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04章 老徐家的小祖宗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已经安排好夏云舒生产后坐月子的高级月子中心,但因为孩子仍在保温箱里,夏云舒不放心孩子,不肯去。

    徐长洋便只好让夏云舒在医院住下坐月子。

    每天。

    徐长洋都会陪夏云舒去nicu看孩子,毫不夸张的,孩子真是一天一个样,让徐长洋和夏云舒深深感受到了生命的奇妙和神奇。

    且医生告诉夏云舒,孩子的体重每天都有增加。

    初生时的肺部感染已经确定没有问题。

    也就是只要讲究方法和注重合理的给孩子补充营养,离孩子出院相信不会太久。

    夏云舒听后,只觉得悬在心头的重石,登时轻了不少。

    ……

    这天晚上,吃完晚餐,常曼和徐桓恩离开。

    徐长洋坐在床边,握着夏云舒的手,清眸柔和看着她,“相信咱们的孩子,一定会健健康康的长大。”

    夏云舒反手抓着徐长洋的胳膊抬高,脸靠在上面,“徐叔叔,虽然我知道孩子只是体重偏轻,只要我们仔细着孩子,咱们肯定能把孩子养得跟其他孩子一样白白胖胖的。但是我心里就是难受,就是忍不住担心,我特别怕随着孩子长大,后遗症也随之出现了。只要一想到这个,我心里就慌得很,没着没落的。”

    徐长洋温柔凝着夏云舒的脑袋,“就怕你一直自己吓自己,所以我专门抽时间做了份调查报告,结果显示大部分体重偏轻的新生婴儿都很健康,智力跟正常的婴儿也没有区别。”

    “你的大部分,那也有一部分啊。”夏云舒皱眉。

    “就这么信不过我们的儿子?”徐长洋抬手轻抚她的头发,低声。

    “不是信不过,是太紧张。”夏云舒纠结的提了口气,从徐长洋胳膊上抬起头,忧郁的看徐长洋,“我觉得我肯定是那种特别心翼翼的妈妈,孩子一有个风吹草动就吓得方寸大乱。”

    徐长洋在她紧皱的眉头处点了下,“那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什么?”夏云舒疑惑。

    徐长洋轻撩唇,凑近她,额头抵着她的,“男孩儿可都不喜欢被妈妈管着,你这样儿,以后咱们儿子你不得多微的事都得管着。到时候儿子嫌你啰嗦嫌你烦。”

    “敢!”夏云舒撅嘴,“他可以嫌我,但只能在心里偷偷嫌,要让我知道了,我……收拾他!”

    徐长洋轻笑,修长的指勾勾她的下巴,低头想亲她。

    夏云舒往后躲,“你离我远点!”

    “不离!”徐长洋一下逼近,攫住她的嘴,跟饿狼捕捉到鲜肉般,叼着就不放。

    夏云舒急急呼吸,抬手抵着他精瘦的胸膛,脑袋可劲儿的往后探,“唔唔……”

    嘴被徐长洋严严实实堵着,夏云舒唔唔了半响,愣是一个清晰的音符都没能吐出来。

    徐长洋劲儿上来了,一时半会儿也下不去,干脆放肆的揽过夏云舒的细腰,让她软绵的身子严丝合缝的贴着他。

    夏云舒脑子一阵眩晕,没力气推他,便紧紧揪着他胸前的衣服,杏眸水汽盈盈看着他动情的英俊面庞。

    “夏夏,我想吃了你!”

    徐长洋眸光黑深,鹰隼般精锐盯着夏云舒迷蒙的眼睛,恶狠狠。

    夏云舒脸爆红,捏着拳头锤他的肩。

    徐长洋蹙眉,放过她,头一矮,靠在她胸前。

    夏云舒红着一对耳朵低头看软软靠着自己,一颗心便被温柔溢满,纤细的指尖微颤着放在他头上,微微的抚摸,哑着嗓子,“我好多天没洗头没洗澡了,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身子有股味道,你,你没闻出来?”

    徐长洋在她胸前乐得勾唇,声音却正儿八经的,“能闻不出来?”

    夏云舒窘,赶紧推他。

    徐长洋箍紧她的腰肢。

    “诶,你,你离我远点……我,我难闻!”夏云舒有些不高兴。

    徐长洋无声笑,,“胡什么呢?奶香味怎么会难闻?好闻!”

    夏云舒,“……”想把他拍死!这个臭流氓!

    “徐长洋,你坏死了!”夏云舒羞恼的打他。

    “疼!”徐长洋捉住她的手,低笑着盯着她。

    疼什么疼?

    她就没舍得下重手!

    夏云舒“凶神恶煞”的瞪着他。

    徐长洋裹着她的双手,“我认真的。”

    夏云舒瘪嘴,情绪突地有些低,“你就是故意来我难受的。我生孩子这都多少天了,根本没有母乳可以给他……”

    看到夏云舒难受歉疚的脸,徐长洋心尖一揪,探臂轻拥着她,“虽然没有母乳,但你给了他全部的爱,这是他最需要的。”

    “我对不起孩子。”夏云舒吸气,红了眼圈。

    “傻话!”徐长洋抚了抚她的脸,暗声道,“最对不起你们母子的,是我!”

    夏云舒看他。

    “是我没有在你怀孕期间照顾好你和孩子。不仅如此,我还做了很多混账事,害你进了几次医院……我常在想,如果不是因为我伤了你的心,你不会不告诉你怀了我孩子的事。

    这样,我就可以在你怀孕期间照顾你。而你,也不会怀着孩子还辛苦的工作劳累。或者,如果后来我去俞市找你,控制住自己,你也不会受到那么多的刺激和伤害。没有这些,兴许,你就不会难产,孩子不会受罪。”

    徐长洋声音低沉道。

    夏云舒摇头,坐直,杏眸明亮盯着徐长洋,“徐叔叔,我没有埋怨你,责怪你的意思,你千万别这么想,行么?”

    “事实如此。我亏欠你和孩子的太多。”徐长洋道。

    夏云舒望着徐长洋沉甸着自责和愧疚的双瞳,喉咙微涩。

    她忽然意识到。

    她在他面前每露出一丝对孩子的歉疚,以及对自己的责备和怪恼,都会成倍的加重他本就对她和孩子亏疚的心。

    难受的,又何止是她!

    他只会比她更难受,甚至,痛恨自己。

    夏云舒忽然想到。

    常曼徐桓恩面对她时,常常不自觉对她露出的歉疚表情……

    夏云舒忍不住想。

    是不是自己负面的情绪太多,对自己的怨气太重,也影响到了他们?

    夏云舒垂下眼皮,陷入了沉默。

    ……

    眨眼,离夏云舒生产完已经过去二十来天,也就是她持续坐了二十多天的月子,在她看来已经够够的了。

    可常曼和徐长洋坚持,非要她坐满四十天不可。

    夏云舒略崩溃!

    因为再不洗头她真的觉得自己要长虱子了好伐?

    好在比起坐月子期间不能洗澡不能洗头的崩溃,远比不上眼看着从皱巴巴变得粉嫩嫩的家伙,夏云舒心里的喜悦和幸福。

    医生不到一个月,家伙的体重就从一点九公斤增到二点九,也就是,长了两斤。还夸家伙体质不错呢!

    于是。

    家伙在保温箱里待了三十天,终于得到医生权威许可,可以出院了。

    医生这一松口。

    夏云舒和常曼还好端端的,古向晚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边哭边,“我终于可以抱他了,呜唔,我忍这么久我容易么我?”

    古向晚哭了。

    夏云舒等人却笑得不行。

    徐长风无奈的搂着古向晚哄,“好了好了,大好的日子,你这一哭,我们家少爷该以为你这个大伯母不喜欢他呢!”

    “你少乱!现在我郑重宣布,连你也要拍在我们家少爷后头!看你还敢我不喜欢他!”古向晚笑嗔道。

    徐长风点了点她的鼻子。

    古向晚对他吐吐舌头,偏头迫不及待的看夏云舒,“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去抱咱们家的徐少爷出来吧,他一定也等不及了。”

    “好!”夏云舒欣喜莫名的点头。

    ……

    终于,古向晚如愿以偿抱到了家伙,她看着躺在她怀里,咿咿呀呀冲她笑的家伙,一颗心控制不住的漫出柔软和温柔,双眼更是一刻也舍不得从他身上移开,“他好可爱!嫩嫩软软的,好想咬他一口……哎呀,他流口水了,哈哈……还是好可爱!”

    “长风,长风,你看。天啦,我的心要化了。”古向晚感叹道。

    徐长风把一根手指放到家伙在半空中挥动的手里,被他轻轻握住的那一瞬,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你好家伙,我是你大伯,我叫徐长风。这位正抱着你一脸想把你拐跑……”

    “徐长风,你讨厌不?”古向晚气乐了。

    徐长风拇指轻捏着家伙的手,卷着轻笑继续,“她是你大伯母。以后你就是咱们徐家上上下下的祖宗了。男孩子,爱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大伯给你撑腰。”

    古向晚嫌弃的瞥了眼徐长风,“我看你以后还是离宝宝远点吧,省得你教坏他!”

    “看来在你这里,我是真的失宠了。”徐长风挑眉。

    古向晚傲娇一哼,双眼亮晶晶盯着怀里的家伙,柔柔,“可不是。现在你跟家伙可没法比。”

    徐长风宠溺看着古向晚,摇头失笑,抬手从后轻揽着古向晚的肩,夫妻俩专心逗着古向晚怀里的家伙。

    在此期间。

    徐长洋夏云舒以及常曼和徐桓恩都没有上前打断徐长风和古向晚,默契的站在一边,安静的看着。可是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抹叹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