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09章 徐长洋,你歪理真多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夏云舒心尖酥颤,轻轻抱住他的腰,双眸晕着薄薄雾气,欲语还羞的看着覆在她面上的男人。

    徐长洋呼吸粗了分,微微阖上长眸,捧着夏云舒情意绵绵的吻她。

    夏云舒一只手往上,抚他的后颈和后脑勺,趁他碾转的空隙,呼吸细细,“你在洗浴室洗澡的时候我就在想,赵菡蕾为什么想我死?可是我想了又想,都想不到理由。还是,就因为她喜欢你,而你跟我在一起了,所以她就想要我的命?我总觉得,太疯狂了。”

    徐长洋浅啄夏云舒的唇角,声线夹着一抹冰冷,“像赵菡蕾这种心肠恶毒的女人,连被你提及的资格都没有。”

    夏云舒看着他,“徐叔叔,喜欢你的女生应该很多吧。”

    “……”徐长洋撑开黑睫,盯着夏云舒藏着一抹忧郁的眼睛,嘴角微抽,“没有!”

    “切。”

    夏云舒勾下他的鼻子,与他鼻尖相抵,学他的样子,时不时在他薄薄的唇边浅碰一下,“要是每个喜欢你的女人都跟赵菡蕾一样疯狂,那我以后的日子可就热闹了。”

    徐长洋用力抚了抚她的脸,眸光遂沉凝着她,“如果她们看到赵菡蕾的下场,还敢把那些狠毒心思打到你头上,那就试试看!”

    赵菡蕾的下场?

    夏云舒眨眼,“赵菡蕾什么下场?”

    徐长洋嘴角勾撩起一抹森寒,“她要是有那个命,就让她在监狱里待到**十岁再放她出来,让她感受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悲惨。”

    夏云舒看着徐长洋阴鸷的脸,心脏处都不由得停跳了一拍。

    等到赵菡蕾**十岁,外面的世界早已不知变换成何种模样。

    那时,她举目无亲,耋耄枯朽,从她已经熟悉的监狱生活,到这个她完全陌生的城市,她将面临的恐惧,夏云舒此时便能想象出一二来。

    这样的惩罚,谁都不会觉得不残忍。

    可是夏云舒能责怪这样一份残忍么?不能啊!

    若非徐长洋及时拦住,也许她和孩子就死在她的利刃之下了。

    如果徐长洋没有精准的握住那把刀,她和孩子兴许就永远失去他了!

    对于这样一个女人,夏云舒没有办法生出一丝一毫的同情和不忍。

    夏云舒紧紧抱住徐长洋,红唇微用力的吻住他薄凉的唇,“徐叔叔,我很庆幸我们都挺过来了。我,你以及我们的孩子,都好好儿的。”

    谁不是呢?

    一个月前,他在产房里有多绝望多惶恐,他此刻真真实实抱着她温软的身子就有多庆幸多珍视!

    徐长洋猛地箍紧她的身子,与夏云舒唇齿相依,念念不舍。

    他身上超乎寻常的热度也很快渗了过来。夏云舒禁不住战栗,脸红,身体内突然腾起的一股子慌,一股子空,让她本能的把脑袋往柔软的枕头下压退。

    “夏夏,不许退。”徐长洋微微握住了夏云舒一只手腕,拧着眉在她耳边嘶哑道。

    夏云舒同样是本能的胆怯,指尖捏住他后颈的睡衣衣领,“徐叔叔,我,我……现在不行。”

    “我知道。听话,靠过来,我想靠着你!”徐长洋道。

    夏云舒睫毛乱颤,她试图抬动身子,可不知怎么地,她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身体软得像一滩泥。徐长洋没在这时“难为”她,坚硬的长臂猛然圈着夏云舒的腰,沉身下去。

    夏云舒一对眼珠子登时一紧,这回身体不软了,只是变成了另外一个极端,僵硬得像一块石头!

    “夏夏,跟我那晚的情形。”徐长洋在她耳边缠磨。

    夏云舒双眼不转弯,直直盯着天花板,故作镇定,“哪晚?”

    徐长洋闷哼,“有至谦的那晚。”

    夏云舒,“……”

    “那晚我喝多了,发生的事记得很模糊,你跟我,嗯?”

    “……谁,谁记得啊!”夏云舒火烧眉毛似的,脸红得跟烙红的铁块般。

    徐长洋闷了好一会儿没出声。

    夏云舒没忍住,微微垂下眼皮看他。可就是这一眼,她感觉腰间一凉,跟着眼前就是一黑。

    夏云舒慌神,却没等她伸手拨开挡在她眼前的一片黑,胸前便滚过一抹奇异的热。再然后发生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第二天,餐桌边。

    常曼边给谦谦喂奶,边奇怪的瞄对面坐着的好似闹别扭的两口。

    心里纳闷,昨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好好儿的呢,怎么一个晚上就不好了呢?

    徐桓恩也看出了这两人有问题,不过他比常曼淡定,该干啥干啥,就当没发现。

    “喝了这杯牛奶。”徐长洋把牛奶放到夏云舒手边,清清看着她。

    其实徐长洋真的只是单纯的让她喝牛奶而已,但夏云舒一听到这个“奶”字就忍不住想到昨晚他对自己做的事,心里头便拱包。

    于是。

    夏云舒不仅没领情喝下他递过来的牛奶,反而在餐桌下赏了他一脚。

    徐长洋面不改色,“你现在还在月子期……”

    “我以为你不知道我在月子期呢?!”夏云舒斜他一眼,咬着牙根,十分忍耐着自己的脾气,没有开吼道。

    常曼嘴角抽了抽,眼睛专注看着谦谦,努力装出一副“我啥也没听见”的样子。

    徐桓恩就更绝了,分明只是在吃早餐而已,听到夏云舒的话,也没抬头看两人一眼,默默吃他自己的。

    徐长洋盯着她,“忘什么也不能忘了这个。听话,把牛奶喝了。”

    夏云舒飞快瞪了眼徐长洋,憋着没有再当着常曼和徐桓恩的面儿呛回去,但也没伸手拿那杯牛奶!

    常曼和徐桓恩大约也是看出有他们在场,夏云舒不好“发挥“,便相继放下手里的餐具,推着谦谦离开了餐厅。

    看着常曼和徐桓恩离开,夏云舒尴尬的脸直抽,愤愤瞪徐长洋,“现在你高兴了吧?”

    “你把牛奶喝了我更高兴。”徐长洋一副在夏云舒面前没有脾气的样子,低声。

    “谁管你高不高兴?”夏云舒鼓着腮帮子,气咻咻道。

    徐长洋见夏云舒憋着一肚子气发不出来的样儿,薄唇浅润一勾,更缓了声音,“好吧,我为昨晚没控制住力度把你弄伤的事跟你道歉。”

    没控制住力度,把你弄伤的事?

    夏云舒脸爆红,有气有羞,磨着后牙槽都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了,“徐长洋,你龌蹉龌蹉龌蹉!”

    “龌蹉”两字,夏云舒连了三遍。

    毕竟重要的事三遍嘛!

    徐长洋不以为意,“夫妻间正常的交流,怎么到你嘴里就成龌蹉了?”

    “首先,我跟你不是夫妻!其次,那样也不正常!”

    夏云舒捏着拳头,愤怒道。

    正常的交流?

    正常的交流她胸口现在会火辣辣的疼么?她早上照镜子的时候,都破皮了!他还有脸正常?

    徐长洋一脸完全不把夏云舒的不忿和不满放在眼里的样子,斜睐她一眼,凉凉,“你现在是月子期间,只能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徐长洋,你歪理怎么这么多?你自己没,没手么?”夏云舒自己着都觉得羞耻!

    ”徐长洋,我真是‘佩服’死你了!脸皮真厚!现在我正式通知你,从今天晚上开始,我拒绝跟你同处一室!“

    ”拒绝无效!“徐长洋淡定得不能再淡定,且他完,还弯身在夏云舒脸上亲了下,”宝贝儿,你就认命吧!从今往后,你只能跟我睡!“

    “哼,那咱们就等着瞧!”

    夏云舒冷笑。

    徐长洋眯眼。

    ……

    当晚。

    徐长洋早已做好了跟夏云舒“斗智斗勇”的准备。

    只是令他想不到的事,他以为他的目标只有夏云舒一个,谁知道连他的亲爹娘都跟夏云舒站到了同一阵线上!

    晚饭后。

    常曼,“谦需要妈妈照顾,但我也担心云舒一个人照顾谦照顾不过来。所以我决定,今晚我跟云舒睡,一起照顾谦。”

    徐长洋,“……”

    “我赞成!”徐桓恩道。

    “我听伯父伯母的!”夏云舒乖巧。

    “我反对……”

    “反对无效!”常曼瞪徐长洋,不容置疑的哼道。

    徐长洋不甘蹙眉,盯向夏云舒。

    夏云舒不看他,只低头逗怀里的至谦。

    徐长洋磨牙,分别看了眼常曼和徐桓恩,这就是亲爹妈啊!

    ……

    夜里十点过。

    徐长洋孤独寂寞冷的坐在楼下的吧台自斟自饮,楼上,夏云舒常曼以及徐桓恩有有笑逗着至谦的声音不间断的传来。

    徐长洋略抑郁的瞥了眼二楼。

    所以,他现在是被一家人集体排挤了么?

    就在这时,夏云舒从房间里出来了。

    徐长洋轻绷俊颜,薄唇微微抿直,眯眸冷气森森的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目不斜视,直直进了主卧,不到两分钟,又拿着睡衣走了出来,折回了那间房!

    徐长洋脸黑了黑,把手里的酒杯往桌上砰的一放,狠心的臭丫头!

    徐长洋暗骂后不一会儿,夏云舒又从那间房出来了,回了主卧。

    徐长洋眼皮轻跳,迅速起身,朝二楼迈了去。

    走进二楼主卧,徐长洋见夏云舒站在衣柜前翻找着什么,听到开门声也没回头看他一眼。

    徐长洋心下一怒,几大步走过去,从后握住夏云舒的双肩,强迫的将她翻转,抵到了衣柜门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