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15章 念念不忘,情深不改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下午四点过,傅雪婵带着司机出门买菜。

    与司机前后脚出来,却意外看到站在路边徘徊的谭婧。

    傅雪婵惊喜万分,想也没想,撒欢的冲了过去,一时忘形,竟是一把抱住了谭婧,“偶像,真的是你!”

    谭婧,“……”身子僵硬的往后仰,见鬼似的盯着傅雪婵。

    傅雪婵双眼亮得像是点满了星光,脸生辉,欢喜得一张嘴咧得高高的。

    谭婧呼吸微微一提,掰开傅雪婵。

    傅雪婵被谭婧拨开,才尴尬的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舔了舔下唇,双手在裙子上搓了搓,红着脸悻悻的看着谭婧,“见到偶像太高兴了,没,没控制住。“

    谭婧抿唇,往后退一步,似是怕傅雪婵又一个没控制住扑过来。

    轻拧着眉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翻,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建筑物,“你怎么在这儿?”

    傅雪婵眨眼,乖乖道,“我妈妈在徐先生家当保姆,但是我妈妈生病了,所以我今天代我妈妈过来给徐先生他们做饭。”

    傅雪婵如此坦诚的告知她的母亲是徐家的保姆,倒让谭婧有些意外,不由得盯着傅雪婵多了两眼。

    傅雪婵笑了笑,“偶像,那你怎么在这儿啊?”

    谭婧嘴角轻抽,不自然的把脸转开,“我随便走走。”

    “是么?”

    傅雪婵把双手往后一背,笑嘻嘻的走进谭婧,逮着她的眼睛盯。

    谭婧眼皮往上翻,耳尖悄然飞过一片红,清了清喉咙道,“你干么去?”

    “买菜啊,该做晚餐了。”傅雪婵指了指路边的车子。

    谭婧盯着那辆车看了几秒,忽而,“我跟你一起去吧。”

    啊?

    傅雪婵吃了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谭婧。

    谭婧却没在看她,大步朝车内迈去。

    “偶像跟我一起去买菜?”

    傅雪婵又兴奋又不敢相信的捂着嘴,扑闪着眼睛扭头看谭婧,“我走了狗屎运了吧?”

    ……

    约下午五点,夏云舒抱着至谦和常曼从楼上下来,打算推着至谦出去透透风,到花园走走。

    刚走到楼下,就听到有两道对话声从厨房传了出来。

    夏云舒和常曼微怔,看着彼此。

    “谁来了?”常曼疑惑。

    ”我去看看。“夏云舒将家伙递给常曼,朝厨房走去。

    “偶像,你别捣乱了,你连洗菜都不会,还想掌勺,省省吧你……哎哟,求你了,你这样很影响我发挥的啊。那个是要去籽才切的,不是直接切,哎呀,我都要哭了我……”

    “你怎么瞧人?你第一次就会做这些么?”

    “哎哟……你行行好,放过它们吧,你把它们毁了,我又得跑一趟出去重买……”

    “你!”

    谭婧窘红着脸摔了菜,一转头就看到惊愕站在厨房门口的夏云舒。

    下一秒,谭婧整个也跟夏云舒一样,呆了。

    “你看你,你不会弄就不会弄,还发火了。好了好了,大不了我教你好不……啊……”

    傅雪婵无奈的去哄谭婧,不想也转头就看到了夏云舒,吓得她低低呼了出来。

    然后三人,大眼瞪眼,一阵好瞪。

    ……

    客厅。

    谭婧笔直坐在沙发里,围绕在她周围的气氛,蜜汁尴尬。

    夏云舒和常曼坐在一方,看着谭婧也是一时无言。

    “……他好,漂亮。”谭婧抿着唇,看了眼至谦,对夏云舒。

    夏云舒也看了眼至谦,点头,“谢谢。”

    谭婧,“……”

    夏云舒垂了垂眼睫毛,默默伸手握住了家伙的一只手。

    家伙朝她亮亮看来,下一秒,高兴的又是蹬腿又是咿咿呀呀的叫着。

    夏云舒完全出自本能的伸手轻点他的脸蛋,柔柔,“家伙,你笑什么啊?嗯?喜欢妈妈拉你的手么?”

    “呀呀……”至谦一瞬不瞬的看着夏云舒,开心得很。

    夏云舒满怀柔软,忍不住伸手把家伙抱了出来,放在怀里。

    谭婧目不转睛的盯着夏云舒。

    她此刻脸上的每根线条都是柔和的,她抱着孩子坐在那儿,好似自带着光晕,举手投足,一频一睐,都让人为之动容。

    这也许便是只有身为母亲,才能让一个女人有了这样的变化和魔力。

    常曼虽也温和的看着夏云舒和至谦,但眸光却也分了一部分去看谭婧。

    谭婧凝视夏云舒的眼神,专注震撼且幽长。

    这样的眼神,可不像是在看待一个普通朋友。

    常曼想到在她画展上有关于夏云舒的那些画,心下便越来越觉得不好。

    这个谭婧该不会是喜欢女人吧?

    想到此,常曼脸连续抽动了几下,即为自己的想法震惊,也为谭婧对夏云舒的心思警惕。

    常曼双眼快速一转,索性抬眸看向谭婧。

    谭婧眉心轻跳,下一秒从夏云舒身上移开了目光。

    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缓缓握着,吸气飞快看了看夏云舒,“我一直想找机会跟你致歉,在我的画展上竟然出了这样的事,险些害了你,害了孩子,以及徐大哥。真的很抱歉。”

    “这件事跟你无关。”夏云舒看谭婧,“赵菡蕾想要对付我,总会找到机会的。不在你的画展上,也会在其他地方。倒是我很不好意思,破坏了你的画展,害你的心血白费。”

    夏云舒的是实话,但也与徐桓恩当初同谭婧的那番话不谋而合。

    谭婧心下堵得厉害,苦笑,“我真没见过像你这么傻的人。”

    常曼眉毛轻挑。

    夏云舒无所谓的撇嘴,“赵菡蕾既不是你专门请到你画展对我下杀手的,又非因为你而对我不利,我想怪你也怪不着,我就是太讲道理了。要不然我还真怪到你头上。”

    谭婧垂头,笑容微涩,“我明白了。”

    夏云舒狐疑的看她。

    “我明白徐大哥为什么对你念念不忘,情深不改。因为你善良、磊落、勇敢、大度。因为你,值得!”谭婧。

    “……”除了相思,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么夸,听着怪让人难为情的。

    夏云舒悻悻的,“虽然我觉得我自己就是个普通人,不过被你夸得这么与众不同我还是挺高兴的。谢谢啊。“

    “你可不普通。”常曼笑道。

    夏云舒对常曼吐吐舌头。

    谭婧看到夏云舒活泼俏皮的一面,微微一怔,眼神又直了直。

    常曼扫到,抬眉清了清喉咙,“谭婧啊,时候不早了,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吧。”

    常曼字面上好似挽留谭婧吃晚饭。

    可传进谭婧耳朵里,怎么听怎么像: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告辞了吧?!

    谭婧看常曼。

    常曼笑眯眯的。

    见此,谭婧一下想到了徐桓恩那张笑脸,后背登时起了一股凉风,立马,“不用了,我晚饭约了朋友在明月阁吃饭,谢谢您的邀请,下次吧。”

    “约了朋友啊?那真是不巧。”常曼“遗憾”道。

    谭婧抽了抽嘴角。

    随后,谭婧坐了不到五分钟,便起身告辞。

    夏云舒到底是主人家,起身送一送是基本的人情世故。

    当然,常曼也不会心眼得夏云舒去送一下就不放心。

    于是。

    夏云舒送谭婧出去。

    走到台阶前,谭婧停下,看着夏云舒道,“我们还是朋友么?”

    夏云舒盯着谭婧,眼神干净,但同时穿透力十足,笑,“我们做朋友,林霰不会介意么?”

    谭婧脸色微变,双眼里下一秒浮上的复杂,让夏云舒微挑起眼皮,“谭婧,我有我交朋友的原则。而当我朋友的第一点就是信任。对我的朋友,我必须是信任的。谭婧,我能信任你么?”

    谭婧捏紧双手,“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嗯。”夏云舒点头,眼神儿仍是直直盯着谭婧,“我知道你从来没有想过伤害我,但这跟我信不信任你关系不大。谭婧,你的性格跟我很像,我想我的有些想法你应该能理解。我们都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

    谭婧绷紧脸,双瞳里充溢着隐忍,“云舒,你是介意我以前对你的态度么?”

    “当然不是。”夏云舒笑着摇头,“我只是有一个疑问。而这个疑问在我心里盘旋了很久。我想,你应该能帮我解答。”

    “……什么?”谭婧看着她。

    夏云舒收敛起嘴角的笑,“为什么突然改变对我的态度?”

    谭婧瞳孔微微廓大,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朝她走了一步,眼神紧锁着她的,嗓音压低了几分,“当年你因为林霰很讨厌我,你要为林霰两肋插刀我是明白的。但我不懂,林霰的孩子因为我而不幸掉了,并且林霰因此终生不孕。”

    “在那样的情况下,你不是应该更恨我,更讨厌我才对么?可是你非但没有,反而帮我。我奶奶离世那晚,你送我去医院。我深夜离开潼市,又是你突然出现,送我去机场。而现在,你要跟我做朋友。谭婧,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谭婧浑身僵硬,她不敢直视夏云舒的眼睛。

    双手指尖用力往掌心里掐,谭婧艰难滑动喉咙,出口的嗓音句句嘶哑,“因为,因为我没有办法在那样的情况下对亟需要帮助的你视而不见。因为我看到你因为亲人的离世而悲痛欲绝的样子,那对我来,太触目惊心,震撼心灵,所以,所以我控制不住自己,想,想跟你成为朋友。”

    “呵,原来是这样啊……”夏云舒笑起来,笑得一脸天真,“我还以为你是看到林霰和赵菡蕾诬蔑我,是我推了她导致她流产,看到我被冤枉所以于心不忍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