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03章 你惹云舒生气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老板?徐教授?

    赵菡蕾一阵哆嗦,身子紧贴着墙壁,双眼瞪大,直直盯着门口。

    两道高大的身形走了进来,登时将从门外投映而入的微光遮去了大半。

    “吧!”浑厚而威严的男音掷地有声的砸来。

    赵菡蕾牙龈打颤,“我,我知道错了,我道歉,我道歉……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姥姥还在医院里,我得去医院看我姥姥……”

    “你没机会出去了!”徐桓恩眉峰凌冷,道。

    嗵!

    赵菡蕾跪了下来,也许是吓的,也许是想求饶。

    “这件事,是有人指使,还是仅是你自己的主意!”徐长风盯着赵菡蕾快把自己抖散架的样子,双眸微眯。

    “我也是一时冲动,脑子不清醒才会做这种可怕的事。我真的知错了,我愿意给夏云舒道歉,我给她下跪道歉。你们放了我吧,我不想待在这里,太可怕了,我不要待在这里!”赵菡蕾伏地瑟瑟哭求道。

    这里,暗无天日,没有人跟她话,没有人管她,她像被放逐在一个没有白天只有黑夜的无人岛,她在里面,等着她的,只有无边无际的寂寞和汹涌未知的恐惧!

    可怕!

    好可怕!

    “我可以成全你,让你离开这里。不过在这之前,你必须告诉我,你有没有同谋?”徐长风冷声问。

    “没有,没有什么同谋!是我自己,是我自己被嫉妒和恨意冲昏了头,神志不清才对夏云舒做出那种事。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了我……”赵菡蕾大哭。

    徐长风和徐桓恩对视了眼。

    徐桓恩眸光闪过一道阴芒,“你有胆子坑害我徐桓恩的儿媳妇,就等着下半辈子把牢底坐穿吧!”

    徐桓恩佞狠扔下这句话,便与徐长风离开了。

    两人刚走,厚重的铁门便在赵菡蕾面前咣当关上了。

    那一声刺得赵菡蕾跟疯了似的,爬跑向前,疯狂锤着铁门歇斯底里的大声哭喊,“不要走,不要……我不要待在这里,放我出去,啊,放我出去……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去给夏云舒道歉,我给她道歉,求你们,放了我,啊……啊……”

    ……

    从警察局离开。

    徐桓恩和徐长风分头行动,分别约见了谭婧和伍瑜。

    谭婧工作室附近的咖啡店。

    徐桓恩看着满脸倦容,面对他有些拘谨放不开的谭婧,没有废话,单刀直入道,“赵菡蕾是你邀请来参加你的画展?”

    谭婧抿唇,摇头,“不是。”

    “对于在你画展发生有人持刀公然行凶的事,你怎么看?”徐桓恩轻搭着眼皮,端起桌上的咖啡放到嘴边喝了口。

    谭婧掐了掐自己的手背,“我很意外,很愤怒!”

    “你觉得你的朋友伍瑜姐和赵菡蕾同一时间出现在你的画展上,是伍瑜姐邀请赵菡蕾一起的么?”徐桓恩皱了下眉,盯着谭婧。

    谭婧不期然撞上徐桓恩的眼睛。

    只觉得他的双眼,异常锐利,仿佛能把人的心刺穿,刺透!

    谭婧呼吸轻屏,本能的与他视线错开,“我……实不相瞒,在出了那件事后,我曾去找过瑜对峙。的确,是她带赵菡蕾来参加了我的画展。但绝不是她邀请的赵菡蕾,而是赵菡蕾以要向云舒求情帮她们赵家为由,死缠着瑜非要她带她来不可,瑜不堪她的纠缠,无奈才答应带她!不过……”

    谭婧吸气,对上徐桓恩精深犀利的眼睛,“瑜她根本不知道赵菡蕾抱了这样的动机!徐老板,我的这一切,没有半句虚假!”

    徐桓恩对此没什么,而是道,“你不用紧张,事关云舒,也抱着不想冤枉任何一个人以及,放过任何一个对云舒抱有敌意的人,我需要了解一些情况。”

    谭婧用力抿唇,点头,“我知道。”

    徐桓恩看了她一眼,见谭婧面上挂着担忧和愧疚,眼皮微微挑动了下,,“云舒那孩子,爱憎分明,个性强,行事不爱勉强自己。她肯应你邀请参加你的画展,想必也是真心拿你当朋友对待。而你画展上,也画有云舒的画,且不止一幅,想来,你也是把云舒当成了朋友。”

    谭婧眼底的歉疚更深,心头涤荡的难受和压抑,让她不自觉攥紧了拳头。

    徐桓恩看到,眸光轻闪,扯唇,“云舒已经醒了,除了身子有些弱,没有大碍,你放心。”

    “……”谭婧埋下头,双手越是捏得紧了。

    徐桓恩又喝了口咖啡,“云舒醒来就,她对你很不好意思。”

    谭婧一怔,抬眸看徐桓恩。

    “她因为她破坏了你的画展,你的心血。”徐桓恩淡淡道。

    谭婧骨节都捏白了,“……她,她这么?”

    徐桓恩坦荡看着她,“嗯。”

    谭婧心下五味杂陈,眼睛里有热流滑动,好一会儿,才沙哑道,“是我对不起她。如果我没有执意邀请她来参加我的画展,赵菡蕾就无机可趁,而云舒也不会在即将临产时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云舒现在只需好好调养便可。只是可怜了孩子,刚出生就吃尽了苦头。”徐桓恩暗下眼眸,真心痛惜道。

    谭婧用力吸了吸鼻子,“是啊。可,可怜了孩子。我,我真是对不起云舒和她的孩子。”

    谭婧嘶哑,“我对不起她们!”

    “我听赵菡蕾跟你,伍瑜姐以及林霰关系都很要好,是么?”徐桓恩抬眸盯着谭婧,突然就问。

    谭婧面色猛地一变,惊睁大眼看向徐桓恩,轻张的嘴唇微微透着白。

    徐桓恩将谭婧的反应看在眼里,便浅淡一笑,,“打扰了,再见。”

    然后。

    徐桓恩便起身,离开了咖啡馆。

    谭婧通体发寒,傻怔怔看着徐桓恩离开,久久缓不过神来。

    在这之后很久很久,谭婧与徐桓恩再见,看着他盯着自己笑眯眯的样子,心底就发毛!

    果然啊,姜还是老的辣!

    ……

    徐桓恩与谭婧见面结束,徐长风和伍瑜也谈得差不多了。

    父子俩见面,将彼此得到的信息交流分析后肯定。

    谭婧可以完全排除嫌疑!

    伍瑜待定!

    而两人刚开始并没有怀疑的林霰,此刻却成了重点!

    “如果真是她,这个女人隐藏的不是一般的深!”徐长风冷眯眼道。

    “她到底是卿窨的妻子,也是长洋廷深他们的朋友,若没有完全的证据,不要轻易下定论。”徐桓恩沉声。

    徐长风点头,“我明白。不过,这些,我们需不需要告诉长洋?”

    徐桓恩想了想,“长洋现在恐怕没心思管这些事,等云舒和我孙子平安出院,再吧。在此期间,我们再了解一番。”

    “好。”

    ……

    逸合医院。

    常曼如常做了补品送到医院,但一进病房,就见夏云舒拿着手机,眉目紧锁坐在病床看着什么。

    而徐长洋则坐在病床边,不时的给夏云舒喂水果,但都被夏云舒摇头拒了。

    常曼微怔,走过去,声,“云舒,你在月子期间,手机有辐射,玩多了对你不好。妈妈今天给你炖了鸡汤,趁热喝。”

    “我吃不下。”夏云舒。

    常曼愣了愣,求解的看徐长洋,“怎么了?”

    徐长洋起身走到一边。

    常曼放下东西,跟过来,看着他,“你惹云舒生气了?”

    “我哪舍得。”徐长洋蹙眉。

    “……那怎么了?”常曼声音低了低,迷惑。

    徐长洋淡色的薄唇抿了口,回眸望了眼夏云舒,道,“夏夏一直在查低体重儿婴儿成长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查到孩子的代谢能力等等可能比正常的婴儿要弱,更容易生病。更重要的一点是,可能智力有问题。”

    “什么?”

    常曼吓了一大跳,声音也微微拔高了。

    徐长洋嘴角轻抽,伸手轻握住常曼的肩,“您冷静点。”

    “我……”常曼看了眼夏云舒,急道,“我怎么冷静?你们问过医生了么?”

    “嗯。”

    “医生怎么?”常曼紧张道。

    徐长洋看着她,没出声。

    常曼急得拍了他一下,“你倒是啊!”

    “……医生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得看孩子以后的成长状况。”徐长洋得倒是平静。

    常曼一句话只听到前半句“什么情况都有可能”!

    常曼只觉眼前一黑,一下软靠到徐长洋身上,眼泪直掉,“我可怜的孙子,我可怜……”

    “妈!”

    徐长洋黑线,拥着她,“医生只不一定,又非肯定。”

    常曼痛心的抓自己的心口,“你们当爹的不懂我们当母亲的心,只要孩子有这么一丁点可能出现的情况,我们就担心得吃不好睡不好!哪像你们,心大心狠!”

    徐长洋,“……”他怎么就心狠了?孩子是他亲生的好么?

    常曼觉得徐长洋不可能理解她的忧虑,推开他,奔过去跟夏云舒一起看去了。

    徐长洋侧身看着坐在病床上的常曼和夏云舒,非常无奈。

    真的不是他这个亲爸不关心自己的亲儿子,也不是他自信爆棚……好吧,他就是自信爆棚,因为他觉得他徐长洋的孩子,只能跟“天才”沾边!

    智力有问题?百分之一千万不可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