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08章 夏夏,你就是我的命!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乔伊沫这一反应,吓得聂相思和古向晚都不由得微微坐直了。

    常曼到底是长辈,见乔伊沫脸色发白,心下多有不忍,便看向慕卿窨道,“卿窨,你不知道洗手间在哪儿,姨带你去。“

    着,常曼望一眼古向晚,“晚,你去厨房煮点解酒茶,他们这一个个的,估计都喝了不少。”

    “好的。”古向晚便去了厨房。

    “您告诉我,我自己去就行。”慕卿窨扣着乔伊沫一并站起,看着常曼温谦道。

    闻言。

    常曼视线扫过乔伊沫,伸手朝洗手间的方向指了指。

    慕卿窨点头,视线带过乔伊沫,拉着乔伊沫朝洗手间走。

    乔伊沫脸更白,但并没有挣扎或是反抗。

    于是。

    常曼夏云舒和聂相思也没道理什么,抑或阻止。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慕卿窨绝不会在徐长洋家中对乔伊沫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慕卿窨和乔伊沫去了洗手间,徐桓恩从餐厅出来了。

    夏云舒看过去,见徐桓恩虽面色染着薄薄的醉红,但步伐平稳,便知他并未喝醉,所以没有上前搀扶。

    徐桓恩没到客厅,路过客厅时,对夏云舒和聂相思和蔼笑了笑,便出了门,到门口站着看时勤希希几只的飞腾呢。

    常曼是在几秒后出来的。

    夫妻脸并肩站着,半响,常曼压低声音,“本以为卿窨会带林霰过来,倒不想却带着伊沫来了。“

    徐桓恩伸手轻拥着常曼的肩,“我也没料到。”

    常曼眸色沉了沉,“越来越觉得,我是看走了眼。”

    徐桓恩拍拍常曼的肩,“我何尝不是。不过竟然那只躲在暗处的狐狸已经露出了狐狸尾巴,那就不怕,迟早要揪住她的狐狸尾巴把她拽出来正法了!”

    常曼抬眼看徐桓恩,“这件事情我看还是告诉长洋为好,让他早日清醒过来。”

    “好。”

    ……

    约二十来分钟左右,本是牵着乔伊沫去洗手间的慕卿窨,出来时却是打横抱着乔伊沫。

    乔伊沫缩在他怀里,脸密密的躲在他的胸膛,一点皮肤都没露出来。

    战廷深等人已经从餐厅出来,在坐在沙发里喝解酒茶。

    慕卿窨抱着乔伊沫出来,实在太打眼,客厅的所有人便都望了过去。

    慕卿窨表情沉稳,,“孩子的满月礼,我改天让人送过来。今天我就先走了,空了再聚。”

    慕卿窨完,着重对常曼和徐桓恩点了点头,稳稳抱着乔伊沫离开了。

    慕卿窨和乔伊沫的身影消失。

    “伊沫……没事吧?”聂相思忍不住担心,在战廷深耳边偷偷问。

    “她稳稳的在你慕叔怀里。“战廷深简单。

    聂相思不解的看战廷深,“所以呢?”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秀致的脸看看,再盯着她的肚子看了眼,轻卷唇,“一孕傻三年果然不假。”

    聂相思一愣,跟着脸一红,怨怨瞪战廷深,“过分!”

    战廷深望着聂相思红扑扑的脸,禁不住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聂相思黑线。

    战廷深和聂相思之间的互动,没能逃得过在场所有人的眼睛。

    夏云舒由衷的欣慰和开心,因为战廷深和聂相思真的非常恩爱。

    战廷深每每看向聂相思的眼神,深浓缱绻,每一缕每一缕都是爱。

    而每当战廷深与聂相思视线相对时,夏云舒总能看到聂相思耳尖飘过的粉红,和长长睫毛羞涩的轻眨。

    这两人啊,俨然就是恩爱夫妻的模范!

    “我廷深,你跟相思秀恩爱的时候,能不能考虑考虑我们这些单身狗的心情?”翟司默懒洋洋靠在沙发里,揉着自己的心脏,“我的一颗心脏,都快被你们俩暴击成肉馅了!”

    闻希希大约是困了,焉焉的靠在闻青城胳膊上,搭着长黑的睫毛。

    但一对耳朵却是微微竖着的,听着大人们聊天呢。

    听到翟司默的话,希希抬起手揉揉鼻子,瓮声瓮气,“翟叔叔,你不用羡慕我三叔和相思婶婶,因为我已经给你物色好了,改天我就带她去见你。“

    闻青城没什么表情,低头看希希困倦的脸,伸手揽着他的身子往自己身上拢了拢。

    众人看到闻青城的动作,眼底都掠过一丝暖。

    翟司默笑,“希希,该不会你给翟叔叔物色的又是你亲爸相亲看剩下的吧?”

    希希打了个哈欠,一双眼睛困得都快流眼泪了,扭动脖子看翟司默,“奶奶答应我了,她给爸爸安排的相亲对象必须先过我这一关。所以这个我爸爸还没见。”

    翟司默默默捂心,“所以是连你这关都没过,你塞给我?”

    希希估摸实在是困极了,闻言,冲翟司默露出个恶魔的笑,脑袋一歪,靠在闻青城身上睡了过去。

    一众大人看得哭笑不得。

    “三哥,你带着希希先回去吧,这样睡也不舒服,别感冒了。我去给希希拿条毯子……”

    “不用了,车里有。”

    闻青城抱起希希,对夏云舒勾唇道。

    “那好吧。”夏云舒耸耸肩膀,笑道。

    闻青城与徐桓恩常曼道别,便抱着希希离开。

    之后,战廷深也拖家带口的回珊瑚水榭了。

    都走了,楚郁和翟司默也散了。

    古向晚和常曼收拾了一翻,才和徐长风离开。

    因为不放心至谦,常曼和徐桓恩就留了下来。

    夏云舒身体弱,常曼担心她起夜照顾孩子影响身体,坚持把婴儿床挪到了她和徐桓恩暂住的房间,由她和徐桓恩照顾。

    夏云舒为常曼的体贴和周到而感动。

    在常曼身上,夏云舒体会到了久违,她一直憧憬、向往的母爱。

    卧室里。

    徐长洋如过去的一个月般,照常打来热水给夏云舒擦身子。

    夏云舒虽然害羞,但已经没有第一次他替她擦身子时的放不开和扭捏,红着脸配合他自己翻转身体,方便他擦拭。

    结束后。

    徐长洋去洗浴室冲澡。

    夏云舒起身坐在床头,看着洗浴室的房门,上午出院时,赵菲菲突然出现的场景印入她的脑海。

    这一个月来。

    她所有的心思都在至谦身上,外界的一切事她都自动屏蔽在外。

    所以她并不清楚,在赵菡蕾拿刀出现在展厅意图谋害她,导致她提前生产,甚至险些难产后,等待她的后果是什么!

    同时。

    她同样很疑惑。

    赵菡蕾为何会突然过激的想杀死她?

    毕竟。

    在夏云舒印象中,四年后,她与赵菡蕾毫无交集!

    徐长洋洗澡出来,就见夏云舒眉目紧锁坐在床头沉思,清眸微闪,用干毛巾随手擦了擦短发,便将毛巾扔到一边,走过去,坐到床边,“想什么?”

    夏云舒抬眼看他,眼眸里藏着浅浅的骇意。

    徐长洋看到,伸手握住夏云舒的手,声线低了低,“不管你现在想什么,都不要再继续想下去……”

    徐长洋话还没完,手掌便被夏云舒反手握住,轻轻翻转,摊开。

    她柔暖的指腹如羽毛般在他掌心里抚动。

    徐长洋停顿,深深看着她。

    “这道疤,会不会永远留在这里?”夏云舒软掩着睫毛,盯着徐长洋掌心横亘着的长长疤痕,沙哑低喃。

    徐长洋没话,揽过夏云舒,让她靠在自己胸膛。

    夏云舒捏着他的手,眼角微潮,“当时我看到赵菡蕾拿着刀捅向你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我自己才是真正中了那刀的人,我吓坏了。她一定是孤注一掷下了狠力,不然你也不会为了拦她,而在手上留下了这么深的一道疤。”

    徐长洋亲吻夏云舒的额头,“一道疤而已,不算什么。”

    夏云舒伸手环紧他劲实的腰,“徐叔叔,如果,我是如果,再遇到这种情况,你一定不要为了救我,以身犯险。我不敢想象,要是你没能握住赵菡蕾手里的刀,结果会如何?只要我一想到这个可能,我就疼,哪哪儿都疼!”

    “你是我孩子的妈,你要是有危险,我不第一个冲出来,要让咱们的孩子知道,怕是不会认我!”徐长洋轻抚夏云舒的头发,故意用轻缓甚至满不在意的语气道。

    夏云舒鼻子堵了堵,哑哑,“我跟你认真的。”

    徐长洋把下巴搁在夏云舒头顶上,隔了许久,才浅浅道,“夏夏,你就是我的命!你好我就好!”

    夏云舒又想起了徐长洋在产房威胁她的话,眼眶狠狠一涩,双手用力抓着他的睡衣,张口在他心口处大力咬了上去。

    徐长洋心口微颤,喉咙隐忍住那声闷哼,无奈的低头看夏云舒,“宝贝儿,我这也是实打实的肉,不是钢铸铁打的,会疼。”

    夏云舒恨恨的松口,仰起红红的眼睛瞪他,“就是要你疼!”

    徐长洋抱紧她,含笑低头,鼻尖抵着她的,“不错,够霸气!”

    夏云舒噘唇,“当时在产房的时候,你就不怕你那么狠的吓我,直接把我吓背过气么?你知不知道,我听到你那么时,我有多恨你,多讨厌你么?”

    徐长洋抱着夏云舒,将她摁倒在床上,双瞳幽暗盯着她,“看,有多恨,多讨厌?”

    夏云舒见他攫着自己双眼的眼眸都闪出绿幽幽的光了,心下也是怵怵的,撇开目光,悻悻,“我,我是当时,不,不是现在。”

    徐长洋用虎口掐抬起夏云舒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那现在呢?现在你对我,是什么?”

    夏云舒双手不自觉轻抓着身下的被单,脸红如霞,目光跳闪,“怕。“

    怕?

    徐长洋微讶,兴味的看夏云舒,“你这妮子天不怕地不怕,怕我?怕我什么?”

    夏云舒轻轻咬住下唇一点,支吾半响,声,“怕你吃了我!”

    徐长洋一怔,反应过来,登时朗声笑着扑了下去,密密实实封住了她的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