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05章 一生所爱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一手用篮子提着娃,一手牵着夏云舒,一家七口一扫这一月以来的阴霾,有有笑从医院出来。

    徐长风和古向晚坐一辆车,徐长洋夏云舒以及常曼徐桓恩和孩子坐一辆。

    不曾想,夏云舒在车子里刚坐定,一道身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在靠近夏云舒一侧的车窗上疯狂的拍打起来。

    夏云舒微惊,转头看去。

    就见赵菲菲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趴在车窗上,冲她叫嚷着什么,夏云舒听不清。

    “长洋,她怎么出现在这儿?”

    待人温和的常曼在看到赵菲菲的一刻,面上没有掩饰的浮出厌恶,拧眉对徐长洋道。

    徐长洋清润的眼眸,嵌了丝阴冷,没什么,发动车子,毫不犹豫的驶了出去。

    赵菲菲似是被绊了下,脸一瞬从车窗滑了下去。

    夏云舒面无异色,清莹的双眼从车窗的方向转了回来,落在她与常曼座位中间放置的婴儿篮里。

    徐长洋薄唇抿直,从后视镜看夏云舒。

    在这一个月内。

    赵菡蕾故意杀人未遂的罪名法院已经判定成立,罪名比照故意杀人罪判决,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且不可缓刑。

    徐长洋的意思是无期徒刑,但徐桓恩插了一句,不能让外人以为他们徐家仗着自己的身份“滥用”刑法,就依照《刑法》判决,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当然,谁也不敢担保,在此期间,她赵菡蕾再不犯点什么事。再者,即是她自己不想犯,在监狱里总难免遇到一二个瞧她不惯的。到时候加量加刑,可就跟他们徐家没有半点关系了!

    赵菡蕾的罪名一定,就被立刻扔进了大牢里。

    而也是从那时起,赵菲菲便开始往逸合医院跑,试图找夏云舒求情。

    徐长洋早料到赵菲菲会有此举,便专门安排了人阻止赵菲菲接近夏云舒。

    只是百密一疏。

    没想到夏云舒和孩子出院这日,赵菲菲偏撞了上来。

    徐桓恩从后视镜看看夏云舒和徐长洋,眼眸轻轻一眯,,“有没有想过半个满月酒?”

    闻言。

    后车座的夏云舒和常曼望了过来。

    徐长洋也看了眼徐桓恩,“起来,到今天家伙便满一个月了。”

    “我看行!”常曼道,“这可是我第一个孙子,满月宴可不能省了。”

    “可是孩子已经满月了,再举办满月宴,没问题么?”夏云舒。

    “不如这样,满月酒先不大办,今晚就请廷深青城他们过来。一来也算是给我孙子过满月了;二来,他们最近因为云舒和我孙子的事也担了不少心,请过来一起放松下。”常曼微微沉思,提议道。

    夏云舒含住下唇,心里是赞同的。但她没话,而是去看徐桓恩,看他的意思。

    收到夏云舒的目光,徐桓恩朗然一笑,,“我看可以。”

    夏云舒这才对着常曼道,“我也觉得行。”

    “那就这样定了。到家后我联系廷深他们。”徐长洋轻扯唇。

    “嗯。”夏云舒微微一笑,低头看婴儿篮里的家伙,“宝贝儿,今天晚上你就要看到你的各位叔叔,相思姨,还有哥哥姐姐们啦,开不开心?”

    家伙咧着嘴冲夏云舒呀呀的笑,估计啥都没听懂。

    “真逗人!”常曼笑着轻轻握住家伙嫩白的手。

    徐桓恩和徐长洋都从后视镜盯着夏云舒和常曼逗家伙逗了一会儿,才自带满足的收回目光。

    徐桓恩,“对了长洋,别忘了请卿窨来参加。”

    徐长洋轻怔,看徐桓恩,“卿窨喜静……”

    “我知道。但是今天到底不同,是你儿子的满月。你跟卿窨是好兄弟,若是在这个时候你都不邀请他来看看你的孩子,他要是知道了,恐怕才会怪你。”徐桓恩这些时,语气非常寻常。

    徐长洋从侧盯着徐桓恩看了会儿,挑眉,“爸,您在打什么算盘?”

    “臭子,就不能想你爸点好?”徐桓恩徐徐笑了。

    “我太了解您了。若不是有事,您不会特意提醒我,让我邀请卿窨。”徐长洋清淡的口吻却是笃定。

    徐桓恩就笑,不话。

    常曼从后瞄到,也笑,“长洋,你看你爸他现在,像不像个老神棍,故弄玄虚,故作神秘!”

    “噗……”

    夏云舒没忍住,喷笑。

    夏云舒这一笑,惹得其余三人微微一怔。

    随即常曼和徐长洋都扬高了嘴角,徐桓恩悻悻,“孩子们面前呢,留点面子。”

    “行,看在我儿子儿媳妇和孙子的面上,我就给你留点面子,不你是老神棍了行不?”常曼边逗家伙边。

    徐桓恩,“……”就不还是没留面子么?

    夏云舒喜乐的看着常曼和徐桓恩,觉得他们俩,也是一对活宝,而且是一对相当恩爱的活宝!

    徐桓恩坐在副驾座颓了会儿,想到什么,突地坐正,从后视镜看夏云舒,“云舒。”

    “嗯。”夏云舒抬头看他。

    徐桓恩霭霭而笑,“孩子的名字想好了么?”

    夏云舒摇头,“还没……”

    “爸,孩子取名这事,难道不是应该问我这个亲爸么?”徐长洋语气里颇有点骄傲。

    夏云舒忍俊不禁,故意道,“伯父问我也没错啊,我还是孩子的亲妈呢?怎么,难不成你还腐朽的以为孩子的名字只能父亲取么?”

    “是啊长洋,我们云舒不能取名么?就你识字,就你读过书……”

    “我认输,我认输!”

    徐长洋赶紧打住常曼的话锋,嘴角嚼着无奈且甜蜜的笑,“都有了媳妇忘了娘,到咱们家,是有了儿媳妇忘了儿子!”

    夏云舒不好意思的勾了下头发,默默去看家伙。

    见此。

    徐长洋唇角的笑意更是浓艳。

    徐桓恩等到三人完了,才抿抿唇,慢慢道,“徐至谦这个名字还不错。”

    徐长洋三人,“……”

    感觉到目光都聚集到自己身上了,徐桓恩又慢吞吞,“我只是觉得徐至谦这个名儿不错,不是要给我孙子取这个名字的意思,不要误会。”

    夏云舒,“……”

    徐长洋忍住了才没给自己这亲爹翻个白眼。

    常曼早就憋不住,把头撇到一边闷笑去了。

    “咳咳。”

    徐桓恩默默把脸转向车窗,自言自语,“徐至谦,嗯,不错,不错……”

    看着别扭的徐桓恩,夏云舒与徐长洋快速交换了个眼神,然后都沉默了下来。

    徐桓恩等了又等,都等不到夏云舒或是徐长洋开口。

    一向沉稳的老辣律师这回绷不住了,转过头,朝徐长洋投去来自灵魂深处的一瞥,“你不觉得徐至谦这个名字好么?至,到达的意思。谦,谦虚,谦逊,谦和,谦谦君子……不好么?”

    常曼忍笑看着徐桓恩,“真尴尬!”

    徐桓恩,“……”

    夏云舒憋笑憋到微微弯了腰。

    徐长洋一副泰山崩于前也不为所动的淡然模样,“好如何,不好又如何?”

    徐桓恩抽抽嘴角,盯着徐长洋憋了许久,,“我现在真的越来越尴尬了。”

    “哈哈……”

    常曼和夏云舒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连徐长洋也不忍了,低低浅笑。

    徐桓恩看了看车内的三人,咬牙切齿的一个个指过去,笑,“坏,坏!”

    夏云舒笑够了,低头看着仿佛被她们笑得吓呆的家伙,清柔,“宝贝儿,你有名字啦,徐至谦!不愧是爷爷取的名字,又大气又好听!喜欢么,喜欢就冲妈妈笑一个。”

    “咿呀,咿呀呀……”

    家伙从呆怔状态缓过神,就开始在婴儿篮里各种扑腾腿撒欢,可有劲儿了。

    夏云舒心握着家伙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看来咱们的徐至谦朋友很喜欢爷爷取的名字呢。”

    常曼感动的盯着夏云舒看了会儿,伸手,连同夏云舒和家伙的手轻轻握住。

    夏云舒抬眸对常曼笑了笑。

    看到后车座和谐温馨的景象,徐长洋心尖微暖,浅声,“我跟夏夏早就商量好,由你给至谦取名。”

    徐桓恩看徐长洋,眸光温蔼,“你子跟我一样,幸运!”

    徐长洋了然笑。

    他明白徐桓恩指的幸运是何意。

    他有常曼,他有夏云舒!

    人生数十载,看似漫长得没有尽头,可实际上,不过弹指一挥间。

    而在这有限的数十载中,能遇到一生所爱的几缕微乎其微!

    他们都是幸运的人!

    因为他们,都遇到了!

    ……

    晚上七点。

    聂相思战廷深等人相继赶到徐长洋家。

    所有人,不论大,到达之后,第一时间便奔去看婴儿床里的徐至谦朋友。

    的在最前围着婴儿床,大人则靠后站着。

    因为事先叮嘱过,是时勤时聿励远以及希希都很乖的没有伸手摸至谦,只扒在婴儿床边,大眼瞪大眼的看。

    家伙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多人,一双眼瞪得大大的,嘴也微微张着,颇有点目瞪口呆的意思,盯着众人瞧。

    那模样,能萌翻一堆人!

    “唉,我总算不是老幺了。”

    突地,闻希希特感慨道。

    闻青城跟个木头站在闻希希身后,闻言,盯了眼儿子。

    忽然想到。

    照这么算,他儿子若是在一众辈里排,貌似还退了!

    他排三,他倒好了,排了个四!

    如是想着。

    闻青城颇有点嫌弃的盯了眼希希。

    不想就这么一眼,还被希希一个抬头正巧抓包了。

    希希睁大眼,非常不能理解的看着闻青城,“爸爸,你竟然瞪我?”宝宝做错了什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