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11章 谢谢夫人夸奖!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完,徐桓恩和常曼久久不吭声。而夏云舒则在一旁干着急。

    没等到徐桓恩和常曼开口,徐长洋点点头,朝二楼走了去。

    夏云舒三人见状,也不知道这人几个意思,气氛略尴尬。

    夏云舒微悻看徐桓恩和常曼,“伯父伯母,徐叔叔他没有其他意思。”

    徐桓恩和常曼看着夏云舒叹气,落寞之情浮于面表。

    夏云舒讪讪,都不知道该什么,坐了几秒,起身去了二楼。

    ……

    书房。

    夏云舒没敲门就直接推门进去了,“徐长洋,你怎么这样啊?他们是你的爸妈,最近这段时间要不是伯母跟我一起照顾谦,我都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你怎么能对他们那样的话,赶他们走呢?”

    徐长洋泰然坐在沙发里泡茶,听话也只是淡淡斜了眼夏云舒,“他们是我爸妈,我比你更明白。我体恤他们辛苦,让他们回家休息享清福,是为他们好,我还错了?”

    “可是伯父伯母根本不想回去!”夏云舒走过去,气恼的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拿起茶承上的茶壶,慢悠悠倒了杯茶出来,修长的两根手指掬起那杯茶就要往唇边送,各种悠闲。

    夏云舒心里火气直冒,从他手里抢过那杯茶,放到茶承上,瞪着他不满道,“大晚上的喝茶,睡得着么?!”

    徐长洋跟得道的大佛般,稳稳坐在沙发里,轻哼,“这么多晚,我都一个人睡过来了,你现在才问我睡得着么?“

    夏云舒微楞,恍惚间明白了什么,好看的眉毛拧了拧,扭身坐到他身边,噘着嘴道,“他们是你的爸妈,又不是我的。伤了他们的心,后悔的也是你这个儿子,我瞎操什么心。”

    “你都这样了,那我现在立刻下楼送我爸妈回去!”徐长洋作势就要起身。

    “徐叔叔!”

    夏云舒无可奈何的拉住他的手臂,又气又郁闷的看着他。

    徐长洋抬眼,波澜不惊的盯着她,“干么?不是不操心么?”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夏云舒丢开他的胳膊,。

    徐长洋眸光转过一抹暗,深深凝视她,缓缓启唇,幽声,“我想怎么样你不知道?”

    夏云舒被他这样的眼神盯得心里微微发毛,心慌的错开他的眼睛,揪捏着手掌心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知道。”徐长洋声音蓦地哑了寸。

    夏云舒心神微荡,掀起眼皮看徐长洋。

    徐长洋往她挪了挪,长臂穿过夏云舒身后,虚虚揽着她,双眸越是露骨的深沉。

    夏云舒两腮酡红,微张的红唇因为弥漫而来的热气越是鲜嫩娇美,惹人采撷。

    徐长洋低头,烫人的目光寸寸碾转过夏云舒的唇,“臭丫头,忍心扔我一个人二十多天不管不问?你知不知道我都快疯了!”

    夏云舒垂下眼睫,吸气,嘴角却禁不住溜出一缕笑,嗔道,“你活该!”

    徐长洋一把捉住夏云舒的手腕,猛地将她拉进自己,额头重重抵住夏云舒的额头,眸光几分势狠的盯着夏云舒,沉哑道,“我们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我一天都不想跟你分开!而你呢,多狠!”

    徐长洋这样一句“抱怨”的话,听得夏云舒竟是委屈了。

    夏云舒抬起眼睛看着徐长洋,莹净的双眼微微飘着水光,“我就是心狠怎么样?你把我也赶出去啊!”

    看到夏云舒眼底的水汽,和话时嗓音里微微的哑和委屈。

    徐长洋心尖一揪,眼瞳里的狠意霎时烟消云散,软和了下来,捧着夏云舒的脑袋,轻叹着吻她的鼻尖,“算了,我斗不过你一个丫头,认栽!”

    “切……”

    夏云舒吸吸鼻子,倔犟道,“你多委屈,多不甘心!既然这么委屈这么不甘心,那就别憋屈跟我一个丫头浪费时间!”

    “胡什么呢?”

    徐长洋抱紧夏云舒,凝着夏云舒的双瞳满是爱意,“我是委屈是不甘心,可是我愿意,我就愿意在你这儿受委屈!”

    “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夏云舒咕哝。

    “夏夏……”徐长洋抬起她的下巴,眼光略无辜的看着她,“我们分开得太久了,而分开的那些日子,太过空虚和残忍,我一秒钟都不愿意回想起没有你的一千多个日夜。可是,你现在明明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我却不能随心所欲的拥抱你,还是要想过去那些日子,忍耐着,忍耐着,太煎熬了。”

    夏云舒盯着徐长洋的眼睛,好一会儿,她轻声,“你以为我想跟你分开么?你以为那种没有你的日子,我想再经历一次么?我不想!我想每分每秒跟你在一起,目光所及就能看到你。徐叔叔,不止你有这样的感受。”

    徐长洋微拧眉,望着夏云舒没出声。

    但,即使他不,夏云舒也能明白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夏云舒低哼,“那次跟你分开睡,就是气话,我也没打算真的跟你分开。“

    “……”徐长洋眉间的痕印深了深。

    夏云舒脸热热的,抿了口下唇,才轻声继续,“那晚你半夜偷偷来开门我是知道的。”

    夏云舒瞄了眼徐长洋,见他俊颜微有不自然,便扯了扯嘴角,“我本想第二晚就回房的。可是伯母阻止了我。”

    “我妈?”徐长洋表示无语。

    夏云舒看着徐长洋憋屈的脸,忍不住笑,“你别误会伯母,伯母拦我也是为了我好。”

    徐长洋板着脸。

    夏云舒更想笑,主动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是真的。”

    徐长洋捏了下夏云舒染着好看霞红的脸颊,哼哼,“看,怎么为你好?”

    夏云舒睫毛轻闪,不好意思的把头埋在徐长洋胸口,声音放得轻了,“我那会儿不还没出月子么?伯母见我俩闹别扭,心里大概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她怕……她怕你对我使坏,妨碍我身体恢复,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伯母才阻止我,打算等我出了月子再让我回来。”

    原来是这样!

    不过。

    徐长洋眯眼,不太乐意道,“你跟妈把我当成什么了?禽兽?你在月子期,我还能不顾你的身体强迫你跟我做?”

    “……你,你话能不能委婉点!”夏云舒把脸用力往他怀里埋,咬咬嘴唇。

    徐长洋瞧着夏云舒这害羞劲儿,心里高兴,拥紧她低头吻她的发丝。

    夏云舒偷偷掐他的腰,嗔怪道,“那晚你要是没那么对我,我倒是相信你不会不顾及我。可有了先例,对待这事,对你我一点信心都没有!徐长洋,我现在一点也不相信你除了我,没有过别的女人……不然,不然你去哪儿学到的那些歪门邪道?”

    歪门邪道?

    徐长洋被夏云舒这个比喻逗得一乐,清哑着嗓音低笑,“那是夫妻间的特殊情趣!”

    “你少为你的那些变态行径找理由。”夏云舒脸臊得慌。

    好吧。

    她不知道那是不是某人口中的夫妻间的正常交流,反正她是第一次知道,那事的方式原来不止一种,还可以那样……

    夏云舒表示,有那么点毁三观!

    可是讨厌么?

    嗯,讨厌!

    因为太羞涩,太匪夷所思,而且,疼!

    可是会因此而讨厌徐长洋这个人么?答应是否定的!

    夏云舒满脸通红的抱紧他,声,“以后不许那样。”

    徐长洋心热热的,收紧双臂,俯低头,薄唇贴近夏云舒绯红的耳朵,撩唇,“嗯,我的夏夏不喜欢,那就不那样了,我们换一种方式。”

    “讨厌!”夏云舒用额头轻轻撞他的胸膛,“徐长洋,你简直就是衣冠禽兽本人!“

    “谢谢夫人夸奖!”徐长洋不以为耻发你为荣道。

    夏云舒,“……”对他的不要脸,是服气的!

    ……

    最后,徐长洋也没有真的把徐桓恩和常曼送走,而夏云舒也乖乖搬了回去。

    回到主卧,夏云舒看到那张超大软床,耳根莫名其妙就烫了起来。

    徐长洋走过来,关上门,反锁。

    走到夏云舒身后,从后抱住她,下巴搁在她的肩上,高挺的鼻梁轻蹭着她白皙的颈子,“洗澡,一起?”

    夏云舒脸红到了脖子根。

    不是没有一起洗过,但今晚,夏云舒奇异的放不开。

    身体各处血液,都好似被沸火燎煮着,咕噜咕噜冒着泡。

    夏云舒挣开他,身板挺得笔直,头也不回的朝洗浴室走,“不要,我先洗。”

    怀里一空,徐长洋心也跟着空了一秒,但随着洗浴室内传来淅沥水声,心头仿佛又被种进了簇簇火种。

    徐长洋微微握了握拳头,果断转身走出房间,去另外的房间洗澡。

    所以。

    当夏云舒磨蹭着洗完澡出来,看到已经洗漱好支着一条长大腿半倚在床头的男人时,一颗心猛然狂跳了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过来。”

    徐长洋洗了头发,也吹干了,短发蓬松,衬得他那张脸清朗而温柔。

    夏云舒看了眼他嘴角软软上扬的弧,咽了咽喉咙,步移了过去。

    十秒钟能走到的距离,夏云舒用了两三倍的时间。

    走近,夏云舒掀开被子,快速躺了进去,跟着就捏紧拳头,把一双眼死死闭上了。咳咳,完全就是一副即将赴“刑场”的模样!

    徐长洋看到,好气又好笑,伸手将房间内的灯都关了,也缓慢躺了下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