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10章 一颗荡漾的老心脏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你当真……”

    徐长洋愠怒的话还没完,就叫夏云舒一把抱住了腰。

    徐长洋怔住,讶异的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明亮的杏眸快速一闪,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快速印下一吻,趁徐长洋再次愣神的功夫,一把推开他,跑了出去。

    徐长洋望着夏云舒如狐狸般狡黠闪出门口的背影,一颗老心脏啊,又恨又控制不住的荡漾,捏着拳头懊恼锤了下衣柜门,“坏丫头!”

    ……

    闪出门外的夏云舒,没有急着去另一间房,而是贴着墙壁,偷笑着偷偷看徐长洋郁闷的锤衣柜门,对于昨晚的事,心里哪还有什么气啊。

    夏云舒含笑在心里叹了口气,才去另一间房找常曼和至谦。

    徐桓恩已经回了房。

    常曼见夏云舒面颊红润,两只眼睛闪闪亮着光,心下也是暗暗一笑,,“云舒,时间不早了,去洗漱洗漱休息了。”

    夏云舒反是愣了愣,抿着唇走过去,看似在看婴儿床里睡熟的家伙,实则拿眼角斜瞄常曼呢。

    伯母晚上该不会真要跟她睡吧?

    常曼假装没察觉夏云舒偷瞄她,温柔看着至谦,“云舒,你看这家伙,出生的时候那样儿,现在,白白胖胖的,看一眼,我的心都要化了。”

    夏云舒在床前微微蹲下,伸手轻柔捏住家伙睡着攥着的拳头,眼神怜惜,“都怪我,是我这个妈妈不争气,没能在他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就把他养得白白胖胖的。”

    常曼看夏云舒。

    她明白每个当妈的面对自己孩子时的心情。

    她恨不得所有的罪都由她这个当妈的一力承担下,只要孩子好好儿的,哪怕平凡,也要平安健康。

    只是。

    至谦出生偏又如何能怪到她头上呢?

    她吃了那么多苦,糟了那么多罪,有了孩子还得为自己和孩子的生计奔波受委屈……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常曼打心眼里疼惜她,心里对她的那股子歉疚也更浓了。

    常曼伸手握住夏云舒的胳膊,“云舒,妈一直有句话想跟你,但总没找着合适的机会。”

    夏云舒的目光从至谦身上移开,望着常曼,眼眸微微飘着疑惑,“什么?”

    “谢谢!”常曼握紧了紧夏云舒的胳膊,眼角红润道。

    夏云舒轻怔,盯着常曼,“伯母……”

    “其实啊,我跟长洋他爸一直期待着有一天能抱上孙子。尤其是廷深和青城都有了孩子之后,就更是做梦都想要一个孙子。”

    常曼苦笑,“兴许是人老了,也没年轻时那般潇洒,眼前唯一的奔头也就是希望能跟其他老人一样,膝下有儿有孙,享受天伦之乐。所以我跟长洋的爸爸都非常感谢你,感谢你没有放弃这个孩子,把他留了下来。”

    听常曼这番话,夏云舒便也明白常曼这声“谢谢”是为何。

    夏云舒感叹的看着常曼,“伯母,我是至谦的妈妈,我没有放弃他,是出自一个母亲的本能,以及……精神上的寄托。”

    精神上的寄托?

    常曼不太明白的看着夏云舒。

    夏云舒微笑,起身坐到常曼身边,冲她轻松的眨眼,“我有我的骄傲和尊严,在那种情况下,我绝不允许自己再跟徐叔叔有任何的牵扯,也就是,在我自己这里,首先便和徐叔叔做了个了断。我跟他这辈子再无可能!”

    夏云舒只是在她当时的感受,但此刻常曼听来,心下仍是无法自已的着急和紧张,“是长洋和我们徐家对不住你……”

    “你们没有对不起我。”夏云舒轻声打断常曼的话,“相反的,徐叔叔帮了我很多,也给了我许多的温暖。我也从来不觉得徐叔叔亏欠我,我原先对他所有的恼和恨,其实都源自我自己的不甘心、嫉妒以及我自己那颗太过敏感要强的心。”

    “云舒,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太累了。”常曼心疼道。

    夏云舒睁大眼,眸子清亮看着常曼,“可是那些都过去了。”

    常曼握紧夏云舒的手,“是啊,都过去了。”

    夏云舒对常曼笑了笑,“当时我知道我跟徐叔叔没有可能,但我内心深处……他一直都在。我想,我跟他不可能了,总要留点什么念想给我自己吧,不然未来的数十年,我该怎么过呢?所以,至谦来了。”

    这些话,夏云舒没有与徐长洋提及过。

    她最终选择留下孩子,到底,还是因为这个孩子,是她和他的!

    到底,不过是她,还傻傻的爱着他,放下他!

    即便未来两人不能在一起,她还有孩子陪着她,那么她的心,就永远不会枯竭和孤独。

    人心都是肉长的!

    常曼喜欢夏云舒,爱护夏云舒,也同样对夏云舒怀着深深的愧疚和心疼,不是因为夏云舒本身很优秀,而是夏云舒对徐长洋的真心!

    因为夏云舒对她儿子的这份独一无二的在乎和珍重,深深打动着常曼,感动着她。

    常曼眼眶湿润,没什么,拉过夏云舒轻轻抱了抱她。

    ……

    深夜。

    一阵门把轻然拧动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夏云舒窝在被子里,根本没睡着,听到声音,便微微探起身子朝门口看,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许是那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太过明显刺耳。

    下一刻,常曼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你今天要敢进这个房间试试,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臭子!一把年纪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偷摸开锁,我都替你害臊!“

    夏云舒赶紧钻回被子里,拉起被子微微把头蒙上,一对耳朵却仍是支棱着,听门口的动静。

    拧门的声音消失了。

    夏云舒仔细听了会儿,那道声音都没再响起。

    转了转眼珠子,夏云舒禁不住抿气嘴角,想笑又觉得心疼。

    不过倒因为这一翻动静,夏云舒心头那抹不得劲儿突然就消失了,闭上眼睛,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

    聂相思生了个大胖姑娘的消息传来,夏云舒开心得不行,迫不及待的要徐长洋带她去瞧,可这人气得很,因为分房睡的事“恨”上她了,非不肯带她去。

    夏云舒自个儿去吧,他又阻拦,她还没出月子,出门吹了风落下什么病根不好。

    夏云舒拗不过他,骂了他几回,徐长洋也端持着,就是不松口。

    好不容易等她出月子了,徐长洋没道理拦着,可战廷深又放出话来,不去她们这些人去月子中心打扰聂相思坐月子。

    于是,夏云舒想去见胖芽的想法很不幸的再次被扼杀!

    眨眼,分房睡已经快三个礼拜。

    夏云舒因为没能去看胖芽心里不爽他,对于分房的现状越来越淡定。

    但是徐长洋这厢却是忍无可忍还继续忍了好几回合,终于爆发了。

    这天。

    除却徐长风和古向晚,一家五口吃完晚饭,坐在客厅看法制节目,徐桓恩和常曼边看边点评。

    正看得津津有味呢,徐长洋忽然道,“爸妈,时间不早了,我送你们回去吧!“

    徐桓恩、常曼,“……”

    夏云舒吃惊的盯向徐长洋。

    徐长洋面色严肃,眉宇隐隐印着一团黑气,瞄着徐桓恩和常曼的清眸也涤荡着丝丝缕缕的阴霾,“我已经请了金牌月嫂,明天就过来上班,照顾至谦。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儿子心疼你们,所以接下来,就由月嫂照顾至谦,而生活上又有何姨照顾夏夏,你们大可放心好好休息休息。出去旅旅游也行。”

    夏云舒眼角轻抽,快速看了眼徐桓恩和常曼怔楞的脸,起身走到徐长洋身边坐下,“徐……”

    夏云舒刚开口,徐长洋突地站了起来,走到另一张沙发端方坐下,淡漠斜了眼夏云舒,“男女授受不亲!”

    夏云舒想吐血!

    涨红着脸盯着徐长洋,特想问他今晚发的什么疯?

    哪有亲儿子开口撵亲爸妈走的?

    徐桓恩和常曼对看一眼,自己生的儿子,岂会不知道他心里憋的这团火早晚有爆发喷出来的一天!

    徐桓恩清了清喉咙,,“我看月嫂就不用请了。月嫂哪有我跟你妈尽心。再我跟你妈还年轻,照顾一个婴儿而已,能有多辛苦。我们不辛苦,一点也不!”

    “对对对。当初生你和你哥,妈妈都是亲自照顾的,一点也不觉得辛苦。”常曼。

    她才不想回去呢!她这会儿一刻都不想跟她孙子分开!

    “你们不辛苦,做儿子的不能就心安理得的信了。爸妈,你们什么都别了,月嫂儿子我已经请好了,你们就放心的回去吧!”徐长洋语气坚定。

    徐桓恩和常曼嘴角轻颤。

    “徐叔叔,你干嘛呢?”

    徐长洋是徐桓恩和常曼的亲儿子,彼此了解,话直接随意些可以。

    可是夏云舒到底不是徐桓恩和常曼亲生的,听到徐长洋“撵”徐桓恩和常曼,就觉得无比难堪和尴尬,哪能这样是不?

    夏云舒便皱着眉毛,瞄着徐桓恩和常曼,声道。

    徐长洋看了眼夏云舒,没理会她,沉然从沙发站起,盯着徐桓恩和常曼,“爸妈,是现在我送你们回去,还是你们再陪谦一会儿我再送?”

    徐桓恩和常曼脸都红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