丰富,一切都是为我好的样子!”

    “呃……那你还是比我惨一点,至少徐长洋会做做样子跟我商量,你三叔是连商量的余地都不给你。”

    “哈哈……”

    夏云舒笑着倒在床上,“相思你别了,你越我越觉得你好惨!我现在平衡多了真的,感谢你!“

    叩叩——

    夏云舒听到敲门声,从床上坐起来,看门口,“谁?”

    “我,雪禅。”傅雪婵压低声音。

    “噢,进来吧!”

    夏云舒着,对着手机道,“相思,我改天带着谦去你家看胖芽。就这样,挂了。”

    傅雪婵开门进来。

    与夏云舒相处一段时间后,傅雪婵已经不怕夏云舒,单独面对夏云舒时,自在得完全没拿自己当外人。

    “云舒姐姐,我又来了。”傅雪婵冲过来,一屁股坐到夏云舒边上,抱着她的胳膊摇。

    夏云舒嫌弃的皱眉,“主人家的床也是你随随便便可以坐的?”

    夏云舒这样一,傅雪婵眼睛还亮了起来,贼兮兮的盯着床看了眼,“为什么不能坐?难道昨晚你跟徐先生在这张床上……”

    “傅雪婵,我看你这脖子就是欠掐!”夏云舒白她一眼。

    心想,好在床单每天都是要换的!

    不然她还真不敢放这丫头进来!

    “讨厌,老是吓唬人家。”傅雪婵把脑袋靠在夏云舒肩膀上蹭。

    夏云舒推开她,“,找我干么?”

    傅雪婵脸颊红了红,对着手指,“我最近画了几幅画,不知道好不好。”

    “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看吧?”夏云舒。

    “……哎唷,你误会了。”傅雪婵尴尬的抽嘴角,声,“你哪会儿看画啊……”

    “傅雪婵……”

    “我错了我错了!”傅雪婵忙拉住夏云舒的手,谄笑,“是我狗眼看人低,我狗眼看人低。”

    夏云舒眼角抽动,都要笑了。

    对着傅雪婵这张“识时务”的脸,气不起来,道,“你是想让我帮你拿给谭婧,让她帮你看吧?”

    “可以么?”傅雪婵亮晶晶的看着夏云舒。

    “当然不可以!”夏云舒肯定道。

    傅雪婵一愣,掩不住的失落爬上她那张清秀的脸,皱紧眉毛可怜兮兮的盯着夏云舒,“你给了我希望,又让我失望……”

    夏云舒偏头看傅雪婵,“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跟谭婧关系没有你想得那么近,懂了么?”

    傅雪婵眼圈红红的,嘴巴噘得老高,“可是她会邀请你去参加她的画展,会担心你,还会维护你!我明明看出来了,她很紧张你,可你为了拒绝帮我这么的一个忙,竟然你跟她关系不好。我偶像要是知道,不知道该多伤心。”

    谭婧维护她,紧张她?

    有么?!

    夏云舒摊手,“雪禅,我跟谭婧关系真的不好,我们甚至连朋友都不……”

    “呜唔……”傅雪婵用手背堵住自己的嘴,盯着夏云舒,眼泪一下滚了下来。

    夏云舒,“……”

    “呜唔……”傅雪婵压抑着哭声,听上去像猫的啜泣声,格外的可怜。

    夏云舒一脸问号的盯着傅雪婵,“不,不是,雪禅,你,你这样就,就夸张了你知道……”

    “哇呜……”傅雪婵哭得巨难过。

    夏云舒无语至极,张唇长吸口气,妥协,“我虽然不能把你的画亲自拿给谭婧看,但你自己可以啊。”

    “?”

    “我有谭婧的联系方式,你要的话我可以给……”

    “我要我要!”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