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13章 我永远是你的依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一个人有没有“改邪归正”徐长洋还是看得出来的,是以并未刁难傅雪婵。

    之后,傅雪婵积极表现,知道两人没吃早饭,便火速去厨房下了两碗阳春面给徐长洋和夏云舒。

    夏云舒尝了两口,惊觉味道还不错,便多看了两眼傅雪婵,“你是得何姨真传了吧?”

    傅雪婵不敢放肆,谦谦虚虚的,“就还凑合。”

    夏云舒暗笑,心想,当年那一脖子掐,真是掐对了。

    ……

    吃了面,徐长洋去了书房,夏云舒则去楼上婴儿房看儿子,婴儿觉多,夏云舒去看的时候,家伙还睡着。

    夏云舒一下闲了下来,反而无法适应,便下楼去厨房帮衬傅雪婵准备午餐。

    傅雪婵一见她,就跟老鼠遇见猫似的,哆嗦。

    夏云舒翻白眼,“别装了,你胆子壮得跟牛一样,会怕我?”

    傅雪婵慢吞吞切红椒,“你是你当年给我留下的阴影有多不可磨灭。”

    “我要是不给你留阴影,有阴影的就是我自己了。”夏云舒拿起蒜,靠在厨台剥。

    傅雪婵瘪瘪嘴。

    夏云舒斜睐她,勾唇,“不过你这样漂亮多了。你当年的造型我只能勉强送你四个字形容,惨不忍睹!”

    傅雪婵这回倒是抿着嘴儿,不好意思笑了。看来她自己也是认同的。

    夏云舒把剥好的蒜放进傅雪婵递过来的碗里,“真没想到我们还会再见,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只能啊,人生比我们想象中的奇妙多了。”

    傅雪婵放下刀,勾了勾耳发,又拿起刀慢慢切,斯斯文文,“那个时候我爸爸刚去世不到一年。”

    夏云舒微楞,看向她。

    傅雪婵嘴角微微上扬,睫毛垂得低低的,“我跟我爸爸感情非常好,但是我爸爸死了,我也没能见他最后一面。这成了我的心结,怎么都释怀不了。从那以后我变得很叛逆,什么不能做我偏偏要做,明知道不好的事我也做了很多。那段时间是我最叛逆的时候。对不起。”

    傅雪婵到最后,抬起绯红的眼睛,盯着夏云舒,认真道,“真的对不起。”

    傅雪婵突然与她起这样私密的事,夏云舒是有些无所适从的。

    夏云舒的孤僻和独立是骨子里的,她不擅长倾听,更不善于开解。

    所以听傅雪婵完,夏云舒面对着傅雪婵的那张脸,有些茫然和呆愣。

    傅雪婵这些其实也并不是想听到夏云舒什么,所以夏云舒什么反应,她并不介意。

    她转回目光,轻轻,“为了感谢你上次带我去参加我偶像的画展,以及你知道我是谁后并没有开除我妈妈,我想我应该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跳过那种直击心灵的话题,夏云舒明显自然许多,看着傅雪婵道,“什么?”

    傅雪婵微微停下手里的动作,舔了口下唇的举动显示出她有些许犹豫。

    不过最后,傅雪婵放下手里的刀,看向夏云舒,还是道,“我不知道我知道的这个重不重要,我告诉你,你自己判断吧!”

    “……嗯。”夏云舒轻疑拧眉,点头。

    “赵菡蕾之所以能出现在我偶像的画展,好像跟一个叫林霰的女人有关。”

    傅雪婵这些时,脑子里闪过谭婧的脸,长睫掩下几厘,“我只赵菡蕾知道你会出现在画展上可能跟林霰有关,但跟赵菡蕾杀你有没有关系我就不知道了。”

    惊讶么?

    夏云舒突然听到傅雪婵这般是惊讶的。

    可惊讶之余,她又觉得如果真跟林霰脱不了干系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夏云舒嘴角勾开一道冷弧,握着蒜的手指微微捏紧,垂头道,“你认识林霰啊?”

    听到夏云舒骤然降冷的声音,傅雪婵脊梁骨都冻了下,睁大眼看着夏云舒冷凉的脸,忙挥动双手吸气道,“你,你别误会,我跟这个叫林霰的女人没什么关系的!我讨厌虚伪的女人!”

    “你连她虚伪与否都知道,看来你们很熟?”夏云舒抬眸,眸光里藏着几分锐利。

    “……你真的误会了!我不认识林霰!”傅雪婵脸白了,双手摆动的弧度更大。

    “你不认识林霰,你是怎么知道,赵菡蕾知道我会出现在画展的事与林霰有关?你不会是猜的吧?”夏云舒轻眯眼,盯着傅雪婵急得抽搐的脸。

    “我是偷听到我偶像跟林霰的谈话知道的!”傅雪婵急不可耐道,“我真的不认识林霰,我对你没有那些坏心眼的!”

    偶像?

    “这么,谭婧也知晓画展当天赵菡蕾会出现对我不利?”夏云舒面上的冷意越来越浓。

    傅雪婵傻了一秒,她这是把她的偶像给坑了么?

    “不是,不是!”傅雪婵差点跳起来,“是我偶像她怀疑这件事跟林霰有关,她很愤怒,所以去找林霰对峙,被我偷听到了。事实上,我偶像对你特别惭愧,她跟我一样,都没有坏心!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们!”

    听罢。

    夏云舒直直盯着傅雪婵真诚却又着急的双眼,数秒后,她慢慢垂下眼皮,浑身的冷意也渐渐消褪。

    “林霰她很虚伪的。当面是人背面是鬼!特别可恶!”傅雪婵。

    夏云舒抿唇,抬眼看她,“这些也是你偷听到的?”

    傅雪婵摇头又点头,“算是吧……她当着我偶像的面儿就一副跟我偶像姐妹情深的样子,可背着我偶像她却骂她……”

    骂的什么,傅雪婵关键时刻还是控制住自己没真的出来。

    毕竟这事关她偶像的声誉,她必须捍卫到底。

    傅雪婵吸吸气,愤愤不平看着夏云舒,“你像这种女人不是虚伪是什么?”

    “林霰在背后骂谭婧?”夏云舒不可思议。

    “嗯!骂得特别难听!”傅雪婵咬牙道。

    “她跟谭婧不是很好的朋友么?”夏云舒费解。

    “很好的朋友会在背后朋友坏话么?”傅雪婵翻白眼,不屑道,“反正这样的朋友我要不起!”

    夏云舒看一眼傅雪婵,没再什么。

    ……

    因为早饭吃得晚,午饭时间,夏云舒吃得并不多。

    虽然夏云舒极力表现得正常,但仍是被两双火眼金睛看得一清二楚。

    常曼特意看了眼徐长洋。

    徐长洋微抿薄唇,几不可见的颔了下首。

    夏云舒先吃完,便推着至谦去客厅给他喂奶。

    这出院快一个月,家伙又长了不少肉,而且贼有劲儿,每回夏云舒盯着他看时,他也拿那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亮亮的瞅着她,一副聪明劲儿。

    这般,夏云舒也实在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将来在智力上会有什么问题。

    夏云舒将家伙抱出来,低头亲了亲他的脑门,脸上的温柔让人动容,“谦,再过一个月妈妈带你去看妹妹好不好?”

    “咿呀呀……”

    家伙边喝奶,边炯炯有神的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抱紧了紧他,她轻然挽起的唇角,却不尽是温柔,仿佛还夹揉着一丝后怕,一丝庆幸。

    她知道最艰难最危险的那段已经过去了。

    可是那些恐惧和后怕,却像毒虫一般黏在她的血肉里,并不是那么容易便能斩除的!

    一道暗影从头顶笼下。

    夏云舒看着怀里的家伙,没有抬眼,“你看谦,喝得脸一脸满足。”

    家伙冲她咿呀乐,也不知听懂了没有。

    徐长洋盯着儿子看了几秒,才在夏云舒身边坐下,探臂将儿子抱到自己怀里,动作间有些笨拙不熟练,但他很心。

    腾出手来,夏云舒方抬眼看了看徐长洋,伸手捏住家伙一只手,“你下午干什么?“

    徐长洋从至谦脸移开,看夏云舒,“怎么?”

    “问问不行啊。”夏云舒瞪他。

    徐长洋勾唇,看了看自己身边的空隙,柔声命令,“坐过来些。”

    夏云舒坐过去,“行了么徐老板?”

    “表现不错!”徐长洋骄矜哼道。

    夏云舒无语。

    “几个月没怎么去律所,下午可能回去律所看看。不能老让我爸一个担着律所的责任。”徐长洋轻声与夏云舒。

    “伯父本来就是替你看着律所,现在你也该承担起你自己的责任了!再,你还得赚钱养我和谦呢!”夏云舒着,对着至谦道,“是不宝贝儿?”

    徐长洋低笑,“得令。”

    夏云舒脸微红,挑起眼皮看徐长洋。

    徐长洋眼睫轻闪,快速低头,在夏云舒唇上嘬了下。

    “……”夏云舒吓得赶紧朝餐厅看,见常曼并未注意这边,才放下心来,羞恼的瞪徐长洋,“脸呢?”

    “什么脸?”

    夏云舒,“……”不能不服!

    徐长洋含着浅笑盯着夏云舒看了半响,收回眸光,静谧凝着怀里的家伙,语速缓慢且清浅,“夏夏,你现在有谦,有我,你不再是一个人。你记住,任何事你都可以告诉我,也许,我不一定每件事都能替你解决,但是我希望你明白,我永远是你的依靠!”

    一个人坚强久了,是真的会习惯!

    夏云舒从侧看着徐长洋清隽的侧脸,心尖涌动的情绪复杂而深刻,几次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了回去。

    “夏夏。”

    徐长洋在这时慢慢看向她,双眸清朗如月,“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

    一句话。

    将夏云舒所有犹豫和纠结的情绪都打了个散,她深提口气,一瞬不瞬盯着他道,“我刚知道一件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