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07章 他才是狠角色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看着餐桌照顾孩子的,彼此闲聊的男人们,夏云舒忽然有些感慨。

    就像原本处在神坛的人,终于走下凡间,开始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换作五年前,夏云舒想都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跟这些在潼市人眼中神圣不可侵犯,站在食物链顶端权势滔天的男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而且一点不觉得他们跟普通人有什么区别,不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么?是吧?

    正放空想着,眼角不经意扫到乔伊沫。

    发现她握着筷子,面前的米饭纹丝未动,一双眼睛就只盯着时勤时聿励远希希几只的看,并且看得相当入神。

    夏云舒觉得奇怪,收回神思,微疑的看乔伊沫。

    只是她刚疑惑的望去,慕卿窨不知是长了几只眼睛,眸光精准的反朝她凝了过来。

    夏云舒愣住,傻傻看着慕卿窨。

    慕卿窨面容温煦,朝她轻缓颔首。

    夏云舒咬唇,一下收回目光。

    好吧。

    这群人中,到底还有一个她无法视为普通人看待。

    这个人就是慕卿窨。

    夏云舒始终忘不了徐长洋曾向她起慕卿窨这人的一番话。

    他慕卿窨背景很复杂,而且……敢杀人!

    因此,她一看到他,就想起林霰掉的那个孩子。

    到底是心里没底,怕他发现他的孩子可能因为她没了,一个激动就要了她的命。

    一只手叫身边男人温暖的手掌握住。

    夏云舒睫毛轻眨,掀起眼皮一角,壮着胆子去看慕卿窨。

    见慕卿窨已经移开目光,夏云舒才吐了口气,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

    徐长洋嘴角呷着淡笑,轻柔瞥她一眼,继续与战廷深等人慢条斯理着话。

    夏云舒看着徐长洋的侧脸,心头逐渐安宁下来。

    ……

    孩子们吃完饭便撒欢的跑到客厅和室外玩闹,夏云舒聂相思几个女人都没喝酒,吃完也都从餐厅出来,坐在客厅聊天。

    夏云舒聂相思以及古向晚和常曼彼此都很熟悉,聊天的过程很放松。

    但她们也注意到,乔伊沫微有些拘谨,且她的双眼总时不时的瞥向谦谦的婴儿床。

    夏云舒四人交换了个眼神。

    夏云舒目光轻闪,望向乔伊沫,轻声道,“我们还没有彼此认识过呢。这样,从我开始自我介绍吧。我叫夏云舒,你可以叫我云舒。“

    乔伊沫清透的目光凝视着夏云舒。

    夏云舒对她落落大方的笑了笑,看了眼聂相思。

    乔伊沫也随着夏云舒的视线移到聂相思身上。

    聂相思挽唇,盯着伊沫,“其实几年前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只是见面的过程太匆忙,都没来得及彼此认识。我叫聂相思,慕叔叫我相思,你可以跟慕叔一样叫我相思就好。”

    乔伊沫眨眼。

    “我叫古向晚,是云舒的大嫂。我听慕大哥叫你乔乔,你姓什么啊?”古向晚大大咧咧的问。

    乔伊沫看着夏云舒几人,贝齿微微勾着下唇,明澈的双眼里隐隐飘着局促以及窘迫。

    在场的。

    除了夏云舒,都不知道乔伊沫无法开口的情况。

    见乔伊沫始终不发一言,各自脸上都露出了疑惑。

    夏云舒看到乔伊沫脸上快速划过的一抹难堪,心下十分不忍,便要开口。

    不想,乔伊沫却先一步抬起双手,对着聂相思几人比划。

    聂相思几人,“……”

    皆被这一幕,弄了个猝不及防。

    常曼抿唇,起身走到乔伊沫身边,一只手轻轻放在伊沫的手臂上,关切的看着她,“没关系,我们理解。你想什么,可以写字。”

    乔伊沫看着常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的眼睛有些红,伸手指了指茶几上的手机。

    夏云舒会意,弯身将手机递给乔伊沫。

    乔伊沫感谢的看了她一眼,打开手机,点开短信编辑文字:我叫乔伊沫,你们可以叫我伊沫,或者沫沫。

    编辑到此处,乔伊沫又看了眼夏云舒,抿紧下唇,继续编辑:我可以抱抱谦么?他很可爱。

    常曼看到,将乔伊沫编辑的文字转述给夏云舒等人。

    夏云舒看着乔伊沫,微笑,“当然可以。来吧。”

    夏云舒起身,朝她伸手。

    乔伊沫用力点头,站起,把手递给夏云舒。

    她的手,一到夏云舒手心,夏云舒就觉得自己被冻了下。

    察觉到夏云舒手掌颤了下。

    伊沫睁着眼睛,有些紧张的看了眼夏云舒,又拿着手机编辑文字。

    编辑好,递到夏云舒眼前:你放心,我会把手搓暖,再去抱谦,不会冻到他。

    夏云舒看着乔伊沫心翼翼的模样,忽然有些难受,没犹豫,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谦穿得暖,我不担心你冻到他。”

    聂相思坐在沙发里,看着夏云舒和乔伊沫,喃语,“不对啊,我几年前见她那次,分明听到她跟慕叔话了啊。怎么会……”

    常曼听到,轻怔,“看她手势比得很熟练且自然,也不像是仅仅只是感冒嗓子不舒服。”

    “该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不能话了吧?”古向晚蹙眉道。

    聂相思微抽了口冷气,再次看向夏云舒和乔伊沫那边。

    夏云舒将谦谦心抱出婴儿床,微笑看着乔伊沫,“来。”

    乔伊沫直直盯着至谦,双臂控制不住的颤抖,伸出,接住至谦。

    “心。”夏云舒。

    乔伊沫红着眼看她,眼眸里晕着浓浓的欣喜,点头。

    原本睡着咬着自己手指的家伙,刚到乔伊沫怀里,就惺惺松松的睁开了眼睛。

    婴儿的眼睛,永远都是那么干净清明,容不得一丝杂质。

    他看着乔伊沫,仿佛是在认人,又仿佛是还没醒过神来。

    夏云舒看着儿子,一颗心饱胀着柔软,轻轻握住了家伙捏着的一只拳头,“谦,是慕婶……”婶。

    最后一个“婶”字没出口,夏云舒便及时止住了。

    毕竟,慕卿窨法律上的妻子,仍是林霰。

    夏云舒清望了眼专注盯着至谦,好似根本没听到她什么的乔伊沫,暗想。

    按理,以乔伊沫如今与慕卿窨这点“名不正言不顺”的关系,乔伊沫的身份其实很尴尬,也挺不招人待见的。

    但也是奇怪。

    夏云舒从第一眼见到乔伊沫开始,就莫名奇妙的觉得乔伊沫不错,她对她讨厌不起来。

    相反的,她对她充满了好奇,以及,不清缘由的,心酸。

    乔伊沫抱着至谦许久,直到从餐厅处传来脚步声,她才恋恋不舍的将孩子还给了夏云舒,对她比了个“谢谢”的手势,便走回到客厅,坐到了沙发上。

    夏云舒稳稳接住至谦,望了眼坐到沙发里的乔伊沫,轻抿唇,回头朝餐厅的方向看。

    当看到从餐厅的方向缓慢朝客厅走来的慕卿窨时,夏云舒微微一愣。

    难不成乔伊沫光是听到脚步声,就能辨别出是不是慕卿窨?

    因为知道乔伊沫的状况,聂相思看到慕卿窨过来,只是眼神迷惑的看着他,并未话。

    慕卿窨倒也不管旁人,径直坐到乔伊沫身边,歪头看她。

    乔伊沫拧拧眉,往一边移了移。

    聂相思注意到,乔伊沫这个举动一出,慕卿窨望着乔伊沫的眸光一瞬深了许多。

    聂相思从五岁开始就认识慕卿窨,他的脾性她自是了解得比夏云舒和古向晚要多。

    聂相思从未见慕卿窨对谁过重话狠话,也从未见他发过脾气。

    聂相思一直很喜欢慕卿窨这个叔叔,因为她觉得他很好话,对她话总是温声细语,不像她三叔,老是一张冰块脸,凶神恶煞的一点也不好惹。

    有一次她闹脾气,无意识哭着了一句“我不要跟你住,我要跟慕叔住,慕叔比你好一百倍,他从不对我发脾气”。

    那人听到,冷冷一哼告诉她,慕卿窨养了几头很是凶猛的野兽,遇到像她这般不听话的,就会被他扔进去喂野兽。

    她觉得那是那人骗她,故意吓唬她。

    可是后来,她对四哥楚郁埋怨那人对她太凶,楚郁却,你三叔再凶,有你慕叔家养得那些凶兽凶?

    聂相思才知道,原来慕卿窨真的养猛兽!

    后来的后来。

    她不止一次听三叔他们闲聊,有意无意到慕叔,言语间颇有点慕卿窨才是几人中最心狠手辣的狠角色。

    聂相思内心里是喜欢慕卿窨的,但久而久之,忽然也有些怕他了。

    因为越长大越了解慕卿窨的背景,越了解,越胆怯。

    思绪缥缈间。

    聂相思听到慕卿窨浅浅了句,“我忘了,你过不喜欢酒味。嫌弃我了?”

    聂相思抿唇,眼角斜带过常曼和古向晚,见两人都称职得当着吃瓜群众,她便也默默的去看乔伊沫。

    乔伊沫双手放在膝盖上,闻言,停顿了许久,抬手轻轻比划了下。

    好吧。

    她看不懂!

    慕卿窨看到,抬抬眼皮,“难得出来一次,我以为你再也不想回去了。没想到你这么迫不及待。”

    乔伊沫垂着眼皮,又比划了一通。

    见此。

    聂相思几人都默契的看着慕卿窨,等着他“解题”。

    慕卿窨还是淡淡的,“嗯,等我一会儿,我去洗手间散个酒味,免得你坐都不肯跟我坐一块。”

    乔伊沫含着下唇,静静坐着。

    慕卿窨背脊靠着沙发背,默不作声的盯着乔伊沫。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慕卿窨也没真的起身去洗手间。

    聂相思等人摸不着头脑的看着两人。

    久久,慕卿窨突地探手,一把擒握住了乔伊沫的手腕。

    乔伊沫明显吓了一跳,惊惶抬头盯向慕卿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