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06章 弱智儿童欢乐多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闻青城垂眼盯闻希希白生生的脸,“你看错了!”

    闻希希转过身子,费力仰起脑袋,抿着粉粉的嘴,“爸爸,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好。”

    闻青城抽抽嘴角。

    闻希希叹气,伸出手抓住闻青城一根长指,道,“爸爸,无论你怎么对我,你都是我爸爸!所以爸爸,你跟我实话,你刚刚是不是瞪我了?”

    闻青城冷漠脸看着闻希希,“完了么?”

    “爸爸……”

    “别叫我!”闻青城烦他,转身就走。

    闻希希愣了下,拔动两条短腿跑跟上,“爸爸,你别这样嘛。就算你瞪了我也没关系啊,你也是我爸爸,你不用因为愧疚就不好意思听我叫你爸爸。爸爸,爸爸,爱你哟,比心比心比心……”

    “哎哟我天……”

    瞧着闻希希伸出一只肥手朝闻青城比心,翟司默快把自己笑死了,“希希长大后我一定培养他当最火的谐星,太好玩了,逗死我了。”

    楚郁撩高嘴角,“你们看青城板着脸那不苟言笑的样儿,我猜,家里有这么个可爱陪着他,心里早乐开花了。不过我倒是好奇,到底什么样儿的女人能生出希希这样的孩子。”

    “三哥前段时间不是一直在找希希妈妈么?还没消息么?”聂相思从闻青城和闻希希身上收回目光,看着身边的战廷深问。

    战廷深动动长眉,垂眸看聂相思,“也许吧。”

    也许?

    聂相思不太明白的看楚郁,“四哥,有眉目了?”

    楚郁摊手,“你三哥坚持自己找,不让我们插手。”

    “相思,你三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冷不丁多出个亲生的儿子,不定哪天就突然领出个孩儿亲妈吓我们一跳。”翟司默摸着下巴,笑着。

    “会么?”聂相思愣愣的,忽而转头看着夏云舒,“云舒,孩子的名字取了么?”

    翟司默,“……”这思维跳跃的,他表示服气!

    夏云舒点头,看了眼在场的几人,勾唇,“叫徐至谦。”

    “好听的。”聂相思笑道。

    “我也觉得。”夏云舒轻转眼眸,去看徐长洋。

    徐长洋面庞裹着若有似无的浅笑,在夏云舒看过来时,默默握住了她的手。

    “这名字一听就是徐叔起的吧。”翟司默转头朝客厅沙发坐着的徐桓恩道。

    徐桓恩哈哈笑。

    翟司默啧啧,“徐叔起的名,个个都有一股子乘风破浪君子向上之风。徐长风,徐长洋,现在又来个徐至谦。”

    话到这儿,翟司默声音急转压低,“名字听着都挺一团和气,斯斯文文的,锋芒和腹黑都伪装在内里呢。”

    “你敢不敢得大声些?”楚郁踢了他一脚,笑哼。

    翟司默嫌弃的瞥他,“少动手动脚,跟你很熟么?”

    “不知道我护短,踢的就是你这个不熟的!”楚郁抬腿就上。

    “诶……”翟司默连蹦带跳的往后躲,“楚郁,你别逼我,逼急了我,我去告你去!”

    “告我,告我,你去告我!”

    楚郁一跃上前,箍住翟司默的肩背往下摁,踹他的背和屁股。

    “啊啊啊啊……我特么受够你了,心肝,救命啊,心肝儿……”翟司默嚷嚷,可嚷着嚷着自己在那儿蹲着竟是乐出了声。

    楚郁清美的俊颜难得的爬过一抹红,暗暗咬牙,用力在翟司默屁股上踹了脚。

    “妈,翟叔叔是受虐狂么?楚叔打他,他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时勤见翟司默坐地上笑,眉毛拧了拧,问聂相思。

    聂相思闷笑,伸手摸时勤的脑袋,“你楚叔和翟叔叔闹着玩儿,就像你平时跟你弟弟闹着玩是一样的。高兴就笑了。”

    时勤看一眼聂相思,“噢。”

    “卿窨来了。”

    徐桓恩的声音传来。

    夏云舒一众人闻声望了过去。

    就见慕卿窨一手握着一根玄黑的龙纹拐杖,一手握着女人白皙纤细的手。

    而这个女人,却并非林霰。

    夏云舒盯着女人精致却稍显苍白的脸,是上次送她去酒店找慕止熙撞见的那个女孩儿,慕子栩好像叫她——伊沫。

    “都到了。”

    慕卿窨先对徐桓恩微微颔首,方嘴角轻扯,望着战廷深等人声线浅润道。

    战廷深淡扫了眼乔伊沫,点头。

    徐长洋与楚郁等人交换个眼神,对慕卿窨道,“别站着了,快进来。”

    “嗯。”慕卿窨看乔伊沫,“你不是想看孩子么,去看吧。”

    乔伊沫抬眼看他,那双清透干净的眼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总似蒙着一层朦胧薄纱般。

    慕卿窨松开她的手,“去吧。”

    乔伊沫微微捏了手指,缓缓看向站在婴儿床旁边的众人,皎洁美好的面容浅浅印着一抹怯。

    见此。

    聂相思和夏云舒对看了眼。

    夏云舒便上前,拉起伊沫的手。

    乔伊沫手指微僵,轻屏呼吸看夏云舒。

    夏云舒冲她眨眼,尽量让自己显得柔和而友善。

    乔伊沫与她对视了几秒,才由着夏云舒牵她上前。

    见夏云舒带着乔伊沫走到婴儿床边,慕卿窨才握着拐杖慢慢踱步向前。

    ……

    婴儿床边,乔伊沫看着躺在婴儿床里的婴儿,蒙着她双眼的那层纱仿似更严厚了些。

    慕卿窨走到乔伊沫身边,也看着至谦,平素不起波澜的眼眸在那张美好如天使的脸上定格了数秒,方,“取名了么?”

    “取了。叫徐至谦。”徐长洋道。

    半响。

    慕卿窨抬眸,看徐长洋,“不错。像你。”

    徐长洋扬眉,“这可是我的儿子。”

    “呵。”慕卿窨浅声笑,慢慢低头,看乔伊沫。

    乔伊沫依旧盯着至谦,她的脸苍白而平静,可眼角却涌动着鲜血般的红。

    男人们不便瞧着乔伊沫看,但夏云舒和聂相思却可以,也都看出了乔伊沫的异样来。

    她虽尽力隐忍,可嘴唇却叫她绷咬得隐见血丝。

    夏云舒和聂相思心里都暗惊,也着急。

    正当两人犹豫着要不要上前询问时,慕卿窨突地扣住乔伊沫的腕子。

    乔伊沫整个人一震,视线终于从至谦面上移开,抬起那双红光曜动的眼睛,盯着慕卿窨。

    慕卿窨喉结轻滑,从他唇边溢出浅淡声音,“如你所求,孩子看到了,告诉我,高兴么?”

    众人看着慕卿窨和乔伊沫两人。

    乔伊沫嘴角颤抖,冷冷上扬,猛地从慕卿窨掌中抽出手,豁然低下头,看着至谦。

    慕卿窨没什么表情,只是继续拿过乔伊沫的手握着,静悄悄望着乔伊沫,“我跟乔乔刚进屋时,你们都还有有笑的。怎么这会儿,就全都不出声了?”

    众人,“……”

    没人开腔。

    慕卿窨兀自低低笑了声,“看来是我平时太少与你们聚在一起,倒使得难得聚会,反而都不太自在。”

    “咳……”

    翟司默咳嗽,拍拍屁股站起来,拉着楚郁颠颠走过来,贱兮兮的趴到慕卿窨背上,,“慕老大,您老儿得没错,就是您老儿平时太难请了,弄得您老儿这突然一出现吧,还挺叫人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我看要不这样,以后您老儿多多出来跟兄弟几个聚,让咱们习惯习惯。”

    慕卿窨微偏头看了眼翟司默,语气温和,就是一副亲大哥跟自己弟弟话的口气,“站好。”

    翟司默从后箍着他的肩,“我不嘛,我先习惯习惯。”

    楚郁睨了眼翟司默,“真是弱智儿童欢乐多!”

    翟司默差点一口口水把自己呛背气,咬着牙根阴森森瞪楚郁。

    楚郁无视之。

    虽然翟司默很不幸的被楚郁狠损了一通,不过尴尬沉默的气氛倒也缓和了不少。

    ……

    餐厅。

    除却常曼亲自下厨做的几道菜外,其余的都是叫的外面餐厅送来的。

    四只的,外加十五个大人围着长方形的圆桌,热闹非凡。

    常曼有感而发,“我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我都快忘了热闹是什么感受了。”闻希希往嘴里塞了块肉,,“我们家只有我跟爸爸,做饭的奶奶每回做了饭就离开了,也不跟我们一起吃。而且爸爸超难将就的,不仅挑食,而且吃饭的时候还不准我话。这就算了,吃完饭总可以了吧。可是吃完饭爸爸就去书房忙工作去了,完全不理我。每天我就只能看着电视,自言自语。”

    闻希希着,抬起琉璃大眼盯着常曼认真,“我好怕我变成另一个爸爸。”

    “哈哈。”常曼可乐了,给希希夹了只鸡腿。

    希希眼睛一亮,嘴甜,“我真羡慕谦谦,因为她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奶奶。”

    常曼乐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儿的给希希夹菜。

    闻青城在旁,沉默寡言的端着酒杯晃,但凝着杯中酒红液体的双眸,却印着缕缕深沉。

    “希希,你可以来我们家,我们家热闹。”时聿,“我可以把我的床分你一半。怎么样,够意思吧?”

    闻希希点头,“够意思。不过,我不能去。去了家里就只有我爸爸一个人了,好可怜的。”

    闻青城捏着酒杯的指微顿,抬眸看闻希希。

    闻希希感觉到,含着鸡腿,抬起脑袋冲闻青城眯着眼睛笑,含含糊糊,“爸爸,有我这个儿子好吧?”

    闻青城没什么,只抬手摸了下希希的脑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